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2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241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好在这还是她们的国界,真不知道他朝若是有需要需要去他们的国都,他会猖狂到如何地步。

    “皇后娘娘,本太子可是为了你们好,现在这种境况,外边那些**掳掠的事情屡屡发生,他们觉的这大陵皇都是败了,所以那些歹人行事没有一丝顾虑,您当真就放心宸潋公主一个人在外吗?”郝晟逸眯着凤眼,嘴角有一丝轻佻。

    那**掳掠四个字确实让沐筱萝感到一丝不安,现如今的皇城已经不似往昔一般被治理的井井有条,当那陨石连番掉落后,那些歹人就开始猖狂,这也是居民纷纷逃去的其中一个原因。

    不过,这转念一想这赫连井然和莫紫溪可都在宸潋的齐身,这两人可都是一等一的高人,身手更是不用说了。可就在她想要这么安慰自己的时候,她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前些日子赫连井然为了避免宫里的人受到陨石的波及,耗损了大半的修为,那原本的青丝也变成了满头白发。这样一来她就不得不怀疑这赫连井然是否还有能力去保护她的潋儿了。

    即便害预留下一个莫紫溪,她心里也渐渐产生了猜忌,他们是否能护住公主,是否能很好的保护公主,会不会再让公主陷入危机。

    对于郝晟逸,沐筱萝没有过多的了解,但却知道他们兄弟三人,个个都非等闲。想到这,她便开口道:“她们一行人去了受难的那户人家,查看陨石的真伪了,现如今也走了有三天了!”

    一行人,听到这三个字,郝晟逸就有些许激动了,“一行人,还有谁和她同行?”

    “赫连井然药灵尊者和他的徒儿莫紫溪,先前潋儿也是尊者门下一弟子,也跟随修炼了十一年有余!”没有丝毫隐藏的,沐晕染将自己所知道的部说了出来。

    莫紫溪受伤后,一行人就不得不找那已经荒废了的客栈也住下来。不过好在这人走的急切,好些东西都没有带走。譬如床上的那些被褥,桌上的茶具,还有厨房的碗筷以及一些瓜果蔬菜和一些腊肉。有这些东西就足够他们在这住上几天了,至少温饱是解决的了。

    宸潋在厨房烧好水后,就端着水盆上了二楼,推开了莫紫溪所住的房门。这几天师傅对外不闻不问,就是意味的打坐,除非是用膳的时间,他才会出来吃个饭,其他时候,都是我在自己的屋子不出的。所以师兄这脚伤,也只有她来打点一二的了。虽然不嫌弃,但总觉的这个家伙成为了她的负累。

    推开门后,发现那莫紫溪还躺在床上睡的香喷喷的。宸潋有些怄气了,拼什么自己累了一个上午,又是给他们烧水又是给他们做饭的,可这两人倒好,瞬间成了太上皇了,她一个堂堂公主变成了他们的奴仆。端着的水嘭的一下就扣在了桌上。

    然后还有些烫的水就溅到了她的手背,她这娇嫩的手背瞬间就通红一片了。莫紫溪听到声响还以为进了什么歹人,拿起床边的佩刀就十分警惕的翻身下了床。可这屋子里,除了一个憋屈中又带着恼怒脸色的赫连宸潋,可就再无他人了。

    很快,他就主意到了她手背的伤势。紧张的一瘸一拐的走了过去,握起她的手就呼起了气,很是心疼。宸潋一把就抽回了手,嘴里还念道:“男女授受不亲,还请师兄自重了!”

    “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你是我的人,这早就是是板上钉钉的事实的,当日我们早就有了肌肤之亲,你母后父皇也答应我把你治好后,就让你下嫁于我的!”莫紫溪就是自寻死路,哪壶不开提哪壶。宸潋心里惦记着的一直都是御放,他现在又和她提起了她最不愿意接受的事情。

