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4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41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黎明之剑

    王家的银库被打了开来,所有的金银财宝部摆在沐筱萝的面前,只见珠光闪耀,金碧辉煌。沐筱萝和两人一一清点完结之后,让他们部记录到档案里去。

    这是一项相当浩大繁杂的工程。

    三人直忙了一个多时辰,终于部整理清楚了。沐筱萝翻开档案,重新核对一遍王大贵的罪行,直到准确无误之后,才把那些苦命的女子们叫来面前,询问她们以后有什么打算。

    一时间,悲悲切切的抽噎声和哭泣声响彻了整个大厅,这王大贵当真是个穷凶极恶的家伙,被她抢来的姑娘,足有三四十人之多呢!

    有的姑娘觉得自己被王大贵污辱了,没脸再出去做人,还不如死了干净,一了百了。也有的姑娘眷恋着亲人想回家,她们觉得,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死了也没多大的用处,还不如好好的活下去,对亲人和自己都能少点伤害。

    沐筱萝把那些比较勇敢的姑娘夸奖了一番,鼓励她们要敢于直面人生。沐筱萝说,咱们女人的命,那也是父母给的啊!你们要好好的生活下去。..

    因为这根本就不是你们的错,为什么要拿别人的过失,去惩罚自己和亲人呢?你们若是死了,伤心的只会是亲人,这样让亲者痛仇者快的傻事,可千万不能去做啊!

    至于那些失去生活勇气的姑娘们,沐筱萝则想办法让她们的亲人领回去,好好安抚和开解她们。然后每人给了一份相当丰厚的补偿,让她们以后好好的过日子,不要在外面抛头露面的了。

    那个时候的女人们,是不能轻易被人看的。人们推崇三从四德,女人们如果条件允许的话,那就得养在深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直到嫁人。

    处理完姑娘们的事情之后,沐筱萝又把那些被王大贵荼毒过的乡亲们召唤到大厅里来,让那两个协助自己的乡亲帮着,按他们的受害程度部给予了补偿。

    处理完这边的事情之后,沐筱萝又领着众人来到龚狗官络腮胡子的官衙里,按照王大贵的先例,也把他的库存银两等发放给了那些受尽迫害的穷苦乡亲们。

    最后沐筱萝把络腮胡子和王大贵提到公堂上来,请所有的乡亲们和街坊邻里,连着在公堂上当差的兵卒,让大家一起来公审他们,看到底应该怎样来处置这两位衣冠禽兽。

    那络腮胡子乃行伍出身,平日里骄奢淫逸,专横跋扈,那里把人当过人看?

    而且跟表哥王大贵官商勾结,干尽了伤天害理的勾当。

    现在终于有人出来主持公道,大家总算出了一口恶气。对着两人又打有骂,尽情发泄着心里积蓄了多年的怨气。就连那些当差的衙役们,也痛诉了络腮胡子的种种罪行,真想不到,两人竟然干了那么多的坏事,当真是罄竹难书呢!

    做完这些事情之后,沐筱萝也感觉有些累了,她拒绝了很多人的邀请。在沐筱萝的眼里,只有林家,才是她的落脚之处。别人家无论怎样的好,又怎能入得了她的法眼呢?拉着林可儿的小手,沐筱萝跟林叔林婶一道回家去了。

    鱼尾庄的父老乡亲们,多年以来一直受到渔霸王大贵的欺凌和荼毒,终于盼到老天开眼的这一天,把所有的冤屈都给他们平反了。

    每个人都喜笑颜开,直夸沐筱萝是神仙转世,观音菩萨派来救苦救难的仙女呢!把个林叔林婶乐得合不拢嘴。这一次,林叔他们也得到很多的银子作为女儿被害死的补偿。

    虽然说人死不能复生,手上的这点钱,根本就无法弥补林家丧女的悲恸心情。可是总算给了枉死的女儿一个交代,让她的在天之灵也好瞑目了。况且那渔霸王大贵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只怕他的眼睛跟手,会落下终身的残疾了呢!

    想到这里,林叔林婶的心里,也就好受得多了。他们把沐筱萝众星捧月般的迎回家里来,更加精心细致的照顾着她。林家二老常常在心里想,这个女孩子,难道真的是上苍看他们可怜,派来给他们林家的福星吗?

