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6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602

人气小说: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武侠之最强神捕手术直播间绝世巫医方先生,无药不欢!豪门第一宠:少奶奶,又跑了!墨少,你老婆回来了篮场执剑人

    夜胥华要侍卫守口如瓶,封锁皇上重伤和皇后跳崖的消息。现在赫连皓澈重伤在身,沐筱萝又跳崖身亡,夜胥华担心会引起朝野震动,给那些居心叵测之人以可乘之机。

    夜胥华让侍卫分头行动,去请谷乘风军师、年羹强将军、长乐候花辰御夫妇、莫雪将军和江左元帅、赫连太傅以及自己的夫人香夏,要他们速速进宫,与大皇子宸宁、二皇子宸礼共商大事。

    夜胥华的夫人香夏,熟读兵书,是个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的将才,素有女诸葛之称。夜胥华知道,香夏一直对自己心仪沐筱萝耿耿于怀,甚至迁怒沐筱萝。

    不过香夏也是性情中人,巾帼不让须眉。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如今大陵国风雨飘摇,眼下人才凋零。形势相当的严峻。夜胥华只好搬出香夏来,想借助她的智慧,和大家一起协助大陵国渡过难关。

    赫连皓澈的身上,插满了沐若雪的毒针,身像刺猬似的。侍卫们无法背着他下山,只好找来木棒和藤条,绑了个临时担架,抬起赫连皓澈,下山去了。

    夜胥华安排好这一切之后,看着侍卫们下山,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

    有侍卫不解地问道:“侯爷,你为什么不走呢?”

    夜胥华惨然一笑,说他还有事情要办,把侍卫们打发走了。

    夜胥华来到沐筱萝跳崖的地方,不禁悲从中来,一时间肝肠寸断,泪如泉涌。夜胥华知道,以沐筱萝的武功,沐若雪等人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

    永乐侯爷夜胥华见赫连皓澈在沐若雪手上,明白了沐筱萝跳崖的原因。沐若雪肯定是拿赫连皓澈的生命,来威胁沐筱萝,这才逼得沐筱萝走上了绝路。

    夜胥华的眼泪,如决堤的河水汹涌而出。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谁知道,男儿也有七情二欲,也有喜怒哀乐啊!

    他们之所以不流泪,是不想被人看到。如今这里只剩下夜胥华一个人了,不,还有沐筱萝的灵魂。夜胥华痛心地想着,沐筱萝一定死不瞑目,一定很孤独吧?

    一直以来,夜胥华都把自己对沐筱萝的感情,牢牢地封锁在礼教的桎梏之下,因为他知道,沐筱萝的心,不在自己这里。

    是自己一厢情愿的对她意乱情迷,是自己明知她心有所属,依然义无反顾的陷了进去,无法自拔。人才醉,梦却碎!夜胥华对沐筱萝的感情,也许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他爱她,她却爱着别人。

    可那又怎样?人生得一知己足矣,今生今世能够遇到沐筱萝,对夜胥华来说,已是莫大的幸运了。喜欢,并不一定要拥有。

    夜胥华只想默默地守护着沐筱萝,一生一世在暗中保护着她。无论自己怎样的苦,只要沐筱萝幸福,夜胥华也就觉得很幸福了。

    可是,沐筱萝何曾有过一朝一夕的幸福?成日里的担惊受怕,每时每刻的岌岌自危,令这个昔日风华绝代的女子脸上,渐渐失去了笑容。夜胥华是看在眼里,疼在心上。

    山风冷冽,刮在夜胥华的脸上,有如刀子在割。可是夜胥华并不觉得疼痛,因为他的心,比这更疼百倍:“嬛儿,这么多年以来,你一直在隐忍在退让,总希望有一天,世人会被你的善良所打动。想不到今天,你还是被沐若雪给逼死了!

    泪水沿着夜胥华的一张俊脸,肆意横流。沐筱萝的死,对于夜胥华来说,无疑是个致命的打击。自从认识沐筱萝以来,夜胥华就把保护她,努力使她幸福快乐,看成自己的天职跟活下去的最大理由。

    现在沐筱萝死了,生命对于夜胥华来说,也就失去了意义。世界在夜胥华看来,是无奈跟杀戮,已经没有任何的吸引力了,完失去了光彩。

    活着,对夜胥华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他只想早点去天堂找沐筱萝:“嬛儿,黄泉路上冷寂孤单,我不忍你一个人走,这就找你来了!嬛儿,等我!我和你生不能同衾死同穴!

