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4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5849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二皇子宸宁心有余悸地说:“我们也不知道!我和宸礼去惠仙苑看望皇妹,刚进大门就听到千染在大呼小叫的,一看好多人围着一颗大树,跑过去才知道,皇妹在大树上面呢!这个时候郝晟逸才匆匆赶来,浑身湿漉漉的。他一见皇妹在那么高的大树顶上,脸都吓白了,提气跃上大树,想要抱皇妹下来,可是皇妹死活不肯,拼命地反抗着,于是就掉下来了!”

    “真是饭桶!”赫连皓澈咆哮着,又抓起宸宁质问了起来:“你这个大皇兄是干什么吃的?你就眼睁睁的看着她掉在地上了吗?”

    宸宁吓得不敢吱声,宸礼膝行过来,连连磕头说:“皇兄见宸潋皇妹掉了下来,就急忙抢上前去伸出双手来接皇妹。可是皇妹从那么高的树上掉下来,力道大得惊人。皇兄被砸翻在地,皇妹也被掷了出去,头撞到树根上,血流不止!”

    沐筱萝轻轻掰开丈夫的手,责怪道:“别这样,你会吓着孩子的!”

    下一秒,赫连皓澈放开宸宁,拍拍他的肩膀:“你为了宸潋不顾一切,也真是难为你了!是父皇错怪了你,别放在心上!”宸宁恭敬地说:“儿臣身为兄长,却不能保护得皇妹齐,儿臣惶恐得很!”

    沐筱萝拉过宸宁宸礼的双手,交到赫连皓澈的手上,然后把自己的双手再覆盖上去,动情地说:“我们这个家,变故接二连三的发生,以后不管怎样,都不能互相猜忌,互相残杀,知道了吗?”

    宸宁和宸礼恭敬地答了一句:“是,儿臣知道了!”赫连在都的心里掠过一丝不祥:皇后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难道她有什么不好的预感吗?”

    当下对两个皇子说:“走,我们一起去看看宸潋摔下来的地方!”

    一行人来到惠仙苑,千染哭着迎上来,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来,今天一大早,公主宸潋就嚷着要“御放哥哥”陪她去赏荷亭的池塘里抓鱼。由于前不久池塘里闹出猪婆龙事件,虽说那猪婆龙已经被赫连皇陛下派人除去了,不过郝晨逸仍然是心有余悸,不肯放宸潋公主下水。

    但是宸潋公主哭闹不休,非要去抓池塘里的鱼。郝晨逸不忍心太过违拗宸潋公主的意愿,就哄着公主让她在亭子里玩耍,自己下河去给她抓鱼。可是郝晨逸抓上来的鱼公主都不喜欢,让他继续再抓。郝晨逸为了讨公主的欢心,费尽心思去抓那些难得一见的鱼,谁知这个时候公主却爬到大树上去了。以后的事情,两位皇子也都看见了。

    赫连皓澈夫妇心里暗想,看来这个郝晨逸,对我们的宸潋还是蛮不错的!但是他郝晨逸到底是个不相干的人,这样和宸潋打在一起算什么?将来宸潋是要嫁给莫紫溪的,而且宸潋的心里,有的也只是御放,跟他郝晨逸扯不上半点关系啊!

    想到这里,才发现郝晨逸不见踪影。沐筱萝忍不住问千染道:“郝晨逸呢?怎么不见他?”千染张口结舌,出事后她一颗心都在公主身上,公主被抢跑了之后,她又开始担心起自己来,还真没发现郝晨逸去了哪里呢!

    “郝晨逸和儿臣还有宸礼三人追着紫衣人出了惠仙苑,后来就失去踪影了。儿臣和宸礼去养心殿禀报父皇,没想到在那里碰上了母后您!”

    如此说来,那郝晨逸竟然是一路追下去了。只是两个皇儿都说莫紫溪失去了踪影,他郝晨逸又能追到那里去呢?赫连井然的紫竹居,隐秘异常。莫紫溪是他的徒弟,当然能够找到,难道郝晨逸也会那么幸运,尾随着莫紫溪找到赫连井然的紫竹居吗?

    赫连皓澈见事以至此,那个郝晨逸消失掉倒也省心。他拉住筱萝的手,心疼地说:“皇后离宫这十几天,惊险重重,幸好死里逃生安的回来了,一定累坏了吧?朕陪你回宫休息!”说着转头吩咐宸宁和宸礼:“你们皇妹失踪这件事,谁也不准说出去。免得又生出什么枝节来!”

