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3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65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掌家小农女

    朝堂上鸦雀无声,每个人心里都明镜似的,这个赫连皇陛下,的确是天纵英才!且不说他文韬武略无人能及,单是那份为国为民之心,就够令人感动的!把江山社稷交在他的手里,那是一百个放心。除了他,谁又能有这样大的本事,把大陵国治理得如此的井井有条呢?

    赫连太傅一直跪在地上,赫连皇陛下没开口,他自然不敢起来。原本以为,这个皇帝会得理不饶人,借此机会清除异己,对自己痛下杀手,可是等了半天,也不见赫连皇陛下开口处治自己。他早就横了一条心,胜者王败者寇,大丈夫敢作敢当,随便他赫连皓澈把自己怎么样吧!

    赫连皓澈的目光转向跪着的赫连太傅,平静地开了口:“赫连太傅,你起来吧!”

    花辰御越众而出,跪下奏道:“皇上,赫连太傅他助纣为虐,煽动朝臣逼皇上您退位让贤,可见其用心险恶,令人发指!而且他一再提议让夜倾宴回朝即位登基,焉知他没有和夜倾宴暗中勾结,谋朝篡位吗?请皇上治他个欺君叛逆之罪!”

    俗话说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众臣眼见赫连太傅大势已去,心中就想着早点和他撇清关系。当下就有一大片人跪倒在地,异口同声地大声说道:“请皇上治赫连太傅欺君谋逆之罪!”

    赫连皓澈玩味地看着赫连太傅,问道:“赫连太傅,你有什么话说?”赫连太傅刚刚谢恩站起,听到皇上问话,又跪了下来:“皇上,老臣一片为国为民之心,天地可鉴。皇上英明,老臣没有话说!”

    其实,赫连皓澈又何尝不想借此机会除去赫连太傅呢?自他即位以来,赫连太傅从来就没有真心归顺于他。只是这个赫连太傅雄才大略,实在是个难得的栋梁之材。他赫连皓澈舍不得啊!自古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赫连皓澈深谙这个道理。杀人很容易,一刀下去就完事了,可是举国上下,要再找出赫连太傅这样的人才来,恐怕是难上加难了!

    思虑再三,赫连皓澈还是决定放过赫连太傅。若他仍然持有二心,自己随时都可以杀他。但如果他能因此而痛改前非的话,那可就是万民之福,大陵国之福,我赫连皓澈之福了!..

    当下和颜悦色的对着花辰御及一干大臣说道:“众位爱卿平身!朕自有道理!”众人山呼万岁之后,退回原位。

    赫连皓澈来到赫连太傅面前,亲手扶起赫连太傅:“老爱卿,你也起来吧!朕知道你一心为国为民,只是被小人所蒙蔽了,朕不怪你!”

    赫连太傅万万没有想到,赫连皇陛下会这样宽宏大量!他虽然不是贪生怕死之辈,不过谋逆之罪,是要株连九族的。就算自己不怕死,可是家中妻儿何辜?亲朋好友何辜?

    他心中自然也是万分的不忍,只是自己生性刚强,一生不屑于开口求人,而且自知罪大莫及求也没用。所以才硬着头皮,说出那等豪迈之语来。其实在他心里,还是企盼着这位赫连皇陛下,能够法外开恩,把所有的过错都让他一个人来承担,饶过其他人的!

    见赫连皇陛下亲自来扶自己,赫连太傅不禁羞愧难当,老泪纵横起来。他真诚地再度跪下,泣不成声:“微臣感谢陛下的宽宏大量!陛下,微臣愚昧,被人利用,实在是惭愧得紧,请微臣容许老臣自裁谢罪!”说着往旁边的柱子上一头撞了过去。

    赫连皓澈猝不及防,要阻拦已经来不及了。好在他反应敏捷,飞起一脚踢在赫连太傅的屁股上,赫连太傅突然受到外力打击,失去重心,一头撞到莫雪将军的身上去了。

    那莫雪将军身经百战反应敏捷,突然见赫连太傅扑向自己,一个错身让开,反手一把牢牢抓住了赫连太傅。变起突然,众人都被赫连太傅的举动惊呆了。莫雪将军这几下干脆利落,于电光火石之间就把一场惨剧消弭得无影无踪,不由得部喝起彩来。

    赫连太傅一心求死,本来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赫连皇陛下救他在前,莫雪将军救他在后,而这两个人,都是他一直视为敌人的。他是个固执的老人,一臣不事二主的观念根深蒂固。当初赫连皓澈灭了大华国,对他三番五次的礼贤下士,可他宁死不愿出山辅佐这个“乱臣贼子”。

