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2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16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绝世高手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

    “家里已经什么都没了,我饿得忍不住,只好乞讨为生,在街上遇见了醉仙楼的老板,是他将我带到这里,做了醉仙楼的伙计,这才有了个安身的地方!”

    “这么说来,这醉仙楼的老板也算是你的恩人了,为什么刚才我问到他对你好不好的时候,你好像不开心的样子?”夜胥华有些不明白,眼前这个身世可怜的伶俐小子,越来越引起他的兴趣来。

    梅大志还在断断续续的抽噎着:“在这里虽然说有吃有住,但是当个伙计,我什么时候才能够报仇呢?”“你想报仇?”沐筱萝大吃一惊,。脸上的表情复杂极了。

    梅大志抬起头来,勇敢地直视着沐筱萝的眼睛:“我父亲死得不明不白,舅舅和母亲也被人杀死了,我为什么不能报仇?我一定要好好学本事,为父母和舅舅报仇!”沐筱萝无语,是啊,他为什么不能报仇呢?血债血偿,欠下的,终归是要还的!

    夜胥华倒很欣赏梅大志的志气,他颇有兴致地看着这个倔强的孩子,问道:“说吧,你打算怎么报仇呢?”“我要努力学好武功和读书,将来做个有用的人。只有这样,我才能报仇!”梅大志眼神坚定,天真地说。

    “你有武功吗?读过书吗?”夜胥华甚至有些喜欢这个孩子了,很想把他的情况了解清楚。“小时候读过书,不过那个时候不懂事,是在父亲的逼迫下读的,没用心。现在不同了,现在是我自己想读,当然会努力的!”

    夜胥华赞许地点了点头:“那么武功,你又准备怎样去学呢?”梅大志突然跪倒在夜胥华的面前,苦苦哀求道:“请公子收留我吧!小人一定鞍前马后,誓死追随公子!”

    夜胥华正有此意,当下就答应了梅大志的要求。这孩子在醉仙楼不过是个伙计,他走了醉仙楼不会有什么损失,大不了多给掌柜的银子就是。倒是小安子,看掌柜的那个样子,早把他当摇钱树了,想要带走他,可能会费一番齐折呢!

    夜胥华让沐筱萝和若竹好好休息,他把梅大志带到自己房间,仔细询问关于小安子的一切情况。梅大志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小安子是掌柜的买来的。掌柜的怕他逃走,总是拿人监视着他,就连晚上睡觉,掌柜的也要把他的门给锁起来。

    夜胥华让梅大志回去继续工作,以免引起掌柜的怀疑。让他作好准备,四更时分带自己去救小安子,然后一起离开这个地方。

    梅大志喜不自胜,连连答应着回去了。夜胥华来到沐筱萝房里,说了自己的打算,让沐筱萝和若竹做好准备,只等四更天他一救出小安子,就离开这里上路。

    若竹听说小安子今晚就要被风侯爷就出来,高兴得什么似的。虽然以前在宫里时,大家也有经常见面,不过那时候觉得没什么。只是这次出来共同经历了生死考验之后,感情自然就变得不同起来了。若竹想着和小姐受的那些苦,心想还不知道小安子遭的是什么样的罪呢?

    梅大志从夜胥华的房间出来,楼梯上遇到了掌柜的,被掌柜的一把揪住耳朵,拖去下面酒楼忙活去了。酒楼的生意依然很好,人声鼎沸的,掌柜的把梅大志骂了个狗血淋头,说忙成这样你小子居然躲到客人房间去偷懒,莫不是攀上高枝,想离开醉仙楼了。

    梅大志一言不发,忙着干活儿。他心里明白掌柜的帮过他,就这样走了很对不起人家。可是自己身负血海深仇,是不能耽误在他醉仙楼里的。他日若能有什么出息的话,再来报答掌柜的大恩大德了。

    转眼到了四更天,梅大志蹑手蹑脚来到夜胥华门口,夜胥华早等在那里了。两人一前一后来到后院,梅大志径直走到一个狭小的房间,门上挂着一把大大的铜锁。夜胥华伸手攥着铜锁,也没见他怎么用力,那铜锁就开了。看的梅大志好生佩服,心里暗自高兴跟了个武功高强的主人,这下子报仇有望了。

