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9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514

人气小说: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武侠之最强神捕手术直播间绝世巫医方先生,无药不欢!豪门第一宠:少奶奶,又跑了!墨少,你老婆回来了篮场执剑人

    唯一美中不足的,她香夏没有瑾秋的好福气。瑾秋的丈夫花辰御,一心一意的对她好,夫妻俩举案齐眉相敬如宾,当真是羡煞旁人也!

    而香夏的夫君夜胥华,却是琵琶别怀抱,心里念念不忘的,是皇后沐筱萝!想到这里,香夏的眉毛拧了起来,心里的酸楚,又开始翻搅起来……

    映月冒冒失失地闯进来,看到夫人伤感的神情,有些无措地站在那里。香夏迅速恢复了平静,微笑看着映月:“公主来找我,可是有什么事吗?”

    “那个……那个……呃,夫人,你能再给我做几套衣裳吗?”毕竟自己的要求有些无状,映月也有点不好意思起来,艰难地说出了来意。

    “可以!”香夏爽快地答应了她,回头吩咐人去叫来针线丫鬟,让她们根据映月的要求给她做衣服。可是映月说出来的话,却引起了香夏的注意“给我做几套普通的男装吧,要身份各不相同的!”

    香夏示意丫鬟按照公主说的去做,她暗暗留了心,这公主到底要做什么呢?于是找来侍候公主的人,问清楚了公主的行踪。知道她今天溜出府去过,回来就一副神神叨叨的样子。

    香夏对映月公主产生了怀疑,她叫来一个名叫心儿的伶俐丫头,单独和她密谈了很长时间。然后找个理由,撤换掉原来侍候公主的人,把心儿安排到映月公主房里去了。

    针线丫鬟送来衣服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映月好不容易等到衣服做好,她迫不及待地换上衣服之后,悄悄地“溜“出府门去了。

    其实看守大门的卫士,早在昨天就接到夫人的授意了。香夏要他们无论映月做什么,都要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放映月公主自由出入。

    这边映月前脚刚走,那边心儿就跑去告诉了香夏夫人。

    据心儿说,公主是一个人出去的。她乔装成男人,还在脸上做了一番手脚,一张脸弄得花里胡哨的,咋一看去,还真的很难认出来呢!

    香夏接到消息之后,马上告知了夜胥华。夜胥华早换上寻常百姓的衣裳,做好准备了。听香夏说映月出了府,马上跟了出去。

    自从香夏告诉他,映月小公主的反常举动后,夜胥华就感到事情的严重性:这个映月是大雪国的公主,也就是前不久来进贡的,郝晨逸三兄弟的妹妹。

    大雪国和大陵国素无往来,突然间跑来进贡,这本来就有些不合情理,更奇怪的是,大雪国的二皇子郝晨逸,居然对宸潋公主别有用心,出游时郝晨逸和宸潋公主的那些事情,风连羿和风连心兄妹都跟他说了。

    这个郝晨逸,先是找借口要宸潋公主陪伴他一个月,后来公主莫名其妙的痴傻了,他更是冒名顶替御放,堂而皇之的住进了公主的惠仙苑,然后在公主受伤之后,又神秘地失踪了……

    现在就连胸无城府的映月公主,也突然变得神神秘秘起来,乔装打扮和易容后偷偷跑出去,难道说,她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映月公主以前从没来过大陵国,所认识的人,除了谷乘风军师和年羹强将军父子,就是自己府上的这些人了。难道说,她在大陵国是遇上了熟人?所以要把本来面目藏起来?

    夜胥华轻功极好,又是熟门熟路的,映月公主的一举一动,早在他监视的楚围之中。奇怪的是,映月像个没头的苍蝇一样,到处乱撞,好像一点目标都没有。

    夜胥华暗暗奇怪,如此看来,她并没有和谁勾搭。但是她到底要做什么呢?眼看着映月失望地回侯府去了,夜胥华来到皇宫,把这件事情禀报了赫连皇陛下。

    赫连皓澈和沐筱萝,也觉得事情有些严重起来。这个小姑娘不像是在胡闹,她一定是碰到什么迷惑的事情了。看她的举动,可能是想查清楚什么东西。

    他们叮嘱夜胥华,一定要看住映月公主的一言一行,搞清楚她到底耍什么把戏。而且还不能惊动了她,所有的一切都要不动声色的进行,一旦发现什么情况,马上进宫禀报。..

