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3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332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说话间抓住林可儿的肩头,就把她往外拉。沐筱萝怒喝一声:“找死!”化掌为刀,直劈王大贵手腕。只听得一声惨叫,王大贵的手就软软地垂了下来,好像是断了的样子。

    这一下可捅了马蜂窝了。跟在王大贵后面的那些恶奴见了,发一声喊,把沐筱萝团团围住,每个人都亮出了兵器,那阵仗,把个林可儿吓得面如土色,身子抖得跟筛糠似的,她紧紧躲在沐筱萝后面,再也不敢出声了。

    王大贵紧紧地攥住右手腕,那里又红又肿,像个刚出锅的馒头。王大贵咬牙忍住钻心的疼痛,不让自己叫出声来。脸上的汗珠,像滚豆子似的落了下来。

    那些帮凶看见他这个样子,心里也犯了嘀咕:看来这个俏生生的美娇娘,没准是个夺命的阎罗呢?就凭王公子那样的好身手,也在眨眼之间就被她伤成这样,自己这点三脚猫的功夫,那还不得被她生吞活剥了吗?

    见手下人光是围着沐筱萝不动手,王大贵气的怒火万丈。他单手从一个随从手里夺过大刀来,忍痛挤进了包围沐筱萝的圈子中。唰的一刀,向着沐筱萝头上劈了下来。

    沐筱萝直到大刀堪堪砍到头颈时,才拉着林可儿闪开。她手上用劲,一个旋身错步绕到王大贵身后,伸手夺下王大贵的大刀,反架在他的脖子上去了。

    这一下变起突然,众人还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时,王大贵却已经落到沐筱萝手里去了。跟随王大贵的那些仆人,平时里仗着王大贵的势力,总是狐假虎威狗仗人势的欺负惯了人。那里见过这等阵仗?当下发一声喊,十几把兵刃,直冲着沐筱萝砍了过来。

    大概是他们见沐筱萝一直没有伤人的缘故吧,也不去顾及被沐筱萝擒在手里的王大贵,一窝蜂的向着沐筱萝攻了过来。还有那等不要脸的,放弃了攻击沐筱萝,转向林可儿去了。

    好个沐筱萝,只见她临危不惧,一把抓起王大志,把他当成了扫帚,扫向众人。这一下大大出乎了众恶奴的预料,他们怕伤着王大志,只好纷纷避让起来。

    沐筱萝趁此机会,把林可儿挡在身后,示意她快跑。林可儿是个机灵鬼,沐筱萝一示意,她便飞快的往家里跑去了。手里还紧紧的抱住沐姐姐给她买的东西。

    有人想去追林可儿,被沐筱萝抓起王大志扫了个人仰马翻。突然一道白雾迎面向沐筱萝扑来,不知是谁,把一包生石灰向着沐筱萝劈脸打了过来。

    变起突然,沐筱萝连想都来不及想,条件反射似的抓起王大贵,把生石灰扫开了。顷刻,王大志变得一身雪白,脸上眼睛里落进不少的生石灰,疼得他杀猪般的嚎叫了起来。

    此人这般卑鄙无耻,激起了沐筱萝的杀心。本来这些人在她的眼里,只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对她构不成威胁。沐筱萝心地善良,不想多作杀伤,反正罪魁祸首已经被擒,其他的那些随从们,她不打算再伤他们。

    令沐筱萝难以容忍的是,这些人恶性不改,见久攻不下,居然对她使用了这等下三滥的恶毒手段,想用生石灰去弄瞎沐筱萝的眼睛。

    王大贵凄惨的叫声,吓坏了那个扔石灰包的人。他趁着混乱想夺路逃走,沐筱萝眼尖,从地上踢起一块小石头,打中了那人的穴道,他直挺挺地倒在地上动弹不了。

    其他的人见沐筱萝武功高强,知道凭自己这几个人的能力,要想制服她,简直就是蚍蜉撼大树,一点希望都没有的。又见王大贵满身满脸的白灰,惨叫声凄厉如鬼,越来越痛苦的样子。吓得纷纷缴械投降,部跪在沐筱萝的脚下磕头求饶。

