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8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38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闲暇时,映月公主会给他们讲打猎的一些趣事,她说打猎最关键的还不是箭法,是猎狗。“你们知道猎狗和人谁聪明吗?”映月看着三人,买着关子说。“当然是人聪明了?”三人异口同声地回答。猎狗是人喂养的,它一辈皓澈得听从主人的命令,难道它会比人类还聪明吗?

    但是映月公主却说:“错了,是猎狗比人聪明!”看着大家不服气的神色,她接着说:“你们想啊,自然界弱肉强食的自然规律相当残忍,那些刚出生的小狗,它们的肉是最鲜美的了,可以说,比任何名贵动物身上的肉,还要鲜美。

    所以它们也就成了其他的动物们,最想得到的美食。而小狗,连眼睛都还不能睁开,如果没有保护者的话,它们是很难存活下来的。你们知道,保护它们的是什么吗?”

    “当然是它们的父母了!”梅大志嘴快,说了出来。风连羿和风连心思索着,没有说话。凭直觉,她们知道问题不会那么简单。可除了小狗的父母之外,还会有谁去保护它们呢?

    果然,映月公主缓缓的摇着头说:“不对,不是它们的父母!你们想想啊,狗在自然界中,有什么突出的地方呢?凶恶吗?不是!皮糙肉厚吗?也不是。尖牙利齿也算不上,又没有具攻击性的坚韧的犄角和蹄子。

    “它们更没有打洞的本领,把自己藏到地底下去……所以,在自然界,它们只是任人宰割的弱者。”

    “那它们为什么能够繁衍生息下来?要是按照你的说法,它们早就该灭绝了才是!”梅大志不服气,气嘟嘟地说。

    风连羿和风连心也觉得是这么个道理,他们目不转睛地看着映月公主,看她会说出什么惊人之语来。

    只见映月公主双手一拍,说道:“这就是狗的聪明之处!它们知道自己没有能力保下一代,甚至是自己的生命,于是,他们投奔了人类!”

    “可你凭什么说,它们比我们人类还聪明呢?”这下风连心也沉不住气了,迫不及待地问了起来。“你想想啊!”映月公主双手撑在桌面上,俯身看着风连心。

    此刻的映月像个小大人,煞有介事,一副循循善诱的样子:“狗投奔了人类,是为了让人类保护他。然后,他们就对着人类做出一切友好的举动来。

    比如说吧,你跟猫挠痒痒,猫被挠得舒服极了的时候,它就把头转开,不看你。这样一来,你是不是就觉得自己付出的的辛苦,很不值得了呢?

    而狗则不同,你给它挠痒痒,它就会冲你摇头摆尾,表达着它的谢意。于是你就会感到自己的付出得到了肯定,于是加倍的对它好起来了对吧?”

    这可是个深奥的问题,三个人沉思起来,没有说话。映月公主继续说:“狗就是利用人类的这种心理,以最小的付出来换取最大的回报。

    就拿打猎来说吧,猎人在打猎之前,都会先把猎狗喂得饱饱的,然后带着它上山去打猎。可是猎狗呢?它在发现猎物是时候,只是在那里叫唤,直到引起主人的注意了,它才会去追逐猎物。

    因为它知道,主人是不会让它有任何危险的。如果遇到猎物很凶恶情况,猎狗就会躲到主人的身后去,象征性的叫上两声,表明它已经尽力了。你们说,是人在利用狗,还是狗在利用人呢?”

    映月公主这一席话,把三人都说得肃然起敬起来。接着他们又谈论了一些其它的话题。映月公主总是有惊人之语,很快她又发表了高论:“你们老说‘龙凤呈祥’,就没有人发觉这句话狗屁不通吗?

    三人是见识过公主的奇谈怪论的,当下兴致勃勃地问道:“你又有什么高论了?说来听听,这句话那里又错了?”

