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6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35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家有劣徒欠调教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点道为止末世之召唤悍妞

    回想在醉仙楼的时候,每天天还没亮,就被掌柜的叫了起来,然后是无休无止的工作,工作,再工作……直到天黑,还是不得休息。所以他特别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每天天不亮就起来练功,晚上又读书写字到深夜,倒把风连羿和风连心也带动起来,每天勤学苦练,比原来上进了很多。

    夜胥华和香夏看在眼里喜在心头,对梅大志也更加的疼爱了。闲暇时,夜胥华也会指点一下他们的武功。夜胥华的身手,较之寻常的武师,简直有着天壤之别。只是他无拘无束惯了,若是让他亲自来教授孩子们武功的话,那可是要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的,他做不到无时无刻都盯着徒弟,只怕会误了他们。

    香夏熟读兵书,素有“女诸葛“之美称。也经常指导一下孩子们行军布阵方面的功夫,很快,这三个孩子文韬武略上的修为,就已经初步的显露出来了

    再说谷乘风军事和年羹强将军这对父子,一直在苦苦的追查杀害老百姓的凶手。令人奇怪的是,每次在他们快要查到什么蛛丝马迹的时候,线索就会被人掐断,使得追查又陷入了一片迷雾之中。

    这一日父子二人来到了北山之上,只见逶迤的北山,雄伟壮丽,南边是大陵国,西面一直下去,便是大雪国的领土了。这大雪国也算的上是富饶之地,物产丰富不说,单是这北麓一带的森林里,就有着很多名贵的珍稀动物和土特产,倒是个天然的聚宝盆呢!,

    就在父子二人对这雄伟的北山赞不绝口之时,突然之间林中的飞鸟惊飞了起来,紧跟着一阵密集的马蹄声疾驰而来,径直的朝着他们容身的这个方向来了。

    突然间天空中出来了哀鸣声,一只巨大的老鹰扑腾着掉了下来,落在二人身前不远的地方。

    谷乘风老人的马受了惊吓,突然间放声嘶鸣。

    这一声马嘶无异于平地惊雷,立时引起了轩然大波。一声唿哨响起之后,几十骑马哗啦啦地围了过来,把谷乘风和年羹强父子团团包围住了。

    为首的是个少女,一身粉红色的紧身装束,看样子不过十四五岁年纪。身量未足,显然是还没长定的模样。生的是娥眉含黛,粉面生春的。

    但却是身手矫健,英姿飒爽,大有巾帼不让须眉之势。苗条中不失丰腴,好一个珠圆玉润的美人坯子!这少女眉飞色舞的,欢快之情溢于言表。..

    谷乘风和年羹强暗暗叫起苦来,这段时间父子二人一路追查,来到了这里,已经是疲惫万分。

    他们可不想再生出什么乱子来,只想早日查清这个大阴谋的策划者,揪出那只幕后的黑手来,给赫连皇陛下和大陵国人民一个交代。

    上万的老百姓一夜之间部被杀害,能够干出这种丧尽天良之事来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前华朝太子夜倾宴。也只有他,才具备这样的能力和凶残。

    但苦于找不到任何有力的证据,即使他们父子心里明白,但没有足够的证据,也无法让天下人信服,让夜倾宴低头认罪。

    年羹强将军的坐骑是战马,久经沙场,具有处变不惊之能。

    可谷乘风军师的马就不同了,虽然它也是一匹阎挑一的好马,但没经历过什么大场面,这样的阵仗吓得它惊慌起来,忍不住放声长嘶……

    谷乘风弯腰捡起地上还在扑腾着的老鹰来,一支箭直插在它的胸膛上,看得出射箭之人劲道很大,箭法相当了得。谷乘风把老鹰送到少女面前,赞赏道:“姑娘好俊的箭法!”

    红衣少女好奇地打量着谷乘风父子,扑闪着一双大眼睛问道:“老爷爷,你们是哪里的人氏?来这里干什么?”

    谷乘风随口瞎编说道:“我们父子是附近的猎户,追逐着一只受了伤的羚羊来到了这里。姑娘这是出来打猎啊?”

