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6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41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绝世高手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

    御放回到皇宫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奔向惠仙苑,看宸潋。不过赫连井然之前没告诉她宸潋出的事端,所以但他看到宸潋痴痴傻傻的模样,然后粘着一个他没见过的男人,嘴里一声声的御放哥哥,他迷糊了。

    后来那个他的替身告诉他,说宸潋公主是在去查探陨石真伪的路途上受到了剧烈的惊吓才会如此的。不管怎么说,宸潋粘着另外一个男人,他心里总是不好受的。那莫紫溪莫名其妙的说不想再离开紫竹居了,他少了一个情敌,可这会又多出了一个替身情敌了,真是让人不省心啊。

    赫连井然看到宸潋的模样时,也吓了一跳。紧忙就问那郝晟逸是不是有人强行把针部拔出来了,郝晟逸点了下头,赫连井然的头就又开始大了。本来那银针插到他回来,然后他在帮宸潋稍微调理下,问题就不会太大的了,可这下,她宸潋就要靠自己来恢复了。

    即便他被世人唤作药灵尊者,但这次他是无能为力了,只能靠宸潋直接慢慢接受那之前遭遇的现实,等她可以坦然面对的时候,那之后也就不会再有什么事情了。

    通过赫连井然,赫连皓澈也算知道那城中的陨石,原来是认为的大炮,只是具体是哪个方位射出来的,由于那城里的人都几乎逃出去避难了,所以那些原本的目击者也跟踪不到一个,没办法询问,也就没办法知道了。

    不过若是可以让他们居住回来,然后探听那些看到的人的口风,想要知道大炮是哪里射出来的就不难了。一下子要把人部召回来,是有点困难的,可因为这件事的水落石出,那朝廷里的反声也渐渐小了,他的皇宫也总算是安逸了一些。

    谷乘风老人现如今也回来了,于是赫连皓澈就派他出去安抚那些逃荒出去的居民,争取让他们部搬回来,然后再由他去查清楚炮弹射出的方向。

    谷乘风老人原本是想御放和他一起去的,可那御放和郝晟煜较上劲了。那宸潋公主有偏偏不认这个真人,硬说郝晟煜才是真的御放哥哥,说御放才是一个冒牌货。这不御放大清早的就去厨房端那小御厨给她准备的早膳,本来是想多一点接触宸潋的机会,那样宸潋就会人清他的,可谁知道他把那早膳端到她寝宫的时候,宸潋就呲牙咧嘴的,说什么都不要吃他端来的东西,还说他是想要害她,端来的是毒膳。

    “我的宸潋公主,你到底是要我说多少遍啊,我才是真的御放,我才是你那个嘴里叫着的御放哥哥,我真不是你嘴里的那什么要害你的人啊!”御放快要奔溃了,虽然看到在这种神志不清的情况下最依赖的人嘴里一直叫着的人都是他,心里比较安慰。可这不认得他把他人当做他,他这心里也是说不出的憋屈啊,偏偏那个自己的替身还从来不帮他说话,好像还很乐意看到这种情况似得。

    御放算是知道,什么叫吃自己的醋,什么叫做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了,他可不可以打那个家伙!

    算了,到时候宸潋非得恨死他的了,估计这个门都不会再让他进的了。来日方长吧,他一定会想到办法让她恢复过来甚至的,一定!

    这原本还记得御放垂得美人怜爱的郝晟逸,因为这事,成天看到御放就想笑的模样,一点都不再忌惮他之前是否和宸潋很亲密,他只知道,现在御放就只认他一个人,光是这一点,他就足够傲娇了。

    沐筱萝其实已经不排斥御放了,因为御放也算是为了宸潋,做了很多事情吧,这一次要不是因为给宸潋找解药的话,也不会被那钟离重关在密室受尽责磨,还有那谷乘风老人,说来还真是愧疚。谷乘风老人要不是遇上赫连井然药灵尊者,这一趟肯定是回不来的了。

    赫连皓澈知道沐筱萝的想法,也承诺,只要他还在这个皇位上,就一定会找寻天下名医治好宸潋,如果宸潋好了,就把宸潋许配给那御放,一来让那年羹强和谷乘风能对他死心塌地,二来也算是弥补御放吧!

