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0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414

人气小说: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武侠之最强神捕手术直播间绝世巫医方先生,无药不欢!豪门第一宠:少奶奶,又跑了!墨少,你老婆回来了篮场执剑人

    夜倾宴说得没错,与其屈居人下,倒不如放手一搏。是的,自己自幼体弱,不是练武的好料子。也是自己命不好,时运不济生不逢时,生来就不是皇长子,不是继承皇位的人选。

    眼下江山风雨飘摇,百姓流离失所,那一样不需要武力来解决?

    可恨自己武功平平,虽然博览群书,但盛世文治、乱世武治,却是亘古不变的真理。皇兄虽然文武双,可惜太过刻板而且宅心仁厚,这样的皇帝,如果生在盛世,那也算得上是万民之福了。

    可惜的是,他偏偏生在这个多事之秋,以他的秉性,咱们这大陵国到了他的手里,他肯定会一味的体恤百姓,一味的交好邦邻不动刀兵,长此以往,大陵皇朝的锦绣河山,迟早还不得葬送在他的手里吗?

    宸礼清楚地记得,早在母后出去避难还没有回来的时候,夜倾宴就找上了他。对他晓以大义百般游说。宸礼是聪明人,很多道理一点就透,他知道,夜倾宴并非仅仅是危言耸听,他说的,其实很多都是事实!

    特别是夜倾宴那句慷概激昂的话,深深打动了宸礼的心:“大丈夫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与其苟活于人世,倒不如拼尽力,放手一搏!”

    “自古成败难料,看天意,有可能你宸礼有当皇帝的命,得鬼神暗中相助,能够扭转乾坤,荣登大宝呢!就算是天不容你,那也是轰轰烈烈,用生命给自己书写了壮烈的一篇,总好过悄没声息就死去的强!”

    宸礼皇子才高八斗,学富五车,这些道理他自己是懂的。想到古往今来那些成功坐上皇位的人,为了保住自己的江山千秋万载,那个不是心狠手辣,对敌人,对臣子,甚至对自己的骨肉兄弟,他们都会痛下杀手,排除异己的!

    自己可不想成为皇兄的垫脚石,辅助得他江山稳固之后,再被他猜忌怀疑,最后落到不是被流放就是被软禁的凄凉下场……

    这宸礼皇子虽然聪明过人,到底是个孩子。经过夜倾宴居心叵测的一番挑唆之后,钻到牛角尖里去了,满脑子想的,都是宸宁皇兄残害自己的画面,以至于铤而走险,成为夜倾宴手里的又一颗棋子!

    赫连皓澈夫妇秘密囚禁了皇子宸礼之后,马上密锣紧鼓的进行着下一个计划:由沐筱萝亲自出面争取映月公主的帮助。

    沐筱萝知道,郝晨逸是映月的哥哥,而夜倾宴,则是映月公主的心上人。要让她倒戈相向,替大陵国对付那两个人,难度是相当的大。

    好在映月公主生性善良,为人正直。要争取她,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于是沐筱萝、赫连皓澈、夜胥华和香夏,在一起商量了很久之后,终于想出了一个天衣无缝的妙计来。他们要合力演一出戏,好让映月公主看清楚郝晨逸和夜倾宴的真实嘴脸。

    商议妥当之后,大家就开始分头行动了。先是让香夏夫人陪着映月去去逛街,然后沐筱萝找机会出现在夜倾宴的面前,再然后,就等着让映月公主看好戏了。

    香夏来到映月公主的房间,陪她说了一会儿话之后,故意说自己要到街上买些胭脂水粉,顺便给风连心买点小玩意,问公主想要什么,她一并给买回来。

    果然映月公主一听这话,死活闹着要跟香夏一起去。香夏做出没办法的样子,好说歹说就是不让映月和她同去。

    香夏说:你是我们大陵国的贵客,万一出去有个什么意外,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轻者我没法向谷乘风老人父子交代,重则要是引起两国纠纷的话,那我们一家,还能有活路吗?

