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2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41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网游之九转轮回绝世高手

    “一将功成万骨枯!成大事者不拘小节,除了具备钢铁般勇往直前、坚不可摧的顽强意志之外,他还必须拥有一副铁石心肠!同时还得有百折不挠、永不言败的坚韧……

    这些说来是慷慨激昂,豪气干云,就连躲在帷幕后面的宸礼皇子,也听得热血沸腾的。宸礼忍不住暗暗点头,眼中大有赞赏之意。

    二皇子宸礼和夜倾宴,不过是相互利用的关系。大家各取所需,谁也没有对不起谁,谁也不欠谁的什么。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深厚的交情,不过是互惠互利而已!

    当初宸礼会被夜倾宴打动,也是因为夜倾宴善于察言观色,抓住宸礼疑心很重的弱点,并且利用这个弱点来大做文章,加以利用的结果。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当宸礼得知夜倾宴落网之后,并没有放在心上。这个男人如果连父皇母后都斗不过的话,那他又有什么资格,来跟我宸礼交换条件呢?

    夜倾宴并不知道宸礼的复杂心情,也不知道帷幕的后面,会有人躲在那里。他继续高谈阔论:“像你这般婆婆妈妈的男人,是没有什么大用的。你顾忌太多,考虑的也太多,做什么事请,都是前怕狼后怕虎,一派瞻前顾后的样子。你能干成什么大事来呢?”

    “诚然,你是夺了我的江山不假,但那只能算是你运气好,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如果没有沐筱萝的鼎力相助,没有谷乘风和年羹强、江左莫雪他们的帮助,你能够坐上今天的皇位吗?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大华朝的不肖子孙夜胥华这个败家子,自甘下贱,卖主求荣的给你铺好了路!”

    这话听在夜胥华的耳朵里,令他如坐针毡,有些坐立不安起来。映月好奇地看着他,隐隐感觉到,外面的这个男人,一定跟夜胥华有着莫大的关系!

    夜倾宴恬不知耻的一番谬论,让所有在场的人大跌眼镜。沐筱萝忍不住开口问道:“你任意颠倒是非黑白,把什么过错都往别人身上推,难道你自己就没有一点做错的地方吗?”

    “那你告诉我,我错在那儿了?”夜倾宴脸不变色地说,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在他的心里,无论他做出什么天理难容的事情来,都是别人造成的后果,责任不应该由他来承担。

    沐筱萝实在想不明白,这个夜倾宴,怎么会变得如此的不通情理了呢?难道说,是复仇的火焰,把他燃烧得失去了理智,连人性也扭曲了吗?

    “我来问你,就算是有人抢了你的江山,就算是你的家人出卖了你,可这跟老百姓有什么关系呢?你为什么要杀了他们?你为什么要害死那么多的人?”

    夜倾宴不耐烦地挥挥手,说:“区区几条贱命,有什么大不了的?老百姓多的是,大不了等我拿到天下之后,好好善待他们就行了!你们总是揪着这件事情不放,到底烦不烦哪!”

    沐筱萝几乎无语了,她明白,现在的夜倾宴,已经是病入膏肓,无法用言语来唤醒他良知的了。沐筱萝眸光流转,瞥见帷幕后面有轻微的动静。她知道,映月公主就在那里。夜倾宴的这些话,对她的打击,一定也不小吧?

    沐筱萝话锋一转,说道:“你刚才说是因为赫连皓澈抢了我,所以你要复仇,对吗?”

    “对!”夜倾宴咬牙切齿地回答道:“如果当初你嫁给我的话,我夜倾宴或许会接受江山易主的事实,不会掀起这么多的血雨腥风了!”

    沐筱萝露出怀疑的神情来,沉吟着说:“可据我所知,你喜欢的是大雪国的映月小公主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夜倾宴哈哈大笑起来:“你是说大雪国的那个小丫头片子吗?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怎么入得了我夜倾宴的法眼?

    “我心里的女人,始终只有你一个。其它的人对于我来说,不过是颗棋子而已!我靠近她的目的,是想借助大雪国的兵力,助我夺取大陵国的江山!”

    这些话在映月听来,是格外的刺心!没想到,她惊若天人的夜倾宴哥哥,原来只是要利用自己的感情,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而已!

