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1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37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而这时却是有人悲喜有人欢!

    郝晟逸几位皇子倒是随着一行人回来了,本来他们大可先回自己的国土,毕竟那留言传的多了,就显得极为真实。但是郝晟逸说什么都要宸潋先履行那一个月的承诺,这本来他还想接着筱萝皇宫失踪的失去,有所作为,但谁知道,计谋还没想出,人就被香夏送回来了。

    话说当天筱萝皇后醒了之后,还可以撑着那虚弱的身体下楼去和香夏道谢,搞得大家都以为是香夏在最为难的时候救筱萝皇后于水火之中。

    几日下来,这赫连皓澈的皇城几乎快成了荒城,能走的几乎都走了,留下一些老的小的没办法走的,还有一些不愿意走的,相信赫连皇陛下一定会解决好这件事情,相信他会有真龙庇护,会化解这场灾难,但这些都都是极少数的存在。

    群臣们也渐渐拉帮结派,拉锯成了三队,一队说,赫连皇陛下应该及早让太子即位,一队则说,这天灾人祸是必然,怎可怪罪于陛下头上;最后那一队却是说着,这位子应该由夜倾宴来做,或许他才应该是这大陵皇朝的掌权人。

    权臣开始有了叛变,原本安逸的几十年的皇位,这次大家都赤裸裸的觊觎了。

    这几日赫连皓澈因为群臣的那些争执,扰的都不知道该怎么休息,同时皇城的人又几乎部走的走逃的逃了,他也中不到用什么办法来平衡他们的不安。也就几天的时间,赫连皓澈就像是老了好几岁一般。

    沐筱萝看着心疼,但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帮他排忧解难,这只能在他就寝的时候帮他揉揉太阳穴,让他紧绷的神经,占时得到一个舒缓。

    不过,赫连皓澈却在这时突然握住了她的手,问道:“梓潼,你说,是不是天觉的我不适合这个皇位,所以才会接二连三的降下这火球陨石,想到告诫寡人!”宫内的火球,他已经派人查看过了,却是是陨石,但那宫外的他却是迟迟不敢再去面对。

    看到赫连皓澈这副丧气模样,筱萝皇后十分不悦,“这十几天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没了黎民百姓天下苍生,你扪心自问你可有做过什么祸害到大家的事情!”她一直觉的他的皓澈无论何时都会坚强的面对一切,但没想到如今一些天灾人祸,就将他打趴下了,这一国之君,如此模样,真是让她有些恼怒。

    “我自问没做过什么错事,但为什么上天要如此待我,一而再再而三的,现在城中也几乎无人在居住了,这么下去,我这个帝王迟早只是空有名号,梓潼,你是没有听到那些大臣背后对我的私议。他们都觉的只有我让位才能宽慰天心!”

    沐筱萝忽然想到了什么,“陛下,你可曾派人去城中那户受害人家看过,是否确认了那也是陨石降落!”皇宫中是那陨石不假,而且并没有祸及到人命,但是宫外那颗直接砸到了一户人家中,倒是一家五口群补丧命,难道那颗也是陨石,在没有查看过的情况下,难道不可能会有隐情在吗?

    “陛下,臣妾斗胆,请您派人前去查看,然后在下定论!陛下可曾想过那第二次的陨石降落可能是人为的!”沐筱萝大胆进言。

    听了沐筱萝这番话后,赫连皓澈也对那第二次的陨石降落产生了猜忌,心生疑惑了。可这一时间还有谁愿意提他们去查看这陨石的真伪呢?

    “寡人的爱妃,你说现在还有谁可以听从我们的差遣,我们又还能信谁?”

    “我可以替你们去走一趟,顺便回去把这块陨石弄回去!”此时,寝宫门口站着的不是别人,而是元气大伤的赫连井然尊者。

    “尊者已经醒了吗?你可是真愿意为寡人去查看那陨石的真伪!”一看到来人是赫连井然,赫连皓澈瞬间散去了之前的颓废之气。如今有尊者的帮助,他相信这件事,一定可以迎刃而解的。

    “自然,我何时骗过人了,不过……赫连皇陛下,我需要向你借两个人帮我抬那陨石!”虽然说抬那石头的力气还是有的,同时那石头也不是过分大,不过一个包袱大小的模样,但是……

    那两个不孝徒难道就不该为他这个师傅切实的做一点事情吗?现在一个回来做自己的公主,一个则是围着另一个转,完把他这个师傅忘的干净了,虽然说他们没有办法进入紫竹居,但好歹在这昏睡的几天要开看望下他的吧!

