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0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52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张妈妈之前也听沐筱萝叫了几声,她也知道了若竹的名字。

    若竹和沐筱萝最后被张妈妈双双带进了一个厢房,这个厢房大的过分,和沐筱萝的寝宫可以说是有过之而不及。大大的厢房,一进门便看到了一个偌大的梳妆台,和一面上乘的铜镜,铜镜前边摆着的是一个小盒子,小盒子里装着眉黛,也就是古时候闺阁里的姑娘用来画眉的东西,就叫做眉黛。

    眉黛边上则是一盒开着的胭脂盒,清淡的紫色,在旁边则是一张红纸笺,用来抿嘴的!再往里边走去些,便会看到一个大红色的圆床,大床的顶端是一个圆形纱帐四散在床的一个边角,高贵中带着一抹冷艳的美。沐筱萝倒是蛮喜欢这屋里的摆设的,那床边还有一个小假山摆放在高凳上,那架上上有个小车轮,转动着下边的小水流,倒是也可以给这个屋子增加一些湿度。

    “梓潼姑娘,这地方你可喜欢?”这原本是那沐莹莹住的地方,但昨天那玩儿把人送来后,她就让那沐莹莹搬到了隔壁的西厢房,说这个地方要空给别人住。

    那沐莹莹一直在后边尾随着她们,看张妈妈把自己的屋子让给了一个新来的女人,心中怒火中烧,跺着脚掩在柱子后边恶狠狠的瞪着那个房间:“真是不要脸的女人,我一定会让张妈妈知道,你根本就不配住在这么大的房间中。”

    香阁,这就是沐筱萝暂时住的房间,里面的摆设与装潢极其奢华。

    把这沐筱萝妥善安排好后,张妈妈就下去叫来了还在后院洗着衣物的小翠。

    见那人来了后,沐筱萝开口道:“我想跳锣鼓舞,你去帮我找两个鼓棒带彩带的,然后再帮我找两个鼓把,今天的演出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其实她根本不想去打鼓什么的,不过就是想让张妈妈花一点时间出去找她所需要的东西,然后趁着她不在的这段时间,问问小翠那木月国的国主到底长个啥样子。

    如是听她要弄这么有才华的演出,自然是眉开眼笑的出去找寻那些东西了。然后沐筱萝这趁着这个空挡把小翠拉倒了床边,仔细的询问这那个男人的样貌。可那小翠居然说她也从来没有看过那男的,就只是说了句,他模样十分的俊秀,看过去一席人应该没有几个能超越的!

    然后沐筱萝也只能想着一会演出的时候好好拖延下时间,尽量找到几个模样俊俏的去勾搭下,顺道问问他们的名字!话说如果是国主的,最基本的那种威慑力肯定有的,然后还有有不同于常人的尊贵之气!

    然而,当她看到张妈妈为自己精心准备的衣服是,她差点气昏过去了。这么暴露的衣服几乎让她羞赧不已,无论如何她是绝对不会答应的。这么的暴露简直就是在侮辱她的人格。

    “张妈妈,我还有一个要求,希望你答应我。”筱萝甜美的声音说着,眼中的乖巧与温顺让张妈妈觉得十分的高兴。

    张妈妈一脸欣喜的说道:“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能满足你的话,我一定答应你。”一想到梓潼马上就要变成自己的摇钱树了,她双眼直冒着精光,眼中尽是喜悦。

    筱萝看着她的模样,心中顿时觉得恶心极了。但是,现在还不是她表现的时候,她继续温柔的声音说着:“张妈妈,我看姐姐们穿着的衣服都十分的独特,想必是张妈妈精心挑选的,但是我想要给他们一个独一无二的感觉,顿时如同眼前一亮一样。”

    张妈妈脸色上露出为难的色彩,然后说着:“你知道台下的男人们都喜欢穿着暴露的你们,这样的话,你们才能帮我招揽更多的客人。”

    张妈妈还真是过来人,说起这样的话一点也不脸红。

    然而,梓潼还是不放弃的说着:“不,张妈妈,你要相信我,我今晚一定会一炮而红,成为你的头牌。”筱萝的脸上是肯定的表情,信心满满。

    “好吧,那你就穿这件吧。”张妈妈,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将一件拖着羽翼的长裙递给了梓潼,这件衣服相比较刚才的已经算得上是十分保守了。

    然而,她这一上台就被拖着的长长的裙摆给摆了一道,狠狠的跌了一个狗啃泥。张妈妈为了不让梓潼太难堪,就从后台走了上去,说了句:“不好意思啊,大家,这是梓潼姑娘和大家开玩笑呢!”