    夜胥华凝目看向黑黪黪的深谷,那里除了深不见底的黑暗之外,还是黑暗,什么也看不见。嬛儿,你一个人在下面害怕吗?冷吗?孤独吗?我来陪你了!

    希望下辈子,我们不再有那么多的束缚,不再有那么多的顾忌和彷徨!嬛儿,等等我,奈何桥上,请让我与你同行!夜胥华脸上带着满足的微笑,向着沐筱萝坠落的地方,缓缓地走了过去。

    夜胥华从悬崖跃下,他一心求死,根本就不去关心会掉到什么地方去,反正都是死,掉在那里,又有什么区别?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只要从这里飞身下去,,就能一了百了,人世间的一切恩怨,跟他再也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可人生,就是这么的滑稽。你处心积虑去做的事情,其结果却往往出乎意料。现在的夜胥华,也是这种情况。他并没有如愿以偿,为沐筱萝殉情而死,而是掉在一颗大树的枝桠上,把树枝压断了,载着夜胥华继续往下掉。

    垫在夜胥华身下的树枝很茂密,夜胥华压住树枝上,感觉到下坠的力道突然缓和多了,几乎有点飘飘悠悠的感觉,再接再,夜胥华就被一张巨大的滕网罩住,直接挂在大树上了。

    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夜胥华跳下去的地方,有很多苍劲茂密的大树,数上缠满了野藤子,牵饶盘结,像无数张巨大的蜘蛛网。夜胥华正好掉进网里去了。

    老天爷也真是残忍,不但没有被夜胥华的伤心欲绝所感动,为这个痴情的男子提供一点帮助。反而跟他开了个天大的玩笑,把夜胥华吊到大树上去了。

    夜胥华被藤蔓缠绕得结结实实的,像一只巨大的粽子般,吊在树上晃来晃去,就像小孩子荡秋千一样,可爱之极,可笑之极。

    世事难料,夜胥华一心求死,追随沐筱萝而去。没想到却被挂在大树上。高空坠下的力道,是何等的惊人!那夜胥华虽然轻功了得,也受了不小的内伤,晕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夜胥华悠悠醒来,发现自己居然还活着!夜胥华的心,伤痛得近乎迟钝,就像那沉寂千年的枯井一样,已经是波澜不兴了。

    发现自己居然没有死,夜胥华没有丝毫的惊喜,或者说劫后余生之类的感觉。既然沐筱萝已经死了,自己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意思?

    沐筱萝的死,带走了夜胥华活下去的所有理由。对于夜胥华来说,已经是生无可恋了。活下去,没有任何的快乐;面对死亡,也没有丝毫的恐惧!

    求生是人的本能,夜胥华被树枝挂住,消去了下坠的力道,虽然受了伤,却还是能够行动,他慢慢睁开眼睛,四处寻找沐筱萝的踪迹。..

    经过这一番生死轮回,夜胥华不想死了。他想,自己一个臭男人,就算是暴尸荒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沐筱萝就不同了,她是千金之躯,不能让她横尸深谷,死不瞑目啊!

    夜胥华决定,自己先不死,一定要找到沐筱萝。找个风景秀丽的地方把她安葬好,让沐筱萝入土为安才行。怎么说也不能让她的尸骨无人收拾吧!

    心里存了这个念头,夜胥华逐渐冷静下来,不想就这么的一死百了。他要寻找沐筱萝的尸体,先把她安葬好,再做其他的打算。

    夜凉如水,深谷里的夜晚,更是神秘莫测,凄冷幽深。一弯残月,高高地挂在天际,轻微淡漠的月光,倾泻下来,照在夜胥华的脸上,使得他的神情,有种如在梦中般的迷离。

    夜很静,万籁俱寂,四齐静悄悄的,除了山风任意的肆虐着树林之外,就是寂寥的虫鸣声。渐渐地,夜胥华听到有细微的水花拍岸之声。

    原来深谷里有水!只是不知道是深潭呢还是湖泊?仰或是大海?既然下面有水,沐筱萝生还的可能,突然间就大了起来!

    夜胥华突发奇想,他开始怀疑,沐筱萝并没有死。就连自己,不是也还好好的活着么?沐筱萝那么好的武功,为什么自己会认定她非死不可呢?