    映月倒背着手,在屋子里转了一圈,这才说到:“凤,又叫凤凰对不对?传说中的百鸟之王。雄的叫凤,雌的叫凰。这是每个人都知道的。

    而龙,也是传说中的一种神秘的动物。其实龙是个什么样子,根本没人知道,它只是人们臆想中的一种动物。能够呼风唤雨,无所不能。所以,皇帝就把自己当成它了。

    拿一种根本不存在的东西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实在是可笑极了。而最愚蠢的是,他们居然把龙凤扯在一起。龙代表男人,自然是公的了,而凤又是雄鸟,两个公的凑在一起,那岂不是成怪胎了吗?

    她语音清脆悦耳,叽叽呱呱的说个不停,再加上肢体语言丰富,手舞足蹈的一路说来,早把三个人笑得前仰后合,连眼泪都出来了。

    这些话,看似信口开河胡说八道,不过仔细一想,还挺有道理的。梅大志平民出身,没受过良好的教育。就是风连羿风连心兄妹二人,从小到大,受的也是很传统的教育,那里有过这等叛逆的想法?

    映月公主的这些奇谈怪论,彻底颠覆了他们心底根深蒂固的一些东西。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公主,脑袋里居然会有这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真是闻所未闻呢!

    也就是因为这一次跟映月的际遇,为三人以后的成长,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如果没有遇见映月公主的话,以后他们的人生,说不定会黯然失色不少呢!这是后话,按下不提。

    夜胥华和香夏对映月公主很好,吃的穿的玩的什么都先由着她来。映月公主生性洒脱,也不觉得拘束。看见风连心的衣裙轻罗软袄,长裙飘扬。走起路来有如微风佛柳,摇曳生姿的。再看看自己这紧身箭袖的装束,突然见觉得难看死了。

    映月公主缠着香夏夫人,非要她也给自己做一身,连心小姐这样的衣裙。..

    香夏心里好笑,到底是小孩子家,心思都在这些细枝末节上去了!当下唤来府上的针线丫鬟,让她们连夜为公主缝制衣裙,务必要做到,和连心小姐的一个样子。

    映月公主自从来到风府,无论什么事情都觉得称心如意,加上有梅大志和风氏兄妹的陪伴,早把回去的事情忘到瓜哇国去了,成天的忙着和大家读书练武,高谈阔论,又见小青还是来时的打扮,赶紧跑去磨着香夏福晋,要她也给小青做了几套衣裙。

    一日,映月在闲谈中提到夜倾宴,风连心马上皱起眉头来,不高兴地说:“这个奸诈狠毒的人渣,你提他干什么?”

    映月吃了一惊,夜倾宴在她的心里,那是完美的神。突然见风连心这样评价他,不禁心里有气,冲口而出:“你凭什么说他的坏话?他那里得罪你了?”

    “他得罪的人还少吗?大陵国上万条老百姓的生命,就葬送在他的手里!你说,这样的人,不该说他坏话吗?”风连心气鼓鼓地说,只要一提起夜倾宴和沐若雪,大陵国知情的人,没有一个不恨得牙痒痒的。

    映月公主看着风连心,只见她长眉如画,杏脸桃腮,两只眼睛清澈如水……。映月公主的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莫不是这个风连心,也喜欢上她的夜倾宴哥哥了吧?于是她试探着问:“你说的是那个夜倾宴?难道说你们大陵国,也有个叫夜倾宴的人吗?”

    风连心“呸”了一口,道:“我们大陵国,才没有这样人面兽心的畜生呢!他不是大陵国的人,他在万川岭的一个角落里,自己封了皇帝。

    映月的心里开始不安起来,她很矛盾。为什么,就连大陵国一个寻常人家的小姐,对夜倾宴会这样熟悉呢?那她又是怎样认识夜倾宴的呢?

    一向天真烂漫的映月公主,突然间变得闷闷不乐起来。这倒是件稀罕事儿,小青发觉公主有心事,找机会悄悄问道:“公主,你是不是想家了?咱们回大雪国去好不好?”

    映月伸手就给了小青一个爆栗子:“你这家伙,一天尽想着回去!回去干什么?还不是成天过着同样的日子?我心里烦得很,你陪我到街上去转转吧!”

    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主仆二人躲躲藏藏地出了大门,往大街上去了。走到市集上,只见摊贩云集,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都有。街上行人熙来攘往,摩肩接踵的好不热闹!