    映月公主这才弄明白了,难怪夜倾宴在父皇答应他们的婚事之后,就不再来找她了!自己在他心里,原来什么都不是!可笑的是,自己还一直心心念念的想着他盼着他,希望早日嫁到他的小皇国去呢!

    其实夜倾宴跟映月公主的年龄,相差了十几岁呢!可是在映月眼里,夜倾宴是那样的出类拔萃,他的出色和优秀,让所有人都望尘莫及。..

    三十来岁,正是男人的大好年华!三十岁以上的男人,成熟、稳重、睿智、精明,身体和心智都达到巅峰状态。当真是应了那句“男人三十一枝花”的鬼话了!所有他在映月眼里,是无人能及的。

    赫连皓澈和沐筱萝,看夜倾宴顽固成这样,知道再问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于是吩咐人把他带了下去。映月公主受了很大的刺激,有些痴痴傻傻起来,也被夜胥华带回去了。

    突然帷幕一掀,二皇子宸礼,满脸泪痕的跑出来,跪在赫连皓澈和沐筱萝面前,羞愧地哭诉道:“父皇母后,是儿臣愚钝,受了夜倾宴这个奸人的挑拨。儿臣也是直到今天,才看清楚夜倾宴的真实面目的。

    “他残忍、自私,不择手段和狂妄自大,实在是愚不可及啊!这种心术不正的小人,就算他真的坐上皇位,也还是会天下大乱的。老百姓会流离失所,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儿臣打定主意,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绝不能让夜倾宴做皇帝!”

    沐筱萝亲手为宸礼拢好头发,双眼含着热泪,慈爱地对宸礼说:“好孩子,知道错就好!你知道你被软禁的这段时间,我和你父皇的心里,有多么的痛苦吗?”

    赫连皓澈把手放在宸礼的肩头,也动情地说:“孩子,你要记住,无论是皇位还是江山,都只不过是过样云烟,什么都没有亲情重要!

    “只有亲情,才是你真正拥有的东西。皇儿,你千万不要被假象迷了眼睛,做出什么追悔莫及的事情来啊!就拿夜倾宴来说吧,昨天还贵为皇子,甚至有可能君临天下,可是今天,他却沦为乱臣贼子了。世事瞬息万变,我们能够把握的,只有亲情呀孩子!”

    沐筱萝含着泪,低声唱了起来:“问莲根,莲心有多苦……”这是宸礼他们小的时候,母后经常唱来哄他们睡觉的。

    宸礼清楚地记得,那时候母后的歌声里,是欢快之情!可是现在,同样的歌,同样的是母后在唱,可是这歌声,却是那样的凄凉和无助。

    宸礼知道,是自己伤了父母的心!他发誓一定痛改前非,做一个令父母放心和骄傲的好皇子。一家子终于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回头再说沐若雪,她被夜倾宴软禁起来,在小皇国的药房里,每天除了拼命研制毒药,再拼命研制解药之外,一点自由都没有。回想起跟夜倾宴的种种往事,沐若雪的心里,一阵阵的抽搐着,痛不堪言!

    这个男人并不把她当回事!他要的,只是沐若雪的那张脸,那张长得跟沐筱萝有几分相似的脸蛋。沐若雪常常会情不自禁的想,如果自己的长相,和沐筱萝的完不同,夜倾宴会怎样对待她呢?

    在夜倾宴的眼里,沐若雪只不过是沐筱萝的替身而已。如果说她还有什么用处的话,那就是她研制的毒药,对夜倾宴还有些用处。除此之外,沐若雪在夜倾宴的眼里,什么都不是!

    还有那个钟离重,早在夜倾宴没出现之前,他和沐若雪就认识了。那个时候的沐若雪报仇心切,不可否认,沐若雪对他钟离重,有利用之嫌。

    沐若雪刻意接近钟离重,利用自己的美色,让钟离重迷上了自己。然后要钟离重教她幻术,变成另外一个名叫“娴鸽”的女子,她要利用这个身份,去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

    沐若雪学得很快,不可否认,她是个聪明绝顶的女子,长得又是百媚千娇。可惜用错了心思,以至于误人误己,把心思都放到怎样害人方面去了。

    沐若雪成功的改变了容貌,就迫不及待地混进大陵国的皇宫,谋害沐筱萝的孩子去了。她要利用沐筱萝的孩子来折磨她,她要亲眼看到沐筱萝痛不欲生的样子。

    钟离重是万毒谷的弟子,擅长用毒,因为生性凉薄,手段毒辣所以被逐出师门。钟离重贪慕荣华,投奔在夜倾宴的麾下,尽心尽力为夜倾宴做尽一切坏事不说,还把沐若雪也拱手献给了夜倾宴!