    是夜倾宴偷偷潜入软禁他的宰相府,要他假意顺从赫连皓澈,暗中帮助自己夺回江山,重新光复大华朝。赫连太傅答应了,尽管赫连皓澈对他礼遇有加,又封他太傅之职。可是赫连太傅不为所动,一心想的,是帮助旧太子重建大华皇朝……

    其实这段时间以来,赫连太傅也是矛盾得很。夜倾宴的所作所为令他烦恼极了,为了达到目的拿老百姓的生命做文章,这是他无法容忍的。可是夜倾宴对他“晓以大义”,说什么做大事者不拘小节,现在牺牲几个老百姓,是为了将来更多的老百姓谋福利。

    虽然当时他勉强接受了,可是心里存了芥蒂,所以在后来接到夜倾宴新的指示之后,他没有动静。直到前几天,夜倾宴杀死了愿意回来大陵国的上万个老百姓之后,他才真正的颤栗起来了。在赫连太傅的心里,谁当这个皇帝已经不重要了,他只想早些平息杀戮,给老百姓一个清平盛世……

    赫连皇陛下见赫连太傅逃过了一劫,大喜。奖励过莫雪将军之后,又安抚了赫连太傅好一阵子,这才退朝回宫。一回到宫里,赫连皓澈疲惫得躺在养心殿的软榻之上,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这段时间来,内忧外患,那一样都能要了他的命!江山动荡不安,朝臣逼宫;皇儿宸潋神智不清,郝晨逸桃代李僵,赖在宸潋的惠仙宫冒充御放。莫紫溪因为给宸潋解毒,又和宸潋有了婚姻之约。宸潋心仪的人儿又是御放……

    而令得他几乎崩溃的,还是筱萝皇后的失踪。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是死是活?赫连皓澈好害怕沐筱萝会从此音讯渺茫,生死不明的再也没有任何消息……

    虽然他赫连皓澈有着钢铁一般坚韧的意志,面对千军万马,刀枪剑戟,他可以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可他是个铁骨柔肠的热血男儿,重情重义。

    夜倾宴正是知晓了他的这个软肋,从他亲人身上下手,这才重创了赫连皓澈的。夜倾宴知道,要打垮这个钢铁般的男人,只有先从精神上摧毁他,才能真正的取得胜利。

    赫连皓澈推开太监送到嘴边的燕窝,闭着眼睛虚弱地说:“你们都下去吧,让朕清静一会儿!”可是那只手固执地停留在他的唇边,人也没有退下去的意思。

    赫连皓澈好烦,恍惚中,他的筱萝就站在身边。筱萝身上那股淡淡的体香萦绕在鼻端,赫连皓澈贪婪的捕捉着那游离在身边的香味。他摇摇头,在心里暗笑自己又在做梦了!

    自从皇后失踪以来,他做过太多次这样的梦。同样的梦境反复出现,可是每次一睁开眼睛,梦就醒了,人也像烟雾般的消失了……

    任凭他赫连皓澈是怎样钢打铁铸的汉子,也经受不住这样的折磨和摧残。他块要坚持不住了。虽然今天解了朝廷上的危机,可是筱萝的失踪和宸潋的疯傻,还是足以把他击垮的!

    “嬛儿,你在那里?嬛儿……”赫连皓澈心,痛得几乎无法呼吸,眼角有泪水溢出。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谁又知道,男儿的心里有多苦呢?如果能哭出来那也就好了,憋在心里的苦,那才是真正无法排遣的苦啊!它能够在你的心里撕扯着你蹂躏着你,直到把你弄得肝肠寸断,把你的意志彻底的摧毁……

    沐筱萝静静地看着赫连皓澈,他瘦了!自己从离开他到现在,仅仅十几天的时间,他竟然瘦得这样厉害!沐筱萝的眼泪,不听话的就涌了出来:这个男人活得太辛苦了!为了我沐筱萝,为了我们的孩子,为了大棱朝的江山,他没有一刻轻松过!可恨自己还经常跟他耍小性子,让他想尽办法的来哄自己开心……

    沐筱萝恨不得搧自己两个耳光,这样的好男人,她沐筱萝要多少辈子的修行,才能碰上啊?可是自己不知道珍惜,让他受了多少的委屈和冷落啊!沐筱萝发誓,以后一定要好好的呵护这个男人,自己的丈夫,孩子们的父亲!

    突然有人闯了进来,冒冒失失地叫道:“皇后娘娘,你回来了!”那声音,由于惊喜,拔高了好多。沐筱萝阻拦不及,只好对他笑笑,示意他赫连皇正在休息,有什么事情可以跟自己说。

    沐筱萝聪明过人,替赫连皓澈处理国事自然是没有问题的。以前她把丈夫想得太强悍了,以为朝廷的事情不需要她沐筱萝的插手,他赫连皓澈也能处理得尽善尽美的。

    但是自从她喝了蛇血打通任督二脉,功力大增之后,她就有了新的想法:自己原来还可以做更多的事情,还可以把这些事情做得更好些……

    “皇后娘娘!”这句话实实在在的送入了赫连皓澈的耳朵,他猛然睁开眼睛,他的筱萝皇后,竟然真真实实地站在了他的面前……

    赫连皓澈有些迷惑,怎么会那么巧?

