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5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708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

    沐筱萝从地上捡了颗小石子拿在手上,再一次飞身追逐起黑影来。因为心里有了疑虑,沐筱萝专挑没有枯草覆盖的地方下脚。

    追过柳树,面前出现了一个美丽的水塘。塘水清澈,微微的泛着波澜。沐筱萝发觉,那条用枯草铺成的路,一直延伸到水塘里很远的地方。自己若是冒冒失失踏着这条路追去的话,此时很可能已经掉进水塘里去了。

    森林里比较阴暗,若非沐筱萝眼力极好,而且人又细心的话,还真不会看出这个阴谋来呢。难道说,这个处心积虑想把她引到水塘里去的人,知道沐筱萝曾经掉进大海里面去过,以至于落下了惧水的后遗症这么机密的事情吗?

    沐筱萝在水塘边停住了脚步,她已经不想去找黑衣人了。此人引她来这里的目的,是这个水塘,那么;这个水塘里面,到底会有什么样的古怪呢?

    黑影又在前面出现了。沐筱萝如果想抓到他,就必须从水塘上面跃过去。水塘不是很宽阔,以沐筱萝的功力,想跃过去也是有可能的。但如果在办空中遇到什么意外攻击的话,沐筱萝就只有掉进水塘一条路,毫无其他的选择了。

    既然目标了对方的目的,沐筱萝当然不会上当了。黑影见沐筱萝久不上钩,显得有些焦躁起来,不住的在水塘边上晃动着身子,好像突然遇到什么危险,或者是被什么东西咬伤了似的。

    看来他是想藉此引起沐筱萝的好奇心,好让沐筱萝从水塘上面飞跃过去,查看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然后再对沐筱萝实施自己的计划。

    沐筱萝突然扔出小石子,打在那人的腿上。她要把此人弄到水塘里去,想看看会有些什么事情发生。沐筱萝仍出的石子,方向劲道都拿捏得正好,一下子就把那个黑影打落到水塘里去了。

    黑影猝然落水,仿佛吓得魂飞魄散似的。只见他马上跳起来,手脚并用拼命的往外爬,那种惊恐万状的程度,令沐筱萝很是费解。

    沐筱萝接着又扔出一颗小石子,打在黑影的腿上,这样一来,黑影的腿行动起来就很不方便了。

    所以无论他怎样的想尽快离开水塘,奈何水塘的边缘没有树木,只是一些软软的泥土,根本就不受力。那黑影爬了几次都掉了下来,无法快速的离开水塘。

    奇怪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只见黑影突然在水塘里翻滚起来,手脚胡乱的乱踢乱抓,就像疯魔了一般。

    沐筱萝凝目望去,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那黑影的身上,不知什么时候盯满了筷子粗细的蚂蝗。

    黑影在水里拼命的翻滚起来,凄厉的惨叫声令人闻之丧胆。那些巨大的蚂蝗,好像在他身上生了根似的,随着他身体的翻滚在水里起伏着,始终牢牢地盯在黑影的身上。

    沐筱萝吓得魂飞魄散!任凭她轻功再好,内力再精纯,再怎样的百毒不侵,如此巨大的蚂蝗一旦钻进她的身子,也会顷刻间把她的血吸干,让她死得惨烈无比的。

    到底是谁,跟她有这样大的仇恨呢?沐筱萝惊骇地倒退了几步,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赶快离开这个地方,这里太恐怖了,多留一刻她都受不了。

    突然一声惊呼传来,是林叔的声音!沐筱萝急忙转身向着声音发出的地方奔去,老远就看见林叔被吊在一株大树上面。

    沐筱萝几个纵跃来到林叔面前,林叔是被藤子勒住腰杆栓到大树上去的。他一见到沐筱萝,马上惊骇万分地叫道:“快,把我弄下来,快,快啊!”

    沐筱萝飞出匕首,割断藤子,伸手接住从高空掉下来的林叔。

    随之林叔双脚一着地,就长长地吐了口气,惊魂未定地抬头看向刚才捆绑住他的藤子。

    他用手连连拍着胸脯,喘息着对沐筱萝说:“我们赶快出去吧,这里太危险了。刚才若不是你救了我,没准现在我已经没命了呢!

