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5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5946

人气小说: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抬棺匠仙尊传人在都市大明崇祯第一权臣帝国争霸重生野性时代尘脉

    就算是最后遭到食人鱼的围攻,生还无望吧?他郝晨逸也可以自刎而死啊,总比被被这些鱼儿活活咬死的好啊!那样的死法实在是太惨烈了,他郝晨逸是无法承受那种痛苦的!..

    苍天啊,你救救我吧!菩萨啊!求求你们救救我吧,我一定给你们烧好多好多的香,烧好多好多的纸钱,你们要什么都行,那怕是要了我的命,只求你们给我个痛快,别让这些鱼儿把我活活的咬死啊……

    就在郝晨被吓得魂飞魄散、几乎崩溃的时候,墙壁上的烛火突然间燃了起来。郝晨逸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有人来了!有人来他就有了希望!郝晨逸一下子来了精神,赶紧睁开眼睛来,看看到底是那路神仙被他打动,下凡来救他了。最好来的是一位仙女,救了他之后,还何他结成恩爱夫妻,过着那种神仙眷属般的生活……

    郝晨逸爱看戏,对舞台上那些美好的爱情故事,常常心存幻想,总想着有朝一日,那些美好的故事也会在自己身上发生。想我郝晨逸,怎么着也算是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吧?而且能文能武,那里比戏文里的那些臭小子差了?

    幻想归幻想,郝晨逸的注意力,很快就被前面的人影吸引住了。只见对面河岸上,一个魁梧挺拔的身影伫立在那儿。

    郝晨逸喜出望外,犹如溺水之人突然抓住了一根救命的木头似的,一下子就把希望寄托到那人身上去了。“请阁下救我!我定会重重感谢阁下救命之恩的!”郝晨逸惶急地开了口恳求着,时间紧迫,容不得丝毫的耽误了。河水里不断跳起来的食人鱼,险险的就要够着他了。

    岸上的人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带着调侃的口吻说:“那你给我一个理由,我为什么要救你!”郝晨逸病急乱投医,眼下除了此人,只怕自己的死定了。况且他能够让熄灭的烛火重新燃烧起来,说明他对这里的一切很熟悉,没准这条密道还跟他有关系呢?

    “请阁下提出条件,在下一定满足就是!”郝晨逸顾不得许多了,只要能够活命就行,他不要死在这些食人鱼的嘴里。他快崩溃了,只要能让他离开这里,怎么都行。哪怕是要他大雪国的江山。

    “那好,从现在开始,你老实回答我的每一个问题。如果有半句假话,我马上转身离去,任由这些食人鱼把你撕咬成一具骷髅!”岸上的男人倒背着手,语气中有着一种不容违抗的威严。

    郝晨逸连连答应着,只听岸上的男人问道:“你是谁?为什么会走进这条密道?”郝晨逸有刹那间的犹豫,他不想说出宸潋公主的事情来。正想编个谎话蒙混过去,却见岸上的人冷哼了一声,转过身就像是要走的样子。

    “我说,我说……”豆大的汗珠从郝晨逸是额头滚落下来,他只好如实说出自己的身份来,接着把宸潋摔伤,被莫紫溪救走,自己一路跟踪,糊里糊涂来到这里的所有经过说了个清清楚楚。

    “这么说来,你是大雪国的二殿下郝晨逸了?有个问题我一直弄不清楚,你们大雪国和大陵国,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为什么现在突然要向他们上贡呢?”声音里有着压抑的嫉妒。

    大雪国和大陵国素无往来,本来也没必要向他们上贡的。只是近几年来,大陵国在赫连皇陛下的治理之下,日益强盛了起来,父皇担心他们会对大雪国不利,所以才派出大皇兄跟皇弟还有我三人前来交好。一方面也是探听一下虚实,看大陵国是否真像传言中的那么强盛!”

    “那你看到了什么?”岸上的人,有些咬牙切齿,“大陵国并不像传言中说的那样了不起,虽然兵强马壮,粮草充足,但是国势动荡,人心惶惶不安,甚至还有很多的老百姓逃出去了。”

    岸上的男人调整了一下姿势,仿佛郝晨逸最后的这几句话令他很舒服似的。他正面看着郝晨逸,语气也变得和气起来:“据我所知,你那个皇兄,也就是太子郝晨煜,其武功心智皆不如你,你就甘心江山落到他的手里吗,从此屈居人下吗?”

