第1119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645

人气小说:盛华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明崇祯第一权臣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穿越到1931神武战王

    运功把母后肺里的污浊之气逼出来后,沐筱萝就咳嗽着醒过来了。宸潋第一时间就是问:“母后,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手上的伤是被谁弄伤的,还有为什么会吸入大量的浓烟?”

    沐筱萝醒过来后,脑袋也是一团糟,她只知道带走她的人是香夏,之后那烛火烧到了被褥,后来的事情就完不知道了。不过现在看来,好像是香夏把她送回来了,要是这么算的话,香夏还算是救了她一命吧。

    哎,她就知道那个孩子秉性不坏,终究是夜胥华那该死的太冷落她了,回头她真的应该好好训斥下他这个做丈夫的。

    “潋儿,母后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但你能告诉我是谁把我送回来的吗?”虽然猜测是香夏,但是她要是直接说出来,宸潋就该怀疑香夏了。

    “是风侯爷的夫人香夏,她抱你进来的时候你就是昏迷状态,衣服被人换过,但是听夜胥华说,是她在歹人手里把你救回来的!”宸潋把自己所知道的叙述了出来。

    呵呵,那样倒也不错,就当自己是在歹人手里被香夏就出来的吧,那样,夜胥华应该会记她这个情吧,但愿他们两个之后的日子可以是和和睦睦的!

    沐筱萝最后强撑着身体走了下去,多少有那么一点欣慰了,她多希望香夏和夜胥华两个人可以永远这么好好的。

    香夏看到走下来的沐筱萝时,心中有些惊慌,因为她之前所做的一切。虽然现如今她已经开始悔恨先前自己的所为了,那是即便那样。若是现在沐筱萝把她所遭遇的一切说出来,那不仅仅是夜胥华不会再原谅她疏离他,两个孩子更加不会再亲昵她了。

    她已经习惯了被夫君的冷落,但无论如何这十几年她都还有两个孩子的陪伴,若是有一天连两个孩皓澈开始疏离她,那真不知道这往后的日子她应该怎么走下去,或是她不会再有机会走下去了。

    一切和预想的有太大的偏差,沐筱萝下楼后,几急切的冲到了香夏的跟前,推开了粘着她的夜胥华,一把握住了她的手道:“香夏,谢谢,因为有你,我才能安然回来!”..

    一下子,香夏懵了,完找不到东南西北了,她以为她冲上来会先狠狠的给自己一巴掌,然后骂着她的狠毒和歹毒。可她现在确实这样激动的握着她的手,说着感激的话语。

    “我……”语塞了,此时此刻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是她真的很感激沐筱萝可以把那实情隐下去,同时给她一个恩人的身份。

    “我什么我,别杵在这了,赶集坐下吧!”沐筱萝把香夏拉着坐下后,就冲着赫连皓澈道:“难道对我的恩人,还不赶紧交点早餐上来,难道是想饿着人家不成!”

    一伙人被筱萝皇后的一句戏言,也都破口大笑了起来,这件事最终也算是拉下了帷幕。对于赫连皓澈夜胥华宸潋等人而言,母后安然回来,这不失为一桩幸事。但在郝晟逸眼里,就显然悲剧了,他本来听从了大哥三弟的话,想要在此时上有一番作为,然后改变宸潋对他的看法,最好是对他有点好感的。

    但现在显然是一点机会都没了。

    看着二弟沮丧的面宠,郝晟煜拍着他的肩安慰道:“这往后有的是机会,不是还有一个月吗,要是一个月不够,你到时候想办法赖在这大陵皇朝不就好了吗?哈哈!”

    最后那句哈哈,真不知道是嘲笑还是在给他打气。

    一顿丰盛的早餐后,大家相约一起出去逛逛市集。赫连皓澈和沐筱萝两人没有跟大部队,说事要过过二人世界。夜胥华也找不到借口去插足他们两人的世界,最后也只能带着自己的媳妇和两个孩子一道。花辰御则是和瑾秋一队,然后剩下郝晟逸郝晟风郝晟煜和宸潋莫紫溪五个人,不知道要怎么组合了。

    所以说,一开始说的一道,最后还是分道扬镳了。

    “我不管,我要和她单独一起逛!”郝晟逸倔强的像个孩子,说什么都不让莫紫溪带着宸潋两个人单独的去逛集市。

    “你有两个皇兄陪着,还不够吗?”莫紫溪不甘示弱的顶道。

    “她答应过,会陪我一个月,所以我有权做这个决定,至于我的两位皇兄,你要是有意向,我不介意你带着他们两个去逛的,谁较你有龙阳之好呢!”说道最后,郝晟逸都直接口不择言了。他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就直接把他的两个皇兄也带沟里去了。

