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7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71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九龙圣祖

    虽然夜胥华明白,练功的前后一小时,是不能吃东西的。不过沐筱萝生死未卜,生命对于夜胥华来说,早已经不值一提、无足轻重了。

    令夜胥华惊喜的是,这一次,他的宝剑没有丢失,还好端端的挂在腰上呢!夜胥华来到海里,用长剑刺了两条一尺多长的鲜鱼,拿到沙滩上生火烤了起来。

    上次和沐筱萝、若竹在山洞烤蛇肉的时候,沐筱萝教若竹,用摩擦起火的方法生火。当时夜胥华就在旁边,他学会了使用这个方法。

    夜胥华很聪明,他知道水中的鱼儿,一遇到危险就会拼命朝着前面游动。所以他每次都是把剑,往鱼儿前面的水里插下去,夜胥华的时间拿捏得很准,每次一剑刺下去,鱼正好窜到剑尖上来,成了夜胥华的盘中餐了。

    海鱼本身就带着咸味,这一烤熟,味道鲜美。夜胥华饿极了,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觉得这是他有生以来,吃过的最美味最好吃的事物了。

    夜胥华吃饱了肚子,开始寻找起沐筱萝来。他仔细搜查着深谷里的每一寸土地,就连一草一木都不放过,可是,丝毫不见沐筱萝的踪影,就连一丝痕迹,也找不到。

    夜胥华不死心,又来到海滩边,沙滩上,礁石丛中,就连海里,他也是来来回回的寻找了无数遍,可是依然找不到任何线索,难道说,沐筱萝凭空消失了?

    或者说,她已经羽化升天了吗?

    夜幕渐浓,而沐筱萝依然找不到。夜胥华的心里,开始有着不祥的预感了。虽然说沐筱萝轻功绝顶,可她未必有自己这般幸运,刚巧掉在浓密的树枝上,以此消弭去了很大部分下坠的力道。

    如果沐筱萝一直掉到深谷里,掉在这些土地上或者大石头上什么的,那她就算是有惊世骇俗的轻功和内力,只怕也无济于事了。那么高的山崖,就是一根筷子掉下来,也会摔得粉碎的。

    就算是沐筱萝很幸运,和自己一样的掉到海里了,可也保不定她就能脱险啊!因为海水汹涌澎湃,沐筱萝会被淹死、被吞没的。

    想到这里,夜胥华突然又生出一线希望来,他沿着海滩一路寻找,心里期盼着,沐筱萝或许会像自己一样,晕倒在某个地方的沙滩上,或者浅水里。可是找遍附近的海滩,依然不见沐筱萝的丝毫踪迹。

    夜越来越深了,漆黑一片,纵然夜胥华不甘心,放弃寻找沐筱萝的行动,也是无可奈何了。他只好回到礁石洞里去暂且安身,等天亮了再说。

    好不容易等到天亮,夜胥华又进山谷去,继续寻找沐筱萝。昨天在海滩边寻找了太多的时间,夜胥华估计,沐筱萝掉到海里的可能性不太大。如果沐筱萝不是葬身海底的话,那她就应该是在山谷中了。

    夜胥华进入山谷,这一次他走得更远。他把搜寻的目标,拓展到山谷的最深处去。夜胥华的心里,一直在推测着两种可能:沐筱萝要么没死,走到山谷深处去了;要么是已经摔死了,尸体被野兽拖进深谷里去。无论如何,夜胥华都要去山谷深处查看个究竟。

    夜胥华一路走进深谷,仔细地查看着每一寸土地、每一块大石头的齐围、每一棵树木的枝桠,连蛛丝马迹也不放过。可是,仍然没有任何的发现。

    深谷里的早晨,湿气很重,气温在逐渐回升着。有雾气在林间开始蔓延开来,如轻烟,如白纱般飘逸舒卷着,美丽极了。

    自从雾气出现之后,夜胥华就觉得有些胸闷气促,心里憋得难受,渐渐头晕目眩起来。他有些吃惊,难道说,这雾气竟然是瘴气吗?