    映月公主马上信誓旦旦的说,她一定乖乖地听从香夏的话,绝不在外面惹是生非,绝不给她添任何的麻烦。她本来是想自己出去监视夜倾宴和二皇兄的,只是香夏把要去的地方说得天花乱坠,要多好玩有多好玩。

    映月公主毕竟是小孩子心性,一时间玩心大起,也顾不得皇兄他们了。反正有的是时间,等以后再去调查他们好了。今天先跟香夏夫人去玩玩吧,等认识了那个地方之后,自己以后就可以随时去了,也不用总是求人那么辛苦。

    香夏眼看着映月公主来了兴致,趁机和她约法三章:其一,公主和自己都要乔装改扮,免得引起别人的注意。其二,公主必须听从自己的话,就算是发生多么大的事情,也不能现身和大喊大叫。

    香夏看映月公主瞪着自己,那双圆溜溜的大眼睛里面是不满,于是笑着又补充了一句:“当然了,你可以和我说话,但是别人,你不能跟任何一个人讲话,能做到吗?”

    映月心想:“反正我又不认识这里的人,跟他们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旋即缓缓点头答应了。、

    香夏接着提出第三个要求:“其三,无论出现什么事情,你都不能离开我,这里不比你们大雪国,没有人知道你是公主,说不定会做出伤害你的事情来。我得为你的安负责!”

    映月公主想了想,觉得也有些道理,螓首摇晃得跟拨浪鼓似的。

    香夏换了一身寻常妇女的装束,看着映月换上一套男孩子的衣服后,这才出了门,一路上两人扮成母子,香夏给映月买了好多小吃,是小孩子喜欢吃的东西,可把映月公主高兴坏了。

    说话间来到宾如归客栈附近一条繁华的街道上,只听见前面锣鼓喧天,好不热闹。原来是江湖卖艺的在这里“耍场子”。

    映月一看有人卖艺,高兴得不得了。马上拉着香夏钻进人群,兴致勃勃地观看了起来。只见场子里刀枪剑戟,十八班武器样样齐。

    为首的一个大汉敲着铜锣转了一圈,对围观的人群说过场面话之后,一个年轻的后生就跳了出来,对着大家一抱拳,也不说话,随手拿起一把大刀舞了起来,只见他越舞越快,最后只见一片白光旋转,根本看不到人影了。

    就在这个时候,走出一个身穿大红紧身衣裳的姑娘,那姑娘生得粉妆玉琢的,美丽极了。只见姑娘两手端着一个铜盆,盆子里盛满了清水。姑娘来到舞刀的小伙子面前,一盆水向着小伙子泼了过去。

    小伙子呼呼地舞动着大刀,把那些泼向他的清水,部挡向了围观的人群。大家猝不及防,惊骇得大叫起来。一时间惊呼声响彻云霄。

    小伙子收了刀,身上一点水迹都没有。马上有人喝起彩来,小伙子抱拳团团作了个揖,算是谢过大家。回身拿起一杆枪来,摆了个白鹤亮翅的姿势,双眼微眯,静静地等待着什么。

    那姑娘收起了铜盆,来到刀枪架子前,取下一把剑来,随手耍了几个花样之后,突然一剑向着小伙子刺了过去,人群又是一阵惊呼。

    下伙子一个凤点头躲了过去,回身刚要和姑娘交手,突然一个俏生生的声音响了起来:“姑娘好身手,请让我来领教几招可好?”

    来人正是沐筱萝,刚刚动静闹得这么大,估计早就惊动了夜倾宴他们。自己若不提前出现,万一他们忍不住先露了面,这出苦心安排的好戏,岂不是就要泡汤了吗?..

    以夜倾宴和郝晨逸的精明,如果沐筱萝看见了他们还出去的话,是会令他们起疑心的。

    沐筱萝一身鹅黄色的衣裙,很随意的打扮,头上嬛了个乌云髻,用一只珠钗固定起来,旁边点缀着几朵绢花,整个人看起来冰清玉洁的,素幽极了。

    只见她从人群中款款走出,衣袂迎风飘飞,显得婀娜多姿,美得令人目眩神摇,恍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映月公主张大了眼睛,若不是亲眼看见,打死她也不会相信,天地间,居然会有这等美丽的女子!

    一刹那间,所以的人都屏住呼吸,目不转睛地盯着沐筱萝。原本大家只是想凑个热闹,看看江湖卖艺的小子姑娘舞刀弄枪,打发一下无聊的光阴,没想到会遇上这样美若天仙的大美人,这下可真是大饱眼福了!

    场子中的红衣姑娘,只是直直地看着沐筱萝,眼里满是惊艳的神情,竟然是看得呆住了。沐筱萝施施然来到红衣姑娘面前,莞尔一笑,柔声问道:“小女子想跟姑娘讨教几招,不知姑娘肯赏脸否?”

