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5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589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黎明之剑

    再看这边的赫连井然和莫紫溪,两个人已经回到了紫竹居,一直担心御放会带着谷乘风老人走掉,不过回来的时候,他进到了谷乘风修养的小木屋。就看到御放坐在地上,然后手撑着脑袋睡在了床上。小小桌上还有晚上吃剩的饭菜,小半只鸡和一推兔骨头,一个已经空了的饭碗。看来这小子昨天是逮到野鸡和野兔了,自己烤了两个畜生来下饭。

    只是看着那烤的明显焦了的小半只鸡,他猜测这孩子是没怎么在外受过苦,可能他随着年羹强将军东征西讨的需要露宿在外,但那铁定是手下的将士们去狩猎和烤制这些畜生的。

    莫紫溪走过去想要叫醒他,但是被赫连井然拦住了,“诶,让他多睡一会吧,大多是除了吃饭就一直守着他爷爷的!”

    “溪儿,你赶紧把那陨石搬到我的炼丹房吧,然后这几日你就在这紫竹居好好反省一下自己!”我要闭关两日制作那吸毒针,若非很重要的事情,你就不要来找我了,知道吗?”赫连井然的话语有些疲惫,他说着就往炼丹房走了过去,莫紫溪也是跟着后边搬起了陨石,一步一颠的跟在后边。

    御放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的时候了,肚子咕咕叫,本来想着昨天还剩下半个鸡的,现在正好可以用来填饱肚子。可他睡眼惺忪的睁开眼,走到桌子前,愣是半天没有摸到自己昨日留下的半只鸡。一下自己脑袋清醒了许多,他的鸡不见了?

    难道是紫竹居进了什么贼人,不应该啊,好端端的为什么只拿他的鸡,其他东西也备有被翻过的痕迹,而且是哪个白痴居然到这种地方来偷东西。等等,这紫竹居他直接都走不出去的,更何况一个外人。他很快便想到,可能是赫连井然那个该死的家伙回来了。当初一声不吭的消失了,现在又一声不响的回来了,是,这里是他的地盘,他可以这么来无影去无踪,但好歹他也算是在这的可人,开口打个招呼应该没那么难的吧?

    气冲冲的跑了出去,想质问那个缺心眼的家伙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救自己的爷爷,当初给了他希望又硬生生的给浇灭了,他真怀疑这人他是不想救了。因为他那个徒儿可是莫紫溪啊,莫紫溪可是要和他抢宸潋的人,铁定是这师父帮亲不帮理,护犊子!

    御放跑出去的时候就正好遇上熬好粥准备给师傅送去的莫紫溪,对于莫紫溪他的内心评判是很纠结的。一边是宸潋,他会把他看做情敌,一边是他救过自己两次,也算是个救命恩人。

    “你怎么会在这的!”没好气的一句话,却有点胆怯生疏,十分怪异。

    “我随师傅一道回来就是古乘风老人的,我刚熬了粥,厨房还有很多,你要不要去喝一点,你的鸡我给扔了!”莫紫溪淡淡的说着,没有一丝情绪波动。其实那半只鸡是他吃了的,因为好几天没有好好吃一顿新鲜的肉了,虽然当初住的客栈有腊肉什么的,但那毕竟是放了很久的东西,而且对于很闲的研制类的东西,他也不怎么喜欢的。

    “扔了,你干嘛把我的鸡扔了,你问过我没有,你凭什么扔了!”刚刚还纠结犹豫的御放,在听到莫紫溪说把他的鸡丢了后,情绪就猛涨了开来。那可是他第一次狩猎,毫不容易出才逮到的,那半只鸡不是吃不下,而是舍不得一下子部给吃了,虽然做的可能有点失败。但他凭什么把他辛辛苦苦的劳动成果给扔了,兼职丧尽天良。

    御放冲到了莫紫溪的身前,手指着他的胸,一遍遍的问着不同的问题,戳的莫紫溪胸口有些疼,哪里先前被师傅打过一掌,原因是为了阻止他继续残暴宸潋。

    莫紫溪被逼的步步后退,端着的粥都险些洒了,知道自己理亏,他也不想去反驳,但是怕粥凉了师傅就不吃了,师傅这个人很怪的,一般生冷的东西不吃,哪怕是那些汤汤水水的食材做出来热腾腾的凉了他也不会再动筷子的。

