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0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339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网游之九转轮回绝世高手

    那两个姑娘自然是不服气被人乘虚而入的了,虽然是个很阔绰的女人,但一不意味着她们必须让着。之后两个原本还争吵着的姑娘,都把矛头指向了沐筱萝,一下子成为了好搭档。

    赫连皓澈一看那架势,一下子有些不知道怎么办了,这大庭广众下,也不想再闹出什么祸端。毕竟先前筱萝还叫人劫持走了,虽然幸而被那香夏救了回来,但谁知道这市集中没有黑手在慢慢伸向他们。

    “梓潼,你让给她们吧,回头我找最好的工匠给你做!”赫连皓澈的话语有些急切。

    那小贩听了不高兴了,好像是这位客主嫌弃它这边物品的一般似得,“这位客人,我这链子,可是皇城中一等一的雕刻师雕刻的,它老人家如今一天才雕刻三件作品,你当真随随便便的一个人就能顶替的了吗?”小贩的口气有些猖狂,这换做在宫里的话,赫连皓澈早就叫人把他拖下去砍脑袋了。可惜现在在外边,他也不想去曝露身份,还有,就算说自己是赫连皇陛下,这也未必会有人信服啊。

    “你听到了,我就要这个链子,不管怎么样,我就是要这个链子,你刚刚毁了我的小狐狸,现在一条链子,你都不帮我拿下!”沐筱萝此刻被两个女人以前以后的夹攻着,可即便是这样她还是誓死守护者手里的链子。

    不远处夜胥华香夏和他们的两个孩子恰巧也路过了这个摊子。看到筱萝被两个女人围堵着,他甩开牵着香夏的手,就飞奔了过去,一下就推开了挤在她身上的两个人,然后一副吃人的模样看着那两个女人。

    两位大家闺秀虽然很喜欢那链子,但最后看到一副要吃人的夜胥华,最后也只能作罢,把那链子让给沐筱萝了,只是这心里的气可就很难散去了。

    赫连皓澈暗自懊恼,怎么就让这该死的夜胥华乘虚而入了,那样的事情他不会做吗?要知道是这样,刚刚他一定会先冲出去,扯开那两个女人。

    “夜胥华,谢谢你,还是你好!”这筱萝一激动,就忘记自己的身份了,笑着就一把拥住了夜胥华。

    这夜胥华原本打算以后好好待香夏的,因为今天早上发生的一切,让他感觉很亏欠香夏。但现如今被筱萝这么一抱,他又开始混乱和不舍了。

    赫连皓澈在一旁看着火冒三丈,“咳咳,沐筱萝,请想一下你现在的身份!”似乎都听到了那磨牙的声音。

    “咳咳!”被赫连皓澈那么一说,筱萝皇后也羞恼着不好意思的松开了紧抱着的夜胥华,看向香夏的时候,有一丝歉意。

    自己明明就是想着两个人能好好的,结果刚刚却做了那样的事情,虽然她自己明白,那是友谊的一种拥抱,但是显然香夏和赫连皓澈是不相信的了。还有那两个孩子,怎么看着自己的身前,也怪怪的了?

    “风连心,风连翌,你们两个干嘛等着我!”

    风连心没吭声,风连翌撇嘴一副嫌弃的表情,香夏则色脸色有些惨白了,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吓得。

    “风连翌,风连心,你们就是这么对待皇……长辈的吗?”本想说皇后娘娘的,但一看这里人流复杂,他就转用了长辈来代替。

    “记得爹爹对我说过,作为一个男人一定要专心对待自己的爱人,切不可三心二意,爹爹可还记得!”风连翌这话,原本是夜胥华教育他以后找媳妇,要钟情。却没想到现在反被儿子这么教训了一番,真是耻辱了。

    原本还算欢快的逛街,最后变得郁郁不堪……

    话说御放和谷乘风老人,现如今还在那紫竹居,御放在赫连井然的救治下已经是无碍的,毕竟他当初服用过可以抵御所有毒素的过渡丹。只是这谷乘风老人就没那么好命了,赫连井然花了好一段时间去找那寒铁,但最终都是告败。