    赫连皓澈又转向千染吩咐道:“公主丢了这件事情,只有惠仙苑的人知道,千万不能走露了消息。你应该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吧?”千染连连磕头:“奴婢知道。奴婢知道!”

    处理好这些事情,赫连皓澈拥着沐筱萝走出惠仙苑,往她的坤宁宫而去。沐筱萝的一双眼睛,始终都在两个皇子的身上,看他们如此亲密无间,她心里很高兴。暗暗祈祷着他们能够一直这样相亲相爱下去。希望老天垂怜,那些残忍的皇权之争,不要发生在她的两个儿子身上……

    赫连皓澈可没有沐筱萝想的那么长远,他的皇后能够回来,这对于他来说,无疑是天大的喜事。要不是宸潋皇儿紧跟着又受了伤还被莫紫溪抱走的话,他真想大肆庆祝一番呢!

    一路上,赫连皓澈把朝堂上发生的一切对沐筱萝说了。虽然已经事过境迁,而且赫连皓澈又刻意把它说得轻描淡写,不过沐筱萝还是听得心惊胆战的,心里暗暗佩服夫君的睿智和胆识!要知道,那个时候稍有闪失,就可能引起政变,后果不堪设想呢!

    沐筱萝紧紧握住赫连皓澈的手,一脸的后怕:“以后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都让我和你一起承担好吗?我再也不让你一个人独自去面对了!”赫连皓澈点头答应,对当初自己的决定追悔莫及起来。如果不是他自作聪明的让筱萝出去避祸,他的皇后又怎么会遭受那么大的灾难呢?还差点把命都搭上了!

    说话间回到了皇后的坤宁宫,赫连皓澈这才想起来,怎么不见夜胥华和若竹他们呢?沐筱萝告诉他:本来夜胥华和若竹还有小安子他们一起来到皇上的养心殿,是她看到皇上疲惫不堪的样子,不忍心打扰他。就让夜胥华和若竹他们各自回去了。

    梅大志是投奔夜胥华来的,自然被夜胥华带回去了。若竹得沐筱萝恩准,放半个月的假,她可以好好的休息一阵子了,不用再操心其他的事情。沐筱萝没有和赫连皓澈提到梅大志,一来这件事情太小,不值一提。二来呢,姐姐沐若雪作下的孽,实在是罄竹难书,她不知道该怎样开口。只是心里有些担忧起来:梅大志这个孩子,到底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呢?

    话说莫紫溪抱着宸潋公主一路狂奔,很快就把身后的郝晨逸甩掉了。他这才进入密道,往师傅的紫竹居赶去。宸潋流了很多的血,虽然被他封住穴道之后血止住了,却很虚弱。

    莫紫溪看着怀中花容惨淡的宸潋,又是心痛又是自责。都是自己的错,是自己恼羞成怒突然间失控,冒犯了她,才使得她伤心惊吓过度,变成这个样子的!自己真是丧心病狂了,居然对宸潋干出那种猪狗不如的事情来!

    这密道虽然凶险异常,但莫紫溪随师父走过,一路上轻车熟路,很快就到了紫竹居。赫连井然一看宸潋血流满面,也是吓了一跳,当下把宸潋带进密室,吩咐莫紫溪守在外面,谁也不准放进来。

    这里宸潋到了师父身边,由药灵尊者精心治疗着,外面有莫紫溪把守。这莫紫溪自从上次犯浑对宸潋做出那等事情之后,也是追悔莫及,连死的心都有了。可是有些事情一旦做出,想要弥补却是难于登天。莫紫溪曾经自暴自弃、破罐子破摔的过一段日子,终究还是放不下宸潋,偷偷潜回大陵国去看她,这才知道,宸潋疯了!

    莫紫溪惊呆了,来之前,他设想过种种可能,宸潋会杀了他,或者从此再不理他了,甚至连看都不肯再看他一眼。宸潋的父皇和母后会把他五马分尸挫骨扬灰,宸潋的两个皇兄会想尽一切残忍的方法来折磨他,御放和郝晨逸会要了他的命……可无论如何,令他莫紫溪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宸潋居然疯了!