    突然一个紫色的身影出现在映月眼前,她一眼就认出来了,那是她的二皇兄郝晨逸。紧接着,映月的眼睛,仿佛被什么东西给吸引了过去,嘴巴也张成个鸡蛋型。二哥郝晨逸的身旁,那个暗黄色的熟悉身影,不是夜倾宴又是谁呢?

    映月公主满心狐疑,一拉小青的手跟了上去。无奈人潮拥挤,她们两夹在人流中间,想要行动自由都难,那里还能顾及得到其他的事情?

    转眼间就失去了两人的踪影,映月紧张得伸长脖子四处寻找,可是眼前满是攒动着的人头,那里还有夜倾宴和郝晨逸的影子?

    映月急得跳脚,前后左右放眼望去,除了人还是人,夜倾宴和郝晨逸,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凭直觉,她感到二哥和夜倾宴凑到一起,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可恨的是,竟然让他们给溜了。

    出了这个插曲之后,映月公主也没有心思逛街了,忙忙的拉着小青跑回侯府,把梅大志叫了出来,使出各种威逼利诱的手段,让他把衣服借两套给自己。

    梅大志见王爷和夫人,很看重这个外邦的小公主,也不敢得罪于她。虽说自从来到王府,就没有人拿自己当过外人。可毕竟是寄人篱下,好多东西,是不能随心所欲的。

    尽管梅大志不愿意,还是找出两套衣服来,给了映月公主。梅大志出身寒微,对于身外之物看的很重,拿出这两套衣服来,心疼得什么似的。暗想着以后,一定要离这个公主远点,免得又被她揩了油去。

    映月公主可不管这些,她想要的东西随便开口就要,自己的东西也随便送人。当下迫不及待地回到房里,换上了梅大志的男装。

    可是新的问题又出来了:梅大志生得虎背熊腰的,他的衣服穿着映月身上,活脱脱像个大套子,映月的身体在梅大志的衣服里,简直都可以划船了。

    这样的衣服穿在身上,连正常行动都难,那里还能跟踪人呢?回想起梅大志借衣服时,那个心痛的样子,映月就来气。她把衣服胡乱卷成一团,从梅大志的窗口扔了进去:姑奶奶不稀罕了,还给你吧!

    身上这一身衣裙,虽然很漂亮,可惜宽衣大袖的,裙子更是要命的宽松垂坠,还长得连脚脖皓澈盖住了,这样的着装自然是不能去跟踪人的了。

    映月公主思来想去,想到了来这里的时候,穿在身上的那套粉红色紧身衣服,赶紧唤来小青,让她去给自己找来。小青迟疑着,又不敢说什么,慢吞吞的下去了。

    看她那个样子,映月就知道没什么指望。果然一会儿小青回来了,期期艾艾地说:“当初公主换下来的衣服,是这里的丫鬟们收走的,她去问了好多的人,都没有人知道,那些衣服到哪里去了。不但公主的,就连自己的也找不到了。

    映月气得抓狂,看着小青,恨不得把她吃了。小青吓得低着头,两条腿开始打起颤来。映月瞪了她半天,终于叹了口气,挥挥手让小青出去了。

    对于这个丫头,映月真是无奈得很。她总是一副受惊吓的样子,让你拿她怎么着都不是。看来还得自己想办法,弄一身利索的衣裳去。想来想去,便把主意打到了香夏夫人的身上去了。

    映月来到夫人的房间时,香夏正在看一本兵书。她虽然是个女流之辈,却对行军打仗很感兴趣,近乎痴迷。还得了个“女诸葛”的外号。就为了这,以前在相府做丫鬟的时候,没少被瑾秋取笑。

    香夏和瑾秋,都是沐筱萝的丫鬟。那个时候二小姐对她们很好,总是护着她跟瑾秋。香夏喜爱兵书,二小姐就想尽办法,找来兵书给她;瑾秋喜欢武功,二小姐也让相府里的武士教她。甚至还经常指点她们的兵法和武艺。

    如今已是人事非,二小姐成了当今天子的皇后,瑾秋和自己,也嫁为人妇,成了夫人,有了自己的家和归宿。更重要的是,还都嫁得如意郎君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