    沐筱萝命他们取来清水,替王大贵清洗过眼睛之后,便提着死猪一样的王大贵,让那些恶奴带路,往王大志家去了。

    从刚才的情形判断,这个王大贵果真是个无恶不作的家伙。沐筱萝心想,不知这个王大志的府上,有多少女子受到他的迫害,她要亲自往王府走一遭,去解救那些无辜之人。

    不一会儿来到王府,早有家丁前来报信。只见王府外面,布满了手执刀枪棍棒的家奴们,一副如临大敌般的样子。

    当他们见到一个美丽的白衣女子,手里毫不费力的提着王公子而来。而王大贵的身都是生石灰,脸上青一块白一块的,像个大花猫一般。眼睛虽然被清水冲洗过,却也是双眼红肿,泪流不止,

    王大贵没有了往日里的骄横跋扈,被沐筱萝像死狗一样提在手里,委顿得好像被人抽了筋似的。沐筱萝把王大志扔在地上,她拍了拍手,对着那些严阵以待的奴才们说道:“我今天来,是想解救被你们抢来的那些个苦命女子,并不想为难你们。奉劝你们别自讨苦吃!”

    早有人架着那个被沐筱萝点了穴道的家奴进了王府,众人眼看他身上一点伤痕都没有,却不能动弹。除了一双骨碌碌乱转的眼睛之外,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也不知被沐筱萝施了什么妖法。

    俗话说杀鸡儆猴,沐筱萝擒住王大志,又让一个家丁变成了活僵尸,然后公然来到王府,号称要伸张正义替天行道,解救那些受害的穷人们。

    她做得都除暴安良的好事情,人又美丽得惊世骇俗的,倒把那些愚昧之辈给唬住了,大家交头接耳,揣测着说沐筱萝是观音菩萨下凡,来解救受苦受难的穷苦人民来了。

    一霎时,这个消息不胫而走,很快就传的沸沸扬扬了。王大贵在地上翻滚呼号,痛苦不堪,他一脸灰白,双目肿得跟桃子似的。可这家伙也是个狠角儿,任凭怎样的痛苦不堪,就是不开口求饶,也不妥协。

    有那等比较忠心的家奴,见王大贵疼得厉害,竟然不顾自身的安危,上来想抢走王大贵。被沐筱萝轻易就打发了。他们甚至连看都没有看清楚,沐筱萝是怎么出的手,就被摔出老远,跌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

    沐筱萝用脚尖点在王大志身上,对着那些负隅顽抗的家奴们说:“他的眼睛里进了不少石灰,如果长时间得不到治疗的话,这双招子也就废了。你们打算让他变成瞎子吗?”

    凭直觉,沐筱萝感到这些人在拖延时间,好像在等什么人似的。果然,一阵急骤的马蹄声响起,沐筱萝不用回头,就知道是奔这里来的。

    片刻之间,有几十匹马疾驰而来,把沐筱萝给团团包围起来了。为首的男人,身材剽悍,满脸的络腮胡子,看样子像是这群人的头。只见他骑在马上,一派趾高气扬地的架势。

    络腮胡子用马鞭一指沐筱萝,喝道:“何方来的妖女,竟然敢在我大雪国的领土上撒野,你不想活了么?还不快快放了我的表哥?”

    来人一身官服,好像是当地的一个芝麻绿豆大的官儿。难怪这个王大贵如此的无法无天,感情是有这个做官的表弟在后面撑着腰呢!

    王大贵一见来人,好像落水久溺之人,突然间看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似的,马上杀猪般地叫了起来:“表弟快来救我啊!我的一双眼睛,就快被这个妖女给弄瞎了,可疼死我了!”

    来人看见地上的王大贵,也是吓了一跳。他怕时间耽搁的长了,表哥的眼睛真的会有什么不测,当下一挥手,手下那几十来号当兵的,呼啦一声,就把沐筱萝围了起来。

    他们副武装,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手里拿着的,是明晃晃的刀枪和弓箭,看样子是有备而来。难怪王府的家丁不怕沐筱萝,原来是暗地里着人去通知这个当官的去了,有恃无恐呢!