    “鸡我已经丢了,我下午在给你抓两只回来便是,现在先让我把粥端给师傅吧,还有你要是不嫌弃,你可以吃我熬得粥!”听莫紫溪一遍遍的说他熬的粥,御放才正儿八经的看向了他托盘里的粥和面粉糊的小面饼。粥的话,看上去就是没烧熟的感觉,面饼的话,和烂泥一样,而且不知道怎么弄的乌漆墨黑的。

    “你确定你这东西端过去,你师傅会吃,我看了都没食欲了!”拿起了案板上的筷子搅动着那半生半熟的米,御放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人做出来的,又捏起了一块饼,然后那饼很快就五马分尸了。真不敢相信这是要给人吃的,这种黑暗料理,简直就是祸害胃的。

    “你不想吃,就自己做去,我还要给师傅送去!”这御放也没再拦着莫紫溪了,因为这会他挺想看着他被师傅撵出来的模样,和他师傅的破口大骂‘这是人吃的东西吗?’

    但让御放没想到的时候,那家伙进去半柱香后,就拿着空空的碗和盆出来了。要么就是莫紫溪自己吃了出来的,要么就是那赫连井然护犊子到极品的地步,那种黑暗料理都能吃光光。

    “喂,你说要陪我鸡的,现在陪我去狩猎吧!”御放不想死缠着一个问题不放,就干脆绕开话题让莫紫溪陪他去狩猎了。莫紫溪的身手他是目睹过的,逮两只兔子野鸡什么的,简直是轻而易举啊,到时候他还是赚了呢!

    “喔,我去拿箭!”冷淡,又是冷淡的话语。御放有些看不懂,这莫紫溪好像突然变得深沉了,之前的他也算是个皮孩子吧,然后还有点大大咧咧的,说话也是有点目中无人,这怎么回来后,就变得死气沉沉的了,一张脸活似个大冰块,不仅没有表情,还冷若冰雪的。

    “喂!你是不是遇上什么事情了,怎么变得这么木讷?”好奇的时候,免不了会禁不住的问上两句。

    也就是御放的这两句话,让莫紫溪的脸色变的很不好,御放这么一说,他心里的愧疚就会加深很多,甚至觉的以后再也没有办法去面对宸潋,因为没有资格更加没有那个脸面去。

    “没事,我去拿箭,你在这等我!”虽然莫紫溪避开了御放的问话,但是御放还是能察觉到他脸上微妙的表情变化,那是不甘后悔气恼!

    莫紫溪绕过了御放,直径走向了自己的小竹屋,很快就拿出了箭筒和弓。没打一声招呼的就往那竹林后的森林跑御放也只能跟在后边追过去了。

    莫紫溪的箭术也是十分了得的,没一会就射中了三只灰兔,至于野鸡,他是没有看到。不过御放也是心满意足的没有刁难莫紫溪了,莫紫溪和御放两个人把那野兔拎回来的时候,莫紫溪抢着要烤兔子,但是御放说什么也不让的,看到他早上做的黑暗料理,他怎么可能在让他碰这兔子。

    虽然这兔皓澈是他打来的,但是好歹是个小生命,让他死的时候稍微有点尊严的好。几百年前他烤的也不怎么行,但是相对于莫紫溪应该好的太多了。于是御放负责烤兔子,莫紫溪负责出去拾火柴,然后两个人差不多一人一只半的兔子,吃的饱饱的了。本来他们是打算一人一只的,当然还有一个人就是赫连井然了,可最后吃的太过瘾了,没停的下口,他们就把赫连井然的那只也干掉了。

    赫连井然闭关的两天御放不是陪着自己的爷爷,就是围着莫紫溪看,想要洞悉出他为什么变的如此冷然。

    两天后,赫连井然拿着九百九十九根陨石制作的吸毒针推开了炼丹房的门。其他的东西他没有多加理会,而是直接来到了谷乘风所在的竹屋,支开了御放,对其进行了施针,本来之心肋骨和心脏处的胸骨有毒素,但由于时间的推移,那毒素渐渐快侵蚀到谷乘风的五脏二腑了。不过好在他先前有施过一次针,所以才导致毒素的蔓延变得十分缓慢。

    御放在外等了两个时辰左右后,赫连井然虚弱的推开门从屋里走了出来,然后走到了御放的更前,拍着他的左肩道:“人已经没事了,差不多明天就可以醒过来了,这几天你应该都是给他喂得流食,明天给他准备点像样的吃的,但是切记不要有荤腥!”

