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3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12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筱萝看着宸潋昏迷着被郝晟逸抱进皇宫,走上前去就是一番质问。问她的孩儿为何会如此这番,沐筱萝不知道宸潋先前遭受过的一切,而郝晟逸也不想将这件事情传播出去,所以对于筱萝皇后的质问,他只是简单的说了句:“我见到她的时候,她就是已经这样了,那个赫连井然让我把她先带回皇宫的!”

    沐筱萝不敢轻易相信郝晟逸的话语因为她始终觉的,他对自己的皇儿是有所图的。看他就那么一路抱着宸潋,而宫人们也开始有了闲言碎语,她果断将人夺了过来。这一夺她就发现宸潋的脑袋会扎到她的胳膊,不看还好,一看就发现她的脑袋上插满了无数银针,因为不知道先前发生的事情,她以为是这些银针导致自己的皇儿昏迷,索然空起一双手就去把她脑袋上的银针。

    郝晟逸看到要阻止的时候,显然已经晚了,筱萝十分快速的拔下了三根银针。之前赫连井然说过,若是有一根银针脱落,就必须把所有的银针去除,否则性命堪忧。这郝晟逸也只能眼巴巴的看着筱萝皇后一根一根的拔出宸潋头顶上的银针了。

    沐筱萝见他不阻止,以为他只做贼心虚,哼了一声就把自己的宝贝女儿抱回了惠仙苑。伺候很长的一段日子里,筱萝都陷入愧疚之中。

    宸潋在昏睡了一天后突然醒过来,然后整个人显得十分的亢奋,她在那鸡啼鸣的时候就醒过来了,醒来之后的她一溜小跑就溜进了御膳房。因为昨天筱萝皇后吩咐下来说公主在外疲劳过度,说要熬一晚乌鸡人参汤好好补补,所以这宫院里才会听到那鸡的啼鸣。

    这宸潋这是在听到鸡的啼鸣后就显得异常的亢奋,他一溜小跑跑进厨房后,以最快的速度救下了那只菜刀下的乌鸡,然后鼓着腮帮子伸出食指点着那御厨的鼻梁对那御厨说道:“你干嘛要杀它,它那么的可爱,下回你再动她,小心我叫母后把你给炖了。

    这御厨被吓得不轻,手里的菜刀都掉到了地上,不过还好没有切到脚,要不然,可就悲剧了。

    “是,是,公主饶命,小的下次再也不敢了!”虽然感觉公主有些疯疯癫癫的,但他也不敢说什么,也只能唯唯诺诺的点头,说不会再伤害那只乌鸡。

    可筱萝皇后又是命令了一定要顿遗忘人参乌鸡汤,乌鸡是没了,可是素日来养鸡的婆婆那还有一些白鸡什么的。

    然后那宸潋在与厨房中逗弄着那只乌鸡的时候,那之前的御厨又提了一直白斩鸡回来,拿起地上的刀又要继续给躲下去的时候……

    宸潋从地上拾起了一小石子,对着御厨拿刀的手腕打了过去,来后厉声喝道:“看来你是真的要我叫母后把你给顿了!”

    那御厨年纪还尚小,要比宸潋还小两岁的模样,不过他是小小年纪就厨艺精湛,才会被筱萝皇后从外边召回来做御厨的。这会,这小御厨快被吓哭了。这一边一定要让他顿鸡汤,而一边是他要是炖了鸡汤,回头就有人把人给顿了。

    然后这小御厨怎么也不敢再对那鸡下手了,看的出这宸潋公主现在是把鸡看做同门了。他这没办法,也只能大清早的去求见筱萝皇后。因为现在不求见不把事情的原委讲清楚了,到时候怪罪他不做鸡汤,拉出去砍了脑袋,他可就没处伸冤了。

    “娘娘,娘娘,求您救救小人吧!”小御厨一路小跑跑到了沐筱萝的宫门口,然后嘭的一下就跪在了地上,一副哭腔的说着。

    那若竹听到声响后,紧忙穿戴好,从一边的屋子跑了过来。站在小御厨的面前就是一番训斥,“这大清早的,你绕了陛下后娘娘的清梦就不怕把你拖出去斩了!”

