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4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128

人气小说: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抬棺匠仙尊传人在都市大明崇祯第一权臣帝国争霸重生野性时代尘脉

    在一大片枯败的芦苇丛中,若竹兴奋地招着手。筱萝心下一喜,挟持着小翠悄没声息的往那边靠近。小翠大急,如果被她们跑了,那自己这血海深仇不但报不了,连小命也要搭上。小翠被点了哑穴,无法开口喊叫,但是手脚却能动,当下拼了力猛力拍打水面,水花四溅,巨大的水声在这静谧的夜里显得特别刺耳,惊动了所有的守卫。

    一时间喊声大作,大批的守卫从四面八方赶过来。筱萝猝不及防,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点昏小翠之后迅速游到若竹身边,两人一猫腰钻进了水道。耳听一阵扎扎声从头顶响起,抬头一看,一道巨大的石墙从头顶压了下来。筱萝大骇,忙拉着若竹退出暗道,被赶来的守卫抓了个正着。

    变起突然,若竹招手,小翠拍水,筱萝制住小翠钻进暗道和退出被抓,只是眨眼间之事。夜胥华刚一纵起,便被人按了下来。来人力道强大,内力远在自己之上。只见那人把手指放在唇边,做了个嘘声的姿势,警告地说:“远水救不了近火,与其出去蛮干,倒不如先不暴露自己,见机行事找机会救人要紧。”说完几个纵跃,瞬间消失在花木间的阴影里了。

    风尘陌正忙着筹备婚礼,本来他随口说出的婚礼是在今天,但是由于时间仓促准备不齐,就这样草草了事的成了亲,风尘陌生怕委屈了筱萝。他要她的人,更要她的心,只好耐住性子把婚期再推迟一天。这一次风尘陌是真动了感情,什么事情都亲力亲为,生怕一个疏忽让未来的夫人心里不痛快。

    突然从水月阁方向传来喧哗声,风尘陌面色一沉,眼中闪出狠辣的光芒。这个不识抬举的女人真是不知死活,还真做出来了。看来不给她点颜色,自己以后要想驾驭得住她还真不容易呢!

    管家满头大汗跑进来,躬身结结巴巴地说:“公子,水月阁出事了,新夫人,新夫人………”他本来想说新夫人逃跑被抓回来了,但是又觉得这么说不妥,可是不这么说,又找不到恰当的词来禀报。

    风尘玥摆摆手示意管家住口,一言不发起身便往水月阁去了。

    水月阁灯火通明,筱萝若竹和小翠被捆了个结结实实扔在大厅里。守卫团团围住,生怕一个不小心她们就会长出翅膀飞了似的。外面各个路口要道更是防守严密,如临大敌。

    风尘陌一阵风似的闯进水月阁,领头的侍卫赫连统领亦步亦趋的跟着他,见风尘陌不开口,也不敢说什么。进了大厅,风尘陌一眼便看到捆得粽子似的三个人。怒火一下子便熊熊燃烧起来,走到筱萝面前,风尘陌的眼睛喷着火,沉声问道:“你为什么要走?这里就那么令你讨厌么?我就那么令你讨厌么?”筱萝自知理亏,心里有些歉疚,面对风尘陌,她不知道该说什么。看他那样愤怒,筱萝竟然有些不忍。毕竟,是他把自己救出火坑的,还这么大张旗鼓的筹办起婚礼。自己拍拍屁股走了,留下的烂摊子他该怎样收拾呢?叫他以后怎样做人,怎么跟所有的人交代?自己一走了之,岂不是让他变成一个天大的笑话了么?心里百感交集,只是不说话。

    若竹扑到风尘陌面前,抱着风尘陌的腿哭道:“公子,你放过我们家小姐吧!她不能跟你成亲啊,她是四个孩子的娘,这么能够嫁给别人呢?求求你放过她吧!”

    风尘陌满肚子的火正在无处发泄,抬腿一脚踢在若竹胸口上,骂道:“好大胆的小蹄子,是这个贱人求着

    我把她从火坑里就出来的,我强迫她了吗?现在你们目的达到了,就想卸磨杀驴、把我给帅了吗?告诉你们,没那么容易,你们把这里当成什么地方了,把我风尘陌当成什么人了?”

