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7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582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其实宸礼和宸潋是一对异性双胞,两个有着一定的心灵感应,宸礼又和宸潋长的很相似,有时候宸潋看宸礼的时候,都会觉的自己是在照镜子。也就这单面的原因,直接性的让宸潋不会轻易忘记自己这个双胞哥哥。

    而宸宁和他们又是一个母体出来的,那种惺惺相惜,也只有他们才能感应到。

    御放不死心,说什么也要让宸潋恢复过来,不能让那个什么狗屁太子占了自己该拥有的东西。两位皇子则是也表示支持,只是他们有不敢再皇妹的耳边吹风,因为他们怕和郝晟煜说的一般,刺激到了皇妹。

    皇妹如今这个样子,不算好,也不算坏吧,只是要是在改变性情什么的,那就指不定会出什么乱子了。

    所以两位皇子说了,帮是一定会帮御放的,毕竟他在十一年前对他们两个有救命之恩,只是这帮也时能暗地里的去帮了,明目张胆的,他们怕物极必反。

    再看年羹强将军和谷乘风老人这边!

    数日后,也不知道是谁在暗中帮助谷乘风和年羹强将军,本来谷乘风老人是打算带着御放去的,结果是御放眼里只有宸潋,所以最后只能拖上自己的儿子年羹强了。

    谷乘风老人本来已经想好了,即便要花上几个月或者是几年的时间,他一定会想办法把这些搬出来的居民部劝回去。他知道陛下嘴上虽只是说着让他们回来帮助他找到那大炮射出的方向,实则心里是希望自己所在的皇城可以像往日一样繁花似锦,同样的他也希望大陵皇朝不会就此落败了。

    现在只要能够嬛回这些人心,那一切在政治上,对于他们是有很大帮助的。然而就在谷乘风老人做好了持续作战的准备时,他发现,所有的居民,除了那些极少数的,大多只要他开口了,都愿意和他回去皇城,这到是让他有些纳闷。

    而且一段时间下来,年羹强发现,只要他们下一家要去的,总会有一个紫影比他们先一步到达,但是每一次那人都是十分快速的消失在他们的眼皮底下,快的惊人,那个时候他有怀疑是赫连井然尊者,但有觉的自己的想法很愚蠢,尊者怎么会来做这么无聊的事情。

    不过不管怎么样,他们两个还是要感激那个神秘人,因为他的存在,他们的说服变得简单轻松。也就几日的时间,除了几个心理阴影比较深的人不愿意和他们回去,先前居住在皇城中的人都表示愿意和他们回去。

    赫连皓澈看到谷乘风老人放回的飞鸽传书,心里也甚至感慨,听他们书信里提到有神秘人相助,他也是十分的感激。这知道几乎所有的居民都愿意回来,赫连皓澈激动的一个晚上都没有睡着,早朝的时候,他就将这一重大的消息告诉了群臣。

    多半的群臣算是稳定了之前惴惴不安的心,可并不是所有人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煽动赫连皓澈退位。其中一位大臣就是一副不信的口吻质问赫连皓澈:“陛下,您所说可是当真,那些居民当初逃的那么落魄,如今这谷乘风大将军说上几句话,他们就一点不忌惮之前发生的事情了吗?”

    “赫连太傅,你这说的是什么话,难道朕这十几年的兢兢业业,对那百姓的体恤就不值得他们在回到这皇城了吗?”赫连皓澈眯起了眼睛,透出了弑杀之意,拍案而起,下了宝座,走到了那大臣的面前,盛世凌人道!

