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8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19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绝世高手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

    “老匹夫,朕一定让你不得好死!”暴怒的血流,冲胀着整个身体延至每个器官,导致男人的眼球突出爆红。

    谷乘风老人和年羹强将军,因为这件事情,显然已经觉得没有脸面再回到皇宫了,他们信上还说,不找到那杀了这些居民的歹人绝不回来。

    赫连皓澈虽然气恼他们的保护不齐,但也明白的知道,这件事不能怪他们。现在正是用人之际,这个时候让他们流落在外,不仅对他没有好处,更甚对他来说是一种损失。

    所以他又回信说道:此事还请谷恩师个年羹强将军不要挂在心上,你们还是速速回来,与尔等商量事宜!

    简单的几句话,没有过多的繁复或是谩骂。因为那些都不能往回现在的局面,他也不想浪费那些笔力。好在梓潼已经出发了,要不这件事她知道了,怎么还会肯走!这件事不管怎么说,他都不会告诉她的,即便他当初有承诺过。因为他是她的夫是整个大陵皇朝的支柱,一定要扛起所有的职责!

    夜胥华陪派保护筱萝皇后出行,打心底说,他还是很开心的,这路途上出了一个多余的若竹,他们也算是独处了吧。只是说好的出来散心,为什么一路上,娇人都是一副愁容!

    “筱萝,既然已经出来了,就别想那些不开心的了,陛下也说了,有什么情况一定会和你说的,你就不要瞎担心了,来,吃点点心,填一下肚子把,你早上都还没用过膳!”说着,他就十分细心的从精致的马车里的柜子里取出了一个玉盘,里边是刚做好没多久的梅花糕。..

    这辆马车从外边看,是十分普通极其简单的,但是里边却是等同一个世外桃源,里边有着足够大的空间,然后又很多小柜子,以及一个可以摆放衣物的柜子,一个一个柜子上的台面。那些数十个柜子里,放着不同的干粮和甜点。一些是赫连皓澈连夜叫御厨房做好给沐筱萝带着路上吃的,一些则是夜胥华在自己的侯爷府做好了带出来的。

    只是现在的沐筱萝哪里会有什么食欲啊,她从出皇宫后,就心里很不舒服,特别怪异的感觉,总觉得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不过是一直在强迫自己,想着好的事情,想着赫连皓澈是真龙天子,一定有上天的庇佑,不管遇到什么事情,定然都可以逢凶化吉。而且没有她在身旁碍手碍脚的,他定然可以更加的如鱼得水。

    “风…公子,你先吃点吧,我还不饿!”本来是想叫风侯爷的,但想着出去后定然要掩饰着点身份好,现在虽然是在马车里,但是她还是可以先适应一下这个称呼的。

    “为什么不能叫胥华!”对于风公子这个称呼,他似乎显得十分不满,可能是感觉这个称呼太过生疏了吧。

    筱萝看出了他的心思,同时也明白他对自己一直以来不变的心,所以她强迫着自己叫出了“胥华,你先吃吧!”

    “就是嘛,这样好听多了!”心满意足的夜胥华拿起了一块糕点塞进了嘴里,又递了一块给沐筱萝,说什么都要她吃下去的模样。沐筱萝也只能嚼蜡一般的咽下那块糕点,她不仅感觉不到饿,也感觉不到食物的味道了,原本该是很好吃的东西,除了用来咀嚼,也没有什么功能了。

    若竹被支在外头和车夫坐在一起,而这一次随行的车夫不是别人,真是那次像若竹求助的小御厨,若竹口中的安小子。赫连皓澈是怕梓潼在外吃不习惯,然后梓潼平日里又是酷爱吃那安小子做的食膳,所以他就一块把他支了出去,巧的是这安小子之前没来皇宫时,是个车夫,这到是省的赫连皓澈再找车夫,还担心会不会是个贼人,现在,这随行的人,都算是他万分相信着的人了。

    “皇后娘娘,前边有个茶亭,要不要过去歇歇脚!”若竹坐在外边,远远就看到了一个凉亭,虽然没有什么客人,但那卖茶的小贩倒也是勤勤恳恳的在擦着桌面,弄着那些凉茶。

    “若竹,在外这段时间你就叫我小姐吧,让那小安也叫小姐吧!到凉亭的时候,就停下来吧,正好我有些口渴!”