    赫连井然觉的该做的都做完了,该交代的也交代完了,就给赫连皇陛下和筱萝皇后留下了一些他们他日可能会用的药物,然后就离开了皇宫,之后他要做什么,他们也不敢多问,但听说尊者可能以后就都不会再出来,心中难免会比较往昔了。

    赫连井然走的时候,赫连皓澈倒是问了下莫紫溪的情况,他到现在还不知道这宸潋是因为莫紫溪的兽性发作才变得痴痴傻傻。所以问的时候,还是满脸的希望他回来。赫连井然笑了笑,就说了句这个徒弟要跟着他一起闭关了。

    宸宁和宸礼,因为帮父皇打理那些琐事,好一段时间都在外头没在宫里。他们赶回来的时候就听到了关于皇妹的那些流言蜚语也是没有歇脚就匆匆赶到了这惠仙苑,一半的他们也是担心宸潋把他们给忘了。

    两人来到惠仙苑的时候,千染汇报都没有汇报一声,就给他们迎了进去。其实这几天宸潋是很排斥外人进来的,她几乎只粘着郝晟逸,在她眼中的御放。千染到是不怕挨骂,她就是想让两个皇子试试,看看能不能刺激一下宸潋公主的脑子,让她记起一些什么,或者期待她还认识两位皇兄。

    两人踏进宸潋的寝宫时,一蓝影就晃到了他们的眼前,阻止了他们的前进,然后十分警惕的问道:“你们是谁?”看两人一个长的英伟俊秀,一个长的弱质纤纤像个小倌,郝晟逸一下就把他们当做了情敌。两位看上去都是十足的美男子,他不得不防。

    “你是谁,怎还问我们是谁了,我可是宸潋公主的皇兄!”进皇妹的寝宫还有被一个陌生的男人拦着质问,宸宁太子,自然十分不悦。一边的宸礼倒是安静的琢磨对方,没有说什么冲撞的话语。

    “两位都是宸潋公主的皇兄!”一听宸礼这话,郝晟逸也算松了了一口气,让开了身子,让他们进去了。看两人走进去后,他就开始有些后悔刚刚的莽撞了,怎么就没好好和这宸潋的两位皇兄说话。若是皇兄的话,他讨好了,以后说不定还能助他一臂之力,让他能早日娶回这个太子妃。

    其实这两天郝晟逸的两位皇兄有来惠仙苑找过他,说,“父皇让我们进贡的东西也都已经给赫连皇陛下了,该回去了。再说那宸潋公主已经痴傻了,他一个堂堂太子怎么可以取一个神志不清的女人做公主,即便这个女人是公主那也是没有必要的。而且整个大陵皇朝陷入了一种危机状况,父皇定然也不会让他们和这大陵皇朝的国主赫连皇陛下在扯上什么关系的。”

    郝晟逸不听,他说什么也不走,还说会等到宸潋好的那天,不管怎么样他不是就因为她的短暂痴傻就嫌弃她。而后他还说着什么,女人的容颜什么都会老呢,更何况现在只是有些神智不清明。郝晟逸还说,“她傻傻的模样,其实我更加喜欢了!”

    郝晟煜郝晟风拧不过他,最后被气的先行回了自己的国都,并且警告他,如果他三日之内不回去,就叫父皇派人来抓他回去!郝晟煜自是不怕的了,他心里就是那句船到桥头自然直,水来土掩兵来将挡!

    宸潋看到两位皇兄的时候,显得极为开心,她十分亲昵的叫到:“宸宁哥哥,宸礼哥哥,你们都来看我了吗?宸潋好想你们,这段时间要不是御放哥哥陪着我,我都不知道要无聊到什么程度了!”

    此时在宸宁和宸礼的严重,这个皇妹除了比以前俏皮可爱些也没有外界说的那般野蛮霸道神志不清啊?

    “御放他已经回来了吗?”看皇妹一切还算正常,宸宁也就没在纠结这事,只当外边瞎传。倒是御放,他们走的时候,似乎还听回来的莫紫溪说他在紫竹居接受师傅的治疗呢!

    “宸宁哥哥真爱说笑,他不是去门口迎你们了吗?没有看到吗?”宸潋睁着圆溜溜的眼睛,十分俏皮的说着,那小嘴都快咧上天了,好像只要提到御放她就会十分开心。

    “啊?你是说刚刚那个没礼貌的家伙吗?”宸宁呆了,开始考量刚刚说听到的一切了,或许皇妹确实神智不清明了。

    “宸潋妹妹,御放没有去门口迎我们哦,是个陌生的男人,你能告诉我,那个男人是谁吗?”相对于有些急性子的宸宁,宸礼十分和煦的看着宸潋问道。

    “宸礼哥哥,你怎么和宸宁哥哥一样了,刚刚去门口迎接你们的就是御放哥哥啊?”宸潋说道这的时候,那郝晟逸也走了过来。

    宸宁就干脆一把拉过了郝晟逸,指着他问道:“你说这个人就是御放?”似乎是抱着最后的希望问的。..