    那大臣被赫连皇陛下散出的戾气吓到了,这连日来,虽然因为得知城内陨石只是人为大炮,陛下之前的怯懦有些许恢复了,但他还是不怎么敢直面面对他们咄咄逼人的话语。现如今得知那些居民都会搬回来,之前消弭的气焰可以说是完回来了,和当初那手握大权的陛下没有丝毫偏差。

    赫连太傅没有回话,但那藏在袖口在的双拳,没有丝毫的松动,他那紧紧握住的双拳似是隐忍又似是不甘。他心里有数了,赫连皇陛下如今底气十足的,想必那居民要搬回来,也定然不是什么空穴来风。

    早朝就在这种不愉悦的气氛下散去了,赫连皓澈回到寝宫后,就看到筱萝皇后端着一碗莲子羹走了进来。看到他的梓潼走进来,他深吸了一口气,调节了下情绪,便笑脸迎人的走了过去,十分柔情的说道:“梓潼,是不是又给为夫去弄早膳了,不都说了,那些事情交给御膳房就好了,你怎么就是不听呢!”

    “问都没问,就确定这莲子羹是我炖的?”沐筱萝像看孩子一般,好笑的说着。这是多久了,赫连皓澈没用那样暧昧的称呼代表朕这个字眼了,听着那身为夫,心里有些酸。

    想当初他们这一家子和和睦睦的,再看如今,人心惶惶,宸潋又变得神志不清。最近她常常在反思,帮他走上这个帝位,究竟是错还是对,如今他们似乎失去了很多东西。

    看梓潼的神色突然陷入了哀愁状态,赫连皓澈故意提高了嗓音说道:“来,让为夫长长这初一时精进了还是退步了,要不退步了,为夫可是要罚的!”说着他躲过了沐筱萝手里的托盘,兀自端到了一边的坐上,拉开凳子,坐下去,就开始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这次的莲子羹好像不似之前是做的甜甜的,而是咸咸的,里边还加了些玉米。

    虽然口味和之前的大变,但口感上还是非常不错的,就是一下子味蕾没习惯,吃进去的东西竟然吐出来了。

    沐筱萝一看他吐出来,就匆匆走了过去,替他拍了拍背,有些窘迫的问道:“是不是不好吃,所以才吐出来的!”

    “呃,没有,真的没有,就是一下子没习惯这咸味的莲子羹,没事!”赫连皓澈看她一副紧张的小摸样,心里一万个骂着自己的味蕾,怎么就给把爱妃煮的莲子羹吐出来了,这人家不误会有可能吗?

    “咸的?”沐筱萝的神情有些错愕了。

    一听爱妃这口气,显然当初不是可以做闲的莲子羹,那难道是……“爱妃,你该不会是把那糖和盐弄混了吧?”呃,简直不敢相信,做事一向细心精明的她会傻傻将糖和盐弄混淆了。

    “那个,那个,臣妾有不是故意的!”沐筱萝被说中了痛处,小脸就羞红了,两手拽着衣袖,十分别扭的揉了起来。

    “罢了,恐是爱妃你最近都烦扰国事了,不过朕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哦!”这几日由于自己的心思很繁复,所以他都没有睡在沐筱萝的椒房殿,而是在自己的帝所就寝,一来是怕自己忍不住向她倒苦水,二来是想让自己清心寡欲一段时间,好好解决这国事,然后在回来好好陪她。但他觉的居民要搬回皇城的消息要是告诉沐筱萝,她也会和他一样高兴的。..

    “啊?这个时候还会有什么好消息!”面对沐筱萝有些阴郁的口气,赫连皓澈像个孩子一样的撅了下嘴,戳着她的脑额道:“难道这个时候还不能有个好消息!你这脑袋瓜皓澈在想什么呢!朕告诉你,再过几日谷恩师他们就要带着皇城中的居民回来了,而且几乎是部都会更随他们回来,就除了个别的几个人还有心理阴影,说过阵子看看在回来!”

    沐筱萝一听到这个消息,就蹦了起来,双眼放光的看着赫连皓澈,然后双手搭在他肩上雀跃中带着兴奋的问道:“真的!”

    “朕还能骗了你不成,我想过了,等那陨石炮弹的事情部解决了,我们两个就偷偷溜出皇宫逍遥一段时间,顺便替我们潋儿寻找名医!”

    原本该是很喜庆的话,但停在沐筱萝的耳朵里,她之前的雀跃部烟消云散了,有些颓废道:“就连赫连井然这药灵尊者都说要靠宸潋自我恢复,他无能为力,你觉的我们还有可能替我们的皇儿找到能救治他的医师吗?”

