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9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512

人气小说: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武侠之最强神捕手术直播间绝世巫医方先生,无药不欢!豪门第一宠:少奶奶,又跑了!墨少,你老婆回来了篮场执剑人

    “我便也叫你一身妈妈吧!”听了她的那番话语,也证实了沐筱萝的猜测,“当初你给那群人多少钱,我便给你十倍的价格!只要妈妈放过我和我的丫鬟!”

    那浓妆艳抹的老妇冷冷笑了声,打看到这姑娘被那王二送进来的时候,她就知道这姑娘的身价绝对不是一般人家,就单看身上的这布料,恐怕还是宫中出来的。可那又怎么样,与其收一个大水缸,倒不如让那细水长流!

    “姑娘,我劝你还是好好在这伺候人吧,从我这进来的,除非是人老珠黄,否则即便是有足够的钱可以给自己赎身,那也别想从我这离开!”十分霸道的话语。

    “你这老女人,你可知道我家小姐是什么身份!你要是敢动我们家小姐,到时候定叫你不得好死!”若竹急了,想要用沐筱萝的身份恐吓住那妈妈。

    “呦,你这丫头还真呛!”妈妈走到了若竹的身前,抬手就捏住了她的下吧,劲道很大,然后说话那番话后,就毫不客气的甩开了她的下吧,一副不削的模样说道:“即便你家这姑娘是那大陵皇朝的皇后娘娘,我也敢让他出去接客!你们还不知道吗,现在别说是大陵皇朝了,即便是我们这木月国都疯传赫连皇陛下就是个灾星转世!

    他不仅让老天不满降下陨石惩罚,还让那些无辜居民一夜之间惨遭杀戮,他们可早就打算搬回皇城的了,你看,这不就被人一夕间灭口了!那赫连皇陛下就是个灾星转世,估计过不了多久,就要让位给那夜倾宴了吧,听说他的几个孩子还都被囚禁了!

    还害我们木月国的太子牵连其中,你说说,你们大陵皇朝的赫连皇陛下是不是一个灾星!”

    听着妈妈咄咄逼人的话语,沐筱萝有些喘不过气了。那话语之间的信息量太大了,原本打算搬回皇城的居民部被杀了,那负面影响可想而知。如今她的孩儿还被囚禁了,那陛下他如今有是什么一番情况?

    “求求你,放我们回去,我求求你!”沐筱萝一下子服软了,没有办法,现如今丈夫和孩子,都陷入了危机,她这个又是娘又是妻的人,定然是要回去保护他们的。

    “呵!放你回去,我这脑袋是被门挤了吗,买下你我画了一百两白银,你这还没给我赚一分钱就想走!把她给我拖去水池,给我好好洗干净了,今天晚上接客!”

    今天晚上接客,那二个字眼犹如晴天霹雳一般!若竹还想做最后的挣扎,但那妈妈转过头恶狠狠的对她手了一句,“你再敢闹,我就把你毒哑了,反正要你卖肉不是卖唱!”

    被妈妈这么一恐吓,若竹也不敢再说什么了。

    两个人被那群老妈子拖到了姑娘们洗浴的大浴池边,一个老妈子发话了,“脱了,自己下去洗,要我们动手了你身上休想要一块好肉!”

    好汉不吃眼前亏,沐筱萝用手肘撞了下,一脸志气的若竹,瞟了个眼神过去,示意她不要这么执拧!然后自顾自的开始脱掉了衣衫,留下一件肚兜随着那些台阶,一点点的将身子没入了水中。

    水里有添加抽脂牛奶,和各种花瓣,闻着味道甚好。池子里的姑娘不少,有的欣喜的挂着一张脸,对于那种沐筱萝猜测是已经在这混久了的,等着晚上会情郎吧!还有一部分哭的哭,沮丧的沮丧绝望的绝望,想来那群人和她们两个的遭遇是差不多的。

    那老妈子看两个人都乖乖脱掉衣服下到了池子里,也离开池子边,去到门口看守了,免得叫什么狡诈的姑娘趁机溜走。

    两个老妈子走后,一个提着花篮的小姑娘走了进来,那篮子里是新鲜的玫瑰花瓣,而且已经清洗晾晒过了!小姑娘生的清秀,就是模样看上去应该是有十一二岁,估计是那妈妈看着丫头还小,才让她做个丫鬟什么的,要么这么水灵清秀的一张脸,她可不会放过做生意的机会。

    沐筱萝见她面色和善,于是在她往池子里洒花瓣的时候,游了过去,双手趴在池边,仰着头看着蹲在池边的她,开口说道:“你叫什么?”