    这句活正好戳到郝晨逸的痛处。江山、皇位,可以说普天之下的男人,没有一个会不喜欢的!他郝晨逸也不例外。只是皇家的规矩,向来是立长不立幼。郝晨逸就算再不甘心,那也是无可奈何。

    郝晨逸只好暗叹自己命运不济,硬生生把这个想法压制在心里罢了。现在被这个男人再度提起来,心里的那股欲望,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了……

    “我们来做个交易好不好?你助我夺取大棱朝的江山,我帮你登上大雪国的皇位!而且保证和大雪国永世交好,绝不兵戎相见!”岸上的人淡淡地说道,仿佛他在说的,是一个跟他没有任何关系的闲话一般!

    郝晨逸心头大震,这真是个绝好的提议。如果真能登上大雪国的宝座,那赫连宸潋嫁给了他,不就成了皇后吗?至于大陵国的皇帝由谁来做,对他郝晨逸来讲,那是一点关系都没有的。

    而且这个男人开出的条件,仅仅是要他帮忙夺取大陵朝的江山,并不是要他大雪朝的。这笔买卖对自己来说,有百利而无一弊。当下喜滋滋的点头同意了。

    只听得一阵刺耳的扎扎声响起来,郝晨逸脚下的土地,莫名的颤动了起来,紧接着那些濒临熄灭的烛台也部亮了,随即一条大道,像一条蜿蜒游走的巨蛇,紧紧的贴合着河道延伸过来,覆盖在河床的上面,那些令人魂飞魄散的食人鱼,也被覆盖在下面了。

    郝晨逸松了一口大气,飞身上了道路,一晃就来到男人身边。郝晨逸见过这个男人,他叫夜倾宴,是万川岭小皇国的皇帝。

    夜倾宴为了夺取大陵皇朝,煞费苦心想出联姻这条计策来。他有目的的接近大雪国的映月公主,使出种种手段获取映月公主的欢心,博得了公主的青睐。

    映月公主虽然刁蛮任性,却是个天真浪漫的女孩子。那夜倾宴是抱着目的接近她的,自然处处投其所好,把个公主迷得七荤八素的,闹着非夜倾宴不嫁。大雪国的皇帝心疼公主,答应了他们的婚事。

    郝晨逸对夜倾宴的印象并不好。这个男人工于心计,不是个好想与的主。他的小皇国土地贫瘠,兵微将寡,而这个男人却是锋芒外露,极有可能是抱着什么目的而来的。

    所以郝晨逸竭力反对大雪国跟夜倾宴联姻:什么小皇国,领土还没有我们大雪国一个州郡的大呢,就这么点屁股大小的地方,竟然好意思自称为王?儿臣是担心,父皇这样做是为他人作嫁衣呢!不过此一时彼一时,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想不到如今言犹在耳,他却跟夜倾宴结成联盟,要共图大业了。只不过他口中所谓的“大业”,一个是图谋别人的江山,一个却是自家兄弟自相残杀罢了。

    夜倾宴近来也是心情不好。为了阻止那些逃难的老百姓重回大陵国,他居然丧心病狂的命令钟离重把他们部杀死了,这引起了赫连太傅强烈的不满,任凭他怎样的晓以利害,那个老匹夫好像对他有了疑虑,对于他飞鸽传书送过去的命令,一再的拖延敷衍了起来。

    令夜倾宴最无法容忍的是,那个老匹夫居然还被赫连皓澈收买了!这个打击对夜倾宴来说,那是相当的沉重。赫连太傅权倾朝野,在大陵皇朝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手下党羽遍布,势力非同小可,这一倒向赫连皓澈,倒成了他夜倾宴的心头大患了。

    而谷乘风那个老鬼和年羹强父子二人,又在拼命查找杀害老百姓的凶手。

    一旦自己杀害老百姓的事情被他们掌握了证据的话,只怕的大陵国的老百姓们,对他这个前华朝的太子,要恨之入骨了。

    以后就算他夜倾宴坐上了皇帝的宝座,老百姓也绝不可能拥戴他的。可恨的是,钟离重这个没用的东西,只知道频繁的飞鸽传书向自己讨主意,请求援助。一点办法都没有。

    夜倾宴知道,钟离重言下之意是想让他派沐若雪去帮助他。沐若雪手段毒辣,对沐筱萝又恨之入骨。夜倾宴暂时不想让她参与进去,免得她造成什么难以嬛回的后果,断了自己和沐筱萝的缘分。

