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5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55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重生七十年代:老公,求嫁!盛华娘娘有毒:王爷,您失宠了天阿降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都市天龙至尊

    沐若雪立即展开轻功,和郝晨逸双双往夜倾宴这里赶来。只见遍地的侍卫尸体惨不忍看来黑衣人已经动手了。沐若雪脚下加劲,黑衣人没有心智和思想,如果不赶紧找到他们,她担心会出乱子。

    沐若雪和郝晨逸赶到关押夜倾宴的密室,和救出夜倾宴的三个黑衣人碰了个正着。五个人马上会合在一出,当下也不打话,由沐若雪领头,齐齐的向着宫门外奔了过去。

    三个黑衣人武功了得,他们是沐若雪精心培养出来的死士,遇到敌人只知道奋勇杀敌,不知道退缩避让,然一副拼命的架势。

    俗话说一人拼命万夫莫敌!这三个人一马当先跑在前面,遇人杀人,遇神杀神,大有挡我者死的气势,沐若雪又擅长暗器和毒药,阻拦他们的人,非死即伤,被他们所向披靡、堂而皇之的闯出皇宫去了。

    赫连皓澈乍然看到羽舒和小太监跑了出去,一时大脑转不过弯来。赫连皓澈潜意识里觉得,这个百媚千娇的可人儿的身形,好像似曾相识的样子,但到底在那里见过,一时也想不起来。

    有卫士飞速赶来禀报,说有人劫走了夜倾宴。赫连皓澈终于反应了过来,原来这个叫做羽舒的宫女,是沐若雪幻化成的替身。

    沐若雪善于变幻之术,赫连皓澈早就领教过了。想不到自己居然被他所迷惑,还差点做出不可弥补的事情来,如果他跟沐若雪有了肉体上的关系,那该怎样去面对自己的皇后沐筱萝呢?

    赫连皓澈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幸好有这个太监闯了进来,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赫连皓澈为自己的轻狂和孟浪,感到羞愧难当!

    夜倾宴被劫走,赫连皓澈当然不会答应。

    他不顾自己病体虚弱,返身取下挂在床头的宝剑,跟着侍卫追了出来。一路上都是伤亡的侍卫,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

    赫连皓澈吩咐下去,让宫里执掌事务的官员,好好安抚他们的家人,厚葬这些壮烈牺牲的烈士!自己带着其他的人追出皇宫去了。

    沐筱萝正在陪宸芯放风筝,今天天气晴好,宸芯一大早就跑来,磨着母后带她去放风筝。沐筱萝对这个女儿,是真的没有办法。她虽然说有些刁蛮任性,不过娇憨活泼,很得沐筱萝的溺爱。

    沐筱萝站在宽阔的草地上,慈爱地看着自己想小女儿。宸芯欢快的拉着风筝线奔跑,快乐得就像林间追逐嬉闹的鸟儿。沐筱萝欣喜地发现,她的宸芯小公主,又长高了不少,一副垂髫小女初长成的模样。

    一直以来,沐筱萝就像一个不停地旋转着的陀螺,连停下来松口气的时间都没有。心里的那根弦,总是绷的紧紧的,总是有那么多人跟他们过不去,总是有那么多的无辜老百姓被他们所牵连,什么时候,大家才能平息干戈,和平相处呢?

    突然一阵喧闹声传来,沐筱萝的心,不自禁的颤抖了一下,她敏感地察觉出来,又有事情发生了。果然有人影往这边奔来,速度快得惊人,眨眼间就看清楚了。

    来人是羽舒和三个黑衣人,郝晨逸穿着太监的衣服,也跟他们在一起飞快的奔跑着。后面有大批的侍卫或骑马或徒步,紧紧地追了上来。就连赫连皓澈,也骑在马上追来了。

    沐筱萝见赫连皓澈衣冠不整的骑马追来,马上意识到失态的严重性。她怀疑地回头看向黑衣人,果然见一个黑衣人的肩头,驮着夜倾宴。

    沐筱萝一把抓起宸芯,向着赫连皓澈奔去。她把宸芯塞到一个侍卫的手里,嘱咐他赶紧把小公主带回宫去。然后骑上侍卫的马,和赫连皓澈一起往夜倾宴逃走的方向追去。

    一路上,赫连皓澈把羽舒就是沐若雪的事情,简单地说了。他当然没脸说出跟沐若雪的那段见不得光的事情。沐筱萝对赫连皓澈一往情深,虽然看见他衣衫不整,神情扭捏,也没往坏处去想。

    又是姐姐沐若雪!沐筱萝的心里,分不清是什么滋味。都说是骨肉亲情血浓于水,可是她的这个姐姐,却是想方设法的迫害她,手段之残忍简直令人发指。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得姐姐如此痛恨自己呢?沐筱萝扪心自问,实在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沐若雪的身上,还穿着勾引赫连皓澈的那身衣裳。那轻柔透明的衣裙被山风吹拂着,美妙的胴体更是若隐若现,看得大陵国的卫士们,个个垂涎欲滴,看的郝晨逸火冒三丈!

