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5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391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绝世高手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

    在水月阁若竹被自己踢得吐血,风尘陌也有些后悔。自己原意是想略施惩戒,警告筱萝不要太放肆,并没想过要真正的把这个丫鬟怎么着。愤怒之下的自己,出手确实是重了点。尽管这个小丫鬟不知死活的向自己求情,实在是讨厌可恶之极。不过也算是忠心护主,是个好丫头呢!

    筱萝强撑着站在那里,冷冷地直视着风尘陌。自从风尘陌在水月阁踢了若竹,把她对他仅有的一点好感也扼杀得干干净净了。

    “有什么冲我来吧!为难一个小丫头,你算什么英雄好汉?”

    “我什么时候说过自己是英雄好汉?”风尘陌嗤之以鼻。伸手拨开筱萝,毫无预兆的,一巴掌就掴在若竹脸上去了。他本来也没想过要打人,是她逼得他下不了台。既然你喜欢这样,那好,我就如你所愿!

    鲜血顺着嘴角流了下来,若竹晃了晃,眼前一黑,摔倒在地。可她仍然倔强的挡在筱萝面前,眼神坚定,一副以死保护筱萝的架势。

    风尘陌想不到这个毫无心机的小丫鬟如此刚烈,真要把她给打死了,自己和筱萝的仇怨也就结大了。且不说她有可能真的是皇后,就算是寻常人家的女子,若要得到她的芳心,也不能如此的蛮干啊。否则就算是用强娶了她,她也会恨自己一辈子的。

    目光转动,看到一旁无动于衷的小翠。风尘陌心里一动,这小丫头不像是胆小怕事之辈,她和筱萝之间难道会有什么隐情吗?

    风尘陌指着小翠,试探着对筱萝说:“这个小丫头倒是清秀得紧,虽然年仅小了点,但做个通房的丫头还是可以的,我先把她带走了。你给我想清楚,如果愿意嫁给我的话,一切我便只当没有发生过,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对你好,让你做水月阁的女主人。”

    他不再提让她做自己妻子的话,因为他怀疑她真的是那个什么国家的皇后或者妃子。他只让她做自己的女人,住在水月阁一辈子,与世隔绝,谁也别想找到她。

    筱萝抓住风尘陌拼命摇晃起来:你这个禽兽,她还只是个孩子,你怎么能让她做通房丫鬟呢?你到底是不是人啊?

    所谓的“通房丫鬟”,指的就是主人可以和她睡觉的丫鬟。身份仍然是丫头,只是比其他的丫鬟高出一些。将来要是生了孩子,有可能晋升为姨娘或者姨太太。

    俗话说母凭子贵。如果命好,生下的是个男孩子,而且自古孩子又很有出息的话,母亲的身份地位就会水涨船高,日子也跟着好过起来。

    就算是生了个女儿,那也能爬到姨娘或者姨太太的位置,以后是日子也是呼奴唤婢,养尊处优的主子生活了。

    但如果没有生育,也不得主子欢心的话,可能一辈子也就是个通房丫鬟的命了。

    总之,女人的命运,是掌握在男人手中的。而这些下人们,就连生命,也不过是悬浮在主子们喜怒哀乐之间的一线游丝。那天高兴了,可以捧你上天;那天不高兴了,也可以随手就把你丢进地狱。

    小翠吓得花容失色,颤抖着说不出话来。一张小脸惨白着,那双灵活聪慧的大眼睛,此刻也失去了往日的神采。身有如筛糠地抖个不停,只是死死地望着筱萝,脸上充满了绝望与哀求!

    风尘陌抓住筱萝的手,发现她的手瞬间变得冰冷。有什么东西尖利地划过心头,从筱萝冷冷的目光中,他看出了和她之间的距离,又生生的被拉开了一大段。

    风尘陌强按下心里的伤痛,这个女人,他要怎样对她才好呢?每次面对筱萝,他都会没了主意。而她的一颦一笑,早就深深牵动着他的喜怒哀乐了。

    很多时候,他并不想生气,很多的时候,他只想好好的爱她宠她怜惜她。可是,为什么她总是不领情呢?为什么她每次都要把自己激怒到事情理智……?..

    想到这里,风尘陌禁不住颤栗了一下:自己这几天到底怎么了?竟然会在一个女子的面前一再的失控?

    风尘陌家世显赫,从小修文习武,文韬武略出类拔萃,向来是淑女名媛们渴望仰慕的翩翩佳公子。经常有同窗好友取笑他:“天下女子迎门而候,谁令汝不娶耶?”