    若竹本是个弱女子,加上这段时间屡遭变故,身体本就有些撑不住,被盛怒中的风尘陌一脚踢在胸口上,顿时口吐鲜血,昏迷了过去。

    若竹知道,小姐并不希望她去求风尘陌,但是她不希望小姐有任何的危险,她当时几乎疯狂,那里管筱萝愿不愿意?一心想着就算是拼了命也要救小姐出去,至于自己会怎样,她无暇顾及了。

    筱萝阻拦不及,眼看若竹被风尘陌踢得口吐鲜血昏了过去,吓坏了。惨叫一声扑到若竹身边,哭了个肝肠寸断。

    风尘陌气头之上,也没仔细去想若竹刚才说的话。加上他之前听筱萝说过自己有孩子,现在若竹说出来,也不怎么在意。倒是把守卫和管家吓得面无人色。怎么?合着这个马上要成为风府少奶奶的女人是个二锅头?嫁过人的?还是四个孩子的娘?这都哪跟哪啊?咱们这个风流倜傥、眼高于顶的公子爷,竟然要娶这样的女子做妻子?而且人家还不答应,甚至还想逃跑!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真是个天大的笑话呢!谁也想不到的是,被大家公认为天之骄子的风尘陌,居然也会闹出这样不光彩的笑话来!

    风尘陌何等聪明?看众人脸上的神情就明白了他们心里想的什么。不由得又气又恨,对筱萝,他仍然是不忍心怎样,但是对她身边那两个丫鬟,风尘陌就不会怜香惜玉了。都是她们不好,是她们挑唆筱萝逃跑的。既然你这么关心你的丫鬟,那好,我就杀鸡儆猴,让你知道伤害我风尘陌会有怎样的后果!

    若竹昏迷了过去,小翠也好像在昏迷之中,风尘陌来到小翠身边,看出她是被人点了穴,当下脚尖轻点,解开小翠的穴道。他要折磨小翠给筱萝看,他要让她知道,是她给这两个丫鬟带来的灾难。

    小翠穴道被解开,悠悠醒来。她看清楚眼前的情势后,心里便有了计较。这里是木月国,不在大陵国和夜倾宴的势力楚围之内,以自己的能力别说带走她们两个,连自保都难。自己的该说出筱萝的身世还是继续隐瞒呢?那一样才能给自己带来最大的好处?

    就在小翠拿不定主意的时候,风尘陌来到她身边,手中的鞭子对着她高高举起来,小翠吓得缩做一团,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恐惧地瞪着所有的人!

    “说,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那种地方?接近我是不是你们早已计划好了的?是什么目的?”风尘陌一叠连身的问着,鞭子在空中甩得啪啪直响,听起来令人心惊胆战。筱萝于心不忍,虽说小翠对自己敌意很深,但她终归还是个孩子,又是在这个自己从没来过的地方遇到的,怎么会和她有仇怨的呢?

    “公子,请饶了我的丫鬟吧!你要对付的人是我,跟她们两个无关,请公子不要伤及无辜!”筱萝终于开口求情,尽管她十二个不愿意,但是风尘陌冲着她折磨这两个孩子,她怎能无动于衷?

    风尘陌冷冷地看了筱萝一眼,继续对着小翠扬起鞭子:“你到底说还是不说?再不说的话,我先把你这张小脸打烂了,再把你关进水牢,让那些蚂蝗活活吸干你身上的血……”

    “公子饶命,公子饶命!我说,我说!”小翠磕头如捣蒜,一个劲的重复着:“我说,我说……”

    “那就从实招来!”风尘陌冷哼一声,抖了个大大的鞭花,居高临下地看着小翠。有人端过椅子来,风尘陌收起鞭子坐下,眼光在小翠和筱萝之间来回梭巡,留心着她们的一举一动,生怕再被骗了。

    小翠哭着又磕了几个头,这才开口说:“我们小姐,她是大陵国的皇后!”

    此话一出口,立时引起了轩然大波。众人一片哗然。就连风尘陌,这个一向沉稳狠辣,心机深沉的人听了,那也是震惊得合不拢嘴来。他虽然外表放荡不羁,却是个明白人。大陵朝的皇后被自己从青楼救出来,再逼着跟自己成亲,这简直就是无稽之谈,荒谬得不着边际。

    风尘陌用求证的眼神看向筱萝,筱萝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她知道大势已去,无论她怎样嬛回都没有用了。听天由命吧!是福是祸看老天爷的意思了。

    筱萝的表情,证实了小翠并没有撒谎。风尘陌胸口震荡,好像有大锤在重重地打在上面。平心而论,筱萝的风华举止,又那里是寻常的千金小姐所能比拟的?想想自己这一生,怎么着也算是阅人无数了吧?可有几个大家闺秀,江湖侠女,小家碧玉,具有筱萝这等雍容的风楚和慑人的气势?难不成真的是碰上了什么皇后?要真是这样的话,自己可就是捡了个烫手的山芋,接下来该怎么收场才好呢?