    说罢,她有些不悦的把梓潼从地上扶了起来,有些警告的说道:“你最好不要再给我出岔子!”

    沐筱萝有些气恼,这本来就不该是她的错,谁叫那该死的裙摆那么长,明明都是纱质的,根本就遮不住什么东西。于是沐筱萝干脆将下边的一大块布料撕了下来,瞬间感觉走路都轻松了。沐筱萝的大腿也因此曝露在了空气中。不过好在那上边的包臀布料比较厚重,即便她把外边的纱裙撕了,也不用担心。

    台下的男人瞬时一阵低呼,数色眯眯的看向了台上的沐筱萝。沐筱萝勇敢的忽略了那一切,虽然这么做她的羞耻心难以得到平复。但不管怎么样,总比最后把一切都搞砸了,让那些肥头大耳的家伙玷污了自己的好!

    她还要尽快想办法回去呢,只要能找到木月国国主,她就有机会了!这么想着沐筱萝就拿起了鼓架旁的两个绑着彩带的鼓棒。一边在台上翩翩起舞,一边用余光拼命在台下搜寻那相貌比较出众的,彰显王者风楚的男人。

    很快的,她就看到了一个坐在前一排的白衣男子,头上的绑着的是一条玉带,相当的奢华。而他的仪表很是出众,就是多了些邪气,少了点贵气。可是转念一想那之前留在惠仙苑照顾宸潋的郝晟逸不也是一股邪魅模样嘛?要是这么算的话,这个男人也就很有可能就是郝晟逸的父皇了。不管怎么样还是先试试的好!

    于是沐筱萝跳着跳着就迈下了台前的楼梯,然后一点点的摇曳着身子朝着木月国国主的方向走去。有几个想揩油的,她自然是巧妙的躲过了,让对方得不到任何揩油的机会。

    很快沐筱萝就来到了她之前盯着的男人,几个旋转故意跌在了男人的怀里,然后温柔的声音问道:“公子,可否告诉小女子你叫什么名字!”说着她还不忘装腔作势的伸手拂过那男人的脸宠。

    可她却不知道,因为她的这一个动作,直接性的引火烧身了。那男人挑起一抹邪笑,有些轻佻的说道:“在下风尘陌!”

    一听,是一个完是一个陌生的名字,她就起身准备离开。当她瞬间耷拉下脸想要离开的时候,那个男人却在她起身的时候,一把搂抱住了她的小蛮腰,然后直接站起来一个旋转就把她扛在了肩上。冲着台后的张妈妈叫到:

    “张妈妈,这个女人今天不买可好,给尘陌我先尝个鲜如何!”看他那模样,好像是和这媚沁阁里的张妈妈熟的很!他说着这话的时候,还顺道从衣袖里取出了一张银票,是面额一百万的一张银票,足足是这张妈妈把沐筱萝买回来价格的一百倍。

    张妈妈远远的就看到了他丢放在台上的银票,跑出来看到那面额后,笑的她那脸上的粉都是一层一层的往下掉着,之间她合不拢嘴的捡起了地上的银票,一副掐腰献媚的模样笑道:“尘陌少爷出手果然阔气,不知道你是要把这姑娘带走,还是送到这梓潼姑娘的香阁里!”..

    他本是想用那些钱给这姑娘直接赎身的,但是看来这张妈妈的胃口很大啊!于是他又从袖子里拿出了一张一千万面值的银票再次甩到了地上,有些不耐的说道:“这人,还需要我给你送回来吗?”

    张妈妈一看,这银票面额都直接是她们这媚沁阁一年的收入了,哪里还敢多说什么:“尘陌少爷,说笑呢,这姑娘以后可就是您的了!”她那阿谀奉承的模样,沐筱萝是没有看到,但是她清楚的记得,进来这姑娘除非人老珠黄,否则都不可以给自己赎身的!