    “若竹姐姐,我要是不来,脑袋掉的更快,我的好姐姐,求您让娘娘去那御厨房看看吧!”小御厨跪在地上,扯着若竹垂下的披衣,一副委屈的模样。

    “那御厨房是怎么了,至于你这番求见娘娘,脸脑袋都不要了吗?”若竹也看出了事态的严重,出口询问了起来。

    “若竹姐姐,那宸潋公主大清早就跑到了御厨房,然后怎么也不让小人宰杀那乌鸡,后来小人换了白鸡,她也不让,说什么小人要是再动他的鸡,就把小人给顿了。可娘娘昨夜有叫小人切记今日要给宸潋公主做那乌鸡人参汤,最后还刻意说了一句,切不可忘记,可想这娘娘是有多注重这碗汤,你说小人现在做也不是不做也不是,小人该怎么办啊!”说道后边,那小御厨的眼泪都哗哗的留了下来。

    拿刀的右手被宸潋用小石子伤了,这会还不好动弹,这会擦个眼泪也时能用左右。

    若竹瞅着怪异,就看了一眼他的右手,一看便是一惊,“哟,这手怎么肿起来了啊?”看小御厨的手腕那肿的厉害,然后又担心他一会继续嚷嚷,就直接让把那小御厨从地上拽了起来,然后就把他拖进了自己的宫人房。

    先前太医给了些上好的金疮药什么的,本来是留在她这以备后患的,毕竟她是娘娘的贴身宫人,那些太医也是想要讨好她。这会倒是先用在这小太医的手腕上了,不过那太医院送来的玉露膏还真是个好东西,消肿效果十分快。

    这图上约莫片刻,那小御厨肿胀的手腕已经消下去了。

    “安小子,你这是不是叫宸潋长公主弄的!”看伤势是小石子导致的,但是那御厨房可没有能使出这么大力气的人,想来宸潋公主和赫连井然尊者修行了好些年,这伤了安小子的人也定然是公主了。

    “可不是吗,若竹姐姐,你说公主这是怎么了,这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这样,想那当初,长公主可爱吃乌鸡白斩鸡的了,如今倒是把它们看的和自己的亲人一般,碰都愣是不让人碰的了!”也不怪他在背后议论主子,而是这宸潋公主的行为举止太过怪异,小御厨忍不住的就想要问一个究竟。

    “走,你且带我去看看吧,这大清早的,你还是不要去打扰皇后娘娘的好。这宸潋公主昨日是昏迷着被那领国的太子抱回来的,也不知道中途发生了什么事情!”若竹也却是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怎么都是宸潋公主,她总是要去看看的。筱萝皇后素日里这几个孩子,最看好的就是宸潋公主了,她总是要稍微留一点心思,好随时给皇后娘娘禀报她的状况。

    “好,若竹姐姐,我这就待你过去,到时候你可千万要跟皇后娘娘说说情啊,并不是小人不愿意做鸡汤,而是没有办法做那鸡汤啊!”安小子想着的,依旧还是昨儿筱萝皇后的那句命令。..

    若竹随着小御厨来到御厨房的时候宸潋已经不再了,询问其他几个御厨小厮的时候,他们都说太忙,并没有主意公主的去向。准确的说是看到了安小子的吃亏,不敢多去招惹公主,这便是连看都不敢的了。

    若竹不清楚这宸潋公主到底是怎么了,担心她出什么事情,也只能叫上那些巡逻的侍卫在御厨房齐边展开收索。而这群人呢,最后在在那养鸡婆婆的鸡窝里找到公主的,找到公主的时候,她正和那群鸡打的火热,而且甚至还学鸡鸣,并且还是那种近乎分辨不出的相似,然后整个皇宫,在清晨的时候就不断的听到一群鸡的啼叫声。

    这筱萝皇后就算再困,再想睡也是睡不着的了。睡在筱萝皇后身边的赫连皓澈也是暴走了,翻下床嘴里就是骂骂咧咧的话语,“真要将那群该死的鸡部宰了,部给宰了!”这段时间本来就因为陨石的事情,扰的他没办法安歇,这好不容易有些睡意,又叫一群鸡给闹醒了,这怎么都不会好情绪到哪去。

    “陛下,还请息怒,容臣妾先去看看缘由吧,那群鸡定是受了什么惊吓才会这般的,陛下就在睡会吧!”说着她又把赫连皓澈推回了床上,然后叫到:“若竹,若竹,……”若竹哪里还在,这最后筱萝皇后也只能自行穿衣整带了。

    沐筱萝闻声来到鸡窝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那占了满身鸡屎鸡毛的宸潋,手里抱着一只乌鸡和侍卫们僵持着。而她的宫人若竹也在其行列中,还有一个小御厨,宸潋虎视眈眈的看着一行人,说什么都不让他们进鸡棚的模样。

