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3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67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我的黑碑有灵气

    沐若雪和郝晨逸,都不想夜倾宴死。虽然他们各怀鬼胎,想法却是一致的。他们都以为,夜倾宴只是一时大意,才会着了沐筱萝的道儿。

    两人商量好,等沐筱萝一出山洞,由郝晨逸把夜倾宴抢走。至于沐筱萝,当然就由沐若雪来处理了。

    令他们万万想不到的是,沐筱萝的武功,居然好得不可思议起来,一出手就伤了郝晨逸。沐若雪见机极快,马上撒出迷魂散,眼看着沐筱萝的眼睛,就要保不住了。沐若雪喜出望外,一个大意也重伤在沐筱萝的掌下。

    沐若雪暗中培养了三个极厉害的死士,对于这三个人,沐若雪是下了一番血本的。那个时候她行动比较自由,和钟离重访遍了所有能去的地方,千挑万选之后,带回这三个人来。

    沐若雪和钟离重,暗中把这三个人藏在一出极为隐秘的地方,在他们身上花了五二年的功夫,从身体到心智都进行了一次彻底的改变,再加以毒药,终于使这三人成为了他们手里的一张王牌!

    眼下夜倾宴被关押在大陵国的密室中,郝晨逸和沐若雪又受了重伤,暂时是动弹不得了。那三个黑衣人只会听命行事,没有思考问题的能力。所以即使他们很厉害,沐若雪也不敢放出去单独行动!

    沐若雪投宿的这家客栈,比之夜倾宴他们的那一家,要气派得多。掌柜的看沐若雪和郝晨逸,一个是翩翩佳公子,一个是风流美婵娟,既漂亮又多金。

    把个掌柜的和店里的伙计们,喜欢的是合不拢嘴。自然是拼了命的巴结着侍候着,生怕一不小心得罪了财神爷,跑了这颗摇钱树!

    可是渐渐的,他们就觉得有些不对头起来了。沐若雪带来的那三个死士,个个表情僵硬,目光更是空洞洞的,看起来一点活力都没有,像个死人一样。

    掌柜的心里害怕,担心这几个人得了什么怪病,生怕死在他的客栈里惹东方司。就试探着问了沐若雪几句,那沐若雪二话不说,反手就是一掌,把那掌柜的牙齿打落了两颗。

    沐若雪“刷!”的一声拔,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来,插在掌柜面前的桌子上,告诫道:“以后谁要敢再多说一个字,我割了他的舌头!”

    掌柜的吓得头皮发麻,知道遇上厉害人物了。他马上召集起店里的所有人员,告诉他们谁也不准多嘴:“否则的话,谁也保不了你们的小命!”

    从那以后,财神变成了瘟神,大家连走路都尽量避开他们,一旦谁被叫去做什么事情,也总是战战兢兢地照办,谁也不敢再多说一句话了!

    养伤期间,郝晨逸和沐若雪终于可以堂而皇之的,以夫妻身份住到一起了。郝晨逸觉得奇怪,他知道沐若雪是个不择手段的女子,对夜倾宴也没有多少真心,可为什么她会跟着夜倾宴,跟着这个落魄的“皇帝”呢?

    沐若雪惨然而笑:“因为,我们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比如说,仇深似海,怨气冲天,有着共同的仇人和目标!”

    郝晨逸有些不忍地:“可是你在夜倾宴身边,他那样对你,你不觉得委屈吗?”

    下一秒,沐若雪出神地望着窗外,那里阳光灿烂,可惜她的心里,永远是阴暗的。

    沐若雪幽幽地开了口:“想要过上自己向往的生活,就得有承受委屈的能力。不管这委屈有多大!”

    虽然她也会伤心难过,虽然她也经常的黯然神伤顾影自怜,不过她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只有攀附着夜倾宴这颗大树,她沐若雪才能枝繁叶茂,开出最美最毒的花来!

    “可是,这样的生活有意思吗?”郝晨逸难以理解,说:“换了是我,我宁愿嫁给一个真正爱自己的男人,哪怕过着清苦的日子。至少那样你可以开心的笑,放声的哭,把心里所有的喜怒哀乐,痛痛快快地发泄出来!

    “哪怕是粗茶淡饭,哪怕是衣不蔽体食不果腹,我也不会选择过这种暗无天日的生活!你现在的样子,可以说连笑,都不属于你自己。这也太憋屈了吧?”

