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6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59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

    “师傅说筱萝长得很美,高挑的身材,细细的腰肢,走起路来有如弱风扶柳。说话喉音娇嫩软糯,最是好听不过。两道细长的柳叶眉,丹凤眼水汪汪的,眼波流转,能把人的魂勾走。鼻梁挺直,嘴巴小巧丰润,牙齿很整齐很洁白。下巴尖尖的,是标准的瓜子脸。肌肤莹润通透,两腮泛着淡淡的红晕……”

    风尘陌的心狂跳了起来,如此说来的话,眼下被他关在石牢里的这个筱萝,真的是大棱国的皇后了?

    也是,如此的国色天香,要不是早就名花有主,又怎么会没有人去追求呢?只怕是门槛都会被踏破的吧?

    到底是谁那么大胆?居然敢把堂堂的皇后买到妓院里去?还好机缘巧合,自己出手救了她。否则落到那些个狂蜂浪蝶的手里,那岂不是暴殄天物了吗?

    “头上的乌发又浓又密,柔顺丝滑得犹如瀑布般的美丽。就算是几天不梳头或者用密齿梳篦去梳理,也不会掉一根头发……”

    “别说了!”风尘陌突然吼了起来,无论他如何的不相信,筱萝就是大陵国皇后这个事实,都已经血淋淋的摆在了面前。

    风尘陌双手捂住耳朵,想把刚刚听到的部挤压出来。他不要知道这个事实,他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无论任何,他都要筱萝做自己的妻子,那怕为此家破人亡,死无葬身之地他也豁出去了……

    小翠吓得跳下软榻,战战兢兢地看着风尘陌。脑袋里浑浑噩噩的,刚才风尘陌问她关于师傅的那些话语,有如雷鸣般在耳际回响:

    “你既然没有防身的能力,你师傅为什么把你送进火坑去?难道她不怕你会发生什么不测吗?”

    “师傅,师傅,你难道不怕小翠会发生什么不侧吗?”眼眶酸涩,有滚烫的液体在眼里翻滚着。

    小翠咬着唇,努力抑制住泪水。师傅,她一直师傅看成是世界上最亲的人,怎么会如此对待自己呢?顷刻间,小翠觉得心里那颗大树轰然倒塌了……

    有脚步声纷乱急促的往书房赶来,风尘陌仰起头,努力镇定自己,转身若无其事的对着外面问道:“怎么了?”

    “公子,不好了。”宵禁后的空气有些寒冷,赫连统领的声音在微微颤抖。风尘陌急切地追问起来:“快说,出什么事情了?”

    “有人劫狱,把筱萝姑娘和若竹带走了!”

    “什么?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知道劫狱的是什么人吗?”

    “不知道,来人身手很是高明,狱里的牢卒部昏睡不醒,在下也是在巡逻的时候发现不对,进去一看才知道人不在了的。这就赶来禀报公子了!”

    “一群饭桶!知道他们走了多长时间吗?”男人眸色狠狠一凌。

    “从守卫换班的时间来推算,走的时间应该不长!”

    “传令下去,马上堵塞要道!”

    “是!”门外应了一声之后,接着响起了紧急集合的口哨声……

    风尘陌看了小翠一眼,缓和了语调说:“我现在出去有事,你就待在这里,那里也别去知道吗?这也是为了你的安着想。”

    小翠心里明白,她是和筱萝一道被关进石牢的。风尘陌去石牢把她提走的时候,见的人并不多。

    如果自己贸贸然的走了出去,马上就会被人给抓起。她不想再度糊里糊涂的被关进石牢里去。虽然风尘陌知道了她的身世,筱萝的事情与她无关。但是风尘陌这样的大忙人,说不定一转眼就把她给忘了,那样的话,她岂不是要把牢底给坐穿了吗?

    夜胥华躲在阴影里,看着风尘陌走进石牢,心便提了起来。自从遭人暗算,被蒙汗药麻翻之后,所有携带的物品部都丢失了,连兵刃也不见踪影!

    夜胥华虽然赤手空拳,但内力雄厚,隔空点穴的功夫更是出神入化,万一风尘陌对筱萝有什么举动,他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胜算还是挺大的。

    夜胥华听力极佳,石牢里的对话他听得清清楚楚。对于风尘陌要把小翠抓去做什么通房丫头的鬼话,夜胥华不禁莞尔。男人的心理大致差不多,他知道那不过是风尘陌用来要挟筱萝的伎俩而已,可笑筱萝还吓成那样!不过通过这件事情,也可以看出筱萝的心底真的很善良!