    现在站在他身后的郝晟煜和郝晟风两人都恨不得在他身后一人给他一脚,这会为了一个女子,连兄弟都可以直接这么贬值的。

    两个人就这样你争我吵的,你一言我一语的,宸潋最后受不了了,“莫紫溪,好了,就我和上官薇皇子一道吧,这大庭广众的量他也不敢做出什么逾越的事情。”

    “可是……”

    “好了,你就替我带着这两位皇子好好在皇城中逛逛吧,不管怎么说人家也是皇子的!”宸潋拉过了郝晟风和郝晟煜,直接把两个人塞给了莫紫溪,然后直接拉着郝晟逸跑出了人群。

    并不是说她有多么的迫不及待,而是怕一会两个人又吵了起来。倒是这郝晟逸太子,被宸潋牵着手,心里别提多美妙了,恨不得她永远都不松开手。只是这刚冲出人群,她就毫不客气的把他的手甩开了。

    “郝晟逸是吧,认识你算我倒霉,我警告你,你最好离我远一点,我虽然说陪你一个月,但是没有有说要和你黏在一个一个月!”宸潋插着个腰,和个悍妇一般。

    “你!”郝晟逸被她气得都说不出话了,果然女人是善变的,不可信的!

    这边赫连皓澈和沐筱萝两个人倒是齐肩十指紧扣的走在一起,外人看去,她们就像是新婚燕尔的小夫妻一般恩爱有加。

    沐筱萝也好久没有逛过这样的小集市了,上一次是什么时候,脑袋里的记忆已经是十分模糊的了。所以看着街边摊子上那些小泥人还有簪子画像玩物时,她的脚就像是被黏住了一般,怎么都不肯走的。她现在停留在一个吹糖人的老伯伯摊子前。

    看着他捏成一个糖球,然后吹出形形色色的唐人玩偶,或是将糖溶化浇灌出各种图样的动物。沐筱萝看着看着嘴就馋了,赫连皓澈在她身旁看着她一副要流口水的模样,好笑的拿出了钱袋掏出了一定银子,对她说,“喜欢什么自己说,想吃多少自己拿,别给寡人装出一副虐待了你,没给你吃的的模样。”说着他还伸出都在她的鼻梁上,教训死的刮了一下。

    沐筱萝转过脸,看着赫连皓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转头就对那正在捏唐人的老伯伯说道:“伯伯,我想要一个胖娃娃,和一只狐狸,你帮我做下吧!”胖娃娃是感觉瞅着好玩,狐狸的话,一只是她比较喜欢的动物,她喜欢狐狸的狡诈和魅惑,她们总是能成功的躲过猎人的追捕,同时还会适时的魅惑人心。

    世人总是拿狐狸做不好的比喻,比如狐狸精之类的,但是狐本魅,她们有这魅惑的资本!

    然后,一群买不起糖人的孩子们也围了过来,眼巴巴的看着筱萝递出去的一锭银子,那模样好像是说,大姐姐好有钱,我们也想吃。

    那一定影子把老伯伯摊子上的糖人部买走都会嫌多,多以沐筱萝一地那不介意部买下来风发给那些吃不上糖人的孩子们。

    她的胖娃娃和小狐狸捏好了,但是她却舍不得出了。赫连皓澈看着她一副犹豫不决的模样,调皮的凑到了她手握的糖人前,啊呜一口就咬了下去。这下原是很漂亮的胖娃娃,瞬间就少了一个脑袋了。筱萝看着他眼里都冒出泪花了,最后嘟囔着个小嘴也只能把那糖人吃下去了。但一路上誓死护着自己的小狐狸,然后恶狠狠的瞪着赫连皓澈。

    赫连皓澈哭笑不得,他本就是看她不舍得吃,给她一个下口的理由,这下直接被记恨上了,哎,真是吃力不讨好啊。

    “梓潼啊,要不你那个狐狸在让我咬一口呗!”话说刚刚那个胖娃娃的脑袋,味道真是不错,到现在嘴里还是甜滋滋的。眼瞅着那小狐狸一点点的软下去,在烈日的高照下都要融化了,他就恨不得赶紧把那狐狸吃了。

