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2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13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沐筱萝的脑海里,闪过一些小时候的生活片段来:母亲给她讲过,关于人参的故事。那时候沐筱萝还很小,母亲是姨太太,为人谦卑忍让,在相府没有什么地位。

    原配夫人善妒,为人又跋扈,经常给母亲小鞋穿。而原配夫人的亲生女儿沐若雪,也处处跟沐筱萝过不去,总是想尽办法百般的刁难她。沐若雪是,出,沐筱萝是,出,身份地位有着很大的差别。所以,这对母女在相府的那些日子,过得很是辛苦。

    每当沐筱萝受了委屈,跑去找母亲哭诉的时候,母亲就会把她搂在怀里,给她讲故事,唱歌给她听,直到沐筱萝破涕为笑为止。

    那样的日子,其实也很温馨和幸福。沐筱萝静静地依偎在母亲的怀里,看着母亲的眼睛。母亲的眼睛里面,是深深的疼爱和怜惜。没有人想象得到,身为相府姨太太跟二小姐的她们,过的却是忍气吞声的日子。

    有好多的故事,沐筱萝已经记不起来了,但是关于人参的故事,她却是记忆犹新的。母亲说,在深山老林里面,生长着一种像极了小娃娃的植物,它就是人参。据说吃了它就可长生不老,羽化升天呢!

    见母亲说得这么玄乎,沐筱萝就幻想着,长大了要去深山里,找那种长得像小娃娃的人参,给母亲和自己吃,她要母亲长生不老,自己却想要上天去。

    母亲告诉她,要找到成了人形的人参可难了,你得到那种背阳向阴的地方去寻它。人参长得很缓慢,通常要几十年才能初具人形,越是年代久远的人参,就越珍贵,也越不好找。

    而且还有毒蛇猛兽等守护在人参的齐围。成了形的人参还会跑,所以一见到它就得大喊一声“棒槌!”,据说这样它就跑不了啦。你必须用红线牢牢把它绑住才能开始去挖,然后又可能会遭到那些,躲在暗处的人参守护者们的攻击,常常是人参没挖回来,小命却送在那里了。

    正是因为这样,要找到一只野生的大人参,实在是很不容易,它们的价钱往往比黄金还要珍贵。林叔他们一家并不富裕,这只人参他们珍藏了好多年,一定是把它当成宝贝啦!

    思绪又回到了现实中,沐筱萝的心,有些隐隐地痛了起来。母亲不知去了哪里了!相府的一切,在沐筱萝的记忆中,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她再也找不到他们了。还有很多很多的面孔,常常出现在沐筱萝的梦里,但是一醒过来,却什么痕迹也没有了。

    在那些面孔里面,有美有丑,有亲切的也有讨厌的,沐筱萝不知道他们的谁,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她很想知道,就拼命的去想。

    每当这个时候,沐筱萝的头就会莫名其妙的痛起来,使得她再也不敢去想了。可是她真的很想知道,这些人,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呢?我是谁?我以前的人生,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

    再看林叔一家,自己跟他们素昧平生,却得到如此的关爱。他们不但救了沐筱萝的性命,还把压箱底的东西都翻出来给她吃了。

    这份人情,不是随便说几句话,就能够还得清的。沐筱萝的心里,早已经把他们当成了自己的亲人,她暗中决定,以后无论如何,也要让他们过上好日子,绝不允许再有人欺负他们了。

    身体渐渐复原之后,沐筱萝便起了离开这里的念头。她不知道要去那里,前途是一片渺茫。她只是觉得,林叔一家的日子,本来就紧巴巴的,再加上自己这个闲人的拖累,会令他们更加困窘的。她不忍心。

    沐筱萝找到林叔夫妻,把自己的想法跟他们说了。她从头上取下一朵珠花来,放到林婶的手里,诚挚地对林叔和林婶说,这段时间多亏有他们一家的照顾。大恩不言谢,自己会记住他们的救命之恩的。

    这朵珠花是自己随身之物,请他们拿去变卖几个钱,也好贴补家用。林叔夫妻眼里的光芒,很快就黯淡了下去。他们一下子就紧张起来了,林叔放下手里的活儿,林婶眼里泛着泪光,茫然地看着手上的珠花,一脸的悲戚。

    林叔搓着手,在房里来回走了好几圈之后,最后在沐筱萝面前停了下来,艰难地开了口:“那个……姑娘,我知道自己穷家小户的,没啥好的招待你,实在是委屈你了。

    “可是,我们是真心想留你住下来。再说你一个姑娘家,人又长得跟天仙似的。刚刚才被坏人所害,差点没淹死,我哪能放心再让你一个人走呢?