    是啊,是他不想娶。否则的话,那家的千金会拒绝他呢?可是这个被他从青楼中救出来的女子,就是对他没有半点的情意。竟然还要逃跑!

    是可忍孰不可忍?

    风尘陌从怀里掏出一个白色的小玉瓶,塞到筱萝手里。无论怎样,他还是放不下她。放不下她受伤的丫鬟。

    爱屋及乌,他风尘陌今天总算尝到了这句话的滋味。“这是治伤的良药,每隔两个时辰抹上一点,你的脚和若竹的脸,都会很快好起来的。”说完抓起地上抖作一团的小翠,作势要走。

    筱萝死死地抓住风尘陌的袖子不放,泪流满面,她狂乱地摇着头,语无伦次:“放了她,她还是个孩子……”

    你终于肯开口求我了?可为什么你是为别人才求我?为什么不为自己求我一次呢?难道说,是因为你知道我对你的感情,知道我不会拿你怎样是吗?风尘陌火上心头,一把甩开筱萝,提着小翠走了。

    来到书房,风尘陌把所有人打发出去,这才放下小翠。

    正要开口问话,没想到小翠手脚一自由,就一头向着书桌撞了过去。

    风尘陌措手不及,忙乱中拾起一本书扔了过去。小翠被砸了个踉跄,还好,总算是没有正面撞在书桌上,但由于用力太猛,额角还是搽破了皮,鲜血流了一脸。头发也部乱了,披散开来,凄厉如鬼!

    风尘陌没想到小翠会自寻短见,这打大出乎他意料之外。有些手足无措的呆在当地,一时之间不知道怎样才好,只是背着手,默默地打量着小翠,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书桌前的烛台也被撞翻了,烛火一下就烧着糊灯笼的纸,转眼间便熊熊燃烧了起来。风尘陌醒过神来,赶紧跳过去踩灭灯笼。换人进来收拾干净地面,换了烛台和灯笼,对这个小翠,风尘陌有些另眼相看了,心里暗暗佩服了起这个小丫鬟来。

    他本来是想用她逼迫筱萝就楚,同意嫁给他的。但是转念间,想到小翠的种种奇怪表现,就把她带出来想弄个清楚,筱萝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呢?

    风尘陌心下懊恼,吩咐人给小翠清理伤口上了药。小翠很虚弱,喘得上气不接下气的。风尘陌有些不忍心,本想让她去休息,但转念一想,筱萝的身世非同小可,不弄明白的话自己会很被动的。

    风尘陌示意大夫把小翠放到软榻上,目前小翠对自己敌意很重,是因为他刚刚说了要她做通房丫鬟的鬼话吗?

    风尘陌忍不住苦笑,这本来是说给筱萝听的,却把小翠吓成了这样。看来有些话真的是不能随便乱说的!

    大夫走了后,风尘陌亲自关上了门。他这个举动把小翠吓得半死,挣扎着就想站起来,可挣扎了半天也只有喘气的份儿。

    风尘陌倒背着手,饶有兴趣地看着小翠,嘴角挂着讥讽的笑:“你还真以为我会对你一个黄毛丫头感兴趣吗?呵呵,当我风尘陌什么人?我且问你,你和筱萝是什么关系?她是什么来历?从哪里来的?”

    小翠紧抿着唇,一言不发。刚才筱萝为她向风尘陌求情的一切,她都看在眼里。尽管她不相信,筱萝会那么好心在自己背叛她之后还要护着自己,但同时她也想不明白,如果筱萝不是真的想救她,那她为什么要这样做?自己一个小丫头,有什么值得她演戏的呢?

    风尘陌眼底的怒气逐渐升腾起来,紧盯着小翠,声音沉了下来:“我的耐心有限,你要是再不说的话,我就把你赏给门口的守卫,你该知道他们会怎样对你吧?”

    小翠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我说我说,只求你在我说出真相之后杀了我,别把我赏给人,也别把我送回青楼和牢房。”

    “只要你实话实说,我会放了你,给你足够的盘缠,派人护送你回家,好不好?”凭直觉,风尘陌觉得小翠的身世很复杂,从她小小年纪就如此的聪明沉稳看来,这丫头绝不是一般人家的女儿。

    谁知道小翠哭的更伤心了:“我没有家了,公子就算是好心放了奴婢,奴婢也不知道该往那儿去啊!”