    虽然之前一直是属于昏迷,但最基本的意识还是有的,他很确定那两个徒儿没有来看望过他。

    “不知道尊者要借我皇宫的哪两个人,现如今这皇宫里的人已经没多少是真心会为我卖命的了!”赫连皓澈无奈的说道。

    “这两个你绝对请的动的,我要的不过是我那两个不小徒儿,莫紫溪和赫连宸潋,就看赫连皇陛下你舍不舍得了!”

    “呵呵,原来是尊者的两位徒弟,寡人自然不会说什么舍不得的话,不知尊者要何时出发?”虽然会有那么一点不舍宸潋,但现在世态炎凉,已经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了。

    “明日午时,既然陛下答应了,两位我会自己去请的!”

    最后,赫连井然就揪着莫紫溪和宸潋两人的耳朵去搬那块陨石的,看着虽小的陨石,分量倒是不轻的。赫连井然又为何要这块陨石?原因很简单,因为他发现这陨石的成分和他所需的寒铁成分相差无几,完可以用来制针,然后帮谷乘风吸取出他骨子里的毒素。..

    同样的,这陨石里有很多的微量元素,他日炼药,也可以作为药引所用,想必也是大有用处。

    一行人最后在午时的时候带着陨石浩浩荡荡的离开的皇宫,一路上有不少瞻仰赫连井然的人,尾随着。他们都知道赫连井然尊者有着一定的预知未来的能力,个个都想让其为自己看看未来会是个什么模样。不过却也有些好奇他为什么要把那个不下之物,陨石带走。

    因此赫连井然也算是帮了赫连皓澈一把,他对外都说这陨石是灵石,天赐灵物,只要稍加运用,便可有无穷力量。

    不过,大家却都是半信半疑的,因为在城中掉下的陨石,可是直接祸害了一家人的性命啊,这总归还是有那么一些阴影的。

    一路上,看着荒凉无人行走的街道,宸潋心里很不是滋味。她从来没想到父皇的皇城会有如此一天,就是因为两颗天降的陨石,让他们惊慌失措,部逃离了这皇城。她多多少少的,都有那么一些心寒。

    现如今原本繁华的街道已是荒凉一片的感觉,宸潋心中也是说不出的苦楚,想要替父皇母后去嬛回,但却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一路上都是莫紫溪搬着那块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却极为重的陨石,本来还想着让自己这个师妹交接一下的,结果看她一副愁容,思绪万千的模样,也不知道要怎么开口了。他也能理解她此刻现在的心情,但这天灾人祸又岂是可以避免的。

    “到了,就是这了!”赫连井然突然停顿在了一满是废墟的屋前,那莫紫溪还看着宸潋,丝毫没注意到师傅的停顿,所以就直接撞了上去。本来这也没什么的,但他发现自己在师傅面前失礼了,浑身一震,然后抱着的陨石就没拿稳了,一个脱落就砸到了地面,与其说地面倒不如说是他的鞋面。

    那陨石也算是有些重量的,莫紫溪的脚背鞋面,很快就渗出了血迹,想来也是砸破了。

    赫连井然有些好笑的看着自己的这个徒儿,本来已经做好安排了,那就是查看完这城中掉落的陨石后,就赶快通过地下密道回紫竹居。他心里这两天一直打鼓,总感觉自己要是再晚回去一点,那御放会带着自己的爷爷迷失在紫竹林。

    毕竟他都走了这么些天,昏睡了数日,恐怕那御放早就怀疑他是不想至于谷乘风老人落跑了。

    只是现在,肯定是要先让莫紫溪养一下这脚伤的了,看来是要先找个客栈住下来了。

    这边原是像贵宾一样居住在皇宫的郝晟逸,有些耐不住了,这两天他想要去见宸潋,都会给那惠仙苑的宫人千染拦住,说什么公主这几天身体抱恙,不能在沾染风寒了,所以禁止外人的出入。

