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7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32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男人双手抱胸站着,一直冷眼打量着这三位不速之客,筱萝只好走到他身边,福了一福说道:“多谢壮士收留我们,我们是附近木月国的子民,出游时不小心迷了路,误打误撞来到这里,请壮士放心,我们不是歹人!”

    “你们不是歹人?想我一个穷山沟里的猎户,就算你们是歹人又如何,我一穷二白,有什么好担心的?”筱萝心想这人还真难缠!抬手取下头上的一支珠钗,放到男人手里“这珠钗能换几个钱,权当我们在这里的吃住费用吧。请壮士收下!”

    男人把珠钗掂量了几下随手放到木桌上,故意漫不经心地说:“谁知道你这珠钗是不是赃物,如果你们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把这个珠钗给了我,岂不是要嫁祸于人吗?”

    筱萝气急了,恨不得搧他一耳光,不过夜胥华还处于昏迷之中,自己的脚也行动不便。这个时候不能得罪人,更何况自己还要借他这地方养病呢!“

    拿定主意后,筱萝淡淡地笑笑:“壮士可真会说笑,这珠钗是我随身之物,怎么会是赃物呢?”

    男人也不说话,那眼神令人难以捉摸,筱萝也就不再理他,过去看望夜胥华的情况。

    夜胥华喝下猎户妻子熬的姜汤后,烧退了些,也没有原来喘得那里厉害了。女人见筱萝过来,边忙活边对她说:“你们饿了吧?我煮了点粥,家里有现成的烙饼,将就着吃点吧!”

    筱萝赶紧道谢,女人很热情,她一面忙活着一面跟筱萝交谈起来,原来这里属于三不管地带,也就是说不是那个国家的领土。但是因为离木月国边境近,平时他们无论买野兽的毛皮或者是买油盐茶米什么的,都喜欢到木月国去交易。

    筱萝看她心无城府,便试探着想问这猎户到底是怎样的人,刚一开口女人便连连摆手,好像对丈夫讳莫如深,顾忌得很似的。

    说话间饭就好了,女人出去叫丈夫吃饭,筱萝心里不踏实,就尾随着出去了,看他们会说些什么。男人正在门口的空地上修理弓箭,见女人叫他吃饭,头也不回说了句:“不吃!”女人走过去,开口说了句什么,男人就发了火,回身恶狠狠的瞪着女人,女人赶紧退了回来。

    筱萝心里的疑惑更重,见女人回来,赶紧回到原来的地方。夜胥华还在沉睡,不过呼吸均匀,筱萝放心了不少。三人吃过饭,筱萝又摘下耳环给了女人,请她帮忙弄几套猎户人家的衣裳。女人眉花眼笑的,说我们的衣裳有什么好啊?倒是小姐你们三个人的衣裳,我一辈子也没有见过呢!这做工精细,料子又滑又软,式样也好看极了。“

    筱萝微笑着说:“姐姐若喜欢,我便送给你了,也算是我们相识一场的缘分!”女人小心翼翼地把耳环收好,说这样好的衣裳给我也是糟蹋了,小姐还是穿着吧。我这就给你们准备衣裳去。说着出门去了。

    门外的猎户突然闯了进来,对筱萝说你们快走吧,这里不是你们呆的地方。说着把珠钗拿出来给筱萝。筱萝真挚地对猎户说:“我早就看出你不是一般的猎户来了,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吗?请相信我,只要我能做到,就一定会帮忙!”

    猎户冷笑着,突然拉起床上的夜胥华就往外面拖。筱萝大惊,抬手要点猎户的穴道,被猎户轻而易举的挡开了。“从你踢飞阿黄时我就知道你好身手了,不过你别忘了,你们三人,一个病重,一个没武功,就凭你一人之力,能是我的对手吗?走吧,我不想招惹你们,你们也别来招惹我!”

    筱萝明白,若此刻和他翻脸动起手来,自己绝讨不了好去。事急从权,也只好先忍一忍了。和若竹扶着夜胥华出了茅屋,筱萝突然有些伤感起来,茫茫然地看着逶迤的群山,不知道该往哪里走才好。

    猎户往东边最是险峻的大山一指:“那里有天然的山洞,山涧的溪水里有鱼,野兔和獾子也不少。说着拿了弓箭进门去了。..