    风尘陌提着小翠,前脚刚走出去,夜胥华后脚就随了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点了所有牢卒的昏睡穴道,从容把筱萝和若竹救了出来。

    筱萝虽然脚崴了,不过并没有内伤,情况紧急,他们都明白兵贵神速的道理。出了牢房便展开身手一路狂奔,一口气跑了几阎路,进入了一座巍峨雄伟的大山深处才停下来,这里山高林密,黑黢黢伸手不见五指,已经不在木月国的势力楚围之内。三人松了口气,总算把风尘陌给彻底摆脱了!

    若竹不会功夫又受了伤,是夜胥华背着她逃跑的。夜胥华被麻醉散蒙翻以后,直到现在都没有吃过东西,也没有好好休息过。这一路负重疾走,早已经汗流浃背。筱萝崴了脚,勉强提气狂奔一程之后,也是早就娇喘微微、香汗淋漓了。

    两人估算一下,这里应该不会有危险了。于是放慢脚步,找个背风的地方停下来休息。一路上若竹不知求了多少遍,要风侯爷和皇后放下自己逃走,可两人就是不听她的。若竹知道娘娘和侯爷都是好人,他们不忍心丢下自己不管。可自己又怎么忍心连累他们呢?话说的多了,夜胥华干脆点了她的哑穴,若竹这才安静下来,可心里那份感激之情,早已经刻骨铭心了!

    筱萝右脚红肿,经过这一路的奔跑,已是钻心的疼得难以忍受了。若竹心疼的给筱萝揉着脚,低声和筱萝交谈着什么。夜胥华四处查看了一下,确定这里比较安,风尘陌追不到这里,也没有什么毒蛇猛兽出没的迹象,这才把一颗提得老高的心放了下来。精神上一松懈,马上就觉得肚子咕咕直叫,饿得不行了。

    筱萝和若竹虽说吃过晚饭的,不过折腾了整整一晚上,也是饥渴难当。天色更黑了,临近黎明前的黑夜,总是更加的诡异和瘆人的。若竹摸索着来到夜胥华身边,问道:“侯爷,你有火折子吗?”自己和小姐一身湿透,就算是有火折子,那也是不中用的了。

    夜胥华摸索了半天,最后失望地放弃了。他身上什么都没有。没有火折子,没有兵刃,没有金银,甚至连一个铜板都没有。

    夜胥华安慰着若竹:“马上天就亮了,忍一忍吧。等到天亮找到人家就好了。”

    若竹带着哭腔说:“这里荒山野岭的,那里会有人家呢?我看我们就算不被风尘陌杀死,不被毒蛇猛兽咬死,只怕也会饿死了!”说着呜呜哭了起来。

    筱萝听得心中不忍,想安慰她几句,可一时间也找不到合适的话来说。默默地把若竹拉过来揽在怀里,轻轻拍打着她的肩膀。若竹在筱萝的怀里渐渐安静下来,不一会儿就睡着了。筱萝也困的不行,眼睛开始打架,因为有夜胥华在身边安心不少,渐渐的也就进入了梦乡……

    一阵鸟儿的啁啾声把筱萝从睡梦中吵醒,睁开眼睛一看,天已经大亮了。阳光透过树叶斑斑驳驳地照在身上,暖洋洋的舒服极了。早晨的树林里空气清新,数不清的鸟儿在枝叶间追逐嬉戏着,百转千回的鸟鸣声让人心旷神怡,心情好得和林间的阳光一样灿烂……

    若竹也醒来了,她可没有筱萝这般的幽兴。只关心树上有没有野果之类可以吃的东西。她仰着头在树林里转来转去寻找,筱萝警告她别走远,免得迷了路。

    突然筱萝想起来什么,夜胥华呢?为什么不见他?筱萝急忙往夜胥华昨晚躺着的方向看去,还好,夜胥华还在,只见他静静地半靠半躺在一块大石头上,对她和若竹的笑闹和鸟儿们的欢叫声充耳不闻!

    筱萝觉得奇怪,来到夜胥华身边推了推他,夜胥华还是静静的,一动也不动。夜胥华的脸被披散下来的头发遮住了大半,筱萝心里划过一丝不祥预感,她轻轻拂开夜胥华脸上的头发,这才发现他的脸红得吓人。筱萝赶紧伸手去摸夜胥华的额头,果然烧的烫手。

    筱萝吓坏了,一直以来,夜胥华都是她坚强的后盾。即使她嫁了人,成了大陵国的皇后,赫连皓澈的女人,这个男人还是无怨无悔的默默守护着她,在她心里,对夜胥华是既有愧疚也有感激,但更多的还是依赖。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有他在身边,她就会觉得安心。