    他没话找话地说着,有些前言不符后语,听得少女身后的那些女随从都掩口笑了起来。就连他的儿子年羹强将军,也禁不住有些想笑。少女身后跟随着二十几个人,是年龄跟她相仿的女子,一色的深蓝色紧身装束,显得干净利落,精明干练。

    红衣少女毫不在意谷乘风言语中的漏洞,她示意身后的女子接过猎物之后,依然兴致勃勃的紧盯着谷乘风老人,问道:“老爷爷,你说是附近的猎户,可是这里除了我们大雪国,就是大陵国的边境了,难道老爷爷是从大陵国来的吗?

    年羹强将军眼尖,发现少女等人的装束跟自己和父亲的衣着完不同。怕父亲说漏了嘴,接口说道:“姑娘好眼力,在下父子二人正是从大陵国来的!”

    没想到红衣少女一纵身就跳下马来,欢欣雀跃地拉住年羹强将军的手,高兴得合不拢嘴的说道:“我早就想去你们大陵国玩儿了,可是父皇不让我去。前不久三位皇兄去大陵国进贡也不带我去,说什么他们是去办正事,好像有我跟着,他们就办不了正事似的。现在好了,我跟你们一起去大棱国好不好?”

    年羹强看着父亲谷乘风老人,希望他拿个主意。自从妻儿被夜倾宴害死之后,年羹强将军的心就被禁锢了起来,害怕去人多的地方,害怕见到天伦之乐。以免勾起他的伤心之事!失去亲人之后的年羹强变得脆弱不堪,任何不经意的事物,都会触动他那根紧绷的神经,心碎神伤起来……

    那时候还没有现在的大陵皇朝,年羹强将军的军队和夜倾宴的队伍在这北山一带对垒了两个多月,双方势均力敌,僵持不下,打起了持久战。

    夜倾宴眼看着粮草逐渐匮乏,心里很着急。这位年羹强将军,武艺超群领军有方,善于行军打仗,要对付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而且刚正不阿,无论他夜倾宴怎样的威逼利诱,年羹强就是不为所动,一心保赫连皓澈开辟基业,灭他大华朝的天下。

    夜倾宴对年羹强将军,那是恨之入骨。他煞费苦心,终于找到了年羹强将军的软肋:年羹强的父亲、妻子和儿子,是他生命里最珍惜的人。就算是让要他拿命来换,夜倾宴坚信,年羹强也会毫不犹豫的挥剑割下自己脑袋来,交换他的亲人的。

    谷乘风武艺高强,夜倾宴自然奈何不了他。但是年羹强的妻子和儿子,一个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女流之辈,一个是才两三岁的小娃娃。要抓到他们应该不会是件很麻烦的事情。

    夜倾宴派出大内高手,把那年夫人和年少爷虏到他的军营里来,只要手里有这两张王牌,不愁他年羹强不乖乖的听话。

    可怜年夫人和年幼的小公子,一个是纤纤弱质,一个是幼年孩童,在夜倾宴的军营里,受尽了惊吓之苦。那年夫人生的是眉目如画,肌肤胜雪,而且身材妙曼,风姿绰约。

    虽然惊吓过度,有些鬓发散乱,有如受惊的小鹿一般。但依然是风韵撩人,大有我见犹怜之态。她总是紧紧的搂住年幼的儿子,睁着一双惊惶的大眼睛,警惕地看着身边的每一个人。

    年夫人的惊惶无助在夜倾宴的眼里,变得更加的楚楚动人起来,也诱发了他有些变态的雄**望。自从沐筱萝嫁给赫连皓澈之后,夜倾宴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心态变得有些扭曲起来。

    他恨极了年羹强,又垂涎年夫人的美貌,于是想出个一石二鸟的阴招来:他要当着年羹强的面轻薄他的夫人,从精神上摧垮年羹强。同时断了年夫人的后路,让她从此死心塌地的跟着自己。

    夜倾宴派人送了一封信给年羹强,告诉对方他的妻儿在自己手上,让他明天中午到北山的山麓中来谈判。如果年羹强敢耍什么花样的话,就等着给他们收尸好了。

    年羹强乍一听到这个消息,震惊得几乎昏厥了过去。他连连答应,保证不耍任何的花样,只求夜倾宴善待他的妻子和儿子,同意第二天亲赴北山山麓和夜倾宴谈判。

    第二天,年羹强按时到达北山的山麓中,夜倾宴早就等候在那里了。只见山头之上,年夫人云华和他们三岁的儿子年栋,被夜倾宴的手下押着,齐围刀枪剑戟森严,把他们围了个严严实实的。