    这难道是一个外人就可以的吗?再说她现在还不能离开这,一是被这么带走了,也不知道自己会遭遇什么,二是若竹和小翠还在香阁里。

    “张妈妈,你做人不能这样,我们都不可以给自己赎身的,他一个外人又怎么可以给我赎出去。张妈妈你让他把我放下,回头我只会给你赚更多的钱!”沐筱萝极力讨好的说着。

    那张妈妈自然不吃她这一套,但想着她未来可能就是风家的,正房夫人,反正呢不管她以后是个什么角色,都不是她能惹的。所以张妈妈带着一副假笑,和颜悦色的说道:“梓潼姑娘,我确实是说过你们不能给自己赎身,可我没有说过,这里的客人不能买下你们啊,你还是跟着尘陌少爷回去好好享福吧!”

    “姑娘,听到了吗,不许再捶我的后背咯!”这时,风尘陌还不忘接上一句,显得十分自豪自己的家室身份。

    “你快放下来!”沐晕染恼羞成怒的吼道!

    “姑娘,你再给我闹,我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你就地正法了!”风尘陌也不是什么好脾气,他先前好声好气的说着,依附着她。她现在反倒是仗势欺人了,还真把他当个软柿子了吗?

    “你……那我要带走若竹和小翠!”最后,她也只能先服弱了,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不会叫这个男人真的把自己糟蹋了,虽然这高挺的鼻梁,英伟的眉宇,邪魅的丹凤眼,配上白皙的脸蛋性感的薄唇……

    好吧,陷入花痴中了。没想到她这都四个孩子的娘了,就是简单的回想一下男人的容貌,都能犯个花痴。她的赫连皓澈可比他好看多了,好看多了……有些底气不足了~

    “是你的两个丫鬟?”风尘陌开口询问道。

    “嗯!我想把她们两个带走,可不可以?”沐筱萝有些征求的说道。

    “可惜我身上的银票都用来买你了,大不了回头给你换两个更加灵巧的姑娘咯!”风尘陌,懒散无所谓的回复到。

    “不,我一定要她们跟我一块走,要不就算你把我在这办了,我也不会跟你走的,大不了鱼死网破,同归于尽!”沐筱萝有些口无遮拦了,这可把风尘陌气的不轻,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和他说话呢!

    一把就把女人甩到了地上,纤长的大手伸到了老妈子的面前,愤愤道:“张妈妈,这女人我可要不起,你把银票都给我吧,让她以后给你赚更多的钱吧,你这媚沁阁,我以后是绝不会踏入的了!”

    这本就到手的银票了,张妈妈怎么可能在让它物归原主了,说什么都不行啊。只见她赔着说道:“尘陌公子你何必和她一个小女子动气,这另外的两个孩子,我完可以送给你的啊!”反正那两个孩子再这么俊秀,也抵不过沐筱萝这张脸,也不会再那么幸运的遇上风尘陌这样好爽的男子,这会倒不如顺水推舟了买他们一个人情。

    风尘陌这也是少爷脾气上来了,摆手就道:“这人我已经不想要了,我还以为是个大家闺秀,没想到能说出那么粗俗的话语!”

    怎么叫就算你把我在这办了,我也不会跟你走,这该是她一个姑娘家该说出来的话吗!刚刚她躺在他怀里的时候,他要不是从她的媚眼如丝的看到了求救的讯号,也不会有这番行为,行吧,就当他自寻烦恼吧!

    沐筱萝吃痛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发现那群先前在台下看着自己的客人们都已经四散开,寻找自己中意的姑娘了。这人一下就稀松了很多,再想把那木月国国主找出来,显然是有些不可能实现是事情了。

    本来她可能有机会离开这里的,但是她刚刚已经彻底让这个机会流失了。

    沐筱萝拍拍拍屁股站起来后,就向着楼道口走了过去,祸福相依,这一次是祸是福,其实还没有到最后下结论的时候!

    看沐筱萝一脸无所谓的拍拍屁股站起来就打算走,风广陌心里瞬间彪起了一股无名火。几个快步就冲到了走在前边的沐筱萝更前,然后又一次毫无预兆的把她打横扛在了肩上,然后冲着那张妈妈叫了一句:“今晚我要看到那两个姑娘出现在我府上!”

    说完他便头也不回的扛着沐筱萝离开了媚沁阁,这一次沐筱萝倒是没有一点反抗了,抬起手撑起了自己的脑袋,倒是一路上开始欣赏这木月国的人土风貌了。

    她一下子变的这么安静,风尘陌反倒有些不习惯了,不过也怄气没有开口。走到不远处的马车前后,他就不知轻重的又把沐筱萝甩了出去。不过好在他是看准了那车上的软榻,要不,这沐筱萝的骨头肯定都要散架的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