    “躲开,才不给你毁了这好好的小狐狸!”沐筱萝说着,手还往旁边藏,然后好巧不巧的,一个赶路的小少年,一下撞了上去。

    那小狐狸黏在了那小少年的衣服上,再吃是不可能的了,但是就这么丢了她又是不舍得的。回头就是恶狠狠的瞪向赫连皓澈。

    “梓潼,我是无辜的,你别这么看我啊,大不了我们再去做一个啊!”说着他作势就要往回走,从新找那老伯在浇出一个小狐狸,那是转身的时候,才发现那老伯伯买完了所有的糖人,已经收拾摊子走了。这下可就愁了,这边爱妃一副恨不得吃了他的模样,那边他有没办法再从新做一个来弥补她。

    “大姐姐,对不起,都是我没有好好看路,才把你的糖人毁了的,对不起!”看自己影响到了两位的感情,那小少年拿下身上的糖人,歉意的开了口。

    “呃,这,这,这不怪你的,是我刚刚突然把手甩出去的!”被这小少年这么一说,筱萝倒是感觉羞愧了,刚刚却是是她无辜把手甩躲出去,然后才撞到人家的衣服上的。

    看少年衣衫褴褛,身上的衣服也不满了尘土,这会更是沾染上了糖渍,沐筱萝拽回赫连皓澈,就从他的钱袋子拿出了一锭银子递了过去,说道:“小娃娃,这些钱,你拿着去重新买一件一副吧!”

    “不,我不能要!”那小少年看到筱萝皇后递上来的银子,抬手就推开了。

    “小娃娃,你就拿下吧,是我把你的衣服弄脏了,更何况你的衣服都快衣不蔽体了!”筱萝是心疼这孩子,在皇城中居然还是这副模样。

    那小少年见有人突然对他这么好,一下子哭了出来,想到先前那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日子,他就心酸,娘亲为了给他弄点吃的,被一群流氓活活打死了,先如今只剩下他一个人。娘亲说他爹爹是达官贵人,只要能入这皇城,就一定可以找到,所以他才会不辞辛劳的从乡下来到这皇城。

    “孩子,怎么哭了,是不是饿了,赶紧拿着吧,我们不缺这点影子的!”说着沐筱萝就将那银子硬塞给了那娃娃。

    这一次,小少年没有在拒绝,而是突然跪了下来,“谢谢大姐姐的救助,若是我他日可以发达,定会回来还姐姐这一锭银子!”

    “好!有志气,这块腰牌你拿着!若是有朝一日你真的有能力还这枚银子,那就拿着这块腰牌来皇宫找我吧!”这次说话的是赫连皓澈,他看着孩子,一副刚劲模样,即便是潦倒如此,但男儿最基本的志气他却还是有的,心想着或许有朝一日可以是个将才。

    “皇宫?”小少年有点蒙头了,怎么也没想到两位哥哥姐姐是居住在皇宫中的人,他甚至猜想他们一副尊贵之气,会不会是当今的赫连皇陛下和筱萝皇后。但是知道自己只是一个落魄的孩童,他也没敢多问什么,而是抱拳承诺定当会有那么一天。

    匆匆一个小插曲就这么过去了,筱萝之前的怨气也散去一般了,可看着赫连皓澈的眼神还是毒辣辣的,似乎看到他就会想到那个惨死的狐狸糖人。

    其实他们不知道,那个少年并没有丢弃掉糖人,而是生生保存了很久……很久!

    市集上的摊子十分杂乱,同时,人流也是很杂乱的,这不,在那卖首饰的小摊子上,两个大家闺秀为了一个手链都快大打出手的了。沐筱萝远远就看到了她们其中一人高高举起的手链子,是很难得的白玉链子,由小粗的银线串连起来,每一个白玉石中间都会有一颗小银球夹杂,而那小银球上还有细腻的雕刻,美丽中不失雍容华贵之气。

    “是我先看到的,它应该是我的!”

    “你瞎说,明明是我先看到的!”其中一个说着,就要去抢另外一个女孩手中的链子。

    “在我手里,她就是我的!”

    “你给我,它应该是我的!”

    两人争执不休,你一言我一语,沐筱萝走了过去,趁着两人不注意,一把就抢过了那高高举起的手链子。然后甩给了小贩一锭金子,转身对那两个姑娘说:“不管你们是谁看到的,可是我先买下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