    “是啊,他就是御放哥哥啊,宸宁哥哥,是多久没有见到御放哥哥了吗?这怎么都开始变得不认识了啊?”宸潋有些嘲笑的说道。

    宸宁和宸礼都直接变哑巴了,张着个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不过他们现在相信外界疯传的话语了,他们这个皇妹,确实是已经变的痴呆了。

    “喂!你小子到底是谁!”宸宁不客气的推了一把郝晟逸,不悦的问道。

    “我也算是个皇子吧,不过不是你们大陵皇朝的,但是你最好不要在宸潋耳边说起,她现在离不开我,你要是用我的身份刺激他,后果我可不负责的!”郝晟逸一副欠打模样附在宸宁的耳边说道。

    “你!”真该死,他现在也不敢妄然说什么,因为怕和这个所谓的皇子说的一样,会刺激到宸潋。

    也就在气氛十分不预约的时候,一个人影蹑手蹑脚的跑了进来。他虽是蹑手蹑脚的,但三个男人相继转身看了过去。郝晟逸则是一副不耐烦的说道:“你什么又来了!”

    宸宁和宸礼则是拉过了他,问道:“御放,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皇妹什么会把一个外人看做了,那你现在在皇妹眼里到底是什么?”宸宁道。“是啊,御放大哥,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且和我们说说吧!”宸礼道。

    这个时候能看到宸宁和宸礼,他有些小亢奋,心想着,这段时间的苦水,终于有地方诉苦了。

    宸潋看到两位皇兄黏在御放身边时,着急的就冲了过去,把宸宁和宸礼从御放的身边拉开了,站在宸宁宸礼这边指着御放说道:“两位哥哥,这个是坏人,你们要离他远一些,他总是偷偷溜进我的寝宫,都不知道在蓄谋什么!”

    御放心中连连叫着冤枉,他哪里是有什么蓄谋啊,要不是她把他看做贼人一般的防着,他需要这么偷偷摸摸的进来看他吗?

    是,他是可以一个人带着,可总是要盯着那个冒名顶替的家伙吧,冒名顶替或许有点不对,应该说是他的替身!可谁要这个替身啊!天啊,可不可以给他指一条明路,这样的路实在是走不下去了啊。

    “等等,宸潋还认得你们两个皇兄吗?”像是抓到了很重要的契机,御放激动万分的问道。

    “难道看不出吗?”宸宁鄙视的说道。

    “这样就好了,你们赶紧和宸潋说,我才是她的御放哥哥,她身后那个男人才是对她图谋不轨的歹人,你快告诉她!”御放像是抓着救命稻草一般的扯着宸宁的衣袖,十分迫切的说道。

    “我劝你们最好不要那么做,有些话最后不要随便对宸潋说,并且不是你说是就是的!”虽然他没有把话说明白,但是宸宁和宸礼还是接收到了他眼中的警告之意。

    “就是,你这个坏小子,被想着让我两个哥哥帮你,你不是就是不是,就算两个哥哥说你是,那你也还不是我的御放哥哥!”这时,不明所以的宸潋还留在字面上的意解上,在郝晟逸身边助威的说道。

    “皇妹,你先休息吧,我和皇兄还有一点事情要处理,你就先陪着你的……御放哥哥把!”宸礼算是识大体,这个时候没有说什么,而是一句告辞话语拉着两人离开了惠仙苑。

    离开惠仙苑后,他才详细的问道这皇妹究竟是怎么了!

    御放也是原原本本的把自己说知道的告诉了他们。其实他知道的不是很多,就像宸潋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不知道,但是他一直觉的整件事的原委郝晟逸是清晰的。

    宸宁和宸礼听了他的解释后,心中也算有数了。原来他们的这个皇妹是在查看陨石真伪的路上出了意外,然后被赫连井然派遣给郝晟逸带回皇宫。之后回皇宫后就谁也认不清了,就连父皇母后都记不清,所以他这个御放也是被别人代替了。只是好奇怪,为什么这么多人里,皇妹唯独没有把他们两个记错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