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4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639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沐若雪这一生,几乎所有的事情,都是利用自己的美貌,和风情万种去达到的。现在赫连皓澈竟然对她熟视无睹,这岂不是让她下不了台吗?沐若雪一横心,决定对赫连皓澈使用催情迷药。

    三日后。

    沐若雪支走了贴身照顾赫连皓澈的几个宫女,只留下一个年纪最小的宫女,侍候赫连皓澈。

    沐若雪精心地香汤沐浴过后,换上一身薄如蝉翼般的衣裙,举手投足间,妙曼的身躯若隐若现,显得勾魂摄魄,性感极了!

    瞒着皇后娘娘,沐若雪在赫连皓澈的参汤里,下了催情迷药,然后把小宫女也打发出去了。她亲自端着参汤来到赫连皓澈床前,软语娇音对赫连皓澈道:“皇上,你感觉好点了吗?起来喝点参汤好不好?”说罢放下药碗,伸出瓷白玉腕来搀扶赫连皓澈。

    赫连皇陛下转过身来,突然间感觉眼前一亮:这个羽舒,俏生生地站在他的面前。身上的裳裙无不赏心悦目,好看之极。尤其令赫连皓澈着迷的是,羽舒身上那股令人心旌摇曳的香味,和那影影绰绰晃动在衣裙后面的胴体。赫连皓澈不由得脸红心跳起来,感觉身热得难受。

    自己到底怎么了?赫连皓澈自己也很困惑。

    他毕竟是个壮年男子,虽然说和沐筱萝夫妻情重,两情相悦,但毕竟是老夫老妻了。

    沐若雪见赫连皓澈那个样子,知道这男人快要上钩了。

    孰料她在这方面的经验,那是相当的丰富。当下退了一步,和赫连皓澈拉开一点距离,双手端起药碗,欲拒还迎得恭敬地对赫连皓澈道:“请皇上喝点参汤吧!”

    沐若雪是调情的高手,她可不想被赫连皓澈一把抱住,就这样给草草解决了。她要充分**起赫连皓澈的激情与渴望,制造出浪漫温馨的氛围,然后再跟赫连皓澈共赴云雨巫山,充分地享受那种惊涛骇浪、抵死缠绵!

    赫连皇陛下愣了一下,犹豫地看着羽舒。羽舒也满面娇羞、含情脉脉地看着他,那目光中的款款深情,令赫连皓澈好生感动!

    其实自从羽舒来到身边,赫连皓澈就感觉到,这个小宫女对自己有着极深的情感。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事情,赫连皓澈为人正直,对皇后沐筱萝又是一往情深。

    想赫连皇陛下的心思,一直都在沐筱萝身上,从来就没放到别的女人身上去过。再说沐筱萝美若天仙,赫连皓澈是除却巫山不是云,别的女人在他眼里,根本不值得一顾!

    可这个羽舒就不同了。她能很好的把握赫连皓澈的心思,总是那么体贴入微,善解人意,把赫连皓澈侍候的是心旷神怡,舒服极了。

    羽舒在赫连皓澈的心里,本来印象就很好。再加上这段时间的朝夕相处,赫连皓澈更是觉得越来越离不开羽舒了。他甚至想过,找个机会跟皇后提出,把羽舒收在身边。

    皇宫里的规矩繁多,皇帝想要纳个妃子,比之平常大户人家,那可是要麻烦多了。大臣们会喋喋不休的说,此事关乎国运。

    理由是皇上纳的每一个女子,都有可能会诞下皇嗣,甚至生下龙种,如果出身不好的话,岂不是玷污了皇室血脉,遗祸后世吗?

    所以大凡皇帝想纳个女人在身边,大臣们和皇后都会大张旗鼓,不厌其烦的调查其祖种三代,力求保皇室血统的纯正!

    所以对于羽舒,赫连皓澈一方面担心会受到大臣们的阻挠,一方面又怕沐筱萝寒心,总是举棋不定,对羽舒的情意绵绵,也只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打马虎眼了。

    赫连皓澈接过羽舒手中的参汤,目光恋恋不舍地在羽舒脸上梭巡着,心里觉得很奇怪,这个小宫女是几时进宫来的?怎么从来没见过她呢?难道说,是最近才来的吗?自己也真是糊涂了,身边有这等天仙般的人儿,居然到现在才知道!