    俗话说关心则乱,夜胥华对沐筱萝,就是这种心态。从他看见沐筱萝跳崖的那一刻起,夜胥华的心,就被绝望所笼罩了。他一心想的,都是沐筱萝死后的惨状,以至于悲恸得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

    夜胥华试着动了一下四肢,还好,都还有感觉,说明他并没有残废。既然能够行动自如,那就好了。至少,他可以去找沐筱萝了,无论沐筱萝是生是死,夜胥华都一定要把她找到。

    不管沐筱萝是死还是活,夜胥华都一定要亲眼看到她本人,才肯罢休。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他不能让沐筱萝抛尸荒野,更不忍心把她孤零零的,撇在这个冰冷的世上,自己先赴黄泉。

    夜胥华被卡在树枝上,极为难受,他稍微动弹了一下,想换个舒服点的姿势,没想到一动作,突然间身子一空,又掉下去了。

    等到再次醒来的时候,夜胥华已经处身谷底,躺在一片沙滩上了。夜胥华的半截身子侵泡在水里,湿哒哒、凉飕飕的非常难受。

    意识在逐渐的恢复过来,夜胥华首先感到的,是浑身撕裂般的疼痛。他感觉到身四肢百骸的骨头,都像散了架似的,一点都不受自己控制。

    看天色,此时已经到中午了。夜胥华试着往沙滩上移动身子,无论怎么说,先把身子从水里弄出来吧,这样泡在水里,不被淹死,也会被泡死的。

    撕心裂肺般的疼痛,令夜胥华忍不住呻吟出来。他咬着牙,使劲往沙滩上爬,等到身子部脱离水里的时候,夜胥华已经筋疲力尽了。他一翻身躺在沙滩上,虚弱得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一个信念在夜胥华心底慢慢升了起来,坚定如铁。夜胥华决定,无论如何,自己都要活下来,找到沐筱萝再说。如果沐筱萝真的死了,那自己就给她建修个坟茔,然后在坟墓旁边搭一件茅屋,守着沐筱萝的墓,就这样孤独终老。

    要是上苍垂怜,沐筱萝侥幸没死的话,他会用整个生命去照顾她呵护她,无论她变成什么样子。哪怕沐筱萝已经残废,哪怕她变成了植物人。对夜胥华来说,都没有关系。只要沐筱萝还活着,其他的,已经不重要了。

    力气在慢慢恢复,夜胥华坐了起来,开始试着运动手脚,他要努力使自己尽快恢复,好有精力去寻找沐筱萝的下落。

    夜胥华意志坚强,尽管身疼得钻心,他还是咬牙忍住了,为自己脱臼的胳膊复了位,撕下长衫的一角,把血流不止的腿也包扎好了。

    夜胥华游目四顾,想找了个背风隐蔽的地方,先把自己安顿下来。他要运气练功,尽快恢复体能。其实练功的最佳时间,是子午时。所谓的午时,就是现在。不过事急从权,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沙滩的附近,有一片巨大的礁石群,高高地矗立在海滩上。那些礁石常年受到浪花无休无止的拍打和侵蚀,日积月累下来,形成了大小不同的空洞。

    夜胥华来到一处较高的洞穴里面,这里空气清新又背风,倒是个天然的运功练气房呢!夜胥华席地坐下,把齐围的情况查看了一遍,确信很安了,这才盘腿练起功来。

    其实练功的最佳时间,是子午时。因为这段时间是阴阳交替的时刻,子时阴盛阳衰,午时阳盛阴衰。这个时间段练功,能收到事半功倍之效。

    夜胥华凝神静气,开始练功。他努力忘掉沐筱萝,忘掉所有发生的一切,摒除杂念,处于无思无虑、而又觉醒的一种特殊安静的状态,专心一致地练起功来。

    渐渐地,夜胥华进入了万念俱息、寂然无物的忘我境界,由丹田吸气,用意念引导着,循大小齐天运行起来,结合练功的要旨升、降、开、合,努力使自己达到匀、细、深、长的呼吸。

    夜胥华遵循着吸气由丹田,呼气归涌泉的原理,逐渐进入了物我两忘的最高境界。以意行气,使得精、气、神三者合而为一。

    终于,夜胥华圆满收功,睁开了眼睛。这一次运功疗伤,夜胥华用了足足两个时辰,早已经是饥肠辘辘了。夜胥华饿得两眼金星直冒,他决定先找点东西填饱肚子再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