    沐筱萝惩治渔霸这件事情,很快就在附近十乡八里间传扬开来了,那些慕名前来拜访的人,开始多了起来,林叔一家是老实人,对每个上门的人都是笑脸相迎,热情接待。。

    这样一来,事情就变得越发的不可收拾起来了。起先是那些仰慕者,对沐筱萝崇敬有加的人登门拜访,他们通常都是怀着敬仰的心情而来的,手里或多或少带了点礼物,以表示敬意。

    鱼尾庄也非净土,除了王大贵,还有一些游手好闲之辈,他们平日里饱食终日,无所事事,成天的东游西逛。看到林叔林婶如此好客之后,也就趁机凑起热闹来了。

    有事没事总往林叔家里钻。就算是沐筱萝避而不见,至少也可以在这里蹭吃蹭喝,运气好的时候还能看上沐筱萝一眼,那个美如天仙一般的人儿,是那样的令人魂牵梦萦,心醉神迷啊!

    时间一长,沐筱萝就觉得烦不胜,心浮气躁了起来,这样无休无止的纠缠,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呢?她又萌生了离开的念头。开始暗中做起离去的打算来了。

    在王府和络腮胡子的府衙里查抄出来的金银财物,沐筱萝部分给了穷人,自己分文未取,甚至也没有额外给林叔一家任何东西。

    对于林家的恩情,沐筱萝不打算用金钱去报答他们。她觉得这样会辜负林叔林婶的厚爱,甚至会贬低林叔一家跟自己的感情。

    在沐筱萝的心里,早已经把他们当成了自己的亲人,沐筱萝想要给他们的,是亲情和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家。他们可自由自在的生活,从今以后,没有人敢再欺负他们干涉他们。这是任何金钱所办不到的,需要用一颗真心才行。

    林叔看沐筱萝总是闷闷不乐的样子,担心她闷坏了又想走,于是变着花样的哄沐筱萝开心。他经常不辞辛劳的,跑去很远的街市上,给沐筱萝买了很多稀罕的东西回来。

    林婶也精心地给沐筱萝做了很多好吃的东西。在林婶眼里,沐筱萝不过是个孩子,小孩子家没有一个不馋嘴的。所以,她就常常变幻菜肴,给沐筱萝换胃口。

    可是任凭他们怎样做,沐筱萝还是越来越不开心。她常常一个人来到坠崖的地方,呆呆地看着绝壁上面出神,好像在努力回忆着什么东西似的。那上面的世界,牵动着她太多的思绪。

    沐筱萝的这个反常行为,使得林叔一家非常的不安。他们除了叮嘱林可儿好好陪伴沐筱萝之外,也是束手无策,只有干着急的份。

    林叔终于想到了一个好主意。他兴冲冲地跑来找到沐筱萝,问她要不要跟自己一起到前面的深谷中去打猎。

    前面的深谷里面,有很多珍贵的野生动物和名贵药材,只是那里凶险万分,很多人都把命送在了那里。林叔虽说也去过几次,不过也是忌惮得很。

    每次都只在太阳很好的时候进深谷去,而且,林叔从不敢走进那个黑糁糁的森林。据说那森林里面,有很多吃人不吐骨头的妖精。虽然这些话未必是真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那里总给林叔毛骨悚然的感觉。

    听林叔说得这么玄乎,沐筱萝也来了兴致。答应跟他一起去深谷中打猎,林可儿嚷着要去,被林叔断然拒绝了。那里可不是什么好玩的地方,若不是想让沐筱萝开心,他自己都不太敢去,何况林可儿这个黄毛丫头?

    沐筱萝向来稳重,看林叔态度如此坚决,想那深谷里一定有很多难测的危险,不知怎么的,沐筱萝的脑海里面,突然就冒出来那条被自己和夜胥华、还有若竹打死了的白色巨蟒。

    只是,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呢?自己为什么会到那种地方去?又是怎么和那条大蟒遭遇上的呢?还有那些人,曾经跟自己同生共死的人,他们都去了那里,为什么再也见不到他们了?