    “要不这样,你把家庭住址告诉我,我帮你去送个信,让你家里人来接你好不好?”见沐筱萝低头不语,林婶也凑了过来,拉着沐筱萝的手,说:“姑娘,你林叔说的在理,你一个姑娘家上路,会有很多的危险跟不便的,要不你先安心的住下来,让你林叔去找你的家人或者亲戚,找到之后再走,好吗?”

    说实话,沐筱萝也不想离开这里。因为她知道,从这里走出去后,就没有方向了。到底该往哪里去才好呢?难道说,从今以后,她沐筱萝就要浪迹天涯了吗?

    林叔夫妻殷切地看着沐筱萝,希望她说出的那个地址,非常的遥远,最好永远也找不到才好!见沐筱萝不说话,林叔试探地问“姑娘,那你是答应了?同样等我找到你的亲人再走,是吗?”

    沐筱萝犹豫了一下,还是对他们说了实话。她说自己忘了以前的所有事情了。其实从这里走了之后,她也不知道去那里才好。只是觉得这样拖累他们,良心不安!

    林叔夫妻一听,喜得合不拢嘴。他们连声说傻丫头,说什么连累不连累的话呢?我们一家是不富裕,可也不至于多你一张嘴就饿死了吧?你安心的住下来,什么时候恢复了记忆,什么时候再走。这里有很多好玩的地方,让可儿带你去到处转转吧,免得闷坏了。

    盛情难却,沐筱萝见林叔林婶如此坚持,也没有再推却,安心住下来了。林婶把珠花还给沐筱萝,说这么好的东西卖了可惜。沐筱萝接过珠花来,亲手给林婶戴上。并且含笑告诫林婶,说你要是再把它还给我的话,可就真的是把我当外人了。

    林婶赶紧住了嘴,喜滋滋地摸着头上的珠花,直夸它漂亮。说自己这一生,别说用有这么精巧贵重的东西了,就是看,也出来没看到过。

    自从沐筱萝安心住下之后,林叔林婶开心极了,他们又开始了正常的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生活,不是下海捕鱼,便是上山打猎。

    林可儿在家陪伴沐筱萝,小女孩聪明伶俐,沐筱萝试着教她一些诗书和拳脚,林可儿竟然一会就会,悟性好得令沐筱萝惊讶不已。

    这一日,林叔跟林婶又出去工作了。沐筱萝拿出一些首饰来,叫林个儿陪她上街去。林可儿小孩子心性昂,最贪玩不过,听沐姐姐要上街,高兴得蹦蹦跳跳的在前面跑着,带沐筱萝上街去了。

    沐筱萝找了家当铺,把一只金簪当了些银子。掌柜的看她雍容华贵,美若天仙,心里揣度着可能有些来头,到也不敢使黑心昧她的银子,填好当票,留一份存根,另外一份,给了沐筱萝。

    身上有了银子,沐筱萝很大方的请林可儿吃了很多好东西。又让林可儿带着她,来到当地最好的裁缝铺子,给自己和林可儿做了几身漂亮的衣裳。

    因为不知道林叔林婶的尺寸,无法给他们二老也做几件,沐筱萝就买了些布匹回来,让他们自己做。然后又买了很多好吃的东西。

    林可儿高兴极了,沐姐姐给她买的这些东西,都是她看了无数遍想了无数遍的。因为没钱,她也只能想想了,从来不敢跟父母开口要。现在好了,这个天仙一样好看的姐姐,终于让自己美梦成真,实实在在的拥有了它们!

    沐筱萝买了很多东西,和林可儿大包小包地拿着往家里赶,一路上开心极了。突然一个黑影罩到头上来,沐筱萝抬头一看,见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廋高的个子,穿着一身俗气的绸缎长衫,腰上挂着一块硕大的美玉,手里拿着把扇子,正直勾勾地看着自己呢!

