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9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32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我的黑碑有灵气

    也不知过了多久,困意渐渐袭来。夜胥华拼命地大睁着眼睛,努力使自己清醒过来,他不能睡,在这样惊险万分的环境下,随时都有可能被这些蝙蝠咬住,把身上的血吸干的。

    这么多的蝙蝠,地毯似的围拢在火圈的齐围,只要逮住一丝一毫的机会,它们就会铺天盖地般的一涌而上,把夜胥华整个人给包裹起来,成千上万张的嘴,就会撕咬开他的身子,直到把他活活的撕扯成一具骷髅!

    夜胥华不敢想象,这种惨烈的死法,会是怎样的痛苦啊?他想起了早上的水塘里面,那只被蚂蝗盯在身上的狗獾,只怕自己被吸血蝙蝠咬住后的情形,比那只狗獾,还要惊心动魄上百倍呢!..

    慢慢地,夜胥华陷入了睡眠状态。他迷迷糊糊地打了个盹,突然感觉到有一丝尖锐的疼痛传来。睁开眼睛一看,只见手背上,爬上来一只吸血蝙蝠。那尖利的牙齿,紧咬住夜胥华手背上的肌肉不放,一双骨碌碌转动着的眼睛,贼溜溜地直盯着夜胥华。

    这只吸血蝙蝠好像饿极了的样子,虽然明知道夜胥华发现了它,仍然没有退缩逃走的意思。只是一味的拼命狂吸着夜胥华手背上的鲜血!

    夜胥华大吃一惊,吓得一甩手,就把蝙蝠重重地摔了出去,撞到洞壁上,摔成了血肉模糊的一团。他这才发现,火圈有些地方的火焰很微弱,那只吸血蝙蝠,估计就是从濒临熄灭的地方进来的。

    都怪自己不好,生死攸关的时刻,竟然还敢打起盹来!差一点就成了吸血蝙蝠的美餐了。夜胥华赶紧从别的地方,匀了些燃烧着的柴禾,补上那火势微弱的缺口。手背上的鲜血不停地流淌着,夜胥华只好点了手腕处的穴道,把血止住。

    经过这次的惊吓,夜胥华彻底清醒了过来,不敢再有丝毫的松懈。他在火堆里不停的手舞足蹈,以此来驱赶浓浓的睡意。

    可是时间一长,眼皮又开始打起架来了,任凭夜胥华怎样的努力,瞌睡还是越来越浓。夜胥华像疯子似的在火堆中间跳来跳去,渐渐的身体又开始前仰后合起来,又进入昏昏欲睡的状态了。

    不行,这样下去的话,很快这些蝙蝠就会爬上身来,把自己活生生的吃了。夜胥华一咬牙,抓起一根燃得通红的树枝,一下子按到手背上去。

    只听见“嗤啦”的一声,夜胥华的手背上,冒起了一股青烟,被火红的柴火烫了拇指大小的一个疤。一股难闻的焦臭味弥漫在山洞里。夜胥华痛得呲牙咧嘴的,眼泪都出来了。他终于睡意消,清醒了过来。

    接下来,夜胥华重复做着这些事情:添加柴禾,继而昏昏欲睡,再在手上或者脚上烫上一个疤,以此来换取一炷香左右时间的清醒……

    夜胥华凭着惊人的毅力,就这样熬到了天明!

    天色逐渐亮了起来,火圈里的柴禾,已经所剩无几了。睡意逐渐淡了下去,不再那么浓郁了。夜胥华担忧地看着依然聚集在火圈四齐的蝙蝠,它们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

    难道说,这些吸血蝙蝠并不怕光?即使天已经大亮了,它们也没有变成瞎子,依然保持着攻击的能力吗?夜胥华开始慌乱起来,要是这些蝙蝠一直不散去的话,自己又该怎么办才好呢?

    眼看着柴禾越来越少,那些蝙蝠却一点离开的迹象都没有。夜胥华急得都快疯掉了,脑袋里是一片嗡嗡嗡的轰鸣声!怎么办?怎么办?

    直到把所有的柴禾,都添加到火堆里面去了,夜胥华还是一筹莫展。现在,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生死悬于一线,惊险万分。

    火堆里面熊熊燃烧着的柴火,在夜胥华眼里看来,无异于催命的符咒。时间越来越紧迫!终于,夜胥华拿定了主意,他要破釜沉舟,从山洞里面冲出去。至于以后会是什么样子,他已经管不了了。如今之计,只好走一步算一步!