    这个令他魂牵梦萦的沐筱萝,他深爱着的皇后,自己才刚刚在梦里见到她,她就站到面前来了?

    赫连子的使劲揉了揉眼睛,眼前的人是他的筱萝皇后。再揉再看,还是他的筱萝!只见她神采飞扬,光芒四射。整个人有如沐浴在灿烂的阳光中一样熠熠生辉,美得令人炫目……

    赫连皓澈一把将沐筱萝拉到了过来,紧紧地抱在怀里。生怕一松手,她又会不见了似的。一种失而复得的喜悦充斥在赫连皓澈的胸腔里,他有种想大叫出来的冲动:苍天有眼,他的筱萝皇后,终于回来了!

    一霎时,那些朝堂上的争斗,又像走马灯似的在脑海里浮现出来:大臣们咄咄逼人的言辞,赫连太傅明目张胆的逼宫,以及夜倾宴和沐若雪的奸诈残忍,做出的那些令人发指的残暴事件!

    赫连皓澈几乎承受不住了,差点就被这些人给打垮了。因为最致命的,是他的筱萝失踪了!这对于赫连皓澈来说,无异于釜底抽薪,无论他有多么的强悍,只要筱萝出了状况,他就会无所适从的。不过现在,这些都算不得什么了!

    只要他的筱萝皇后回来,只要她安然无恙的回到自己身边,其他的,又能奈我何?江山又怎样?责难又怎样?明箭暗箭有又何妨?他赫连皓澈统统不放在眼里了!

    沐筱萝静静地伏在赫连皓澈肩头,泪水迅速在眼眶里泛滥开来。她现在终于明白,什么叫做“劫后重逢”,“恍若隔世”了,原来就是在你以为今生今世再也见不到某个人、濒临绝望的时候,他突然出现在了你的眼前,实实在在地回到你的生命里。

    沐筱萝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让赫连皓澈孤军奋战了。夫有千斤担,妻挑五百斤。她要和丈夫并肩携手,共同站到风口浪尖上去,承担所有该承受和不该承受的一切!

    宸宁和宸礼冒冒失失地闯了进来,把父母的缱绻缠绵尽收眼底。赫连皓澈和沐筱萝迅速分开,脸上竟然都有些挂不住。

    赫连皓澈咳了一声,问宸宁道:“怎么样?外面的情形还好吗?”

    徐徐的,宸宁有些不自然,他还没从刚才的尴尬中回过神来。听见父皇询问,看了沐筱萝一眼,有些为难起来。沐筱萝和赫连皓澈是何等聪明的人物,马上就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沐筱萝走过去拉起宸宁的手,柔声说:“皇儿,没关系的,母后挺得住!有什么事情就说出来吧!”

    宸宁和宸礼跪了下来,惶急地说:“宸潋皇妹从大树上摔了下来,把头都摔破了,流了好多的血……”

    那一边,沐筱萝不等宸宁说完,一把拉起赫连皓澈就往惠仙苑跑。

    几乎同一时间,宸宁和宸礼急忙抓住沐筱萝的衣裙,吞吞吐吐地说:“皇妹已经不在宫里了,她被……她被……”

    赫连皓澈一把抓起宸宁,气急败坏地吼了起来:“到底怎么了?你倒是把话说清楚啊!”宸宁吓得瑟缩起来,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

    宸礼接话头说:“皇妹摔下来的时候,我和皇兄还有郝晟逸都在。当时我们吓傻了,手忙脚乱地给皇妹止血,一面传太医。突然有个紫色的身影闯了进来,一把抱起皇妹飞奔而去。我们三人拼命追了上去,那人好身手,只丢下一句话说他是莫紫溪,要把皇妹送到师傅那里去医治。转眼间就失去了得无影无踪!”

    沐筱萝和赫连皓澈松了口气,宸潋和莫紫溪本来就是师兄妹,而且还有婚姻之约。宸潋被他带走,应该不会有什么事的。况且药灵尊者赫连井然医术天下无双,又是二人的师傅,宸潋有他医治,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赫连皇陛下突然想起来什么,问宸宁到:“郝晨逸呢?怎么没见这个混蛋?他到底是怎么照顾宸潋的?明知道宸潋神智不清,还让她爬到大树上去,真是个不知轻重的废物!”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