    风尘陌更加奇怪,命人去厨房端来一碗燕窝,赏给小翠吃了。又柔声问道:“你有什么难言之隐,告诉我吧。放心,我会替你做主的!”

    小翠也是聪明人,知道眼下的情形不说也逃不过去。火烧眉毛且顾眼前吧,还是老实说出来,好多事情自己真假难辨,说出来有个人帮着分析一下也好。于是边哭边说,把自己知道的说了出来。

    原来她是个孤儿,被人遗弃在万川岭中,是师傅无意中遇到,好心收养了她。十一年来,她是在师傅的府中长大的。

    直到去年,师傅才把她带来木月国的媚沁阁。师傅说风月场所消息灵通,让自己潜伏在这里为他们收集情报。起先他们只要大陵国的消息,但是后来,他们好像对木月国也产生了兴趣。

    小翠是无意中遇见筱萝的,当时的她也只是被筱萝的仪态万千所打动。小翠本性善良,她想帮帮这个苦命的女子。没想到的是,她竟然是大陵国的皇后,自己的大仇人。

    “为什么筱萝会是你的仇人呢?”风尘陌不解,紧追着问道。小翠咬牙切齿地说:“她杀了我的父母,难道不是我的仇人吗?”

    “谁告诉你筱萝杀了你父母?”

    “是师傅,她说我父母是万川岭的农户,筱萝和师傅有仇,那一年,她追杀师傅到万川岭迷了路,就把当地的农户集合起来追问师傅的下落。师傅是个好人,没有人肯出卖她,筱萝就把所有人都杀了,包括我的父母……!”

    小翠泣不成声,粉嫩的小手紧握着,眼中闪烁着强烈的仇恨。

    风尘陌越听越觉得不对劲,等小翠稍微平静下来,他就开始盘问了。

    “你师傅是谁?她是干什么的?”

    “她叫沐若雪,可厉害了,无论是武功还是医术,天下没有几人能够胜过她的!”小翠脸上浮起骄傲的笑容,眼睛里满是崇拜的神情。

    “是吗?你师傅有那么厉害?可据我观察,你不仅不会武功,对医术也没有什么研究吧?那你师傅到底教了你什么本领呢?”

    小翠愣住了,这个问题她从来没有想过。是啊,师傅为什么不教她武功和医术呢?记得小时候她看师傅在药房里炼丹药,心里羡慕的不得了,不知不觉就走进炼丹房去。

    师傅很生气,狠狠打了她一顿。并且警告说不许她涉足练功场和丹药房。如果她但敢偷看偷学的话,就把她扔到万川岭去喂狼。

    “那就是说,你师傅什么本事都没有教你了?”风尘陌有些惋惜地问,以小翠的天资,如果有名师悉心指点调教的话,应该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吧?

    小翠呆呆地点了点头,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

    “你师傅平时对你好吗?”

    “好!”

    “怎么个好法?”

    “从小到大,吃的穿的都是最好的,比别人的好!”

    “这就叫好啊?”风尘陌不禁失笑,真是个孩子,好是用心而不是用钱,知道吗?

    “你师傅家境不错吧?他家里还有些什么人?你师娘呢?”

    小翠噗嗤一笑,经过交谈,她对风尘陌的敌意减少了很多,觉得他不是坏人。到底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自己也说不清楚。

    “师傅是女的,我没有师娘!”

    “她喜欢你吗?经常和你在一起吗?”

    “没有!”小翠失落地说,在她的印象里,师傅从来就没好好跟她说过话,又那会为自己做什么有意义的事呢。

    风尘陌心里有些明白,这个孩子多半是被人利用了。

    “你既然没有一点防身的能力,你师傅又怎么放心把你送到媚沁阁那样的火坑里去,她就不怕你有什么闪失?”

    小翠茫然地摇摇头,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个问题她也曾经想过,难道师傅就不怕自己被媚沁阁的风流浪子给……

    见小翠这个样子,风尘陌心里也是不忍。但是他更想知道的是,筱萝真是的大陵国的皇后吗?

    “你师傅告诉你筱萝杀了你的父母,但是她却没有为你报仇,也不教你报仇的本事,只是让你在青楼里为她收集情报,她想干什么呢?”

    “师傅是大能人,她想灭了大陵国。只要大陵国被消灭了,我父母的仇不也就报了吗?”

    “你师傅有没有告诉过你,杀你父母的仇人长得什么模样?”绕了很大的弯子,这个问题才是他真正想要问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