    擒贼先擒王。沐筱萝见了这等架势,知道一场恶战在所难免。她知道那些当兵的或者下人,都只是奉命行事,有很多的身不由己,也不想去难为他们。

    沐筱萝脚尖轻点,封住了王大贵身上的几处穴道。然后飞身而起,越过那些包围她的人群,来到络腮胡子面前,一伸手把他抓住,足尖在马背上踏了一下,借力再度飞起,落尽原来的包围圈中去了。

    这几下快如闪电,就连那个络腮胡子,刚一看见沐筱萝往自己而来,忙挥刀向她砍过去,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身子一轻就被她擒在手里了。

    这一下,络腮胡子不得不佩服起沐筱萝的功夫来了。他刚接到禀报时,听说表兄是被一女的打败,继而被擒住,此女子还要赶尽杀绝,公然来到王府要放走那些被表哥抢来的女子。

    这不是反了天吗?在他的管辖之地,决不容许有人如此的猖狂放肆,那不是打他的脸,让他下不来台吗?当时络腮胡子还在心里暗骂表哥是废物,居然栽在一介女流之辈的手里。

    现在看来,这个女子可真不是个省油的灯。看她的衣着打扮,不像是本地的人,也不像是大雪国的人。那她到底会是那路神仙呢?她来到这个穷乡僻壤,想干什么?

    沐筱萝一擒得手,飞快的点了络腮胡子的穴道,把他往地上一惯,跟王大贵合在一处了。这一来大大出乎人们的想象之外,把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沐筱萝冷冷地扫了大伙儿一眼,那眼光具有很强的威慑力,直看得好多人低下头来,不敢与她对视。

    王大贵看见表哥来了,满以为这下救星到了,不但解救了自己,说不定还能留下这个罗刹般的美人儿呢!王大贵这一生,也不知道抢了多少女人,还从来没见过沐筱萝这么艳若桃李,冷若冰霜之人,骨头早就酥了。

    这王大贵好色,他的表哥络腮胡子却贪财。两人蛇鼠一窝,相互勾结,成为当地的一方恶霸,把个鱼尾庄搞的是暗无天日,民不聊生。

    沐筱萝弯腰提起两人来,也不理会那些包围她的兵士和家奴们,径直往王府走去。每当有人发难或者偷袭的时候,沐筱萝就会随便把一个人送过去,那些人一见公子和老爷自己往刀口剑尖上撞来,吓得忙不迭的收起武器,给沐筱萝让开一条道来。

    进了王府,沐筱萝点了王大贵的大笑穴。这个一脸白灰的家伙马上大笑了起来。只见他一面哈哈哈呵呵呵的大笑不止,一面涕泪横流,那样子痛苦极了,很是滑稽和有趣呢!

    王大贵受刑不过,终于示意沐筱萝,他愿意妥协了。沐筱萝解开王大贵的穴道,让他恢复了常态,逼令他先把抢来的女子部放出来,然后再交代所干过的那些伤天害理之事。

    一霎时,整个王府乱得有如一盘散沙,大家惶惶然的有如大祸临头一般,只求自保,那里还去理会王大贵和官老爷的事情?

    林可儿跑进王府,告诉沐筱萝她的父母和所有的父老乡亲们都赶来了。原来,林叔林婶一听沐筱萝被王大贵拦在路上,吓得脸都白了。

    他们赶紧跑来找沐筱萝,一路上遇见那些得到消息,赶来找沐筱萝主持公道的人们,便和大家一起找到这里来了。没想到来到这里一看,所有的人部得被沐筱萝给制住了。

    大家伙见沐筱萝如此了得,又见她解救了那些被王大贵抢来的民女,就都喊起了冤来,把平日里受到王大贵荼毒的事情部揭发出来,连带着络腮胡子的罪恶,也给翻了出来。

    一时之间,王府的大堂之上,跪满了前来喊冤叫屈的乡邻们。

    沐筱萝在众人里面挑出两个能写会算之人,让他们协助自己把渔霸王大贵、狗官络腮胡子的罪行记录归案,然后再根据乡亲们受害的程度,给予相应的补偿。

    被王大贵抢来的那些穷人家的女子们,哭哭啼啼地跪在大厅里,向沐筱萝哭诉着王大贵的兽行,感谢沐筱萝把她们从火坑里救了出来。

    王大贵翻着白眼,自从眼睛被石灰撒了之后,他就感觉这双眼睛不太中用了。现在看什么东西都是白茫茫的一片,若不是听声音,还真分辨不是说话之人是谁呢!..

    听着那些女人净说自己的坏话,王大贵气得恨不能马上把她们一个个都杀了。这些小贱人,平日里对自己花言巧语,曲意逢迎的,原来是做戏啊?在她们的内心深处,竟然是这样的痛恨自己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