    凡是美丽的东西,都有毒!人如此,感情如此,就连风景,也是同一个道理。夜胥华急忙回头,施展轻功向原路奔去。他知道瘴气的毒,是需要高温才能驱除的。

    如果是在黄昏遇到瘴气,解毒的方法是升起一个大大的火堆来,利用熊熊燃烧的大火的温度,来与毒气抗衡。但是在早晨,只要能坚持到太阳升起,阳光的温度一上来,瘴气也就散了。

    夜胥华是想先退回去,等到瘴气散了再进山谷。可是身轻飘飘的,一口真气提不上来,头脑里晕乎乎的,思维在逐渐的模糊,夜胥华终于晕倒在地上。

    太阳越升越高,热辣辣的直烤着大地。地上蒸腾在雾气,在逐渐的消失着,最后终于无影无踪了。骄阳照耀之下,瘴气很快便散了个干干净净。

    良久,夜胥华悠悠醒来,明白自己是中了瘴气的毒。他踉踉跄跄的找了一处干燥背风的地方,盘腿静坐,开始运功疗伤。

    可是体内的真气,再也无法凝聚起来,夜胥华只感到心浮气躁,胸口闷得难受,眼前闪烁着千万颗星星,晃得夜胥华眼花缭乱。

    这个鬼地方,真的好凶险啊!想着自己差点把命送在了这里,夜胥华对沐筱萝的担心,又多了一层。虽然沐筱萝百毒不侵,但是谁能担保,这里除了瘴气,就不会有其他的危险了呢?

    夜胥华更加坚定了寻找沐筱萝的决心。他摇晃着站了起来,继续往山谷深处走去。太阳越高,地面上就越热,夜胥华胸腔里那些堵塞着的闷气,仿佛也在逐渐的消失,他感觉自己有了些力气。

    前面出现了一片森林,显得有些阴森可怖。夜胥华考虑了一下,还是决定进去看看。在夜胥华看来,越是危险的地方,就越有可能找到沐筱萝。

    太阳升到头顶上来了,已经到了中午时分。夜胥华走在森林里,突然不远处有哀嚎声传来,声音痛苦惶急,像是野兽发出的声音。

    夜胥华走过去一看,是一只肥大的狗獾,被捕兽夹夹住后腿,在拼命地挣扎着,嘴里发出凄凉的惨叫声。那狗獾毛光水滑的,如小猪仔般大小。

    狗獾看见有人过来,停止了嚎叫。两只眼睛瞪着夜胥华,流露出惧怕和敌视的眼神。夜胥华走过去,狗獾吓得没命的挣扎着,后腿上的伤口被撕裂开来,鲜血淋漓。

    狗獾的是一种难得的野物,味道鲜美之极。比之一般的野兔、狐狸之类的东西,要稀罕得多。夜胥华大喜过望,从昨天吃了两条烤鱼到现在,他一直在苦苦寻找沐筱萝,再没吃过什么东西了。肚子早饿得咕咕直叫,正愁着中了瘴气的毒,没力气打野物充饥呢!

    现在好了,竟然有那么大的一只狗獾,出乎意料的送到嘴边来!

    当真是祸福难料啊!夜胥华肚子里的馋虫,又被勾引起来,闹腾得更加猖狂了。

    夜胥华来到狗獾身边,取下紧紧夹在狗獾后腿上的捕兽夹,把它抱在怀里,准备找个有水的地方,好好的美餐一顿。狗獾在夜胥华怀里拼了命的挣扎着,中毒后的夜胥华没什么力气,竟然有些力不从心起来。

    那狗獾的后腿,软软地垂了下来,好像是断了的样子。

    又走了一程,前面出现一个水塘,塘边是茂盛的芦苇和林柳,微风吹过,柳丝轻拂,清澈的塘水微微泛着波澜,好个美丽的地方啊!

    夜胥华来到水塘边,抽出宝剑来,准备宰杀狗獾。冷不防那狗獾拼力一挣,从夜胥华怀里逃了出来,慌不择路,跑进水塘里去了。

    狗獾突然间发难,夜胥华毫无准备,大惊之下赶紧去抓,却被那狗獾挣脱,眼睁睁地看着它逃进水塘去了。夜胥华大怒,到嘴的东西又被它给跑了,他那里肯答应?站起身来就要跳进水塘去抓狗獾。

    就在夜胥华准备跳进水塘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只见那狗獾没游出多远,突然一阵剧烈的挣扎,像是被什么东西咬住似的。

    夜胥华吓了一跳,停住脚步观望起来,不敢下水了。

    狗獾迅速转过身子,拼命向夜胥华游了过来,嘴里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叫声。只见那狗獾的身上,叮满了筷子粗细的蚂蝗,就像秋天里,农家挂在房前屋后那一串串的玉米棒子!