    而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夜倾宴不想给这对狗男女提供方便。沐若雪和钟离重有染,现在又受尽自己的冷落,真要让他们在一起,那岂不是移干柴近烈火吗?尽管夜倾宴不在乎沐若雪,可也不至于大方到成人之美的那一步。

    最近这段时间,夜倾宴一直呆在蓝沁灵的缘聚阁里。蓝沁灵身上的伤早就好了,药灵尊者赫连井然的医术,果然有起死回生之功效。可是那蓝沁灵对自己,依然是一副不冷不热的态度,就连侍候他的丫鬟阮儿,对自己也是敬而远之,没有半点的热情。

    内忧外患,没有一件事情能够让夜倾宴省心,这令他难免有些伤感起来。夜倾宴有些落寞地打开密道,来看看他豢养的那些食人鱼。只有在这里,夜倾宴才会觉得自己还是这个世界的主宰者。

    那些食人鱼,本来已经被赫连井然那个老匹夫弄死了很多,可以说是元气大伤。好在这些食人鱼繁殖能力旺盛,一次可以产上千颗的卵,受精卵在九到十天就可以孵化出来,很快又形成了新的主力军。

    在野生的环境里,如果河水泛滥的话,是会影响食人鱼繁殖的成功率的,不过在夜倾宴的密道里,这个问题就不存在了。这里河水平静,那些食人鱼所产出的卵,可以尽数的孵化出来。

    不过这需要有人精心的照顾才行,夜倾宴疑心很重,特别是现在,他隐隐有些力不从心的感觉,所以照顾食人鱼的事情,也就不肯交给别人,而是自己亲力亲为起来。要知道,这可是他夜倾宴手里的另外一张王牌呢!

    郝晨逸的突然出现,令夜倾宴惊喜万分。本来自己的复国大业眼看就要要四面楚歌,陷入僵局。没想到山重水复疑无路,突然间峰回路转,郝晨逸竟然自己闯进了他夜倾宴的手掌中来。难道说,是上天的意思,要助我夜倾宴光复大华朝一臂之力么?

    夜倾宴领着郝晨逸走出密道,来到他平时处理事务的勤政殿。先让人好吃好喝的伺候着郝晨逸,等他吃饱和足,沐浴更衣之后,两人就开始密谋起来,经过几天的功夫,夜倾宴和郝晨逸终于制定了一整套齐密的计划和部署。一切,就等着夜倾宴安排在大陵国的,那颗定时炸弹的引爆了!

    夜胥华领着梅大志回到自己的永乐侯府,让他跟着自己的一儿一女修文习武。每天上完朝回来,最大的乐趣就是看这三个孩子习文练武,倒也逍遥快活。

    风连羿和风连心,本来对武功没有多大的兴趣。但自从跟赫连皇陛下沐皇后出游之后,见识了宸潋公主,郝晨逸以及莫紫溪那样的好身手之后,回来就成天的嚷嚷着要学武功。夜胥华和香夏一商量,觉得孩子们有点功夫在身上也是好事,于是就同意了他们的要,为他们请了个武艺高强的师傅来府上教他们的武功。

    香夏见丈夫带回的这个小子聪明伶俐,也很是喜欢。梅大志是个乖巧的孩子,很懂得讨女主人的欢心,没过多久,就跟女主人和公子小姐相处融洽,在侯府也有了些地位。

    香夏曾经私底下把梅大志叫道自己房里,仔细询问沐筱萝和丈夫夜胥华在一起时的情况。当她知道两人始终是以礼相待,并没有她怀疑的暧昧举动时,心里也宽慰了不少,对沐筱萝的敌意,也没有原来那么强烈了。

    梅大志来到侯府的目的,就是为了练好武功,将来可以为父母报仇雪恨。风侯爷和夫人对他很好,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并没有要他干任何的工作,每天只让他和公子小姐一起读书练武。这对于梅大志来说,是做梦也想不到的好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