    “皇上,参汤凉了就不好喝了,请皇上趁热喝了吧!”沐若雪见赫连皓澈盯着自己看,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心里暗自高兴起来。

    眼看着参汤就要凉了,这催情药就是要趁热喝下去,效果才能发挥到极致。如果汤凉了,里面的药效就会大打折扣。

    赫连皓澈恋恋不舍地把目光从羽舒脸上收回,伸手去接参汤。可当他的目光落在羽舒端着药碗的手上时,又呆住了:那是怎样的一双手啊!..

    双手白皙细腻,娇小绵软。显得是那样的纤细柔美,十指修长细嫩,白得近乎透明。指甲修成精致的椭圆形,涂着淡淡的肉红色蔻丹!

    赫连皓澈伸出去的双手,不知不觉握住了羽舒的双手。沐若雪喜上眉梢。按说赫连皓澈现在的表现,不需要使用迷药他们也会共赴巫山的。

    不过沐若雪可是个贪心的女人,随随便便的情欲满足不了她,她要的,是那种刻骨铭心、狂风暴雨般的激情!

    沐若雪一心想着,要赫连皓澈喝下碗里的催情药。她故意皱起眉头,那弯弯的两道眉毛聚在一起,有如淡淡的山峰,带着一丝嗔怪的神情,看得赫连皓澈云山雾罩的,不知道她这是高兴呢,还是不满?

    把心一横,沐若雪把脸凑近赫连皓澈,吐气如方:“皇上,参汤凉了就不好喝了。还是让奴婢来喂你吧!”赫连皓澈顺从地点了点头,此时的羽舒在赫连皓澈眼里,简直是艳丽不可方物。他愿意一切都听羽舒的,哪怕是羽舒要他去死!

    须臾之间,沐若雪换了个姿势,转到赫连皓澈的后面,一只手扶着赫连在都的胳膊,把他挪开点地方。一扭身坐到床头上,把赫连皓澈的头,靠在了自己的胸脯上,开始喂赫连皓澈喝起参汤来。

    沐若雪胸前的双峰,圆润,饱满而且坚挺,不知道让多少男人为之神魂颠倒过。但那些时候,沐若雪只是把它们当做武器去俘获男人,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

    对于赫连皓澈,沐若雪是朝思暮想,暗恋了若干年,如今终于如愿以偿,可以和心上人儿肌肤想亲了!沐若雪的心里,竟然有着少女般的娇羞和憧憬,她是真真正正的要把自己,彻底交给赫连皓澈。

    赫连皓澈的头靠在沐若雪胸脯上,一种久违了的感觉,瞬间充斥了他的身,感觉四肢百骸就像有无数条小蛇在游走,令他几乎无法自持。

    沐若雪用小勺舀起参汤,送到赫连皓澈嘴边,在他耳旁低声笑道:“皇上,您还是先把参汤给喝了吧!”言下之意,喝了参汤之后,赫连皓澈要怎么做都可以。

    沐若雪身上的香气,如方似麝。胸脯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的,把个赫连皓澈勾引得心痒难挠,现在又凑在赫连皓澈耳朵跟前说话,细细的气息吹拂在赫连皓澈的耳际,把个赫连皓澈折磨得几乎发狂,恨不得一口把她给吞了下去……

    赫连皓澈强摄心神,张口喝起参汤来。说也奇怪,那参汤一进口中,就有种奇怪的感觉直往喉咙里钻,沿着胸腹一路往下直到丹田,小腹马上暖了起来,热辣辣的好生难受……

    沐若雪声音娇媚,哄着赫连皓澈把参汤部喝了下去。她借放下药碗之机扭动腰肢,让自己的双峰不断的在赫连皓澈的脸上摩擦着。

    她知道,赫连皓澈能忍到现在,已经是相当的艰难了,是时候该引爆赫连皓澈的欲望了。就让他带着自己,去尽情享受那中惊心动魄、天崩地裂般的幸福吧!

    赫连皓澈自喝下参汤之后,就感觉到有一股热浪直冲小腹而去,顺着丹田一直延伸到两股间,顷刻间感觉到身烫得难受极了。

    很快的,赫连皓澈一把抱住沐若雪,喘在粗气在她的耳边说:“朕知道你心里有朕,朕也是真的很喜欢你,但是,天子自有天子的束缚,我有太多的不得已,你知道吗?”