    见林叔说得有些夸张,沐筱萝笑了笑,也没答话。林叔看她不信,不由得急了起来,他指着那些藤子,对沐筱萝说:“沐姑娘,你可别不信。这种藤子名叫食人藤,是能吃人的。你看,那边就有一个被它们吃了的人呢!”

    沐筱萝顺着林叔指的方向一看,果真有一个人挂在树上,早已经成了一具干尸,一身华丽的长衫下,是一张人皮包着的骸骨。长长的头发纷披在脸上和身上,显得凄厉无比,诡异极了。

    那身衣裳,为什么会那么熟悉呢?沐筱萝觉得,自己应该是认识这个人的。

    可他会是谁呢?为什么会死在这里?沐筱萝走近一些,她想看清楚干尸的脸,没准这具尸骸,真能唤起她的一些记忆呢!

    林叔见沐筱萝不但没走,反而向干尸靠拢过去,心里急的都快疯了。

    只是那干尸实在太过恐怖了,林叔除了连声催促沐筱萝快走之外,根本不敢往那地方移动半步。

    沐筱萝走到干尸下面,强忍住恶心,抬头仔细去看那干尸的脸。脑海中慢慢出现了一些画面:在媚沁阁的妓院里,这个男人把她扛在肩上,从怀里摸出一张巨额银票,神情倨傲地对妓院里的老鸨子说:“人我带走了,希望明天,我能在自家的府上看见她的两个丫鬟!”

    石牢里,他打得若竹吐血,说要纳小翠做通房丫鬟,目的是威逼自己嫁给他。

    那时候的这张脸,是何等的神采飞扬啊!

    可是现在,同样的一张脸上,那副睥睨天下的神情再也看不到了,取而代之的,是毫无表情死气沉沉恐怖之极的一张脸。这个人,是风尘陌!沐筱萝倒退了一步,脑海中的记忆一晃而逝。风尘陌,他怎么会死在这里呢?

    突然,一个念头闪过脑海,仿佛一道惊雷划破了天空一样,把沐筱萝震得呆住了。“不好!“沐筱萝惊呼出声,一把拉起林叔就往回跑,嘴里焦急地说:“我们赶快回去吧,没准家里出什么事了!”

    林叔听沐筱萝这么一说,也吓得变了脸色。他顾不得去收拾那些捕兽夹子和打猎用的器具,紧随在沐筱萝身后往回赶。

    沐筱萝心急如焚,她见林叔太慢,就一把抓住林叔的手,施展开轻身功夫,从树顶上面一路纵跳而去,果然比在地面上行走快多了。

    沐筱萝赶回村子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刚一进村口,就看见横七竖八的,地上躺了很多的人。走进一看,林叔惊叫了起来,这些人,都是前些时候,去王府向沐筱萝揭发王大贵和络腮胡子罪行的乡亲们!

    沐筱萝看着满地的尸体,气得咬碎银牙。她真后悔,当初为什么不杀了渔霸王大贵和那个狗官络腮胡子,以至于给乡亲们带来如此巨大的灾难!

    突然,沐筱萝想起一件事来,禁不住心里一阵慌乱,她惴惴不安地看向林叔,正好林叔也向她看来。一霎时,两人面如死灰,他们同时意识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林婶跟林可儿,该不会也遭到什么不测了吧?

    两人站起身来,疯狂的往林叔家奔去!

    沐筱萝轻功好走得快,她来不及等林叔,一个人飞快地往回赶。远远就看见林叔家的院门了,但是院门紧闭,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息。

    林叔见沐筱萝跑到前门,自己便从后门冲了进去。后门轻易就被推开了。就在后门被打开的那一瞬间,林叔被眼前的景象吓得几乎昏厥了过去。他不知所措地立在当地,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林婶被五花大绑吊在院子中间的桂花树上,身衣裳褴褛,血迹斑斑的,破碎的布片随风飞舞着。林婶披头散发,脸上和手上是一条条触目惊心的鞭痕,显然受到过很残酷的折磨。

    奇怪的是,这个院子就只有林婶一人,孤零零的吊在那里,没有其他的尸体,也没有别人的影子,就连林可儿,也不见踪影,不知她现在是死是活,到了谁的手里去了。

    院门打开的那一瞬间,沐筱萝也惊呆了。从她看见院门的那一刻起,就有种不祥的预感,在心里蔓延开来,林婶和可儿出事了,她们一定遭到了比乡亲们更加疯狂的报复。

    林婶嘴角有鲜血在流淌着,脸上的肌肉扭曲着,看样子痛苦极了。

    看到沐筱萝进来,林婶的眼里闪出一种异样的神采来,但很快就黯淡了下去。..