    从此夜胥华连上朝也免了,成天的尾随着映月公主到处瞎转悠。终于有一天,就在夜胥华快失去耐心的时候,公主突然像发现了什么似的,尾随着两条人影一路追下去了。

    一看到那个暗黄色的熟悉身影,夜胥华的心,紧张的都快要停止了跳动:那个人影居然是夜倾宴!夜胥华的三弟!

    以前的种种恩怨,早已经恍如隔世,夜胥华不敢也不愿再想起。只是当他听到有人,指责痛骂夜倾宴残暴狠毒的时候,心里那种愧疚和痛苦,是无人能够理解的!

    夜胥华隐藏好身形,一路尾随在映月公主后面,跟着他们一路追下去……

    只见郝晨逸和夜倾宴,走进了一家毫不起眼的客栈,两人很警惕,一路上小心翼翼的,随时查看着有没有尾巴。可笑映月公主就在他们的后面,却没有被发现。

    因为公主还是个小孩子,无论是郝晨逸还是夜倾宴,对大陵国都相当的熟悉。赫连皇陛下的两个皇子和公主,他们再熟悉不过。现在宸宁太子和二皇子宸礼,部在他们的掌控之中。宸潋公主受伤在药灵尊者赫连井然处治疗,小公主宸芯,顽劣不堪,而且成天的缠着御放,那里还有时间出来瞎逛?

    就连夜胥华的两个孩子,郝晨逸和他们打过照面,也是认识的。而且那两个孩子不会功夫,自然也就对他们构不成任何的威胁!

    映月公主一路尾随在两人后面,进了那家名叫《宾如归》的酒楼。估计这家酒楼的掌柜,大概是希望,这里能给客人宾至如归的感觉吧?看来这酒楼的老板,也算是用心良苦了!

    映月眼看着两人上楼去了,就随便找了个座位,要了点酒菜吃喝起来。夜胥华也寻了个不起眼的角落,学着映月公主的样子,要了些酒菜来,一面漫不经心的吃喝着,一面留心着楼上的动静。

    突然一个纤长文弱的身影,引起了夜胥华的注意:这不是二皇子宸礼吗?他来这里干什么?夜胥华下意识的往里面缩了缩身子,把头压得更低了。

    宸礼犹豫着站在客栈的门口,东张西望的。掌柜的见他衣服华丽,像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儿,早殷勤地迎上去,把他接到大堂里来了。

    宸礼心神不宁的样子,一面四处张望,一面从怀里掏出些散碎银子,给了掌柜的,只说是来这里找个故人,就上楼去了。

    夜胥华的心直往下沉,头上的冷汗也涔涔地冒了出来。一个残酷的事实摆在了他的面前:二皇子宸礼,跟夜倾宴有勾结。而夜倾宴和郝晨逸,又同进同出,说明早就打得火热了。

    难怪映月公主会这样!郝晨逸和夜倾宴,一个是她的亲哥哥,一个是她的意中人,两人行踪诡秘,她当然要查个清楚明白了。

    夜胥华很想知道,这二皇子宸礼,到底跟夜倾宴他们,有着怎样不可告人的交易?他仔细查看了宾如归客栈的布局,发现这是个老式的房子,一共四层,一楼是大堂,二楼和三楼是酒楼,只有最上面的四楼,才是客栈。

    这就简单多了,客栈越少,查起来也就越省事。他很想上去亲耳听听他们到底密谋些什么,无奈现在是白天,郝晨逸和夜倾宴更非泛泛之辈,只要一个不柔打草惊蛇,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想到这里,夜胥华匆匆结了账走了。只有映月公主,还在心不在焉的吃着饭,继续傻傻地死守在那里……

    夜胥华一出酒楼,马上施展轻功,飞速往皇宫赶去。在夜胥华的心里,沐筱萝始终只是个娇弱的、需要呵护的女人。该怎样把这个残忍的消息告诉她呢?她的儿子,居然跟她的死对头暗中勾结,她能承受住这个打击吗?

    夜胥华对沐筱萝,怀着深深的怜惜和不忍。尽管她沐筱萝早嫁了人,已经是落叶成荫子满枝了。但是在夜胥华的心里,她依然是那个相府中,软弱和忍让的二小姐!在夜胥华看来,沐筱萝无论是皇后也好,是二小姐也好,都离不开自己的保护!