    凭着多年来的进山经验,林叔准确地判断出,明天将会是晴朗的一天。他早早做好了准备,到第二天一大早,林叔就带着沐筱萝出发了。

    穿过大海边的这片山谷,不用多少时间,他们就来到深谷口了。林叔停下燃起一堆篝火来,就开始抽起烟来了,没有再往里面走的样子。

    沐筱萝性急,见林叔突然不走了,而前面的深谷里,雾气正浓,山峦林木,在轻纱软罗般的白雾中隐隐约约,云蒸霞蔚的甚是美丽壮观极了。沐筱萝忍不住,拔腿就往深谷里去了。

    林叔吓得惊叫了起来。声音惶急,好像沐筱萝的前面,有什么毒蛇猛兽在那里等着她似的。沐筱萝听到林叔的叫喊声,犹豫了一下,还是停下来转身回去了。

    当沐筱萝一副没事人的样子,出现在林叔面前的时候。她看见的,是林叔那双睁得大大的、不可思议的眼睛。林叔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天仙般的女孩子,竟然会对谷中的瘴气,没有任何的反应。难道说,她真的是神仙下凡吗?

    终于等到雾气散得干干净净了,林叔这才带着沐筱萝进入那片深谷。走进深谷不多一会儿,沐筱萝就看见那片森林了。

    想起小时候,母亲说过人参是生长在森林里的话,沐筱萝就想走进森林里去,挖一只人参来给林叔他们家。想到自己吃了他们珍贵无比的人参,沐筱萝就想用最好的东西,来报答他们的这份深情厚谊。

    她刚抬腿往森林走,就被林叔制止了。林叔告诉她,森林里面危险重重,还是不要去的好。沐筱萝并不把林叔的话放在心上。她轻功绝顶,内力已经达到出神入化之境,更兼百毒不侵,几乎就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威胁得到她的了。

    不过沐筱萝性格温婉,既然林叔说凶险,那就改天自己去得了,免得林叔担心。林叔带着沐筱萝耐心的安放着捕兽夹子。这段时间他为了让沐筱萝开心,成天的忙着往热闹的集市上跑,给沐筱萝买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倒把安放在这里的捕兽夹给忘了。

    直到现在才来清理它们,却发现了很多的捕兽夹皓澈是空的,有的上面还能看到暗红色的斑斑血迹,想来是这些捕兽夹子夹住了野物,却又被人顺手牵羊给取走了,又或许是野兽子自己挣脱跑了。

    突然一道黑影闪过,飞快地隐没到森林中去了。沐筱萝觉得蹊跷,忙飞身追了过去。后面传来林叔的惊呼声,可是沐筱萝没有理会,跟着黑影追进森林中去了。

    森林很茂密,光线不是很好。沐筱萝转眼间就失去了黑影的踪迹。正在她四处寻找之际,黑影又在前面晃动起来。沐筱萝一提起,直向黑影扑了过去。

    到底是谁,在故意引她来这里呢?自从失忆以来,沐筱萝苦恼极了,她很想找个认识自己的人,以便能够挖掘出自己以前的一些事情来。

    现在可好了,有人自己送上门来。只要抓住这个人,说不定就会找到线索呢!前面的黑影时隐时现,像是跟沐筱萝捉迷藏似的。

    沐筱萝也隐蔽好身形,留心查找起黑影的位置来。她心里明白,黑影就在这一带转悠,潜意识里觉得,这里应该隐藏着很大的凶险。

    即使是这样,沐筱萝可也不怕。她艺高人胆大,就算明知是个圈套,她还是不打算放弃,这个逮住黑影的机会。等到黑影再次出现时,沐筱萝突然行动起来,只见她足尖一点,施展开轻功身法,快如闪电般掠了过去。

    可是刚奔出不远,沐筱萝就察觉到,脚底下的枯草有些异样。这里是一片平坦的草地,前面有几颗柳树,常常的柳枝有如瀑布般的纷披下来,有如门帘一般,把柳树后面的一切,都遮掩得严严实实的。黑影就是从柳树的枝条之间穿了进去的。

    按道理说,草地上不该有松软的干草才对,因为这里荒无人烟,谁会把枯草割起来再铺成一条路呢?除非是有人故意这样做。

    想到这里,沐筱萝放慢了脚步,她是有些自负,但并不鲁莽。这样明摆着的圈套,她才不会去钻呢!长而柔软的柳条间,又出现了那个黑色的身影。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