    郝晨逸虽然没把沐若雪当回事,他甚至想着怎样才能摆脱沐若雪的纠缠。不过沐若雪到底是他的女人,郝晨逸也算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骨子里有着男人的霸道和尊严,他郝晨逸碰过的女人,别人就不能染指。

    所以当郝晨逸目睹沐若雪跟赫连皓澈,那不堪入目的一幕时,差点把肺都气炸了。这个女人,也太恬不知耻了吧?居然勾引起自己的妹夫,干出这等猪狗不如的事情来!

    郝晨逸那又妒又恨的神情,部落入了沐若雪的眼里,她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暗中高兴起来:看情形,这个郝晨逸对自己,那可是在乎的很哪!

    沐若雪又动起了脑筋:既然郝晨逸那么在乎自己,干脆就在他身上用点心思,嫁给他得了。难说将来郝晨逸还真能当上大雪国的皇帝那!那自己,不是就成皇后了吗?比她沐筱萝,也差不到那里去了。

    沐若雪心念电转,脚下却跑得飞快。她和郝晨逸、还有三个黑衣人都是高手中的高手,虽然带着夜倾宴,大陵国的那些追兵,却总是被拉下一段距离,怎么也追不上他们。

    沐筱萝焦躁起来,她一个飞身从马背上弹起,施展出绝顶轻功,风驰电掣般地冲了出去,向着跑在前面的五个人扑了上去去。

    此时的沐若雪,正在往一处高耸入云的山巅上跑去,沐若雪自持轻功了得,想把那些大批骑马的侍卫甩掉。果然,他们这一上山,可把大陵国的骑士们害惨了。马匹在山路上无法放开四蹄奔跑,一下子乱了阵脚,乱走乱撞起来,成了一锅粥。

    赫连皓澈号令大家下马,把马匹留在山下,率领卫士们徒步追了上去。

    沐若雪眼看沐筱萝越来越近,她知道沐筱萝武功惊人,自己和郝晨逸若是跟她正面交手的话,再加上三个黑衣人,胜算还是大得多的。

    不过他们带着夜倾宴,赫连皓澈等人又在后面紧紧跟了上来,这万一要是交上了手,就会被他们团团围住。双拳难敌四手,就算赫连皓澈尚未痊愈不足畏惧,劲敌只有沐筱萝一人,自己这五个人,纵然能够自保,但要想顺利带走夜倾宴,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

    沐若雪想来想去,很快就有了主意。她让郝晨逸接过夜倾宴来,把三个黑衣人打发去对付沐筱萝。自己则找机会悄悄靠近赫连皓澈。

    那些黑衣人分为三个方向,把沐筱萝团团围在中间。他们是训练有数的死士,三人首尾相连心意相通。御敌作战向来都是共同进退,对付一个人是三个一起上,对付千军万马,也只需要三个人。

    沐筱萝虽然武功好得出神入化,不过三个黑衣人也相当的了得。只见他们份三个方位包围着眉头筱萝,毫无表情的脸上,三双空洞无神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沐筱萝,但却只是凝神戒备着,没有主动出击的意思。

    沐筱萝眼看着天色越来越暗,她明白沐若雪的心思,只要天一黑,大陵国的这些武士们,就成了睁眼的瞎子,对沐若雪他们构不成任何的威胁了。

    赫连皓澈夫妻情重,几次想要闯进黑衣人的包围圈,去帮助沐筱萝,都被沐筱萝制止了。沐筱萝明白,高手过招,最忌讳的是分心。

    赫连皓澈大病未愈,武功大不如前,这三个黑衣人诡秘异常,看起绝不是泛泛的武林高手。自己一人心意对付他们,也没有多大的胜算,如果再分心照顾赫连皓澈的话,那可就危险的很了。

    沐筱萝抢先发难,一招“灵蛇出洞”,向着东面黑衣人的双眼击去。黑衣人马上还击,三个人牵一发而动身,一出手就是狠招,他们首尾相接,招式连贯得就如同一个人似的,连绵不绝的向沐筱萝展开了攻势。