    对这个猎户,筱萝不知道是应该感激还是憎恨。他说的话能信吗?可不听他的,也没有更好的去处。于是咬咬牙,和若竹架着夜胥华往那座高耸入云的山峰走去。

    山风凉爽,吹到脸上很是舒服。夜胥华睁开眼睛,见被若竹和筱萝架着走路,筱萝一瘸一拐的,走起来十分的艰难。

    夜胥华把手抽回来,歉疚地笑了笑说:是我连累你们了,我自己能走!一看夜胥华醒了,若竹和筱萝高兴万分,若竹叽叽喳喳的把猎户家发生的一切告诉了夜胥华。

    夜胥华默默地听着,很少插话。最后只说了句:“别老往坏处想人家,或许人家是怕连累我们也说不定!”若竹不明白,可是再问,夜胥华又不说话了。筱萝也没说什么,自己也就不好意思再开口了。

    三人好不容易爬上半山,累得筋疲力尽,天也快黑了。从猎户家出来的时候,还不到晌午,不过二十里地的山路,他们整整走了一个下午。

    山势越来越险峻,陡峭得几乎找不到路了,可是连一个山洞都没有。大家都有些泄气,若竹急的哭了起来:都是那个该死的猎户不好,指我们来这个鬼地方。以前的树林里好歹还能采到些野果,这里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天又快黑了,看来我们只好在这里挨冻受饿一个晚上了,明天再去下面的林子去吧!

    夜胥华躺了下来,三人之中,现在就数他最虚弱了。高烧还没有退尽,几天来一直粒米未尽,若不是在猎户家喝了碗姜汤的话,只怕连撑到现在都难。

    可是马上夜胥华又坐了起来,神情激动,脸上是喜色。一把拉住筱萝的手,有些语无伦次地说:“水声,流水的声音,你听到了吗?”

    筱萝学着夜胥华的样子把耳朵贴到地上,这一次,她是实实在在的听到了流水的叮咚声,两人一下来了精神,站起来循着水声的方向离开小路往怪石嶙峋中走去。若竹见两人的神情,知道他们发现了什么,欢天喜地跟着去了。

    走进狰狞可怖的怪石群,地上的茅草越来越茂密,这样的地方若不是有叮叮咚咚的水声指引,相信鬼都不肯来的。夜胥华和筱萝内力深厚,任何细微的声音都逃不过他们的耳朵,他们说有水声,若竹便只当是真的有水声,但是直到现在,她也什么声音都没有听到。除了风吹茅草的呜呜声之外。

    茅草越来越深,人走进去便看不见了。三人拉着手,小心的往里面走着,生怕一个不小心走丢了。水流的声音越来越大,连若竹也听见了,她欢天喜地叫了起来:“真的有水声呢!那个猎户并没有骗我们啊!”夜胥华喘得很厉害,说话有些艰难。看着若竹笑笑,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放弃了。筱萝知道他想说什么,替他说了出来:“傻丫头,你说人家骗我们干什么?他要真有恶意,任由我们自生自灭也就是了,用得着费这么大的劲吗?”若竹挠挠头,傻乎乎地笑着。

    突然一股腥风扑面而来,夜胥华一把推开筱萝和若竹,自己迎着那股熏人欲呕的风扑了过去……

    筱萝一个鹞子翻身跳了起来,凭直觉她知道一定是遇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了。

    夜胥华现在虚弱得很,千万不能再让她涉险了。她只是右脚崴了,其他的,比夜胥华可强多了。

    眼前出现的一幕令筱萝的心紧缩了起来,夜胥华和一条纯白色的大蟒纠缠在一起,明显处于劣势。

    筱萝手疾眼快,随手折断一根茅草杆投向大蟒。

    武功练到一定的境界,飞花摘叶,万物皆可成为武器。

    只见茅草杆笔直的向着大蟒飞了过去,那大蟒吐着血红的芯子,正在拼命往夜胥华脸上伸过去。夜胥华此时被大蟒牢牢压在身子底下,双手死死地掐住白蟒的七寸,那蟒蛇血红色的芯子腥味特别浓,熏得他神智有些昏迷,双手的力道也逐渐弱了下了。

    突然蟒蛇身一抖,夜胥华身经百战,那里肯放过这个机会?