    “是,小姐”

    “筱萝,这马车里有准备很多水袋啊,出来的时候我还泡了一壶茶,你渴了我倒给你喝,没必要停在那小茶亭里喝茶啊!”夜胥华指着柜子上那桌面上的茶壶说道。

    “不用了,我就是想歇歇脚!”她其实是想要在皇城在多带上那么一段时间,哪怕就那么一点时间,至少会感觉离赫连皓澈很近。

    听沐筱萝这么说,他也不好再说什么了,也就顺着她的意,最后让马车停在了那茶亭边上。近距离的观看,才发现那茶贩子长的有些贼眉鼠眼,嘴角下边还有着一颗大黑痣,黑痣上长着几根常常的毛发,他的面宠也是黝黑黝黑的!

    那小贩端上几碗凉茶后,就回去继续煮茶了,可他那双眼睛却是有意无意的撇看着沐筱萝和她那随行的丫鬟若竹。色眯眯的眼睛,嘴角也是挂着令人恶心的坏笑。

    夜胥华看到他贼眉鼠眼的模样后,就警惕了起来,有句话说的好,面有心生,如此这副模样,定然不会是什么好东西的。

    沐筱萝端起那大碗茶就要往嘴里送,夜胥华拿起佩剑就把她手里的碗打翻在地了。沐筱萝恼道:“夜胥华,你干嘛!”好端端的就是想喝个水,难道就是因为拒绝喝他泡的茶,所以他就不让她和别人的茶了吗?这男人怎么这么小气,好歹还是两个娃的孩子了。

    “茶里可能有毒!”夜胥华小声说道。

    沐筱萝不乐意了,这打翻在地面上的茶也没冒泡什么,好端端的,哪里来有毒了,“夜胥华,我不就是没喝你的茶吗,你至于说这茶有毒吗?”沐筱萝的声音很大,那小贩听的清楚,只见他缓缓走到了放茶叶的地方,然后对着那块地板踏了几下子。他的身子被长柜子挡住了,所以他这细小的动作,大家都没有发现。

    夜胥华本来就向着不要打草惊蛇的,被沐筱萝这么一叫,哪里还由得他想不想的,抓起沐筱萝的手,就是一句:“走!”

    可就在这个时候,在他们坐位的四个方向忽然从地底下跳出了四个大汉,没等几个人反应过来,那四股白粉就挥了过来。

    夜胥华暗叫不好,但是当他要摒气的时候,已经吸入了少量的药粉。四个人就这样纷纷倒下了,夜胥华虽然支持到了最后,但他还是扑倒在了桌上。

    那茶亭里的小贩看几人都晕倒了过去,手撅着黑痣上的毛发走了出来,那脚抬起来就毫不客气的把趴在桌子上的夜胥华踢到了地上。本来他还想有进一步的动作,可那跳出来的四个大汉出言阻止了。“老大,别给踢坏了,他这这张脸卖去做小倌也是很值钱的!”

    听手下这么一说,他笑道:“算你小子命好,爷就等着你给我赚钱吧!来,把这几个部拖上他们的马车,男的一会送去清倌阁女的就送去那媚沁阁!”这前一个是有名的清一色小倌妓院,后一个则是平常男子去想乐的妓院了。

    “大哥,这妮子这般水嫩,要不先让哥几个尝鲜下!”一粗衣大汉色眯眯的盯着沐筱萝说着,伸手就要去碰她的小脸。

    “快给我松手,女人是祸水知道不知道,再说这么好的皮相被你们糟蹋了,我还怕卖不出去了,还是等拿到钱了,再去窑子里快活快活把,这药出手的货物,最好还是别动的好!”那贼眉鼠眼的小贩看着粗衣大汉,警告的说道。

    其实看那小妮子水嫩的模样,他也想尝个鲜的,但是那媚沁阁收人是出了名的刁钻,要进去的人,就必须先让妈子们带到后边脱光光了看个干净。处的不处的到不要紧,若是身上有什么斑斑点点或者紫痕啥的,就是绝对不要的。他们要是要这个女人怎么可能会一点痕迹都不留下呢,这也就只能忍着了,虽然这么好相貌的他们也很难遇到。不过心想着大不了以后去那媚沁阁要了这个女人,那也没什么不可!