    只见她张了张口,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来。只是用目光拼命的示意着,看林婶那个样子,好像是要沐筱萝和林叔,不要到她身边去的意思。她在拼命的示意着他们,千万不要往自己这边来。

    沐筱萝心头大痛,林婶的惨状,令得她又痛又恨,怒不可遏。心里的怒火一下子窜了出来。是谁?是谁把林婶弄成这样的?

    她感觉到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谁把林婶害成了这样,我沐筱萝一定把他挫骨扬灰,让他死得惨烈无比!沐筱萝拔出匕首来,虽然她明知道林婶这样被挂在那里,一定是个引她过去的圈套。

    不过沐筱萝还是决定先救下林婶来再说。这样被双手反绑着吊在树上,一定难受极了。她不忍心林婶受这样的苦,她要先救下林婶来,然后再去找那些畜生算账。

    林婶被挂在树上,正好面对着沐筱萝。她口不能言,就连摇摇头都不能,只是拼命的用眼睛制止沐筱萝,示意她千万别过来。

    沐筱萝那里管得了这么多?她眼里心里是林婶受罪的模样。提起一口气来,沐筱萝飞快的向着林婶冲了过去,她要救林婶,林婶现在的样子太痛苦了,她得先把林婶救下来再说。至于其他的,沐筱萝管不了那么多了。

    突然间沐筱萝感到脚下一松,由于刚刚在深谷里,水塘边经历的那一幕,沐筱萝反应极快,就在发现脚下有松动迹象的那一瞬间,她一个鹞子翻身,跃起几丈来高,落下时挥出腰间的白绸带,卷住附近的树枝稳住了身形,同时仍出匕首,割断了把林婶吊在树上的绳子。

    林婶垂直地掉下来,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林叔心痛地抢到她身边来,伸出手要去扶她。林婶直直地看着林叔,那眼光吓人极了,显然是不愿意林叔碰到她的样子。

    林叔不明白的老婆这样看着自己,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只想赶紧扶她起来,替她解开身上的绳子,看看她到底受了什么样的伤。

    家里还有半只人参,林叔想着用它来给老婆炖鸡汤,希望老婆能够尽快恢复起来。他们这个家,已经死过一个女儿了,林叔害怕再有亲人失去生命,那样的折磨对于他来说,比死还要难受千百倍。

    就在沐筱萝跃到半空中的瞬间,她刚刚踏足的地方,轰隆一声就陷下去了。原来,那里竟然是个巨大的陷阱。沐筱萝惊骇地发现,陷阱的底部,竟然布满了尖利的巨大的竹签。

    只见那些竹签有手臂般粗细,下半截深深地埋在土里,只留下锋利尖锐的上半截,直指苍天。竹尖有如刀刃般尖利,而且上面还闪着一层幽蓝色的光芒,显然是淬过剧毒的。

    沐筱萝吓出了一身的冷汗,照这个情形,刚才自己要是掉下去的话,只怕现在早成刺猬了。

    又是谁,如此处心积虑的想要自己的命呢?

    在沐筱萝的记忆力,她所得罪的,只有王大贵表兄弟两人。不过就凭那两人的心智和武功,又怎能做出这等齐密的部署和事情来呢?

    杀死老百姓固然很容易,可是森林中黑影的功夫,比这两人不知要高明出多少倍去,而林婶的惨状和陡然间露出来的陷阱,竟然是计算得相当的精确,好像是专门为她沐筱萝而设下的。

    若非对她的性情武功和习惯了如指掌的话,又怎能做得如此的天衣无缝?难道说王大贵等人的背后,另有高人在暗中操纵吗?

    一直没看见可儿的影子,林叔很担心这个女儿会有什么三长两短,他想问妻子,可儿到底怎样了?在什么地方?林叔伸手去扶林婶,林婶用目光示意丈夫不要碰自己。

    可是林叔老实,虽然看出妻子的意思,是不想让自己去碰她身子。但还是扶住了她。就在林叔的手刚一碰触到林婶的那一瞬间,心头仿佛受到了强烈的重击一般,整个人僵在了那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