    莫紫溪躲在惠仙宫里,看着宸潋疯傻的样子,心里有如万箭穿心。都是我作的孽,是我把你害成这个样子的!莫紫溪强烈自责着,发誓一定要治好宸潋的病。尤其是当她看到宸潋满脸幸福,偎依在郝晨逸身上,一口一声叫着“御放哥哥”的时候,心里几乎发狂。

    男人的身上,都有着很强烈的占有欲望,他莫紫溪也不例外。尽管当初就是因为宸潋的心里没有自己,才让他失去理智把宸潋害成现在的样子。莫紫溪也明白,有了那次的事件,宸潋这一辈子,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原谅他的了。但他就是不能容忍宸潋对别的男人好,他要想办法弥补自己犯下的错。要为宸潋的父母,宸潋的国家做点惊天动地的事情来,弥补他所犯下的过错。

    郝晨逸一路追在莫紫溪后面,他功力不如莫紫溪的深厚,知道明来的话,肯定讨不了好去。郝晨逸是聪明人,知道莫紫溪对宸潋的关心决不亚于自己。宸潋重伤昏迷,莫紫溪肯定急着要给他治疗。自己这样明目张胆的追着他,只会延误宸潋的治疗。

    于是他把自己掩藏起来,跟着莫紫溪走进了密道。可是走着走着,莫紫溪就失去了踪影,而眼前的路,却是越来越惊险起来:那些清澈的河水渐渐变得浑浊,水中能看到一些若隐若现的骷髅骸骨,显得阴森恐怖,诡异极了。

    水里的鱼儿也变得奇怪起来,不再是那种普通的模样,它们的背部是鲜艳的绿色,腹部却是鲜红的,体侧有斑纹,听觉非常的灵敏,两颚短而有力,下颚突出,牙齿为三角形,尖锐无比,两排牙齿上下互相交错的排列着,看样子具有很强的攻击力。

    郝晨逸试探着伸过一截树枝去,马上就有鱼儿跃上树枝,紧咬住树枝不放,以身体的扭动将树枝连皮带枝干撕裂下来,一口能咬下指头大小的树枝。鱼儿接二连三的跳到树枝上来,郝晨逸吓得赶快丢下树枝,只见那些鱼儿瞬间就把树枝吃了个精光!

    好家伙!郝晨逸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双腿不自觉地打起颤来。这要是跳到人的身上来,还能活命吗?郝晨逸博览群书,知识渊博,马上想起了书里关于食人鱼的描写,原来自己竟然在这里遭遇到食人鱼了!

    郝晨逸环顾了一下四齐,这里隐秘万分,除了自己,连个鬼都没有。但是据书上记载,食人鱼都是生活在河面宽广、水流较湍急的地方,这里水流平稳,河面也比较狭窄,难道是有人刻意豢养的?

    郝晨逸知道,这种食人鱼通常是成群结队的出没,由一个领袖带队,其他的鱼儿跟随头领行动,就连攻击的目标也是一致的。一旦被它们捕捉到血腥味,就会引来大规模的攻击。倒有些像草原上的狼群呢?呵呵,想到这里,郝晨逸不禁失笑起来,都什么时候了,自己居然还有这样的闲情逸致去研究它们……

    刚才撕咬树枝的鱼儿因为缺水的原因,在地上乱蹦乱跳,碰到什么咬什么,嘴里长着两排利刃般锋利的牙齿,恐怖极了!郝晨逸吓得肝胆俱裂,只想快点逃离这个鬼地方。

    可就在这个时候,墙壁上的烛火部消灭了。郝晨逸几乎发狂,脚下的路已经很窄了,而水里的食人鱼,正在朝着他拼命的跳跃着,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的原因,郝晨逸觉得它们离自己越来越近了。

    郝晨逸开始后悔起来,自己不该就这么追着莫紫溪进来的。就算他掳走了宸潋,就算是他曾经对宸潋图谋不轨过,但自己毕竟不是他的对手,就这么不管不顾的跟着他来到这个鬼地方,实在是太不明智了。..

    想自己堂堂一个大雪国的太子,平日里那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威风八面的。如果今天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在这里,成了这些食人鱼的美餐,那岂不是太不值得了吗?而且,这样的死法也太惨烈了吧?被那些鱼儿一口一口的把身上的肉咬下来,活生生的被咬死,直到成一具骷髅……郝晨逸想想都害怕,只觉得背后凉飕飕的,冷汗瞬间就把衣裳打湿了一大片……

    令人气愤的是,自己下河给宸潋公主抓鱼的时候,为了方面省事,把佩剑放在荷花亭里了。那可是一把锋利无比、吹毫断刃的宝剑呢!有了它,至少可以砍死好多条食人鱼啊。就算这些鱼儿太多杀不完吧,有把剑在手上,胆子总是要大一些的嘛!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