    夜胥华吓得魂飞魄散,转头就跑。他从没见过这么大的蚂蝗,心理承受能力受到极大的挑战。回想着刚才,自己还差点跳进水塘去了!夜胥华又是一阵后怕,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奔跑着的夜胥华,突然间感到脚下一紧,身子就失去了重心,被什么东西飞快的拖过去了。夜胥华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被高高地掉在了大树上。

    原来,他踩到了地上的藤子。这可不是一般的藤子,它们的食物不是土壤里的营养,而是动物的血肉。

    这种藤子名叫“食人藤”,通常生长在森林里,盘绕在大树上,然后再延伸到地面上来,被落叶覆盖着,毫不起眼,谁也不会注意到它们。

    可是,一旦有动物踏上这些藤子,它们就会迅速收紧,把动物吊到大树上去,从动物被勒破的地方,吸取它们的血肉,直到这些动物变成一具骸骨!

    这真是,才出虎口,又入狼窝,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为什么会惊险迭出,到处都是陷阱呢?

    只要你稍不留神,随时随地都有生命之忧。简直就是步步惊心,防不胜防避无可避!

    夜胥华被吊到树上去之后,藤子在逐渐的收紧,他一只脚被食人藤牢牢缠住,倒吊着的夜胥华看得清清楚楚,藤子上有毛茸茸的东西伸出来,只要夜胥华的脚一被弄出伤口,那些毛茸茸的细藤就会伸到里面去,吸取夜胥华的血肉,直到把它们部吸干。

    时间紧迫,夜胥华来不及细想,急忙抽出宝剑,一剑割断了藤条,重重地摔在地上来。此时的夜胥华,已经成了惊弓之鸟。身体刚一着地,马上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他怕再遇上什么意想不到的危险,他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了。

    夜胥华抬头往树上看去,只见那上面,隐隐约约地挂着一些动物的骸骨,还有一具人的尸体,好像才被挂上去不久的样子,身子已经瘪了下去,估计身体里面的血肉,已经被食人藤吸食得差不多了!

    夜胥华感到头皮发麻,他搞不明白,这个地方到底是那里?为什么会有如此令人魂飞胆丧的凶险呢?是天然还是人为?这里的每一样东西,都带给他心胆俱裂的震撼!

    尽管夜胥华受尽惊吓濒临崩溃,可他并不敢停留下来。往前走,或许是一条死路。可是停留在原地,或者往后退,也是死路一条。夜胥华终于悲哀地看清了自己的处境:他已经是深入险境,身不由己了!

    夜胥华忍不住,又往吊在树上的尸体看了一眼,想从衣着上分辨出此人的身份来历。可是看了许久,除了确定这人是个男性之外,就是他衣着华丽,身材高大,可以肯定是出身豪门之人,非富即贵。其他的,就看不出来了。

    此人是被勒住脖子,吊到树上去的。长长的头发披散在身上,有如鬼魅般的凄厉无比,他的身体已经干瘪了下去,轻飘飘的吊在树上晃来晃去,好像幽灵一般。

    不知道他是何许人氏,何等身份,有多大的年纪和是否会武功。

    夜胥华很想看看他的脸,但始终没有勇气,把眼光往他的脸上投过去。

    光是那个身影,就足以令人食不下咽,夜不安枕的了。要是再看见他的脸,夜胥华估计自己的反应,会比刚才看到蚂蝗时,还要惊骇万分。

    他拔出长剑来,又开始小心翼翼的往前走。有了前两回的教训,这一次夜胥华学乖了,凡是地上有东西,他就用长剑挑开了再走过去,决不去有水的地方,不敢吃任何的食物,哪怕是树上的野果。..

    途中遇到山泉和小溪,夜胥华也是谨柔的饶了开去,根本不去碰它们。有野兔、狐狸、松鼠等小动物从身边窜过,夜胥华也不去理会它们。

    只要齐围出现茂密的大树,夜胥华就会停下来,先看清楚树上有没有异样,然后如履薄冰般的绕开,决不敢碰触到树枝树叶,藤蔓和果子等所有的东西。甚至连蜘蛛网,夜胥华也要绕了开去。

    肚子越来越饿,夜胥华咬牙强忍住,继续一步一步的往前走着,喉咙里干涸得像要冒出火来。

    夜胥华用舌尖顶着上腭,勉强挤出点唾液来,在嘴里漱了几下、使它们变得多了起来之后,再分成三次,把唾液吞咽下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