    赫连皓澈十分坚定道:“不管怎么样,对于皇儿,朕是绝不会放弃的,所以梓潼你也必须要我们的女儿有信心。即便他朝我们找不到可以救治她的名义,皇儿也会自己好起来的!”

    看赫连皓澈这副坚定的模样,沐筱萝也不想去浇他冷水,最后也只是弱弱的点了下头,没有再说什么话。

    赫连皓澈也没强迫她什么,他知道,因为这算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给她造成了太多的负面影响,才倒是梓潼变的这么沮丧,就连一个她拿手的莲子羹都能把盐当糖放错了,他现在甚至怀疑那玉米是不是也是不小心给放进去的。

    “梓潼,要不这段时间,你带着若竹出去散散心吧,去到远一点的地方玩玩也不错,我会叫夜胥华陪你一块去,一来他身手不错,二来朕相信他会好好保护你!”夜胥华对沐筱萝的心思,他再清楚不过。虽然有些冒险,但是他现在能差遣的信得过的已经没几个了,年羹强和谷乘风因为陨石的事情,远赴他国,江左元帅也是被他派出去把守边境。毕竟这段时间整个皇宫都开始有动乱的迹象,他总是要防患于未然的,这个时候要是有人攻打他这大陵皇朝,可不是闹着玩的。

    所以这个时候,除了夜胥华,他还真想出来还有谁是真正效忠他的,并且还能誓死保护沐筱萝的。

    “陛下,你是要臣妾撇下你不管吗?臣妾做不到,臣妾说什么也不会独自在外游乐的!”这个时候赫连皓澈要赶他走,她自然是不依的。

    “朕的好爱妃,算朕求你了,这段时间,你就走远点好好散散心,说真的,我真担心这个时候那夜倾宴那伙人,会潜入这皇宫!就算没有继而潜入的,但你知道吗,那先前朝堂上还有人支持夜倾宴回来做朕这个王位!

    可想而知,夜倾宴他早就在这皇宫安插了他的势力,这个时候朕什么都不怕,那些居民也都愿意回来了,朕只担心他们拿下你来要挟朕交出皇位,若是到那个时候,我是保你还是保江山,你心里应该有答案的!”

    被赫连皓澈这么一说,沐筱萝显得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了。他说的有理,或许有一天她会被挟持了来要挟他,她心里清楚的很,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他赫连皓澈定然是要美人不要江山的,不,是要她不要这大陵皇朝。不管怎么样,她不能成为他的负累!

    “好,我答应你,这段时间带着若竹去远处游玩,但你也要答应我,时刻向我报告你这边的情况,如果有什么危机,你不能独自藏着掖着,你一定要告诉我!”沐筱萝答应了,同时也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朕答应你,我马上就派人去找夜胥华,把朕的旨意传达给他,今日你就好好收拾下行装,命人清早你们便出发吧!”赫连皓澈怕这事迟则有变,那个赫连太傅在朝堂上丢了那么大一个人,定然不就就此作罢的,但愿他的动作不会太快,同时不是冲着他的爱妃。若然那样的话,即便是天涯海角,他的爱妃,都会陷入一个危机。

    赫连皓澈错了,他赫连太傅,要出手,定然是要在他身上拔下一块皮的。在沐筱萝第二天带着若竹和夜胥华出发后,谷乘风老人就风格传书说那群原本打算回皇城的居民,数被杀!

    是数,一个不留,看到那透着消息的纸张。赫连皓澈把它撕了个稀巴烂,一拳就打到了墙上,墙没什么事,他的手则是差点就这么骨折了,那手背上鲜红的血液咆哮着他的恼怒,他没想到那个老匹夫会下手这么狠,一夜之间杀害了那些无辜的居民不说,还一个活口都没给他们留下。

    现在已经不是担心大炮射出的方向了,而是这件事一旦传开,整个皇宫定然是大乱,而且那好不容易因为居民要搬回皇城而开始动摇的大臣,定然也会抓住这件事死咬着不放,更甚会大做文章。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