    年夫人一身月白色衫裙,一缕青丝披散在肩头,花容惨淡。儿子小年栋也吓得面无人色,看见父亲年羹强来到,更是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边哭边往父亲这边拼命的奔跑过来。

    有人粗暴地把他提起来扔到地上去了,小年栋痛得哇哇大哭,年夫人也哭喊着想去救儿子,可马上就被人制住了。

    年羹强惊怒交集,大声喝问夜倾宴到底想把他的妻儿怎样。“这是男人之间的战争,跟女人和孩子没有关系。你想怎么样请明白说出来吧,别为难她们母子两人。只要是我年羹强能够做到的,我绝不含糊。但你若是敢动他们一根手指头的话,我定将你碎尸万段!”

    年羹强最后的这句话,激怒了夜倾宴。只见他站了起来,冷笑着说:“碎尸万段是吗?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现在,我先要你妻离子散骨肉分离……”

    说话间来到年夫人面前,“唰”的一声撕下了她的半幅衣衫!年夫人又羞又急,一口气接不上来,晕了过去。

    女子连脚和脖皓澈不能被人看见。一旦被男人看见了自己的身体,那就只能嫁给这个人了,不管她是不是喜欢这个男人,否则这个女人就是“失贞”,再也嫁不出去了!

    小年栋看见有人欺负妈妈,挣脱押着他的人跑到夜倾宴跟前,抱着夜倾宴的腿就一口咬了下去。

    夜倾宴突然吃痛,他身手敏捷,凭在身体本能的反应,抬腿一脚踢飞来人,回头才看见是年羹强的儿子小年栋。

    夜倾宴功力深厚,力气相当的大,这一脚直把孩子踢得飞出老远,撞到一颗大树上去了。只听见“噗”的一声闷响,可怜的孩子被撞得脑浆迸裂,一命呜呼了!

    年夫人正好这时候醒过来,看见儿子死于非命,她心痛得崩溃了。绝望地惨叫一声,一头往旁边的刀刃上扑了过去。

    那名手握大刀的士兵来不及躲闪,刀尖直刺进年夫人的胸膛里去了……

    大口大口的鲜血从年夫人嘴里喷涌而出,她忍着痛,拼尽身的力气往儿子身边爬去,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算是死,她也绝不能丢下儿子。年夫人的手刚一碰到儿子,就断了气。

    年羹强虽说是个铁血男儿,却是个重情爱家的热血汉子,平生最爱的三个人就是父亲、妻子和儿子了。眼看他们死在了夜倾宴的手里,当下狂吼一声,势如疯虎般杀了过去。

    刚才年羹强投鼠忌器,不敢对夜倾宴怎样,现在见妻儿死于非命,那里还管得了许多?

    只见他挥舞着大刀,一路砍杀劈扫,所向披靡,直杀得夜倾宴的军士土崩瓦解,溃不成军……

    夜倾宴万万没有想到,事情会闹到如此不可收拾的地步。他原本只是想在年羹强和两方军士之前,调戏一番年夫人,一方面使得年羹强没有面子,打击他的士气;另一方面,也是想用这个办法堵住年夫人所有的退路,好让她以后死心塌地的跟随着自己,抱得美人归!

    可令他始料不及的是,事情居然演变到不可收拾的地步。眼见年夫人香消玉殒,夜倾宴心里好不懊恼!深悔不该唐突佳人,使用过激的手段,以至于闹到这样两败俱伤的地步!

    年羹强杀红了眼,完不顾自己的安危,只是不管不顾的向着夜倾宴杀过去。夜倾宴被他的气势震慑住了,毕竟是自己手段卑劣,用这等不入流的方法来对付他,还害死了他的妻子和儿子。当下也是底气不足,拔出剑来挡住年羹强当头劈下来的大刀,无心恋战,趁着护卫拼死相救之际逃了回去……

    北山一役,终究是年羹强将军大获胜,彻底推翻了大华朝,帮助赫连皓澈建立了大陵皇朝!但是,死去的年夫人云华和小公子年栋,却是杳如黄鹤,从此与年羹强将军阴阳相隔,人鬼殊途,再无相见之日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