    做不出可以吸出毒素的寒铁针,不管自己在他身上耗损多少修为都是枉然,毕竟那入骨的毒素排不出的话,即便是帮他把体内的毒素部清理出来,到时候还是会重新渗入五脏二腑,倘若真到了那么一天,即便是神仙,那也是无力回天的了。

    御放养好伤后就一直在谷乘风老人的床前陪伴,即便他始终都没有醒过来过,但他还是抱着期望,相信爷爷福大命大,最后一定能安然的排除体内所有的毒素。

    “吃饭啦!”赫连井然端着粗茶淡饭走进了谷乘风所修养的小竹屋,未踏入那门,就先声夺人了。看到御放那孩子在爷爷面前一副落寞,他也是不忍。话说,打心里说,他非常希望这两个家伙都痊愈,然后双双离开这紫竹居,因为这样,他就有空闲去做下早就应该做的事情。

    那个该死的,猖狂的女人,他总是要找个机会去收拾的!

    “尊者,那寒铁究竟要何时才能寻到?”山野间,能吃上这些粗茶淡饭也算是一幸事,但此时此刻,御放完没有一点食欲,他只想知道爷爷究竟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之前还在担心宸潋的毒有没有解开,不过好在尊者在他醒过来没多久就告诉他宸潋公主已经无碍了。

    “看造化咯,那玩意我可不能打包票说就能寻到,何时寻到是一回事,会不会寻到,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一点一点将托盘里的菜和饭部放在了小矮桌上,赫连井然知道御放肯定是没食欲的了,他也就干脆不管他直接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本来今天还想要出去逮一直兔子回来开个荤什么的,结果不知道夜倾宴那边的人发了什么疯,在林子里大肆捕猎,搞得那些小动物完不敢出洞了。

    “尊者这是什么话,尊者怎么可以说出这么不负责任的话!”有些恼怒的语气,御放促起了秀眉,表示对赫连井然这个尊者大为失望。

    “喂!你小子说话讲点良心,我要是不负责任我就不帮他去找那寒铁,同时也不会拼了命的把你救回来,你现在倒好,一句我不负责任,你要是觉得我不负责任,你现在可以选择驮着他出去!”赫连井然放下了手中的筷子,指着床榻上的谷乘风道。..

    “哼!”御放握拳恼怒甩去,抱起自己的爷爷就走出了小竹屋。话说这御放也是血气方刚的孩子,自是爱逞强了一点。

    赫连井然勾起了不悦的嘴角,背对着那离去的声音说了句:“如果你觉的可以走出我的紫竹居,你大可走!”虽说自己并没有设下什么防护或是八卦阵的,但这紫竹居的竹子几乎部是他种下的,那些竹子相当于一个十分混乱的迷宫,敌人轻易不能进的,通向这里边的人没有详细的路径地图也绝不可能走出去。

    “你……”御放有些负气。

    “就说还是个孩子,何必在这给我逞能!如果你不怕我弄死你爷爷,我可以给他开膛换骨!但是前提我要有可以用的人骨给他换上,倾入毒素的骨占时还只是两根肋骨,换一下不会有太大的危险,但是我并没有可以用的骨!”他嘴上虽然是说的轻巧,但是这轻重的厉害只有他自己心里明白。

    两根肋骨外,其实还有两根靠近心脏的骨头也被毒素侵蚀了。到时候即便有了适宜的骨头可以替换,但是一个不留神不小心,就会碰到心脏,而在开膛的时候必须保持心脏的跳动,那个时候的心脏是十分脆弱的,可能就是轻轻一个触碰就会让它永远不再能跳动。

    “用我的骨头!”御放杵在原地十分孝义的说道。

    “谷乘风是老者,骨骼早就长好,而你不过还是一个在发育的孩子,你的骨头不可能能嫁接到他的体内,我要的是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人的骨头!”如果寒铁找不到,这是唯一的办法。

    御放把古乘风抱回了那张竹床上,告诉赫连井然,说他一定会找到可以用的骨头,但请他放他出这紫竹居。赫连井然拒绝了,他知道,如果让御放这么出去,他为了自己的爷爷,大可随便找一个上了点年纪的老人杀了,然后带回骨头。若是那样,他岂不是造孽了。