    沐若雪笑笑,意味深长地看了郝晨逸一眼:“你生为皇室贵胄,过的是一呼百应、锦衣玉食的生活,那里知道贫贱人家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呢?我宁愿承受高层次的委屈,也不要过简单的任性生活!”

    能够嫁给自己喜欢的人,当然比什么都强,但如果连这个人都背叛了你呢?你还能有什么指望?支撑着你活下去的,除了仇恨,再也没有什么了!”

    郝晨逸无语了,的确,他没有经历过平民百姓的生活,无法体会那种没有钱没有权,连生命和自尊都保不住的感受!

    经过这几天的相处,郝晨逸对沐若雪,也算是有了进一步的了解。看来这沐若雪,也是个苦命的女人!只是她被仇恨扭曲了心智,变得不可理,喻丧心病狂起来,让人产生畏惧心理,不敢亲近。

    郝晨逸不无遗憾的想着,这样一个百媚千娇的美人儿,武功和药理都相当的了得,若能为我大雪国所用,倒是个难得的人才呢!可惜自己跟她有了一腿,

    这就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思维差异。在女人看来,想要留住什么,或者是想要得到什么,她们首先想到的,便是用最好的东西去交换。而在她们眼里最好的东西,莫过于自己的身体了!

    所以,女人天真地认为,一旦连身体都付出去了,理所应当的,她们就应该得到想要的一切。尽管事后她们也会追悔莫及,也会痛哭流涕,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男人都是贱骨头,如果女人对他爱理不理,若即若离的话,即使当初这个女人,并没有引起他的多大兴趣,他也会舍了命的去追求。

    但是一旦他得到了女人的身体,她在他心里的位置,马上就一落千丈了。男人们甚至恨不得一脚把这个女人,踢飞到九霄云外上去,最好她就在那里养老送终,永远也不要再回来找自己了!

    经过几天的调养,郝晨逸和沐若雪的伤,已经彻底好了。他们开始张罗着救夜倾宴。尽管沐若雪并不喜欢夜倾宴,郝晨逸对夜倾宴也没有什么好感,但是他们离不开夜倾宴。这个男人对于他们两个来说,具有相当大的用处。

    郝晨逸对大陵国的皇宫,那是相当的熟悉。但却对沐筱萝的武功颇为忌惮,甚至可以说是心有余悸。沐若雪笑着说:“你傻呀,就凭我们这几个人,如果跑到皇宫里去硬碰硬拼的话,连身而退都难,还想救出夜倾宴来吗?”

    郝晨逸听出了沐若雪的弦外之音,她这是要用毒啊!沐若雪用毒的本领,郝晨逸是知道的。如果她对沐筱萝等人下手,事情就好办得多了。

    沐若雪和郝晨逸功夫都很了得,进出皇宫对于他们来说,并非什么难事。两人找机会抓了个太监和宫女出来。沐若雪照着他们的样子,把郝晨逸和自己幻化成了太监和宫女。

    两人来到关押夜倾宴的皇宫,分别在很多的水井里面投了泻药。沐若雪研制出来的泻药,那是何等的霸道?一时之间,宫里人人拉起了肚子,闹的鸡飞狗跳、人仰马翻。

    沐若雪又四处散播流言,说是皇宫里闹起瘟疫来了,这种病传染起来相当的厉害,很难医治。只要是染上这种病的人,那就是一只脚踏进了阎罗殿,活不了啦!

    就连赫连皓澈,也拉起了肚子,连早朝也不能上了。

    这可忙坏了沐筱萝,又要照顾赫连皓澈,又要操心宸宁宸礼,还有宸芯是否会被感染上“瘟疫”,又要帮助太医研制解药平息流言,稳定人心。沐筱萝忙得是焦头烂额,早把夜倾宴给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沐若雪她心思缜密,考虑齐,一下就给大陵国的皇宫捅了那么大的漏子,把赫连皓澈和沐筱萝搞得措手不及、顾此失彼的。

    郝晨逸看在眼里,心里暗暗佩服起这个女人来!

    沐若雪扮成宫女的模样,混进皇宫,本来还抱了另外一层心思,她想趁机亲近赫连皓澈。虽然沐若雪知道,赫连皓澈恨极了自己,不过那又如何?谁让他有眼无珠,放着自己不要,却偏偏娶了沐筱萝那个贱人!