    两人悄没声息的摸进房里,小安子正在熟睡中。连日来醉仙楼生意爆满,可苦了他这个厨师了。每天辛苦不说,晚上还要被锁进这间黑屋子,小安子的心里,别提有多么的憋屈了。

    夜胥华捂住小安子的嘴巴才把他推醒过来。小安子睡得糊里糊涂的,突然见床前立了两个黑影,嘴巴又被人捂上,吓得拼命挣扎起来。

    夜胥华压低声音喝道:“别动,我是风侯爷,救你来了!”小安子一听是风侯爷来救自己了,喜出望外,赶

    紧翻身下床,麻利地穿好衣服,跟着两人出来。

    沐筱萝和若竹早从马厩里牵出五匹马来,梅大志领着大家从后门出去,上了马,一路疾驰而去,居然是出人意料的顺利。

    其实昨晚梅大志诉说不幸身世的时候,夜胥华就怀疑这里是不是离大棱国很近,果然没走多元,就已经进入了大陵国的边境。

    众人直跑到中午,人困马乏,这才停下来打尖吃饭。小安子猝然得救,高兴得合不拢嘴。自从在茶棚被麻醉散迷昏之后,他就被人卖到了醉仙楼。原本醉仙楼的掌柜也只是想买个伙计什么的,没想到小安子还有一手好厨艺,掌柜的如获至宝,对他也严加看管起来,限制了他的一切自由,每天只是让他不停的工作,把他当成赚钱的工具,醉仙楼的摇钱树。..

    沐筱萝心情压抑,这一趟出游,本来就是因为宫中内忧外患,赫连皓澈体贴自己才让夜胥华、若竹和小安子陪着出来散心的。没想到这一出来就连遭变故、九死一生,差点连性命也搭上了。虽说现在人部凑齐,另外还多了个梅大志,不过这梅大志报仇心切,还不知道会生出什么事端来呢!

    沐筱萝回到皇宫之时,正是赫连皓澈焦头烂额之际。逃荒的民众尽数被杀事件震动朝野,举国上下人心惶惶,个个自危,生怕下一个被杀的,就是自己。整个大陵国动荡不安,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

    赫连太傅更是抓住这件事情大做文章,说什么这是赫连皓澈逆天而行带来的灾难。他鼓动三寸不烂之舌,说得有根有据的:“这朝堂之上,有半数大臣是前大华朝的旧臣,大家心里明白,以前的大华朝,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灭顶之灾呢?这是天谴呀!”

    赫连太傅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再次提议要赫连皓澈退位让贤。恭请前朝太子夜倾宴登基,以求顺应天意,消灾免难,保天下平安……

    一时之间,朝堂上人声鼎沸,争论激烈。有心怀叵测之人趁机要求赫连皇陛下退位的,也有忠义之士据理力争,强烈反对赫连皇退位,夜倾宴登基的。

    赫连皓澈眼看局面越来越难以控制,自己再不站出来的话,保不准真的会生出什么变故来!可惜恩师谷乘风军师和年羹强将军,以及永乐候夜胥华都不在朝堂之上,虽说有长乐候花辰御、莫雪将军和江左元帅以及维护他的一干文武大臣,到底势力单薄了许多,竟然有逐渐落于下风之势……

    赫连皓澈站了起来,是该他出头的时候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各位爱卿稍安勿躁,请听朕一言!”众人正在争得面红耳赤,突然听见赫连皇陛下开了口,就都住了声不再说话了。刚才还在乱哄哄的金銮殿突然一下子安静下来,大家的眼睛都盯在赫连皓澈身上,且看他还能说些什么!

    拥护赫连皓澈的人都盼望着,他们的赫连皇陛下能够拿出强有力的证据来,证明最近大陵国发生的一切是人为的灾难而并非天谴。反对赫连皓澈继续当皇帝的赫连太傅一伙,则是有恃无恐的等着看:赫连皓澈的笑话,并且准备了充分的理由去反驳他,无论他怎么说,赫连太傅都会胸有成竹的让他哑口无言的。

    赫连皓澈见大臣们终于安静了下来,便面带笑容,和蔼中不失威慑力地问道:“请问刚才是哪位爱卿,说天降陨石、万民被杀戮是天谴的?”他虽然面带笑容,竭力维护着皇帝的威仪和尊严,但是心里的怒火,早就熊熊燃烧起来了,这不是妖言惑众嘛?明明是人为,却有人偏要把它说成天灾,可见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只见赫连太傅出列,恭敬地说道:“启禀陛下,是微臣说的!”态度不卑不亢,一副据理力争的架势。赫连皓澈心里冷笑,这只老狐狸在朕身边潜伏了那么多年,现在终于忍耐不住,要和朕正面冲突了吗?于是面不改色的问道:“太傅这话从何说起呢?”