    “我叫小翠,姑娘是想和小翠搭话让小翠帮姑娘逃跑吧!”那丫头虽小,但说出的话确实很精明的,沐筱萝被她的回复搞得语塞。她确实是想向她求助,但看来是求助无望的了,她失落的想要往水中央游,但小翠却把手搭在了她的肩上,拉住了她。

    沐筱萝又转身游了回来,看着小翠支支吾吾的模样,她有些心急,她知道小翠把她拉回来肯定是有什么话说的,但又好像不敢说出来似得。

    “小翠,你要是怕人听到,你就附在我耳边,悄悄告诉我吧!”

    “嗯!”小翠点了下头,筱萝将耳朵凑了过去。

    “妈妈刚刚给你安排了初面,也就是这的新人第一天的拍卖,听说妈妈邀请了木月国主,木月国主是个好人,虽然会逛这些地方,但他都是来者打探一些自己所要了解的消息。你今晚想办法接近木月国主让他帮你,你就有机会从这里出去了!还有你切记……”

    “小翠!撒个花需要那么久吗?”门口的老妈子不耐烦了,看小翠进去了多事,怕她搞出什么事端,于是就在门口吼了一句。那小翠听到后也不敢再逗留,最后的切记还没输出来,就提着花篮匆匆跑了出去!

    “哎……”沐筱萝在后头叫了一声,想追问后头的话,但看到那些姑娘一个个的都突然直勾勾的看向了她,也只能把所有的话吞会了肚子里。倒是若竹游了过来,关心的问道:“小姐,出什么事了吗?”

    “没,若竹,你听我说,一会你表现的乖一点,我有事要做!”

    “小姐,你是不是疯了啊,我们现在在的地方可是青楼啊,小姐,你该不会是听了陛下的遭遇,不想要自己了吧!”听沐筱萝一副妥协的口吻,若竹惊恐的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议,完没有想到那话更深层次的意味。

    “死丫头,想什么呢!”听着若竹的瞎掰,筱萝羞恼的给了她一个重重的脑瓜崩,眸子中也带着鄙视的意味。

    “本小姐自由计划,你听着,我打算……这样,然后那样……”沐筱萝详细的说出了自己的作战计划,她现在盘算好了,一会若竹和她都要表现的极其恭维,然后让那妈妈误以为她们已经随天命了不做反抗!

    然后她就借此机会要求上台跳舞一曲,然后她会找机会跳到台下去,找到小翠口中的木月国主。不过在那之前她还是需要想办法让这个妈妈把小翠派给她,至少要知道那国主的外貌,才能行事吧!

    约莫半个时辰后,看门的两个老妈子走了进来。看着池子里的姑娘说道:“给你们半柱香的时间,赶紧给我穿好衣服出来!那床上有十件衣服,你们一人挑选一件去,我只给你们半柱香的时间,否则是要吃鞭子的!”其中一个老妈子,指着池子边的大船,手里挥舞着鞭子,一副凶恶模样说着。

    那些一直笑盈盈的姑娘第一时间就爬出浴池冲到了床边,各种争夺!那床上的衣服虽都是料子极好的衣物。但每个颜色都只一件,有玫瑰红,水粉红,亮宝蓝,浅天蓝等各种不一的十种颜色。其中一件是比较妖治的大红,是她们所争夺的目标,好像那大红能彰显身份一般!

    沐筱萝则是不着急,等那群人部把衣服选完后,她才和若竹走了过去。床上就只剩下一个素白的和一个淡绿的衣服。若竹把那淡绿的衣服递给了沐筱萝,想自己穿那件素白的一副。她知道小姐最喜欢的颜色就是淡蓝玫红和青绿,这件一副虽然十分清淡,但也算小姐喜好中的一种颜色吧!

    可是谁到沐筱萝推开了她递过来的一副,拿起了那件素白的衣衫,说道:“鲜少会穿这样的白衣了,如今也是怀念,若竹,你就穿这件绿的吧,这料子是极好的,想来穿在身上也有一种别样的脱俗之美!”

    却如筱萝所说,那件素白的衣服,配上她那姣好的身子以及白嫩透红的一张倾世之容,就犹如仙子一般偏偏落入了这凡尘一般。

    那些原本争夺红衣的女子们,开始嫉妒起筱萝了,想要穿她身上的那件衣服。是的,她们忽略了那张容颜,只觉是那件衣服才把她衬托的那么美!

