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0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5512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我的黑碑有灵气

    两人用传音入密商量起来,沐筱萝并没有中毒,而且喝了蛇血之后,脚上的肿就消了很多,再加上自己和若竹的按摩,又休息了一天一夜,到现在已经好了。夜胥华体格健壮,内力深厚,也早就恢复了体能,现在他们唯一担心的是若竹是否完康复。夜胥华想的是:趁着沐若雪还不知道筱萝功力猛增的情况,给她来个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擒贼先擒王,只要筱萝把沐若雪制住,他们就不愁脱身了。

    筱萝盘算了一下,也只有这个办法了。但接着她又想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沐若雪把他们仍在这里就不管了呢?难道不怕他们逃跑吗?还是说她有什么更加紧迫的事情迫在眉睫,无暇顾及他们了?

    风静月穴道被点了,动弹不得。其实筱萝也被点了穴道,不过以她现在的功力,那些伎俩根本奈何不了她,早在沐若雪点她穴道的时候,筱萝就暗中运气使得血脉逆转,当然点了就没用了。

    筱萝围着囚禁他们的屋子转了几圈,想找机会离开这里。她并不想和姐姐正面交锋,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对于姐姐的仇恨,筱萝是欲哭无泪。尽管姐姐无止无休的加害于她和她身边的人乃至于她的孩子,但是筱萝并不想把她怎么样。沐筱萝天真的盼望着,有朝一日姐姐沐若雪会被她的亲情打动,和自己言归于好,姐妹两能够重拾过去的亲情。

    很快筱萝就失望了,这里门窗墙壁坚固异常,大有固若金汤的架势。难怪沐若雪不派人守着她们,就算是再加上一个筱萝和夜胥华,也别想能够逃离这里。夜胥华平静地看着气急败坏的筱萝,微笑不语。筱萝很生气,对于夜胥华的隔岸观火更是不满:“你倒是说话啊,我们到底该怎么办?”

    筱萝一向处事冷静,雍容得体,很少这样失态。对手如果不是她姐姐沐若雪的话,就算是再大的危险,筱萝也不至于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在整个屋子里团团乱转。夜胥华就喜欢看她这样的小女儿情态,他觉得筱萝只有在没了主意的时候,自己对他来说,才有那么一点的重要。所以他宁愿涉险,宁愿吃很多的苦头,只要能让筱萝对他产生些许的依赖,那也就足够弥补了。

    “你别急呀,过去的一个筱萝和夜胥华或许对这间屋子无可奈何,但是,现在的筱萝再加上一个夜胥华,未必就奈何不了它们呢!”夜胥华好整以暇的说着,那口气,竟然是无所谓得很,好像他们现在不是落在敌人手里,而是在自己家里玩游戏似的。

    筱萝恍悟,真是的,自己怎么就把这茬儿给忘了呢?当下也笑了起来,对夜胥华说,我来来回回把所有的门窗和墙壁甚至是房梁房顶的、都看了好多遍,没有发现一处破绽,你来看看有没没有可以下手的地方。夜胥华淡淡地说:“不用看了,直接从房顶冲出去!”

    筱萝暗自佩服夜胥华的判断力,起先她也想过从房顶走的,但那个时候她忘了自己现在的功力早就今非昔比,所以当看到那些坚固异常的椽子和檩子之后,就退缩了。

    说话间若竹也醒了过来,当她听说是被沐若雪抓来的之后,少不得把沐若雪骂了一通。筱萝和夜胥华调匀气息,运气至双掌之上。夜胥华伸出左手抱起若竹,两人同时跃起,三只手掌同时击打在最细的一根檩子上,只听轰然一声巨响,尘土飞扬中,三个人影一冲而出,转眼间就失去了踪影……

    而此时,沐若雪正被夜倾宴死死地逼在墙角,夜倾宴的右手,紧紧捏住沐若雪的下巴,迫使她的眼睛无法回避自己。沐若雪被动地看着夜倾宴,有些许的隐忍。夜倾宴两眼血红,几乎冒出火来:“说,你干什么去了?”沐若雪眼里蓄满了泪水,委屈万分的看着夜倾宴,一言不发。她的这个态度,更加激起了夜倾宴的怒火:“朕曾经说过,没有朕的允许不许你踏出万川岭一步?你竟然胆敢把朕的话当成了耳边风?”