    红衣姑娘终于回过神来,忙礼貌地对着沐筱萝笑道:“姑娘好幽兴!我们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正想交几个朋友呢!承蒙姑娘不嫌弃肯出手指点,小女子感激不尽!”说话间对着沐筱萝福了一福,算是行过礼了。

    沐筱萝敛衽还礼,刚要开口说话,突然一个暗黄色的人影闪了出来,瞬间点了沐筱萝的穴道,一把提起她闯出人群,几个纵跳就没了踪影!

    这一下变起突然,所有人的都吓傻了,等他们回过神来之后,那里还有沐筱萝和黄衣人的影子?映月公主一见那个暗黄色的身影,也是吃惊得张大了嘴巴。香夏早有准备,一下子紧紧捂住了她的嘴,不让她发出任何声音来。

    映月突然间像疯了一样,一把打掉香夏捂住自己嘴巴的手,向着夜倾宴消失的地方就追了过去。被暗中跟随着的夜胥华点了穴道,带回侯府去了。

    沐筱萝被夜倾宴掳走之时,把香夏身边映月公主的表情部看在眼里。自从喝了白蟒的血、打通任督二脉之后,沐筱萝的功力,已经远在师傅谷乘风老人之上,夜倾宴当然对她构不成威胁。

    沐筱萝早料定夜倾宴会对她来这一手,她也正是利用夜倾宴对自己的迷恋,设计演出被夜倾宴抢走的好戏,以此让映月看清楚夜倾宴的真实面目,好把她争取过来。帮助自己揭穿夜倾宴的阴谋。

    夜倾宴一出现,沐筱萝就运气使得身的经脉逆转起来,夜倾宴点她穴道的时候,气血早就错开,当然一点用的没有啦。

    这可是一招险棋,当初沐筱萝提出的时候,曾经遭到赫连皓澈、夜胥华和香夏的强烈反对。沐筱萝艺高人胆大,她对大家伙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凭我现在的功力,夜倾宴早就不是我的对手了。”

    看着大家关切的眼神,沐筱萝的心里,满满的都是感动。她站起来继续说“我可以假装被夜倾宴制住,以此来麻痹他,然后在他掉以轻心时,出其不意的突然发难,说不定还能一举得手,把这个害群之马给抓回来呢!”

    “擒贼先擒王!大陵国发生的那么多灾难,虽然也有姐姐沐若雪的一份,不过罪魁祸首还是夜倾宴。只要我们擒住了夜倾宴,剩下的那些余孽,也就容易对付得多了!”

    大家听沐筱萝说得在理,而且她确实也没有太大的危险。再说也实在找不到更好的办法,来对付这个丧心病狂的夜倾宴了。

    夜倾宴那些令人发指的所作所为,早就把赫连皓澈、夜胥华和所有大陵国的臣民们,折磨得心力交瘁,疲惫不堪了。谁都恨不得早点擒获夜倾宴,阻止他那无休无止的杀戮。

    眼下除了沐筱萝设下之计,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赫连皓澈和夜胥华都知道,沐筱萝的功力,早已经是今非昔比,明白夜倾宴是奈何不了她的。

    只是关心则乱,虽然明知沐筱萝此去,并没有多大的危险。但还是不想让她以身涉险,沐筱萝的安危,对于赫连皓澈和夜胥华来说,比什么都重要。

    香夏却别有一番心思,虽然她也反对沐筱萝冒险,不过她并不在意沐筱萝的安危,只是迫于场面,随便说说而已。她甚至盼望着沐筱萝出事。

    希望沐筱萝被夜倾宴抓走,最好把她抓到万川岭中的小皇国去,永远也不要放她回来。如果真能这样的话,夜胥华就会彻底死了心,把错付在沐筱萝身上的心收回来,一心一意的对自己好了!

    夜倾宴一举得手,高兴的几乎发狂:就连苍天都睁眼了,被我夜倾宴的痴心所感动了,所以才会给我制造机会,让沐筱萝走出皇宫,自己送到我的手上来了!

    这里是大陵国的领土,夜倾宴不敢大意,所以他专挑那种偏僻的地方而去。幸好沐筱萝是微服出游,估计就算是带了随从,也不过是些宫女们,没有什么能耐。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