    可是现在,他居然病了,而且病得很沉重,这可怎么办好呢?若竹是个不谙世事的小丫头,虽然乖巧伶俐,但却最是个没有主意的,以后这副担子,只能由自己的肩膀来担着了。

    俗话说英雄是逼出来的,筱萝迅速调整好情绪,脑子转得飞快。眼下最急的,是先把夜胥华治好,可恨自己的脚还肿得跟馒头似的,稍微动一下就疼得钻心。昨晚若竹被风尘陌踢的那一脚,想必也伤得不轻吧?现在夜胥华又病了。三个人都不宜再赶路了,得找一户人家先安顿下来,养伤的养伤,养病的养病,等调理好了再回大陵国吧!

    主意打定,筱萝仔细观察了他们藏身的这片树林,发现不但有鸟兽的足迹,还有人的脚印。心里不禁百感交集,激动得想流泪。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

    若竹采了些野果,还有蘑菇,欢天喜地地回来了。筱萝吃了两个野果,拿了几个来到夜胥华身边,想让他吃点东西。可是夜胥华双眼紧闭,还是昏昏沉沉的睡着,两颊绯红,气息急促。无论筱萝怎么说怎么喂,夜胥华就是不张嘴,连眼睛都没有睁开过一下。

    筱萝急得头上冒出了细密的汗珠,她让若竹赶紧吃点东西,同时照看好夜胥华。自己一提起,纵身跃上·端四处查看,终于在前面绵延的山坳间发现了一缕青烟。有炊烟就有人家,筱萝心里稍稍安慰了些,跳下树来和若竹扶起夜胥华,往炊烟升起的地方走去……``

    一路上磕磕绊绊,好不容易爬上山坳,几间石块和泥土垒成的茅屋便出现在眼前。茅屋顶上,袅袅的炊烟随风飘扬着,看起来可爱极了。

    突然一声犬吠,一条黄色的大狗突然窜出,向着三人就扑了过来。若竹吓得“妈呀!”一声惨叫,转身就跑,她这突然一撒手,夜胥华失去重心,往一边倒了下去。筱萝大急,一边是凶恶的猎犬,一边是重病的夜胥华,要顾那头都不行,只恨自己分身乏术,无法兼顾齐。当下来不及多想,一把抱住夜胥华,转身一脚踢向猎犬。

    筱萝毕竟是谷乘风的入室弟子,虽然这几年养尊处优,到底是练家子,出手之狠和准也是相当的惊人。只听见黄狗惨叫一声,被踢飞出去了。可那条猎犬也算得上是身经百战的老兵了,就地打个滚爬起来,再一次呲牙咧嘴的向着筱萝扑来。

    就在这紧急关头,突然传来一声断喝:“阿黄,住口!”随着声音,从茅屋里走出一个剽悍的精壮男子。男人膀大腰圆,身板壮实得像一堵墙。他来到筱萝面前,眉头微锁,脸上有一些怒色。冷冷地开了口:“姑娘好俊的身手,不知道来寒舍有何贵干?”

    此人相貌粗豪,出口却斯文有礼,倒也叫筱萝有些意外。当下微微一笑:“迷路之人,想来府上叨扰几天,不知壮士可否行个方便?”

    若竹惊魂未定,战战兢兢地来到筱萝身边,对自己刚刚弃他们于不顾独自逃命羞愧不已,讪讪的看了筱萝一眼,伸手扶住夜胥华。..

    男人把他们三人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几遍,最后开了口:“既然来到这里了,那就请进屋吧。只是山野之中,没有什么好的招待贵客,别见怪才好!”

    筱萝客气着,和若竹一起扶着夜胥华进了茅屋。男人只是冷眼旁观着,也不帮忙。一位秀气的妇女从里屋出来,帮着若竹和筱萝把夜胥华安顿在床上躺下了,这才仔细打量着筱萝说道:“小姐是怎么来到这荒山野岭的?看你们几个的穿着打扮,好像不是一般大户人家出身的吧?”

    男人嗤笑一声:“大户人家?真是妇人之见!你见过几个大户人家的人了?“女人被噎得没了话说,转身走到灶台前烧了一大碗热水端给筱萝:“这位公子是寒气侵体以至于发烧,你先给他喂点开水,我这就熬点姜汤为他驱寒散热。”

    筱萝道了谢接过热水,递给若竹拿去喂夜胥华了。从猎户出现,筱萝看到他的第一眼开始,就觉得这个人不是个简单的猎户,他那壮得出奇的身板和那双总是在探究一切的冷漠的眼睛后面,到底隐藏着怎样的故事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