    郝晟逸也明白他们大陵皇朝现在的近况,以为宸潋是因为这国事而烦扰的不想见任何人,所以他这一天天的在千染的拒绝下,也都是乖乖的回到了自己房间,继续做着自己的贵宾。但是这连着数日,他是真的想见宸潋了,所以这一次不管千染怎么拒绝,他直接把人揪起来甩进一边的草地了。

    然后直接一脚把门踹开跑了进去,只是整个惠仙苑哪里还有宸潋的身影。在惠仙苑找了个遍愣是没找到宸潋后,郝晟逸就跑出了惠仙苑把那还躺在草地上起不了身的千染,又一下揪起。

    “说,公主人呢?不是说受风寒了要静养吗,这人呢?人去哪里了,你快说!”郝晟逸那煞人的的话语,让千染有些害怕。但是她却是真的不知道长公主去了哪里,早前是筱萝皇后警告她,所若是有人想见公主就说公主身体抱恙,至于其它的事情筱萝皇后也并没一一交代了,就譬如公主到底去了哪里。

    “奴婢,奴婢不知,还请太子放过奴婢!”千染的脸都被吓白了,说话也是打着颤,现如今她嘴角还挂着一抹血渍,这是刚刚被郝晟逸重伤后留下的。

    “不知!”男人促起了眉宇,那原本邪魅的秀眉,此刻却是透露这弑杀之意。拽着千染衣领的手也是越收越紧,这让千染有些透不过气。这天气渐渐转凉,所以衣领已算是比较高的了,这会被郝晟逸一点点的收紧,她自然是感觉透不过气了。

    “主子去了那里你都不知道,那留着你这样的贱婢有何用!”说完,郝晟逸就十分残暴的将千染摔在了惠仙苑的墙上。手下没有一丝留情,那千染在剧烈的撞击下落地后,就是大口的鲜血吐了出来。

    宸潋是感受过郝晟逸的力量的,那是一种连她都没法挣脱的力量,更何况她一个小小的婢女,怎可能经得起如此折腾。

    千染现在也就是剩下半条命的人了,先前已经被郝晟逸扔过一次,不过那之前是还算柔软的草地,这会坚硬的墙壁,她的身子骨自是抵御不了的。

    郝晟逸看那宫人还有气,甚至还妄想从地上爬起来。他紧咬着牙缓缓走了过去,虽然是很温柔的步子,但他浑身散出的却是杀意。千染后怕的往后缩着,但后面是墙,她哪里还有退路。

    就在这时,沐筱萝出现了,她本来是想问问千染,这几日可有人怀疑公主的去向。谁知道就看到这幅模样,千染斜倚着墙面瑟瑟发抖,而她身前是刺眼的鲜红,郝晟逸步步紧逼,似是要灭口一般。

    “郝晟逸!你这是在做什么!”虽然这郝晟逸是邻国的太子,但那并不代表他可以再这里放肆,千染是宸潋最喜欢的一个宫人,可以说是陪伴宸潋最久的宫人。倘若千染出事了,宸潋回来的时候,定然是要闹上一番的。

    听到声音,郝晟逸顿住了脚步,转过了身子,“原来是筱萝皇后,本太子只是在替你们教训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宫人!”此刻的郝晟逸显然是忘了尊卑,这沐筱萝不管怎么说也是一国之后,他见到她的时候,是怎么都要行礼,只是这些礼仪,他似乎不削做。

    “本宫的宫人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教训!”凌厉的话语,霸气的仪态,无一不彰显着王家的风楚,不容挑衅。

    “皇后这话就严重了,如果皇后娘娘不喜欢的话,本太子不再插手便是,但请皇后告知宸潋公主的下落,现在整个大陵皇朝人心惶惶,内忧外患的,如果公主一个人在外,若是遇到了什么偏差,可就不好了!”面上是一副和颜悦色,实则,郝晟逸是不削于这个皇后娘娘齐旋,甚至会觉的她不配,毕竟现在这大陵皇朝可以说随便一个小国来攻打,都未必有胜算的了。要不是看在宸潋的面子上,他才不会给她好脸色。

    “本宫的女儿,本宫会照看好,就不牢太子您操心了!”对于这个郝晟逸,她现在已然没有一丝好感了,当初宸潋带他回客栈的时候,看他仪表堂堂的,举手投足只见也只尽显风楚,还以为是个会体恤下人的太子,应该不是那种会随便迁怒人的太子,但现在看来,是她当初瞎了眼。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