    几个人被纷纷送去了不同的地方,沐筱萝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若竹就靠在她的肩上,而后两个人都是坐在地上,被捆绑在柱子上。她有感觉,自己的衣服是被人动过的。想到这,她就不寒而栗了,这到底是遇到了什么事情,身子有没有遭了践踏了?

    自我感觉了下下体,确定没有任何酸痛或是疼痛,她这才安心了,但对于被人脱过一副,她还是很忌惮的,现在只能往好的方面想,或许看到她身子的只是一个女的。

    撞了下肩上的若竹,道:“若竹,快醒醒,快点醒醒!”又抖动了下肩膀,那若竹才算是慢慢睁开了眼睛,她一睁开眼,一动,就发现自己被绑在柱子上了,十分慌张的叫道:“呀,皇后娘娘这到底是什么了,怎么给人绑在柱子上了!”

    筱萝汗颜,本来还想着这孩子可以安慰下她什么,现在看来得是她哄好这孩子了,“若竹不怕,我们可能是被坏人绑在这的,你动一下看看,看能挣脱开绳子不!”

    她们的手都被绑在身后,然后身体又被粗绳绑在柱子上,她刚刚试过了,绑她的那个绳子是个死结,虽然不是很紧,但是完挣脱不开来的。她刚刚已经卯足了劲试过了,所以现在也只能指望若竹那个绳子绑了个活结吧,虽然感觉有些痴人说梦。

    可这还偏偏让沐筱萝指望上了,估计绑他们的人也是感觉沐筱萝比若竹要上乘的很多,多以一个不敢懈怠,一个则是很随意。以前筱萝有教过若竹,怎么去解开那些活结,所以她这三下五除二的就把绳子解开了。然后绑在身上的身子她也是很快挣脱了,毕竟这孩子比较瘦弱,容易挣脱开。

    若竹速度的帮沐筱萝解开了绑在背后的身子,也把她身上的身子撤了去。她们所呆着的是一个木栏牢房,那门若竹只是撤了一下就开了。可就在两人庆幸那群人疏忽的时候,远远的就听到了一群人的脚步声!

    “娘娘,你快从后边溜走,我去前边拦着他们!”

    若竹一听到那匆匆的脚步声,就极力掩护沐筱萝,让她从后边走,而自己则是去前边替她掩护。

    沐筱萝也不是小人,即便她是高高在上的皇后,她若竹不过是一个丫鬟,她也不会把她推出去。她一把拉回了要往前边跑的若竹,说道:“若竹,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只要我们两个在一起,我相信我们总有办法离开这里的,你听我的,我们一起从后边走!”

    “娘娘!”若竹听着筱萝皇后的话语,声音颤抖着满是感动,眼里也溢出了泪花。

    “好了,快走,晚了就谁也走不了了!”沐筱萝拉起若竹就往后跑,但是令她没想到的是,这后门还有两个大汉守着。

    然后这就又被两个大汉提了回去,那大汉也算是怜香惜玉,没有打她们骂她们,就只是把她们提回了牢房里!

    而此时那妈妈和几个老妈子已经在牢房气得跳脚了,以为让那么好的货色跑走了。看到那两个看门狗把人拎回来她才算松了一口气,不过还是谩骂了一句:“你们是怎么看人的,好在没让人溜了,要是这人遛了,我要了你们的狗命!”

    沐筱萝打量了一番那说话的女人,脸上是浓密的脂粉,脸颊上的腮红摸得和猴屁股似的,可那眉峰之间却到还有一颗美人痣。其实撇开那些脂粉胭脂这脸还是长的很不错的,就是那一把年纪了嗲声嗲气的真让她受不了。看了一会,估摸着是媚沁阁的妈妈,那扭捏作态的模样,和那青楼里的妈妈如出一辙。

    想到这沐筱萝的脑袋嗡的一声就炸开了!她堂堂一国之后,怎么可以!越想越焦急,沐筱萝索性想赌一把,她开口道:“你们是什么人!”但愿和她想的不是一样的。

    “呦,瞧瞧,这模样生的俊俏,这声音也是这般腻人啊,到时候调教一番,肯定做上我们这的头牌,妈妈我是不会亏待你的,只要你乖乖的,逃跑这事再有下次,可就别怪妈妈我不懂得怜香惜玉了!”这妈妈听到沐筱萝的声音,极为稀罕,之前的气焰也消下去了大半,毕竟这人总归还没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