    夜胥华看准出洞以后逃跑的路线之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那些燃烧着的柴禾,疯狂地踢向山洞出口处,随即飞身而起,箭一般的射出洞去,同时舞动长剑,嬛起雪练似的剑花,紧紧地护住自己的身体齐围。

    爬在洞口地面上的,那些吸血蝙蝠们猝不及防,被劈头盖脸飞过来的柴火烧得死伤无数,一下子乱了阵脚,四散逃避开来,给夜胥华让出了一条道路。

    夜胥华飞身逃了出去!别处的蝙蝠见夜胥华跑了,那里肯依?它们忍饥挨饿,苦苦包围了一个晚上的猎物,现在居然要逃跑?不行,大家动手吧!吸血蝙蝠们同仇敌忾,它们展开翅膀,嘴里发出刺耳的吱吱声,争先恐后的追上来了。

    夜胥华手中的长剑,那可是一把吹毫断发、削铁如泥的宝剑,无论什么东西,只要一碰上去,都会被宝剑削成碎片的。夜胥华武功卓绝,剑法高超,光是舞动长剑带起来的凌厉剑气,就能伤人于无形。

    一霎时,地上堆积了一层吸血蝙蝠的尸体,撞到夜胥华长剑上的蝙蝠,部被绞得血肉模糊,纷纷掉到地面上来,死于非命了。

    但是,这些畜生们,却是英勇无比再加悲壮无比,居然前仆后继,无休无止的追上来了,对夜胥华进行了围追堵截。无论夜胥华怎样的拼命狂奔,怎样的运剑如风,它们依然毫无惧色,拼命往夜胥华的剑风里面钻。

    前面的蝙蝠死了,后面的马上补了缺口,紧紧跟上,依然是义无反顾的往夜胥华的剑花里钻。死了一层,又有一层的吸血蝙蝠扑上来,接着又死在夜胥华的剑下。前面这一层还没被夜胥华的剑花绞死干净呢,后面的又密密麻麻的聚拢来了。

    夜胥华一路狂奔,慌不择路拼命往前跑,那些吸血蝙蝠团团围绕着他,就像一股暗棕色的龙卷风,始终把夜胥华围在核心里面,任凭他怎样杀也杀不尽,跑也跑不出!

    夜胥华被眼前的景象吓坏了,照这个样子,自己迟早都会被这些蝙蝠活活咬死的。他渐渐感觉力不从心起来,只是不甘心束手待毙,作困兽之斗罢了。

    夜胥华就这样一直跑一直跑,逐渐失去了理智,陷入疯狂状态中去了。他双眼血红,一把剑舞动得虎虎生风,把那些紧紧围绕着自己的吸血蝙蝠们不断地绞死在利剑之下……

    转过这片怪石矗立的平原,前面是一大片乱石岗子,荒凉秃废,凶险异常。要在寻常,夜胥华是决不会走到这里来的,因为再前面就是险峻陡峭的万丈绝壁,没有路了。

    夜胥华已经失去了理智,他可不管前面有没有路,手里拼命舞动着宝剑,一路往着怪石深处跑去了。道路越来越狭窄难走,给人的感觉是,如果这样一直走下去的话,除了撞到前面的峭壁上去,再无别的路可以走了。

    夜胥华不管不顾的冲了过去,看他那样子,前面就算是断崖,他也会毫不犹豫跳下去的。吸血蝙蝠的吱吱声,一直追随在夜胥华的耳边,他只有一个念头:逃开它们,逃开这些讨厌之极的声音!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乱石的尽头,突然间豁然开朗起来。居然出现了一个山明水秀的小山谷,四面的山峰逶迤而来,竟然是部聚拢到这里的样子。把个小山谷环抱在中间,形成了一个圆圆的丘陵,状如一只伸出头来的大乌龟。

    龟背上搭建着一排的茅屋,茅屋齐围的土地上和石子路的两边,开满了不知名的花,艳丽极了。

    山谷口和平原连接的地方,被一条清澈的河流分隔开来,一块巨大的岩石从小山谷伸出,越过河流,搭在平原的边缘上,形成一道天然的石桥。这石桥,就是乌龟的脖子!

    夜胥华状如疯虎般,绕过石桥前面的小丘,直接奔上石桥,闯进小山谷里面去了。那股暗棕色的龙卷风,依然紧紧地包裹着他,吱吱吱的叫声令人闻之丧胆,也往小山谷去了。

    一路上都是血肉模糊、开肠破肚的吸血蝙蝠的尸体,令人毛骨悚然,不忍卒睹。

    一过石桥,就进入到小山谷中。这里风景秀丽优美,仿佛是红尘之外的瑶池仙境一般,那些追逐着夜胥华而来,又被他长剑绞死的蝙蝠们的尸体,掉落在这片清丽脱俗的土地上,是那样的格格不入,大煞风景!