    这不,宸潋公主看着他受伤的那只脚,就狠狠的踩了下去。旧伤未好又添新伤,莫紫溪吃痛的抬起了脚,两手抱着那个再次受伤的左脚,右脚支撑在地上一蹦一跳的,保持着平衡。

    宸潋看他那副模样,心中的气也消散了大半,这会也捂着嘴笑话起来了。

    “赫连宸潋,我好歹也是你未来丈夫,你这是想要谋杀亲夫,然后他日好另寻他人吗?”蹦跳中,莫紫溪还不忘埋汰宸潋一句。

    一听这话,宸潋公主可就不乐意了,虽说有肌肤之亲了,但并没有过夫妻之实啊,只要他不对外胡诌,她根本就是可以避开这桩婚事的,更何况父皇母后那么疼爱她!只要这陨石的事情,故去的,城里的百姓都回来,然后一切都恢复如初,她完就可以去和父皇母后说,那之前的一切,都是逼不得已的,她的驸马还是只有御放一人。

    “莫紫溪,我的好师兄,我呢,对你是完没兴趣的,再说了,强扭的瓜不甜,你这又是何必的呢!”宸潋十分无谓的说着。

    “哼,赫连宸潋,你休想赖掉,你本就已经是我的人了!”这莫紫溪的脾气也倔上来了,本来那掩在心底的爱意,也被宸潋刺激的愈发不可收拾了。

    “我说不是就不是!”

    “我说是就是,这是事实”

    “不是,就不是,你没资格娶我!”..

    “我没,那个叫御放的就有吗?他能保护你吗,你是我的!”

    两个人越说越激动了,在隔壁打坐的赫连井然似乎也听不下去了,但他还是希望年轻人的事情,他们可以自行解决了。

    宸潋也直接不管怎么是不知羞了,冲着莫紫溪就十分坚肯的吼道:“我就是要等御放哥哥来把我娶,而且我这辈子只做御放哥哥的媳妇!”

    莫紫溪快被她逼疯了,他不懂,为什么一个在她儿时出现的一个孩子,远比过了和她相处了十一年的他,他不懂!

    “赫连宸潋,你是我的,这辈皓澈该是我的人,他御放根本就没有资格和我抢你!他不仅保护不了你,而且在危难的时候只会成为你的负累!”

    “你住嘴,我不许你这么说我的御放哥哥,不管他怎么样,我只眷恋他一人,只眷恋他一人!”

    宸潋的那句只眷恋那一天彻底击溃了莫紫溪最后的坚持,他放下了双手抱着的脚,强忍着那份痛楚,一把就将宸潋打横抱了起来,然后狠戾的把她丢到了床上。紧接着他整个身子就倾了上去,毫无顾念的一把扯开了赫连宸潋的胸襟,那淡粉色的肚兜很快就呈现在了莫紫溪的眼帘下。

    没有就此收手,而是像一匹饥饿的豺狼一般在那大露的嫩白上啃噬了起来。宸潋含泪的想要推开身上的男人,但是她发现,如今兽性大发的师兄,完就不是她所能控制的了的,别说推开,即便是出言让他停止这样的兽型都是枉然。

    “莫紫溪,你给我住手,如果你再碰我一分,我就咬舌自尽在你的面前,我就咬舌自尽在你的面前!”本以为这么说,莫紫溪多少会有那么一些忌惮,可谁知道,现如今他已经完暴走,在听到宸潋的这句话后,他只是片刻的停留,然后毫不客气的扼住了她的下颚,逼迫她张开嘴。

    然后毫不客气的侵蚀着她口齿间的甘甜。

    就在宸潋想要和其来个鱼死网破之时,莫紫溪快速的封住了她浑身上下所有的经脉,让她连嘴都没办办法再动弹。

    宸潋绝望了,睁大着眼睛,空洞的看着天花板,眼角则是不停溢出的泪水。

    赫连井然察觉到莫紫溪房间的小暴动,但很快就发现那个房间安静了,更甚没有听到宸潋的那句咬舌自尽。莫紫溪这次是铁了心的要宸潋面对一个现实,为了避免师傅冲进来,在吧赫连宸潋甩到双上的时候,就在房内设下了阻碍,导致外界没办法在听到任何的声音。

    只是他没有料想到那郝晟逸会突然冲进来,那个一直逼迫宸潋,想让宸潋做她太子妃的人。

    郝晟逸冲进来看到这幅情景,大惊,不敢再去懈怠,快步上前,就要阻止莫紫溪,但却被莫紫溪的深厚内力给震开了。房门在被打开的一瞬间,莫紫溪之前设下的阻碍就被击溃了,所以在听打巨大声响后,赫连井然也跑了过来。

    看到莫紫溪竟然那么对自己的师妹,也是不敢相信。郝晟逸不是他的对手,难道他赫连井然还不是吗?