    赫连太傅环顾了一下群臣,众人只是低着头,并没有任何的表示。赫连太傅心里暗暗骂道:“真是一群老狐狸,私下里比谁都慷概激昂,怎么一到关键时刻,就都明哲保身,退缩到后面去了呢?

    事到如今,赫连太傅已经是骑虎难下,只能拼死一搏了。“天降陨石,我朝子民死伤无数,引起了巨大的恐慌,老百姓倾巢而出远离皇城,逃荒避难去了。可是陛下您偏偏要逆天而行,派出军师和年羹强将军,要强行嬛留他们回到大陵国生息繁衍。

    “这下可好,激怒了天庭,降下灾难了吧?把他们尽数灭了!皇上,是您害死了他们哪!上万条人命就这样葬送在皇上您的手里了……”

    赫连太傅说到这里,声音哽咽,再也说不下去了。一副悲天悯人、痛心疾首的样子。隔了半晌,才接着说:“皇上,您还不引咎退位吗?”

    赫连太傅这话一出,大殿上马上又传来窃窃私议的声音。看来赞同赫连太傅的观点和说法的,还真是大有人在呢!

    赫连皓澈微微一笑:“太傅是不是弄错了,这所谓的天降陨石,不过是有人用大炮发射过来的,这点朕已经证实清楚了,是有人别有用心制造的假象。怎么太傅还是揪着这件事情不放呢?”

    赫连太傅抬起头刚要说什么,赫连皇陛下摆摆手止住了他,继续说道:“至于太傅口中的朕害死了万千子民,请问赫连太傅,你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吗?凭什么认定是朕害死了他们”?

    此话说得铿锵有力掷地有声,赫连太傅一时语塞,回答不上来。赫连皓澈看众人的反应,知道那些持反对意见的人心里也有了疑虑。

    赫连皓澈何等的聪明?哪容得对方有喘息的机会?马上接着说道:“他们是被人害死的,大家知道吗?是被人杀死的!”他越说越激动,从龙椅上走了下来,满脸悲愤:“上万人的生命,部死在了别人的刀刃之下!请大家想想,是谁处心积虑制造出如此惨绝人寰的悲剧来呢?目的是什么?”

    他在大臣们中间游走,语调沉痛:“先是用大炮发射大石砸死砸伤无数的老百姓,制造出“天降陨石”的流言,使得老百姓成了惊弓之鸟,这才拖儿带女,背井离乡的出去逃灾躲难。

    “继而在谷乘风军师和年羹强将军,说得众人回心转意、同意回来故土重建家园之后,残忍地将他们部杀害了。请问赫连太傅,这算那门子的天谴呢?”

    赫连太傅的头上,冒出了黄豆大的汗珠。赫连皇陛下声势夺人,赫连太傅虽然心有不甘,可一时之间却找不到反驳的理由,不由得心下大急,汗如雨下。

    赫连皓澈走到赫连太傅面前,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朕相信,太傅是明白人,可不要被别有用心的人蒙蔽了啊!”这一句“别有用心”从皇上嘴里说出来,听在赫连太傅耳朵里,有如滚滚惊雷,振聋发聩。赫连太傅吓得双腿一软,跪了下去。

    赫连皇陛下回到宝座上,接过太监奉上的茶,喝了一口。努力平息心中的怒气,对着殿下垂手而立,连大气都不敢出的文武大臣们说:“我知道大家心里对我有异议,怪我灭了大华朝取而代之。不过请大家凭良心说,自从大陵朝建立以来,朕的所作所为算不算得上是个好皇帝呢?”

    “天下是老百姓的天下!如果皇上昏庸无能,不能抵抗外辱,不能造福万民,为老百姓谋取福利。保不得国泰民安,那他就不配做天子,不配做皇帝……

    “我赫连皓澈自登基以来,那一件事情不是以国家为重?这十几年来,我把咱们大陵国治理得井井有条,国富民强,兵强马壮,粮草充足,国库充盈……。请问,我这个皇帝凭什么要退位让贤?”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