    一个翻身把白蟒压在身下,白蟒的尾巴跟着就缠了上来,像包粽子似的把他一道道缠了个密不透风,并且逐渐收紧,夜胥华感觉身的骨骼都快被勒断了,腹内气息汹涌,马上就要爆炸似的……

    脑袋越来越重,神智也越来越模糊,夜胥华只是机械地死死掐住白蟒的七寸,感觉自己马上就要窒息而死了。

    突然一阵巨大的“啪啪”声在耳边响起,紧箍在身上勒得自己快要背过气去的那股强劲的力道,也在逐渐的松懈了下来。

    夜胥华嗓子一甜,吐出一大口鲜血之后,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筱萝用摘叶飞花的手法打出茅草杆,那根小小的茅草杆笔直地向着白蟒飞了过去,径直插入白蟒的后背去了。白蟒吃痛,有霎时的松懈,夜胥华趁机翻身把它压在了身下,可是这条巨蟒也强悍之极,虽然受了伤,却更加的凶悍起来,夜胥华一压上它马上就被缠了个结结实实。筱萝一看不好,水桶粗的白蟒,力道是何等的惊人?别说夜胥华现在重病在身虚弱的不行,就算是平时,也未必经受得住。奈何她右脚肿的厉害,地上的茅草又是密不透风,行动起来更加的困难。这电光火石之间,怎么也无法赶到夜胥华身边去解救他。

    筱萝顾不得右脚钻心的疼痛,咬着牙拼了命的向着白蟒冲去,快到时却又被绊倒了。只好手脚并用,爬到白蟒身边,正好看见夜胥华的手在慢慢软了下来,白蟒血红色的芯子在逐渐逼近他的脸……

    筱萝吓得差点休克,抓起地上的石头没命的砸向白蟒,石头被砸碎了,筱萝来不及再找石头,疯狂地扑到白蟒身上,一口咬住白蟒就大口大口的吸起白蟒的鲜血来。蟒血腥臭浓浊,入口便恶心得要死,可她不敢停下来,只有把白蟒的血吸干了,夜胥华才能得救……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筱萝正在艰难地吞咽在蟒血,感觉身子被人抱在怀里,眼角余光瞥见若竹的衣裙,筱萝心里一宽,一口气接不上来,也晕了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着柔软的茅草上面,四齐一片漆黑,安静的令人有些害怕。“若竹!”筱萝惊叫了起来,遭遇的惊吓太多,筱萝现在也变成了惊弓之鸟了!

    “小姐,奴婢在这里!”若竹摸索着来到筱萝身边,把她的手放到自己怀里。

    “风侯爷呢?”

    在筱萝的印象里,夜胥华被白蟒箍得像只大粽子,不知道他是不是死了。

    “侯爷吐了好多的血,现在呼吸微弱,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若竹哭了起来。

    原来他还没有死!筱萝心里一宽,腹内的蛇血马上就翻江倒海的翻腾起来,筱萝张嘴想把蛇血吐出来,可是光张大了嘴巴,什么也吐不出来。肚子里是浓烈腥臭的蛇血,筱萝感觉自己身都腥臭无比,连呼吸也是臭烘烘的……

    若竹一会儿摸索着过去照顾夜胥华,一会儿有摸索着过来照顾筱萝,忙得不亦乐乎。她幽幽地叹了口气:“要是有火就好了,不但什么都看得见,还能把蟒蛇烤了来吃!”

    筱萝福至心灵,突然想起自己用大石头砸白蟒的时候,居然有火花溅出来。她一下坐了起来,兴奋地叫道:“若竹,我有办法弄出火来,我们有东西吃啦!”

    若竹对于筱萝的智慧,那是从来也没有怀疑过。当下按照小姐的话找来很多干燥的茅草,里面再放上一块大石头,然后用石头拼命的砸茅草里面的那块石头。果然火花闪现,不多一会儿就引着了茅草,燃烧起来。

    筱萝这才发现,原来这里是个山洞。不远处有叮叮咚咚的泉水的声音,是那样的悦耳动听,那样的令人安心和兴奋……

    这几天的经历过的事情,每一件都惊险万分,从被卖到媚沁阁到风尘陌的水月阁再到石牢,然后的山下的猎户家,那里都不是可以容身的地方。现在终于有了个山洞可以遮风避雨,只能不令人百感交集呢?经历的太多,云逐渐明白过来,其实自己想要的,只不过是一个可以容身的地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