    林可儿一见来人,吓了一大跳。她忙着把沐筱萝拉到一边,附耳对她说“这人就是王大贵,就是那个逼死了姐姐的渔霸!”

    沐筱萝一听此人就是那个强抢民女、害死了林家女儿的恶霸,心里早就怒火万丈,她要为民除害,让这个强抢民女、祸害一方的家伙,得到应有的惩罚!

    沐筱萝冷冷地打量着王大贵,心里盘算着到底把他怎样才好呢!是废了他还是干脆杀了他?王大贵也在看着沐筱萝,眼里满是惊艳。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在这个山高皇帝远的地方,居然会有这等绝色的女子!

    王大贵睁着像狼一样贪婪的眼睛,把沐筱萝前前后后,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几遍,心里是越来越惊奇,这个美人儿不但脸蛋身材漂亮,气质也是一流的。或者说,是他这一辈子从来没见过的。那么雍容华贵,那么高不可攀。

    林可儿早吓破了胆,她瑟缩地躲在沐筱萝身后,紧紧抱住刚刚买来的东西,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沐筱萝只是盯住王大贵,不说话,也没有急着逃走的样子。..

    终于,王大贵回过神来。他轻佻地用扇子来挑沐筱萝的下巴,想让她的脸正对着自己。没想到却被沐筱萝轻而易举地闪开了。

    王大贵那里肯依?他走上一步,又伸出手来捏沐筱萝的下巴,被沐筱萝一巴掌打开了。王大贵猝不及防,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百媚千娇的美人儿,居然会有那么大的力气。自己的手被她随便一拍,竟然疼得钻心。

    林可儿见王大贵跟沐姐姐动了手,赶紧挺身护住沐筱萝,指在王大贵骂道:“你这个挨千刀的畜生,去年害死了我的姐姐,还把我父亲打得躺了半年多才能起床,你不得好死!”

    “是吗?你姐姐是谁?为什么说是我害死她的呢?我王大贵对女人,向来都只会疼爱不会伤害,小美人,你是不是搞错了?”王大贵嬉皮笑脸的说着,一伸手,又来摸林可儿的脸。

    沐筱萝再次出手,打开了王大贵伸向林可儿的爪子。她把林可儿拉到身后来,用身子护住她,冷冷地问王大贵道:“她姐姐是你害死的吗?”

    “她姐姐是谁?我不知道啊!”王大贵一脸的疑惑,并不像是在演戏。沐筱萝看向林可儿,可儿说:“姐姐是去年跟母亲上街卖鱼,被你看见的。你把聘礼放在我们家院子里,就把姐姐抢走了。没到天黑,姐姐死了的消息就传开了,不是你害死她的,还有谁?”

    王大贵看着林可儿,有刹那间的不解。突然他用手一拍脑门,恍然大悟似的说道:“你是说老林家的丫头吗?那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还提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干什么?小美人儿,你到底有几个姐姐啊?怎么个个都这么勾魂夺魄的呢?”

    他嘴里说着话,眼睛却看向沐筱萝。凭直觉,王大贵感到沐筱萝有些棘手。这个女子太美了,简直就跟天上的仙女一样。看穿着打扮不像是本地人,尤其是那种高高在上,睥睨一切的气势,更是令他有些望而生畏,不敢侵犯起来。

    沐筱萝听他把一条人命说得轻描淡写的,然不当一回事情,心里更是来气。她直逼王大贵的眼睛,再次问了一句:“说,她姐姐是被你害死的吗?”沐筱萝喉音娇嫩,虽是质问的语气,听在王大贵的耳朵里,却是那样的舒服和受用。

    只见王大贵眉头一扬,语带挑衅地说:“你若真的很想知道,这小姑娘的姐姐是怎么死的,跟我回去不就明白了吗?”他这话说得很是暧昧,后面跟着的几个奴才,也跟着放肆地笑了起来。

    林可儿悄悄拉了拉沐筱萝的袖子,小声说:“姐姐,我们快回去吧。我害怕!”偏这话被王大贵听见了,他嬉皮笑脸地转到林可儿跟前,伸手就要去拉林可儿,嘴里说道:“不怕小美人,本公子对你没兴趣。走开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