    两个人最后产生了口角上的争执,御放最后一天没吃饭,知道夜色昏暗,他孩纸杵在谷乘风老人的床前,执拧的不愿意离去。

    赫连井然则是在自己屋子的床前,看着那一直雷电交加的红运,不是下雨的征兆,而是感觉有什么要降临。那如血的红云一次次的碰撞,一次次的发出雷鸣电光。就在这时赫连井然掐指算去,发现天下竟有一场极大的祸乱要发生,可能很多事情都会被逆天改命。

    一直蹲在谷乘风床边的御放也发现了天向的不对头,帮爷爷把被褥晚上拉了些后,他走出了屋子,而此刻的赫连井然也走出了屋子,想要进一步的看出去天空的变幻。两间竹屋是左右相互靠紧的,所以御放和赫连井然直接照了面。

    赫连井然看了他一眼,御放则是瞪了过去,然后撒气的将脑袋撇开到了一边,抬头望向了天空。

    就在这时,一团火红的光球,冲破了那些红云,向着大陵皇朝的皇宫砸了过去。

    “不好!”赫连井然一声不好,人就不知所踪了。

    御放因为他那身不好回头看的时候,原本赫连井然所呆的地方已经空无一人,只留下了一股劲风扫动着地上的竹叶。

    赫连井然用最快的速度到达了婉妃的寝宫,想要通过她的衣橱后的密道快速到达皇宫,因为晚了可能就是一场大屠杀的场面。虽然感觉可能无论如何都赶不上那光球的掉落速度,但是他必须尝试一下。

    吃了教训的婉妃,再也不敢再白天沐浴更衣了,所以换了在夜色降临后的傍晚时分,但她没想到,这个时候还会遇上之前那个该死的混球,快的像一阵风的掠过她遮挡的屏风,最后几个屏风都是在劲风的摧残下轰然倒地,那人短暂的愣住了下,然后也不顾她在后边叫嚷,直接如若无睹越过她进入了那衣橱。

    婉妃气的恨不得杀人,但最终也只能把屏风重新放好,继续沐浴。

    原还在客栈里的几人也发现了天显异象,赫连皓澈和沐筱萝看到那火球降落的方向是皇宫,也是大惊失色。原本还缠着宸潋的郝晟逸,也是不敢再造作。

    一行人部围堵在了客栈门口,但对那急速降落的火球都是无力阻止。可就在那火球快要和偌大的一个皇宫相撞时,一道淡紫色的极光突然出现,和火球碰撞在了一起,简单说,是那紫色的极光给了那火球一把托力,虽然最后并没有托得住,但是却在它掉落地面时减缓了它的冲力。

    这才导致整个皇宫的人没有收到火球巨大撞击的火流。但赫连井然却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在强大的热流下,他耗损了一半的修为,那原本还是青丝的黑发瞬间幻化成了白丝。

    天降火球,大家以为是天上的陨石降落,实为凶兆,所以渐渐的城内就流出了这样的流言,‘天降陨石,帝驾崩,子夺位,天下祸乱’。流言一出,四齐的人就都开始人心惶惶的了。

    那日天上降下的却是是陨石,但时隔几日后,又有一火球落在了城中一居民家中,导致一家老小部丧命。连续两次的火球降落,让整个大陵皇朝的百姓们都陷入了惶恐中,他们害怕这城中再出此时,一个个的都开始往邻国搬迁,不敢再逗留在这大陵皇朝。

    赫连皇陛下和筱萝皇后,在那日陨石降落,就快加加鞭赶回了皇宫,但没想到一事未平又出一事,见到那些惶恐的百姓四散逃离大陵皇朝,两位也是着急万分,但却没有半点法子。当初的赫连皓澈因为不想那陨石祸及皇宫大小人物,所以耗损了一半的修为,如今还在皇宫修养,迟迟未醒。

    本来,要是这可以知晓预测未来的尊者醒着也可以替他们排忧解难。但现在别说是赫连井然药灵尊者,就连原本可以帮的上忙的谷乘风老人现如今还昏迷在紫竹居。他们的谷恩师,原是他们最器重的人才,可这会却还是处于昏迷。

    整个皇宫炸开了锅,甚至有些宫人门还想逃出皇宫,迁移至邻国。赫连皓澈为了不让这种负面情绪再去影响整个事件,所以,对于那种外逃的人,只要逮到,一律格杀勿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