    沐若雪哭了起来。泪水大滴大滴的顺着长长的睫毛滑下来,竟然有着一种令人怜惜的美。她无声地抽泣着,身透着一种难以言表的哀怨。

    沐若雪一向诡计多端而且要强,很少有这种楚楚可怜的时候,就连夜倾宴这样心狠手辣的男人,也忍不住为之动容。不过转念想到沐若雪竟然把他心中的女神卖到妓院去,夜倾宴就气不打一处来。手上力道加重,眼里射出骇人的凶光:“是谁给你的胆子,把筱萝卖到妓院去的?若不是她机敏过人,此刻只怕早已经被人玷污了。你是想用这种方法,断了朕的念想吗?好狠毒的贱人!”

    沐若雪的确是想让筱萝在妓院里受尽蹂躏和糟践,她要让沐筱萝生不如死,要让她也尝尝被人踩在脚底下的滋味。如果沐筱萝不堪凌辱想不开寻了短见更好,那么夜倾宴对她的痴心妄想也就成了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本来这个计划她安排得天衣无缝,茶摊上的那个长着大大的黑痣、皮肤黝黑的男人和他的同党,她不是在事成之后就料理干净了吗?而且小翠是她秘密安插在媚沁阁的人,连夜倾宴都不知道。她对夜倾宴早就怀有二心,这个凉薄的男人并非她终身的依靠。想这里,沐若雪对沐筱萝的恨更加的强烈起来。为什么她总是抢她的东西?父亲的爱,亲朋好友们的欣赏和赞许,在她沐筱萝面前,我沐若雪什么都不是。凭什么我就得在你的光芒阴影下苟且偷生?尤其让她沐若雪无法容忍的是,这个该死的沐筱萝,连她心爱的男人赫连皓澈也抢走了……

    沐若雪知道夜倾宴手段毒辣,要是一个不小心激怒了他,不知道他会用怎样惨绝人寰的手段来惩罚自己呢?别的不说,单是夜倾宴养在密道中的那些穷凶极恶的食人鱼,就足以令沐若雪魂飞魄散的。当下一面拼命挤出眼泪,继续瓦解夜倾宴的怒火。一面做出弱不禁风的样子来,希望夜倾宴能够心软饶了她。

    沐若雪明白,男人都是服软不服硬的家伙,别说夜倾宴这样心机深沉、时段毒辣的渣男,就算是那些街头上的小混混小瘪三,只要你给他说上几句好话,什么事情都好商量。但你若是跟他们硬碰硬拼的话,人家可以连命都不要,也要让你付出惨重的代价!

    “皇上,臣妾又怎么敢违背您的意思呢?臣妾是想,先把筱萝送到媚沁阁隐藏几天,而且臣妾已经关照过媚沁阁的妈妈了,要她好好照看着筱萝,决不准勉强她去接客。皇上你请想想,大陵国人才济济,赫连皓澈又视筱萝如掌上明珠心尖上的肉,如果我们抢了人就明目张胆的往万川岭而来,能走得了多远呢?还不如先把人藏起来,等过了风头再神不知鬼不觉的带来见你,那不就万无一失了吗?而且筱萝无论怎么说那也是臣妾的亲妹妹,臣妾怎么会容许她被人玷污呢?”

    此话说得天衣无缝,夜倾宴尽管有一万个的不相信,可一时之间也找不出话来驳她。当下松了右手,放开沐若雪。“那你说说,这段时间去了哪里?”沐若雪低眉垂目,头脑却是转得飞快。“臣妾听得妹妹筱萝被人赎身带走了,心下很是着急,担心她碰上恶人吃亏。于是偷偷赶去媚沁阁找老鸨问个明白,也好营救筱萝。”

    “可你为什么要杀媚沁阁的人?就算是老鸨子该死,其他的人有什么罪,你要把她们都杀了?是不是想杀人灭口?”沐若雪神色不变,娇笑起来:“皇上真会说笑,臣妾并没有亲自去过媚沁阁,有必要杀人灭口吗?再说臣妾在得到消息的时候就已经知道筱萝从买她的风府逃脱了,就算是要杀人灭口,也只会杀风府的人啊?皇上请仔细想想,会不会是赫连皓澈杀的人呢?”