    赫连皓澈和沐筱萝,马上接见了夜胥华。他们知道,夜胥华这个时候突然求见,一定是有什么重大的发现和收获。

    夜胥华艰难地,把宸礼和夜倾宴郝晨逸暗中来往的事情,吞吞吐吐地说出来之后,沐筱萝和赫连皓澈,差点被这个消息给击垮了。他们怎么也无法相信,这是真的!

    沐筱萝泪如雨下,哭了个肝肠寸断。自古以来,为了争夺皇权,杀父弑兄的惨剧屡见不鲜。可令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样的惨剧,居然也会发生在她的家庭,她亲生儿子的身上!

    沐筱萝一直担心着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宸礼,那个温文尔幽,恭敬谦让的孩子,他是那么的柔弱,那么的聪明和上进!

    一直以来,因为宸礼的体弱多病,沐筱萝放在他身上的心思,都要比其他的孩子多些。总盼望着,他能够平安的早日长大成人。能够好好的协助他的父皇跟皇兄,把大陵国治理得更好,更上一层楼!

    可是,他居然跟夜倾宴、郝晨逸等人狼狈为奸、暗地里勾结到一起去了!他到底要干什么?沐筱萝咬牙切齿的想:“皇位吗?眼下他的父皇还在壮年,而且太子之位也还没有定论,他怎么就那么迫不及待了呢?

    眼看着心爱的皇后,那副伤心欲绝的模样,赫连皓澈的心都快要碎了。对筱萝皇后的心痛,和对宸礼皇子的痛恨,几乎令赫连皓澈发狂!

    为什么?在他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打下江山来之后,他得到的,却是这样的结果?

    仇人的迫害也还罢了,最令他难以忍受的,是亲人的背叛!这个皇位,不但没有带给他想要的生活,反而令他如此的伤心、绝望和痛苦!早知如此,这样的江山,不要也罢。这样的皇帝,不做也罢!

    都说江山社稷、皇位,是天下男人追求的终极目标。可是赫连皓澈成为天子之后,过的却是这样的日子!

    朝政的繁杂和沉重,几乎压得他失去了生活的乐趣。夜倾宴和沐若雪花样百出的迫害,使得他差点痛失娇妻和爱女。

    那些冤死在陨石之下的无辜老百姓,以及一夜之间惨遭杀戮的大陵国子民。现在又是宸礼的通敌叛变。有哪一样,是能够让他省心的?又有那一样,不是让他寝食难安,食不下咽夜不能寐的?

    每天都在心惊胆颤中过日子,每时每刻都在担心着,会有怎样的灾难,降临到自己和亲人的头上。他这个皇帝,当得真的是好辛苦好辛苦!

    现在居然连亲生的儿子,也做出这等丧尽天良的事情来!背叛起自己的国家自己的父母来了!赫连皓澈突然间心灰意冷起来:这样的皇帝,当得还有什么意思?

    这个打击实在是太大了,几乎把沐筱萝和赫连皓澈,逼到了崩溃的边缘!

    夜胥华看着依偎在赫连皓澈怀里,哭得梨花带雨的沐筱萝,心里分不清是什么滋味!这个男人,他并没有给筱萝带来幸福啊!自从筱萝嫁给了他之后,从来就没有过上一天好日子!

    成日里提心吊胆的生活着,明枪暗箭总也躲不完,一会儿发生这样的事情,一会儿又发生那样的事情。简直是永无宁日的折磨啊!这样的生活,比之地狱,又能好到哪里去呢?

    夜胥华有些迷惑起来,他开始思考一个问题:眼前的这个男人,到底值不值得沐筱萝托付终身呢?想当初我夜胥华为了成筱萝的一片痴心,放弃了江山放弃了佳人,为的,就是要筱萝幸福!可是沐筱萝,她真的幸福吗?

    二皇子宸礼一回到自己的府邸,马上就被软禁了起来。宸礼心里明镜似的,他知道,东窗事发了。

    早就料想到会有今天了!宸礼冷笑着,泪水无声无息的流了下来。开弓没有回头箭,从跨出第一步的那天开始,他就是怀着“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悲壮情结,去做每一件事情的。他拿定主意,大不了功败垂成,沦为阶下囚!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