    她那手里的乌鸡则是一只咯咯咯的想要挣脱,挣不开的它最后就拼命的拿那尖嘴啄着宸潋的胳膊。沐远远的就发现宸潋的胳膊已经有血渍渗出了,她推开了所有的人,跨进了鸡窝,想要把自己的皇儿拉出来。但谁知道这个时候宸潋二亲不认的就是胡乱挥舞着双手,说什么都不让筱萝皇后接近她。

    “滚,你们都给我滚,否则我叫父皇母后部把你们宰了!”听宸潋这话,就是完认不出眼前拉她的筱萝是她的母后了。

    这下沐筱萝可极坏了,“皇儿,我的皇儿,我就是母后啊,你怎么了,你这是怎么了?”宸潋不明白,怎么这睡了一觉连人都不认识了。

    郝晟逸听到外边的鸡叫声,也睡不下了,也跟着跑来了这鸡棚前,看着鸡窝里站着的人,他简直不敢相信那人是他的宸潋。但很快就想到赫连井然之前说的话,想必宸潋这副模样,就是应为昨日把宸潋抱回来的时候,筱萝皇后强行把她脑袋上的银针拔下来导致的!

    “你们都给本太子让开!”他可没筱萝那么好脾气的,一点点叫他们让,这直接一掌出去,就给自己开了一个道。也不管筱萝皇后阻止,他就像拎小鸡一般的把宸潋从那鸡窝拎了出来。虽然宸潋一直拼命挣扎,可她终究不是郝晟逸的对手,这最后也只能叫他把自己拎出了鸡窝。

    “你这个坏人,你给我松开!”“你干嘛,你干嘛,你把我的乌鸡还给我,还给我!”宸潋还挣扎着想要逃离郝晟逸的魔抓的时候,郝晟逸一把就拽出了她手里紧紧抱着的那只鸡。他可真不敢再让那只鸡呆在她的怀里了。看看那好好的手臂都被啄成什么样子了,别说那衣服已经被啄烂了,她那原本白嫩的手臂也快被啄烂了。

    “我要还给你,一会你的手都成这只乌鸡的早餐了,你闹够了没有!”即便口气不悦,他还是轻轻把她放了下来,特别疼惜的拉过了她的手,看着那已经被啄出血的手臂,青一块紫一块的,他心里特别不好受。

    看到这么温柔的男人,宸潋忽然一下子搂住了他的脖子,嘴里兴奋的叫到:“御放哥哥,你是御放哥哥,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看宸潋了,御放哥哥,你是不是不想要宸潋了,为什么这么久才来找我?”

    郝晟逸明白她现在的神志不清,也能理解她此时的胡言乱语,但是可不可以告诉他,那个该死的,叫御放的家伙是谁,她为什么叫的这么亲昵。而且把他看做是那御放后,表现的居然这么亲昵,这两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虽然很贪恋她此刻的温柔,但是郝晟逸还是把她推开了,然后一字一顿的告诉她:“我是郝晟逸,我不是你的御放哥哥,你给我看清楚了,我是郝晟逸,郝晟逸!”郝晟逸越说越重。

    那宸潋直接一下坐到地上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委屈的说道:“御放哥哥凶我,御放哥哥你凶我,你是不是又新欢了,不想要宸潋了!”

    郝晟逸真的受不了这个女人把自己当成别人,可就在他还想在好好‘提醒’她,他不是她口中的御放时。筱萝皇后发话了,“太子殿下,如果可以的话,就就当一回的御放吧,你没看到这孩子,把你看做御放的时候,就变乖了吗?虽然我不清楚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还请殿下您帮了本宫这个忙!”

    筱萝皇后这么说了,郝晟逸也不知道该怎么去拒绝,也只能忍着不去戳穿这个事实了,但愿宸潋可以早一点清醒过来,同样的,最好别让他碰到她口中的那个御放!

    就这样郝晟逸成了御放的替身,把她从地上拉起来的时候,宸潋就像是对待一个失而复得的宝贝一般,紧紧的拥住了郝晟逸,力量大的过头。

    “好了,太子殿下,还烦请您替我的皇儿上下药,我现在就命人去太医院取药!”筱萝皇后微笑着有些释然,即便不明白在宸潋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看自己的皇儿已经从先前的狂癫渐渐平复下来,她也宽心了,只是……这个孩子,现在已经认不得她了,难免这话语中还会带出那么一丝落寞。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