    莫紫溪被赫连井然遏制住后,郝晟逸第一时间冲到了床边,帮宸潋把那被扯下的衣服重新给她穿戴了起来。看到心爱的人满是泪痕,眼神空洞的,他心里很不是滋味。一把拥住了宸潋,他有些愧疚的说道:“都怪我没有能早点赶到,我早就应该推开那扇门质问千染那贱婢你的去向的!如果那样,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宸潋愣愣的,眼神还是处于放空状态,没有一丝精神。

    郝晟逸渐渐发现了宸潋的不对头,经历过这种事情不仅不吭声,而且还没有半点反应。由于过于担心,他松开了宸潋,看到她惨白的一张脸和空洞无神的眼睛时,他恍然明白,他的宸潋是在强大的刺激下变的失觉了。

    郝晟逸想着,可能过几天她就会好了,慢慢将人放了下来。他缓步走到了百赫连井然遏制住的莫紫溪更前,一拳就轰了上去。“你这个畜生!”说罢,又想在莫紫溪的身上继续施暴,但却被赫连井然制止了,他朝着郝晟逸说道:“这件事确实是我徒儿不对,你那么重的一拳也该够了,这件事情我会让他负责!”

    赫连井然的这句话并没能让郝晟逸宽心,他反倒觉得,这简直是个笑话。他莫紫溪差点**了宸潋公主,现如今嗨哟啊娶了人家,试问这种男人他有资格拥有宸潋吗?前者先不说,这宸潋本就该是他的,拼什么什么还要拱手让给一个暴徒。

    “我知道赫连井然你是尊者,但那并不代表你可以包庇你的徒弟,他如今犯下这种错,岂是将公主娶之即可做弥补的,按律例当诛!”郝晟逸一字一句,咬牙切齿的说道。

    “这件事情稍后再议吧,还是让我先看看宸潋现在如何吧!”赫连井然知道现在这件理亏吗,即便是想要偏袒莫紫溪,也只会成为郝晟逸的矛头所指。

    赫连宸潋是冲过度惊吓中渐渐放弃自己,所以她现在的神智都已经开始涣散了,如果不尽早让她恢复神智,恐怕以后多半是要成为一个痴傻孩子。赫连井然知道此事后,从腰侧拿出了针包,然后用了十一根针封住了她脑部神经的运作,希望段时间内可以不让她再次神智迷失。

    现在是真的一事未平又出一事,因为莫紫溪的脚伤,他还没来得急好好看看那废墟里的陨石是真是假,现如今宸潋又这个样子,把她在带回紫竹居显然是不太合适的,于是他看着郝晟逸对他说道:“还请太子把宸潋公主送会宫中,这接下来的实情就交由我和徒儿来做吧,等所有的实情我们都妥善完成的时候,我自然会带着我的徒儿回来接受该有的惩罚!”

    这是为今之计最好的决定,莫紫溪虽然脚伤未痊愈,但这几天的修养也恢复的差不多了!自然,赫连井然不知道就在一炷香之前,宸潋的暴力行为让莫紫溪那原本已经慢慢恢复的脚又再一次裂口了。不过听着师傅的安排,他也不敢再说什么了。

    如今脑袋清晰过来的他,也明白刚刚自己是做了多么愚蠢的事情。即便现如今有多么的不放心把宸潋交给郝晟逸,但是他有什么立场说一个不呢?刚刚若非不是郝晟逸冲进来,这宸潋的清白早就叫他糟蹋完了。

    宸潋被郝晟逸送回来皇宫,一路上,郝晟逸都是看着宸潋在那些银针下痛醒,然后又昏睡过去,他于心不忍很想要把那些银针拔出来,但是赫连井然先前说过,若是把那银针拔出来,她就会永远变成一个痴傻孩子。相对于让她以后永远都痴痴傻傻,郝晟逸也只能让自己不去看她那痛苦扭曲的表情了。

    先前自己是用轻功徒步过来的,因为现在宸潋这副模样,他们也只能找寻马车回宫。为了找寻到一辆马车,郝晟逸可以说是徒步走了有十几里的路才找到一赶路的车夫,然后用重金买下了他的马车,要不是人家架着逃命去,然后银子带的少,恐怕人家那小两口是不会愿意把马车卖出去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