    床边还有一个梳妆盒,里边的首饰也被姑娘们挑选的差不多了,只留下几朵珠花和两根白色的发带。沐筱萝拿起了盒子里的两根发带,把珠花递给了若竹。若竹想要推辞,想把两朵珠花也留给她。但在沐筱萝丢过那煞人的眼神后,她只得收下了。

    沐筱萝拿起梳子,轻轻梳理了下自己的秀发,那垂直柔顺的青丝在密齿梳下也未掉半根,这可真是羡煞旁人。要知道这女孩子们几乎都是很宝贝自己的头发,但又有多少,真的是可以在密齿梳的梳理下一根不掉的,所以她们都宁可弄那宽齿梳搭理头发。

    她从额际向上抓了一把头发,然后简单的编制了一松散的麻花辫垂在了背后,然后又从两耳侧取出两撮头发,编制宽松麻花辫再用一根丝带将两撮头发绑在了先前的麻花辫子上,额头则是两缕头发成中分服帖在两侧。简单中不失那一分尊贵,尊贵中又不失一分俏皮。那脑后的两个蝴蝶结打的也是极为匀称,远远看去看以为是两只蝴蝶贴附在她的发丝上一般。

    半柱香后两个老妈子和妈妈一块走了进来,那沐筱萝的行装虽是是个人里边最青素的一个,但却也是最靓丽脱出的一个。那妈妈一瞧见沐筱萝,就撇开那些姑娘不见了,直径走到了沐筱萝的跟前,握住了她的手,两眼冒金的说道:“姑娘,你要是随了妈妈我,妈妈定然让你做我这媚沁阁里的头牌,这以后的好日子定然少不了你的,只要你听妈妈我的话,今晚好好准备个表演!”

    “妈妈,这自然是好的,我都想好了要在晚上舞曲一番呢!只是不知道妈妈可否让若竹继续做我的下人,同时再赏我一个人。只要这样,以后我便都听你的,赚来的钱我也都给妈妈你,只要管我衣食住行就好!”

    那妈妈哪里会想到沐筱萝这么爽快的就答应下来了,连连点头说好。这姑娘的面相,以及丰韵的身子,日后定然是她的摇钱树,本来还愁着这小妮子要是不依她她该如何是好。打,她舍不得这么好的皮相,骂,她怕她走了极端。可这下她完不用愁了,也算这个姑娘识货,知道和自己硬拼是没有什么好结果的。

    “好好好,妈妈我马上就给你安排个丫鬟,这你带来的丫鬟我也可以不让她接客继续伺候你,我只要你言而有信!”若竹的样貌虽不丑,但也就是一般,顶多是个中上,但和沐筱萝比可是差了十万八千里了。

    “妈妈,刚刚我见一提花篮的小女孩来这浴池边撒花。我看那孩子张的灵气,我也是喜欢的很,可否把她赐给我!”

    “凭什么给你,你不过是个新人!”这时一个夺了红衣的女子从人群中站了出来,看着她一副敌视。那翠儿,她早前也问妈妈要过,但妈妈说了,那孩子她喜欢的很,想留在自己的身边好好培育,将来也能给她赚大钱。

    说话的是先前这媚沁阁的头牌,沐莹莹,仗着自己有着一副傲人的身姿,让男人们一个个爱不释手,总是在媚沁阁里目中无人的瞎指挥人。其他姑娘早就看她不惯了,要不是妈妈一直庇护这她,她们可早就采取措施对付她了。

    这会有个比她出色的人来了,她们倒是一脸轻佻的看这沐莹莹了,眼神里也透着那句“你如今还能猖狂什么?”。

    那妈妈开口就吼道:“你给我闭嘴,我的事还轮不到你插手!”对于这沐莹莹,她也是一直隐忍。

    转脸看筱萝的时候,她又是换上了一副和善,说道:“姑娘想要,一会我就去叫小翠,以后让她跟着你,但是姑娘以后,不知道要叫你什么呢!”妈妈有些套近乎的问道。

    “妈妈就唤我梓潼吧!”

    那是赫连皓澈对她的专称,她要用这个名字时刻提醒自己是谁的女人,不管这次是否能成功,她都不会叫别人有机会轻薄她,若真出现了那样的事,她一定不会苟活于世!..

    “梓潼,好名字,梓潼姑娘不仅人美声甜,脾性也是相当的好啊!”说完她手指着除了原先就在媚沁阁的姑娘道:“你们跟着老妈子去自己的屋子,晚上都给我好好准备个节目,别给我砸了场子,要不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完她又换上了一副和善的嘴脸,看着沐筱萝说道:“来吧,梓潼姑娘,我带你去你的厢房,以后你就把我这媚沁阁当成是自己的家就好了,还有那位小丫鬟,叫若竹是吧,也跟着你一块来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