    隔天清晨谷乘风老人果真和赫连井然说的一般醒了过来,他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御放,因为他知道他所受的伤在御放身上也没少一点。睁开眼环顾四齐,就是一个十分简陋的小竹屋,屋子里除了一个简单的衣柜,和他躺着的床榻,就是有离门不远的一个小矮桌了,矮桌旁边是那种用来练功盘坐的软垫,桌上则是一些茶具和茶壶。虽然是十分简陋的小屋子,但看上去却也有一种别样的温馨。

    虽然找孙儿的心很急切,但是他这刚醒过来,身体又是好一段时间没有运作过,他这起个身都不知道要怎么调动身体了。要不是御放端着一些青菜煎蛋粥汤走进来,谷乘风估计就要叫嚷起来了。

    “爷爷,爷爷,爷爷你醒了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御放走进来一看到醒过来的谷乘风老人,情绪就显得十分激动了,欣喜的说着话语,小跑到了谷乘风的跟前,十分孝顺的将他趺坐了起来。赫连井然之前有交代过,他爷爷可能由于一段时间身体属于休克,身体可能会稍微有些迟钝,不过到时候只要花上一个时辰好好调理过来就好了,就比如试着走一段路,让身体机能得到一个运作感应就好了。

    “放儿,你没事了吗?”谷乘风老人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生龙活虎的孩子,就是他之前还担心着的御放,看他模样应该是恢复了一段时间了。感觉十分怪异,他虽然算个老者了,御放倒是个年轻小伙子,但他的修为却是远超御放的,这为什么他才醒过来,御放就早就跟个没事人似的。

    “放儿,你怎么会比爷爷还提早恢复,还有,究竟是谁救了我们?”

    “爷爷,是莫紫溪救的我们,然后是赫连井然尊者救治的我们,一开始我还以为尊者不愿意救你了呢,害我担心了好久,不过现在看到爷爷你没事,御放就放心了!”

    “赫连井然药灵尊者吗?那个莫紫溪的师傅,不对啊,放儿,你怎么还比我提早恢复了?”

    “因为我先前吃过莫紫溪喂的过渡丹,身体早就是百毒不侵的了,爷爷是因为体内留有太多毒素才迟迟不醒的,我的话只要清洗下伤口,一段时间的修养就好的!”

    御放给谷乘风解释了好一会这过渡丹是什么东西,谷乘风才算理解过来,本来御放是想要去帮爷爷要一颗过渡丹的,到时候可以用来救急。但是听莫紫溪说总共就出来七颗丹药,而且要花上很长时间才能炼制出来,其中一颗他们用掉过,还有一颗在他的肚子里,最后只有五颗,四颗在赫连井然那,还有一颗在莫紫溪那。听说莫紫溪那两颗原本是赫连井然留给他和宸潋两个人的,他也算是捡了个便宜吧。..

    然后,那么珍贵的药,他也不怎么好意思要了,毕竟在这也叨唠了人家好一段日子,而且赫连井然尊者一直都是尽心尽力的照顾着他们,其中他还误会了尊者,真是该死。

    因为中途发,莫紫溪的脚被砸伤了,耽搁了两天,所以他们预期答应赫连皓澈回去的时间,也被推移的差不多两天。

    谷乘风老人醒过来后,花了一个早晨的时间去恢复身体的机能,然后一行人在吃过午膳后,小小的休息了片刻,准备了些许干粮,一行人就准备出发往回赶了。

    但是莫紫溪说什么都不愿意再回去那里,说什么不想再给宸潋造成什么负担。赫连井然知道这孩子是一时昏了头脑才做出了那种事情,他不想走,他便也不想强迫。本来他也打算这次之后,就重新隐退,不管那世间的烦扰。本来还想着之前有莫紫溪和宸潋的陪伴,那十一年,他过的也不算孤寂。如果这两个孩皓澈不再了,他未来一个人的日子不会会很孤寂,不过现在莫紫溪留下来了,那不管怎么说也算是有个伴了。

    看情况吧,到时候要不要吧蓝沁灵也接过来,不过那个该死的婉妃,他一定会回来的时候,好好收拾她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