    思虑再三,风尘陌决定先把她们关起来再说。毕竟这关乎到国际问题,稍微一个不留神,便会引来杀身大祸甚至是灭门灭国的灾难……

    他得先跟父亲商量一下,该怎样处置这几个不速之客。但是在作出决定之前,还不能太亏待了她们,得给自己留点余地。

    当下叫人把她们关进石牢,吩咐好酒好菜招待着,一切等见过父亲再做定夺。

    夜胥华趁着混乱早潜伏在大厅的屋梁之上,一来他内力深厚,凝神屏气地藏得隐秘;二来风尘陌气头之上,对筱萝的逃跑,他是恼羞成怒,加上后来知道了筱萝的身份,心里更是没了主意,所以也就没发现夜胥华。

    眼看着风尘陌匆匆而去,筱萝三人被押往大牢。若竹昏迷未醒,是两个人架着走的,筱萝的脚好像受伤了,

    走路一瘸一拐的,也被人搀扶着。只有那个出卖她们的小丫头还算正常,默默地走在筱萝后面。

    一行人来到石牢里面,自有狱卒接手关押,石牢本就昏暗,在晚上更是模糊。赫连统领亲自把人交给石牢主事人,强调这些人不比寻常犯人,既要严加看守又不能太委屈了她们,不许给她们刑法吃,不许为难她们,要好酒好饭招待着侍候着……交代一番之后守卫便走了。

    这里虽然也算得上守卫森严,可在夜胥华眼里,那又算得了什么?等到忙乱过后,只留下两个狱卒看守在石牢门口,其他的按照老规矩三步一哨五步一岗的排开,一时牢房有恢复了平静。

    夜胥华以极快的速度点了牢卒的昏睡穴,掏出钥匙打开牢门来到里面,若竹已经沐醒过来,正揪着小翠又骂又打,小翠神情呆滞,也不反抗,任由若竹对她有推有搡的。筱萝灰心地坐在一边,对两人视而不见。

    看到有人进来,若竹住了手,筱萝也转过身来。当她们看清楚来人是夜胥华时,若竹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看见大人一样,又哭了起来,抢过来拉住夜胥华的衣袖就埋怨开了:“你怎么现在才来啊?我们被关进了这个地方,就算是长了翅膀也飞不出去了,呜呜呜……”

    夜胥华轻轻拔开若竹,走到筱萝面前,千言万语一时无从说起。只是关切地注视着筱萝,眼里的关怀和心疼让人感动。

    筱萝正想开口,突然外面响起脚步声,有人探监来了。夜胥华一闪出了石牢,利索地落了锁,手脚并用解开两牢卒穴道,隐身到黑暗中去了。

    来人正人风尘陌,在水月阁知道筱萝的身份,他惊慌得没了主意,想找父亲商量该怎么善后,但是走了后越想越不甘心,如果筱萝真是皇后的话,那这件事情一旦挑明了,自己不是和她就再也无缘在一起了吗?不行,他不甘心。想他风尘陌这二十几年来,还从来没对那个女子如此上心和痴迷过,就这样把她拱手让给别人,没那么容易!..

    风尘陌来到石牢前的时候,两个牢卒刚好醒过来。两人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睡着了,有些莫名其妙,看到风尘陌近在眼前,吓得赶紧上前行礼。风尘陌满怀心事,也没注意两人的失态,命令他们打开石牢,进去了。

    筱萝提心吊胆的听着外面的动静,看风尘陌气急败坏的进来,知道夜胥华并没有暴露,心里松了口气。当下也不行礼,只是揉着脚裸,冷眼看着风尘陌。

    石牢里灯火昏黄,微弱的灯光下风尘陌双眼血红,死死地盯着筱萝,恨不得一口把她吞了。若竹吓得用身子挡在筱萝面前,对于风尘陌的狠辣,她已经领教过了,知道开口求也没用,倒叫人小瞧了,没的丢了小姐的脸。

    “滚开!”风尘陌嘶哑着声音叫道,然没有了平日里风神俊幽的气度。筱萝挣扎着站了起来,对于风尘陌惯用的手段伎俩,她心知肚明。既然目标是自己,那就由自己来面对他吧。无论怎样,也绝不能再让若竹受到任何的伤害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