    沐若雪没有挣扎,她把头附在赫连皓澈的耳边,一股细细的幽香钻进赫连皓澈的鼻孔,使得他更加的意乱情迷起来。

    沐若雪轻轻咬着赫连皓澈的耳朵,浪着声音说:“我知道陛下顾忌的是什么,也明白陛下的难处,我不会向陛下要求什么的,羽舒只想一心对皇上好!”说着轻轻唱了起来:君心所好我独知,别多见少长相思。

    此情无边,赫连皓澈低吼一声,一把抱起沐若雪,把她放到了床上。沐若雪娇喘微微,双眼痴迷地看着赫连皓澈,那么多年的心愿,终于就要实现了,她的心里,竟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终于,赫连皓澈大汗淋漓得忍受不了,胡乱地把身上的衣裳扯了下来,扑到沐若雪的身上,捧起她那坚挺圆润的双峰,狂乱地亲吻起来。

    沐若雪嘴里发出嘤咛之声,气息急促,脸色变得绯红起来,声音微微颤抖着说:“皇上,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我想了你多少年了?你知道吗?我想得你有多苦有多艰难,你知道吗?”

    赫连皓澈的嘴里,含满了沐若雪的坚挺,他迫不及待地吸吮着,含糊不清地答应了一句,双手颤抖着,想解开沐若雪的衣服。

    女人她钗垂鬓乱,眼波迷离欲醉,身也像被火烧着了般的热起来。她双手环抱在赫连皓澈健壮的腰上,耳中充满了赫连皓澈粗壮如牛的喘息声,强烈的欲望使得她抬起手来,开始解衣裳上面的扣子。

    顷刻间,赫连皓澈的胸腔,好似要爆炸开来似的,他粗鲁地撕扯着沐若雪的衣服,嘴里仍然贪婪地吸吮着沐若雪的双峰……

    就在此刻,沐若雪幸福地闭上双眼,赫连皓澈带给她的感受,有如那种流淌在高山密林中,由万千山溪汇聚而成,最后呼啸直下的壮观瀑布。

    那是沐若雪前所未有的震撼和体验!她感觉自己马上要融化了,就像一片干涸了千年的森林,被赫连皓澈撩拨得火星四溅,眼看着就要熊熊燃烧起来……

    突然有人闯了进来,疯狂的把寝宫里的古玩珍宝,统统扫落到地上去,弄出了惊天动地的响声来。

    赫连皓澈和沐若雪浓情蜜意,正欲共赴云雨巫山,猝不及防的被人撞破了好事,不由得惊怒交加,赶紧拉起床前的幔帐挡住赤裸的身子,忙忙的穿上衣服。

    赫连皓澈气得肺都炸了,他首先跳下床来,一叠连身喝叫着:“来人,把这个冒失鬼给我拉下去,砍了!”

    寝宫里闹出那么大的响动,外面的太监宫女们,吓得部跑了进来,就连侍卫也惊动了,呼啦啦来了好多人,部闯到内庭来了。

    可当他们看到皇上和宫女羽舒衣衫不整的样子,心里明白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只不过是皇上风流,在临幸宫女呢!

    一时间那些个太监宫女以及侍卫们,进也不是退也不是,都呆在当地,尴尬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赫连皓澈怒到极点,对着一干侍卫喝道:“还愣着干什么,没听见朕的话吗?还不快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太监拉下去,砍了!”

    众人这才注意到,一个身材挺拔的太监,傲然地站在一片古董碎片中间,脸上毫无惧色,态度张狂地瞪视着赫连皓澈,眼里喷出的怒火,简直就能把人融化了似的。

    大家回过神来,有几名卫士抢上前来,就要抓他。那太监好大的力气,只见他双手一抖,扭住他的人便飞了出去,重重地跌在地上,半天也爬不起来。

    此人正是郝晨逸!他被沐若雪幻化成太监之后,一直在关押夜倾宴的密室附近转悠,寻找救人的最佳时机。

    好不容易,沐筱萝被宸芯小公主缠住,陪她去放风筝。郝晨逸就迫不及待地赶来帝所,想找沐若雪一同去救人,不想却撞上了这香艳之极的一幕……

    夜倾宴恨不得杀了这对狗男女!由于时间紧迫,他没有心思跟这些守卫们纠缠,冲着衣衫不整的沐若雪狂吼了一声:“还不快去救人!”一把拉起沐若雪,往囚禁夜倾宴的地方奔去!

    沐若雪还在回味着刚才销魂蚀骨的一幕,被郝晨逸这么一声断喝,这才从迷惘中醒了过来,自己苦心经营了那么长的时间,不就是为了救夜倾宴吗?只恨自己对赫连皓澈意乱情迷,反倒把大事给忘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