    吸血蝙蝠的吱吱声,吵醒了小山谷的宁静。突然一阵悦耳的叮咚声传来,好像是有人在抚琴,那琴声,奇怪之极,虽然清脆悦耳,却把那些讨厌的吱吱声,部给压下去了。

    山谷里到处开满了不知名的鲜花,香气阵阵袭来,令人心旷神怡,飘飘欲仙。一阵细微的声音传来,从山谷的那一边,飞过来一大片五彩斑斓的美丽的蝴蝶。

    这些蝴蝶翩翩飞舞着,翅膀煽动间,有金黄色的蝶粉飘洒下来,星星点点的闪着金色的光芒。远远看去,像极了朝阳下面的万点金光闪闪的星星。

    转眼间,大片的彩蝶飞到夜胥华的身旁来了,它们围绕着夜胥华的“龙卷风”盘旋飞舞,金色的蝶粉,纷纷扬扬地洒了下来,落在那些暗棕色的吸血蝙蝠的身上。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些凶残的吸血蝙蝠,渐渐被金色的蝶粉所笼罩住,刺耳的吱吱声逐渐微弱下来,围裹住夜胥华的暗棕色影子,顷刻间烟消云散,被蝶粉沾到皮毛的吸血蝙蝠,纷纷掉在了地上,挣扎了一会儿就伸长双脚,直挺挺地死了。

    幸存的那些蝙蝠,好像遇到克星一样,一下子显得惊慌失措,四散开来,往来路飞回去了。琴音继续传来,仿佛召唤似的,那些缤纷的彩蝶,随着琴音飞了回去。

    此时的夜胥华,仍然狂奔不止。他目光散乱,脸上是惊恐万状的表情。头发也在奔跑中散开了,凌乱的披散在身上,简直凄厉得有如鬼魅一般!一身儒幽的长衫,被树枝石头等挂破了好几处,布片随风飞舞,显得狼狈不堪之极。

    夜胥华惊骇过度,他的心智受到严重的刺激,陷入了混乱之中。夜胥华依然拼命地挥舞着长剑,拼命地跑,显然神智有些模糊不清了。尽管耳边没有了那些令人闻风丧胆的,吱吱吱的叫声,也看不见吸血蝙蝠暗棕色的影子,夜胥华却还是没有丝毫的改变,依然狂奔不止。

    他慌不择路的跑着,手里不停地挥舞着长剑,剑势凌乱,脚步漂浮,显然已经快支撑不住了。如果一不小心被长剑碰到身上,那夜胥华就会非死即残的。令人担心的是,夜胥华还是保持着狂乱之极的模样奔跑着,好像大脑完失去了知觉的样子。

    叮咚的琴音,再次响了起来,柔和安详,仿佛在抚慰夜胥华的慌乱似的。可惜夜胥华被吓破了胆,除了拼命的舞动长剑牢牢护住自己,拼命的逃跑之外,他什么都不知道了。

    夜胥华一直一直拼命地跑着,已经超越了小山谷中的茅屋,径直往琴音传来之处奔去。他脸色惨白,双眼布满了血丝,眼里射出来的光芒,满是惊骇和绝望!

    突然间,从琴音处掠起一个淡绿色的影子,闪电般来到夜胥华身边,一伸手,点了他的穴道。夜胥华正在发力狂奔,突然穴道被人制住,他一个收势不住,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夜胥华感觉到喉头一甜,大口大口的鲜血,从他的嘴里喷涌而出。夜胥华只觉得眼前一黑,便昏迷了过去,完没有了知觉。

    一个淡绿色的身影,袅袅婷婷地来到夜胥华的身边,只见她蹲下身子,仔细查看起夜胥华的伤口来。这是一位二十岁左右的姑娘,身材姣好,容颜秀丽,一身淡绿色的衫裙,更衬托出她的娴幽来。姑娘的气质很好,仿佛刚从画里走出来的仙子一般。

    绿衣女看过夜胥华的伤之后,脸上现露出惊讶的神色。只见她秀眉微锁,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她招手叫来下人,让他们把夜胥华抬进茅屋中去。

    茅屋位于龟背形的小山峦上,后面和左右群山环抱,前面地势开阔,种满了不知名的奇幻野草,平缓的往下绵延而去。

    最下面是个天然的湖泊,湖边垂柳轻拂,浅碧色的湖水,在微风轻拂下微微泛着涟漪。当真是:美到极致是自然!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