    大华国灭亡之后,埋藏在万川岭中的宝藏,部被夜倾宴据为己有了。所以夜倾宴才有能力,干出那些个呼风唤雨、令天地为之变色的勾当来!否则单凭万川岭这样的不毛之地,又怎么能养得起那么多的“闲人”呢?

    沐若雪一直想不明白,自己在钟离重的心里,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位置呢!要说他对自己没有感情,可钟离重这一生,除了沐若雪之外,没有别的女人了。可是,他怎么就心甘情愿的把自己让给了夜倾宴呢?

    沐若雪经常黯然神伤,想想自己这一生,从小就命运多舛,不得父亲的疼爱与重视。生活在沐筱萝光芒的阴影里,从来就没有过上扬眉吐气的一天。

    以前发生的种种事情,突然间变得那么遥远,仿佛已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现在委身于夜倾宴,总算有了个安身之所了吧?可她沐若雪过着的,却是囚犯般的生活,连自由都没有!

    沐若雪明白,她生命中的两个男人,一个都靠不住。当真是所托非人啊!她看着镜中自己那如花般娇美的容颜,禁不住悲从中来,泪如雨下:芳华任谁贪,凭君枝头占!想我沐若雪的命运,和那些迎来送往、倚楼卖笑的风尘女子,又有什么区别呢?

    还不是一样的红颜薄命,还不是一样的虚度年华。到头来,只怕一样也会落得个“花飞粉谢珠落散”的凄凉下场吧?

    自郝晨逸来到小皇国之后,沐若雪似乎又看到了一线希望。郝晨逸是大雪国的二皇子,夜倾宴信誓旦旦的拍胸脯担保,将来一定要助郝晨逸登上大雪国的皇位!

    郝晨逸玉树临风,生的也是一表人才。而且博览群书,风流倜傥,较之钟离重那样的俗人,和夜倾宴这样的野心家,郝晨逸的魅力对于女人来说,杀伤力就更大了!

    风情万种的沐若雪,在郝晨逸的眼里,那也是人间尤物。虽然郝晨逸的心里,只有宸潋一人,但这并不等于,他就不会招惹沐若雪了。

    打个比方吧,你面前摆了一桌大餐,其丰盛的程度是你毕生未见的,你当然是两眼发直馋涎欲滴了。但是,就在你准备动筷子的时候,突然有人端上来几道爽口的泡菜。你是先吃大餐还是先吃泡菜呢?

    通常情况下,人们都会先吃泡菜。这就是人的本能,他们习惯把最好的,留在最后。现在沐若雪对于郝晨逸来说,就是那道泡菜!

    两人是干柴烈火,一下子就打得火热了。可笑夜倾宴,一心只在那个冷美人蓝沁灵的身上,脑海里萦绕的,又是如何夺取大陵国江山这等“天大的事!”所以对于沐若雪和郝晨逸的苟合之事,倒成睁眼瞎子了!

    夜倾宴和郝晨逸来到大陵国,沐若雪本来也想跟着来的。可是夜倾宴不允许,他担心沐若雪会做出什么伤害沐筱萝的事情来。于是让沐若雪留在小皇国,继续研制毒药。

    郝晨逸走了之后,沐若雪突然很想他,也就偷偷潜入大陵国来了。沐筱萝设计引诱夜倾宴上钩的时候,郝晨逸正好跟沐若雪幽会去了。

    听到大街上人群喧哗,沐若雪推窗一看,正巧看夜倾宴虏了沐筱萝,拼命往人烟稀少的地方跑去。沐若雪一见沐筱萝,那里肯放过?当下便带着人和郝晨逸一路尾随,也追了下去。

    沐若雪的本意,是想趁夜倾宴不注意的时候,抢走沐筱萝或者杀了她。可是意外的事情却发生了,沐筱萝居然反败为胜,擒住了夜倾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