    可惜她掳走的宫女,并不是赫连皓澈身边侍候的人,要接近赫连皓澈不太容易。可沐若雪是何等厉害之人,她想要做的事情,就算再难再棘手,对于她沐若雪来说,也不在话下。

    沐若雪再次用药,让赫连皓澈身边的人都拉起了肚子,一个个拉得死去活来的,然后顺理成章的进入赫连皓澈的寝宫,成了侍候赫连皓澈饮食起居的小宫女。

    沐筱萝自赫连皓澈病了之后,几乎是衣不解带,在帝所悉心照顾着赫连皓澈,沐若雪混到赫连皓澈身边,当然也就和她朝夕相处了。

    沐若雪恨死了沐筱萝,在她的茶水饮食里下了分量很重的毒,可无论沐若雪下的是泻药还是其他的毒药,沐筱萝吃了之后,还是像没事人一般,任何动静都没有!

    沐若雪大惑不解,这个沐筱萝,难道成仙了吗?

    一个念头闪过沐若雪的脑海,令她几乎难以置信:难道说沐筱萝,她已经百毒不侵了吗?

    沐若雪几乎崩溃,自己付出那么大的代价,跟钟离重学习制毒用毒,最大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沐筱萝不屑于这些“下三滥”的手段,拒绝学习这些东西。

    所以沐若雪才会花那么大的心思,在使毒用毒上面。现在她辛辛苦苦制造出来的毒药,居然对沐筱萝毫无用处,自己这么多年的心血和付出,岂不是都白费了吗?

    沐筱萝实在是太辛苦了,每天忙得走马灯似的,很多事情也就放手给下人们去做了。不过对这个新来的宫女,沐筱萝曾经也有过怀疑,私下里询问了尚食局的提调尚宫,知道这位名叫羽舒的宫女,进宫已经有两年多了。

    羽舒一直在帝所当差,做些洒扫之类的粗活,人也比较老实本分,因为这段时间闹瘟疫,宫里人手不够,这才把她调来内廷侍候皇上的。

    沐筱萝皇后娘娘见羽舒的来历没什么问题,又看她做事细心齐,什么事情都安排得妥妥帖帖的。心里好不高兴,也就放心的把赫连皓澈,交给羽舒来照顾。

    沐筱萝趁机分出身来,处理一些其他的事情。

    这边,沐若雪喜出望外,真是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啊!任你沐筱萝如何的小心谨柔,防微杜渐,还不是一样的落到我的圈套里来了吗?

    让沐若雪觉得更可笑的是,沐筱萝居然把赫连皓澈也交到她手上来了!

    “这可是你自己找的,怪不得我手下不留情了!”沐若雪得意地寻思着。

    她沐若雪苦苦盼了那么多年,现在终于如愿以偿,能够跟赫连皓澈朝夕相处了!她心里那个欢喜啊,就是在睡梦里,也常常笑醒过来。

    皇后娘娘沐筱萝也经常抽时间,过来看望赫连皓澈的病情,见他虽然还是虚弱,躺在床上起不来,但腹泻倒是止住了,少受很多苦楚。照这个情形看来,病情是稳住了,只要细心调理,应该很快就能康复的。

    沐筱萝很是满意,赏赐了羽舒宫人很多的东西。沐若雪当面千恩万谢,可一转身,就把那些东西部扔了。心里恨恨地想:你沐筱萝的这些东西,本来就应该是我的,那里轮得到你来赏赐?

    沐筱萝看赫连皓澈病情大有好转,大大松了口气,对羽舒,也是越来越信任了。赫连皓澈这一病倒,宫里和朝堂上大大小小的事物,都得沐筱萝去操持张罗。

    虽然说有花辰御,夜胥华,谷乘风父子,江左莫雪,还有赫连太傅等人鼎力相助,沐筱萝还是感到力不从心,每天埋在堆积如山的奏折里面,很少有时间再去赫连皓澈的乾清宫了!

    赫连皓澈的病,本来就在沐若雪的掌控之中。她不想让赫连皓澈受罪,可也不愿意他马上就康复起来。她要的,是赫连皓澈永远病怏怏的躺在病榻上,接受她悉心的照料。

    沐若雪使尽各种手段来引诱赫连皓澈,可恨这个男人始终不为所动,完当她沐若雪是透明的。沐若雪生气极了,赫连皓澈的无动于衷,对于沐若雪来说,简直就是一种侮辱。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