    一霎时,刀光剑影,人影晃动,沐筱萝和三个黑衣人,打得难解难分。黑衣人用的是厚背薄刃的朴刀,刀锋凌厉,刀刀致命,连环出击。沐筱萝用的是长剑,只见她剑势如虹。身手轻灵,白衣飘飘,如穿花蝴蝶般游走于三人之间,斗得天昏地暗了起来。

    第一个黑衣人一招力劈千山,举刀向着沐筱萝螓首劈下。

    第二个马上补了他的空档,一招“横扫千军”挥刀向沐筱萝拦腰扫来。第三个接着攻击沐筱萝的下盘,一刀“秋风扫落叶”,砍向沐筱萝的双腿。

    好个沐筱萝,临危不惧。只见她一个“风点头”,躲过头上砍来的大刀,一旋身来到第二个人的身后,手中长剑递出,指向第三个黑衣人的咽喉。

    沐若雪见黑衣人和沐筱萝打得难分难解,知道一时半会是分不出输赢来的。她走到郝晨逸身边,悄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

    赫连皓澈紧张地注视着场内的打斗,一颗心都悬了起来。见沐若雪跟郝晨逸交头接耳,以为他们要对沐筱萝不利。他拔出兵刃,凝神戒备起来。

    突然沐若雪欺身来到赫连皓澈身边,一剑刺向赫连皓澈的咽喉。赫连皓澈挥剑隔开沐若雪的长剑,和她斗了起来。侍卫发一声喊,把沐若雪团团围住,一霎时,刀枪剑戟,部往沐若雪身上招呼过来。

    郝晨逸趁此机会,一把提起地上昏迷不醒的夜倾宴,拔腿就往山下飞奔而去。这一下变起突然,侍卫们大声呼喝着,留下一部分人继续保护赫连皓澈,分一部分人去追郝晨逸。

    沐筱萝一见郝晨逸带走夜倾宴,心下大急,她嗤嗤嗤接连刺出三剑,逼退黑衣人,转身就要去追郝晨逸。沐筱萝知道,以郝晨逸的身手,侍卫们那里是他的对手?如果夜倾宴被他带走,那岂不是前功尽弃了吗?

    黑衣人如影随形,有如鬼魅般跟了上来,又把沐筱萝围在了中间。沐筱萝心里记挂着夜倾宴,一心只想速战速决。她剑势一变,招招狠辣,直取敌人要害。

    谁知这样一来,自身也就露出了空档,倒给了黑衣人可乘之机,一时间情势急转直下,沐筱萝在黑衣人的围攻下,竟然有些顾此失彼、险象环生了起来。

    只听得“唰”的一声,沐筱萝的衣袖,被黑衣人砍下了一大片来,如一只白色的玉蝶,蹁跹地飞舞在刀风剑气之中。

    高手过招,最怕的就是心浮气躁。所以很多人会在交手之前,或者搏斗中想办法激怒对方,只要你心神一乱,就会露出破绽,处境也就相当的危险了。

    这边赫连皓澈和沐若雪,也是斗得难分难解的。赫连皓澈恨沐若雪不该引诱他,令他差点身败名裂。出手毫不留情,招招直取沐若雪的要害。

    沐若雪却对赫连皓澈余情未了,并不真的对他下狠手。

    但是那些大陵国的侍卫们,可就遭殃了,沐若雪出手狠辣,碰到她手上的,非死即伤。

    赫连皓澈一见沐筱萝遇险,急得大喝一声,手上加紧了攻势。他只攻不守,然不顾自己的生死。长剑有如狂风骤雨般,直向沐若雪攻去。

    沐若雪一看赫连皓澈状如疯虎般的拼命,知道他担心沐筱萝的安危,当即避其锋芒,退开一步,赫连皓澈马上冲向沐筱萝,却又被紧随上来的沐若雪给缠斗住了。

    沐筱萝眼见赫连皓澈担心自己,心里涌起一阵暖流。她看出赫连皓澈虽然有众多的侍卫助战,却不是沐若雪的对手。只是沐若雪好像并没有伤害赫连皓澈的意思,只是一味的牵制着他,也不知道是什么用意。

    沐筱萝生怕赫连皓澈分心,会遭到什么不测。忙收摄心神,一心一意对对付起黑衣人来,把郝晨逸和夜倾宴,暂时的放下了。

    沐筱萝这一神贯注,情况立时就有了转变,黑衣人渐渐落于下风,露出败象来了。可是令沐筱萝意想不到的是,这些黑衣人,居然个个都是拼命的打法,即使已经伤痕累累,却还是不管不顾的向着她砍来,一副只攻不守,玩命的样子。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