    夜倾宴又那里知道?沐若雪杀人灭口的真正原因,是小翠而不是沐筱萝。小翠知道沐若雪太多的事情,可恨她隐匿在风尘陌的府中,那风尘陌又是个狠角色,宁愿跟自己兵戎相见也不肯把小翠交出来。时间紧迫,她沐若雪本就是偷着溜出来的,见一时半会儿奈何不了风尘陌,就只有回媚沁阁杀人灭口了。要不是接到猎户的飞鸽传书,知道筱萝被稳住在白蟒山上,她只怕还真得无功而返呢!

    遗憾的是,便宜了小翠那个贱丫鬟了!听说她被风尘陌收为徒弟,以小翠的聪明和心智,只怕有朝一日会成为自己强劲的对手也说不定呢!沐若雪虽然没有在小翠的身上花费多少心力,但是到底也养了她十一年,就这样被风尘陌捡了个便宜,还真是大大的不值得呢!

    沐若雪心思狠辣缜密,小翠和猎户都是她暗中培养的人,这样的人才她培养的不少,也算是下了一番血本了。当她带人赶到白蟒山洞口的时候,禁不住倒吸了口气,夜胥华和筱萝,竟然杀死了那条巨大而且奇毒无比的蟒蛇,这就令她不得不更加小心翼翼起来。

    沐若雪惊魂甫定,听见有脚步声走出山洞来了,狡猾的沐若雪立马想到这三人肯定会以蛇肉充饥,于是在死蛇身上撒上软骨散的药粉,这软骨散无色无味,最是难以防备,没有几个人能够辨别的出的。果然筱萝他们部中毒昏迷,落在自己的手里。

    沐若雪欣喜若狂,满心欢喜的盘算着要怎样折磨沐筱萝才解气,突然想到夜倾宴对筱萝的心思,心里便打起鼓来,真要把这贱人带会万川岭,那岂不是白费心力,为他人作嫁衣裳了吗?夜倾宴只要见了沐筱萝,那还会容许自己动她一根指头?

    于是她临时改了主意,万川岭的附近有一座隐秘的废弃衙门,掩映在郁郁葱葱的苍天大树之中,沐若雪决定先把沐筱萝等三人关押在那里,然后再慢慢的折磨沐筱萝,好好出出胸中这口憋了多年的恶气!

    可是就在沐若雪快要赶到那座废弃衙门的时候,侍卫来报附近发现了夜倾宴的踪迹,为了不打草惊蛇,沐若雪仗着衙门坚固无比,以为三人一时半会儿也无法逃走,还是先稳住夜倾宴再做打算把!

    可她那里想到,任她沐若雪机关算尽,还是被三人给逃走了。自己是偷鸡不成反蚀把米,激怒了夜倾宴,连自己想要身而退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了。

    对这个沐若雪,夜倾宴还真是头疼得很。他虽然不喜欢沐若雪的狠辣和狡诈,但是她那张脸却能够让他想起另外一个人来。尽管那个人如今已是渐行渐远了……

    想到这里,夜倾宴莫名的一阵心痛。已经过去这么多年,沐筱萝在他心里的位置,不但没有淡出,反而是越来越刻骨铭心了。

    尽管沐筱萝是那样的对他不屑一顾,可恨自己就是无法忘记她。都说时间是世界上最好的良药,它能治疗一切的伤痛。可是对于他夜倾宴来说,那只是一句屁话。尽管后来蓝沁灵进入他的生活,尽管他对蓝沁灵越来越上心……但是对于沐筱萝的思念之情,从来没有丝毫的改变过。

    或许男人的感情真的能够分成好多份,男人的心里也可以同时装下好多的女人吧?夜倾宴喜欢嬛沁灵,那也是心意、毫无保留的,他愿意为她做一切的事情。除了江山之外,他愿意给她自己所能给予的一切。..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心里就只有蓝沁灵一个人了,他同时还会对沐筱萝做出相同的事情。在夜倾宴的眼里,专情是女人们的美德,和男人没有丝毫的关系!他自然是不必遵守这个规则的。把沐若雪留在身边,给她一个妃子的虚名,夜倾宴需要的,只不过是那张长得和沐筱萝有几分相似的脸庞。他不喜欢沐若雪,这个女人心计太重,而且阴狠毒辣,手段之残忍有时候也令夜倾宴咋舌。

    夜倾宴知道沐若雪和钟离重暗通款曲,不过那又怎样?不在乎的女人,他是不会放在心上的。绿帽子之说只是禁锢那些循规蹈矩的酸丁们的桎梏,对于他夜倾宴,屁都不是。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