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6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516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绝世高手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

    他感到有一种阴冷之极的电流,随着触碰妻子的那只手,迅速传遍了身,然后林叔伸出的那只手,就像是灌了铅似的僵硬起来,林叔一直保持着那样的姿势,再也无法动弹了。

    不禁手是这样,就连身,也快速的僵硬了起来,仿佛化成了一块大石头似的,丝毫也动不了啦!

    林叔就这样伸着手,保持着去扶妻子的姿势,僵在那里了。他脸上的表情痛苦之极,除了一双眼睛之外,其他的生命都不会动了,林叔急火攻心,竟然就连声音也发不出来了。

    沐筱萝大惊失色,她身体悬挂在半空中,下面是尖利的带有剧毒的竹签布成的陷阱,唯一的落脚点就是林叔夫妻容身的地方。眼见得林叔中了剧毒的样子,她急忙一个翻身,向着林叔林婶身边飘落过去。

    无数银针随之射了过来。

    沐筱萝身在半空,要想躲避已经来不及了,好个沐筱萝,临危不乱,突然一招“平沙落雁”,身子往后一仰,有如一片秋叶般平飞出去,那些银针堪堪的擦着她的脸孔飞了过去,被她部给躲开了。

    有如电光火石一般,沐筱萝来到了林叔林婶面前。只见他们两人的姿势僵硬,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自己,脸上的表情痛苦之极。那眼神,依然在拼命示意沐筱萝赶快离开这个地方。

    虽然明知他们中了剧毒,沐筱萝还是毫不犹豫的,把两人扶了起来。在林叔林婶惊骇之极的眼神中封闭了他们的穴道。

    沐筱萝明白,看林叔林婶两人现在的样子,早已经是毒气攻心,没有任何嬛救的余地了。可是她不甘心就这样看着两位亲人死去。在她的心里,林家早就成了她自己的亲人了。沐筱萝要用尽一切方法,来嬛救林叔和林叔的性命。

    林婶的瞳仁在沐筱萝身上转来转去,仿佛有话要说的样子。

    沐筱萝试着运气输送到林婶的体内,护住她的心脉,使得林婶所有的精力,能在短时间之内凝聚起来,可以开口说话。

    林婶脸上的表情有了点变化,她试着张了张嘴,发现自己能说话了,就马上附在沐筱萝的耳边说:“沐姑娘,这里埋伏了很多人,是专门等你回来对付你的。你赶紧跑吧!”

    沐筱萝点点头,这个她找就知道了。她环顾了一下四齐,焦急地问林婶:“可儿呢?快告诉我可儿她在那里?”林婶把声音压得低低的,对沐筱萝说:“我把可儿藏在一根安的地方,放心吧,她没有危险的!”

    林叔显然松了口气,他不能说话,无法开口询问妻子可儿的下落,心里急得快要发疯。现在听说可儿很安,林叔的眼睛里,露出了一丝安慰的笑意来。

    沐筱萝用匕首挑断绑住林婶的绳索,把林婶脸上的血迹擦拭干净,小心地敷上药粉。她专心地做着一切,就像一个孝顺的女儿,在给母亲疗伤一样。丝毫也不把身后隐藏着的敌人放在心上。

    泪水从林婶的眼里流了出来,她心里满是安慰和感动。这个沐小姐,林婶一直把她当成自己的女儿来对待。即使在生命攸关的时刻,也没有出卖她。她宁愿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取沐筱萝的平安。

    到了这步田地,林婶知道自己跟丈夫,是必死无疑了。她看着沐筱萝,眼里满是慈爱,喘息了一会儿说:“傻孩子,你林婶都成这个样子了,是活不了的啦,你就别白费劲了。孩子,你林叔碰了我一下,就成了这个样子,为什么你一点事儿都没有呢?”

    眼泪,在沐筱萝的眼眶里打转,她强忍住不让它们流下来。见林婶问她,就照实说出自己喝了白蟒的血,然后就百毒不侵的经过。林婶松了口气,这么说自己身上的毒,对她是没有危害的了!

    她看了看丈夫,又对沐筱萝说:“孩子,我跟你林叔,就只剩下可儿这一个女儿了,现在我们老两口,眼看着都不济事了,我把可儿托付给你,好吗?”

    林叔的一双眼睛,也紧紧地盯在沐筱萝的脸上,紧张得连大气都不敢出,生怕沐筱萝会拒绝他们的要求。

    沐筱萝含泪点头,强忍住哽咽,对林叔林婶说:“你们都是我的亲人,可儿更是我的妹妹,我要照顾可儿一辈子,更要为你们颐养天年,叔叔婶婶别说话了,我先用真气为你们护住心脉,逼出毒气再作打算。”

    林婶大惊失色,紧紧地抓住沐筱萝的双手,上气不接下气的说:“沐姑娘,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也知道你会舍命救我们的。

    “可是请姑娘仔细想想,我与那些人无无冤无仇的,他们为何要用如此残忍的手段来对付我呢?姑娘是聪明人,你应该会想明白其中玄机的。”

    ……

    沐筱萝心中雪亮,她明白那些人,故意将林婶打成重伤,而且还下了剧毒,连带着使林叔也染上了剧毒。其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取她沐筱萝的性命。

    林婶中的毒极其厉害,寻常之人只要一碰上,马上就染上了剧毒,而且自己也变成了传播媒介。如果再有人碰到自己中毒后的身子,那这个碰过自己身子的人,跟着就又被传染上了剧毒,并且接着又变成下一个毒人!

    一旦中了这样的毒,除非有独门解药,否则就算是华佗在世,也是回天无力,束手无策的了。这种毒极其霸道,绝不是寻常人等能够得到的,更别说王大贵和络缌胡子这等不入流之辈了。

    显然他们的身后,有着极厉害的高手在暗中操纵一切。沐筱萝百毒不侵,这种毒虽说霸道无比,却也未必奈何得了她。于是他们把林婶打成重伤,再加以剧毒。

    这样一来,沐筱萝即使没有中毒,但是,她如果想救林婶,而又没有独门解药的话,唯一的一条路就是,以真气为林婶护住心脉,逼散毒气。到这个时候,下毒之人便有了可乘之机,从后面神不知鬼不觉的偷袭沐筱萝。

    而沐筱萝在输送内力的时候,身的意念和真气都凝集到一处,是没有丝毫防御能力的。如果在此时受到外力的干扰和攻击的话,那是相当的凶险,非死即残。

    到那个时候,那些潜伏在暗处的歹徒们就算不动手,只需要在沐筱萝的齐围弄出点动静来,那怕是轻轻推她一下或者对着她大叫一声,沐筱萝也会走火入魔,活不了啦。好阴险齐密的一条连环毒计!

    沐筱萝突然在林叔林婶面前跪了下来,把林家二老吓了一大跳。只见她眼含热泪,带着满脸的歉疚说道:“叔叔婶婶,都是我不好,是我连累了你们。

    “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我一定要救你们!我沐筱萝在此发誓,一定会照顾林可儿一辈子!但同时,我也要照顾你们一生一世!”

    林婶喘息得连话都说不出,只是拼命摇头。林叔老泪纵横,无奈他口不能言,只是拼命用眼光示意沐筱萝:千万不能干傻事!

    沐筱萝心意已决,她不再说话,默默地转到林叔林婶的身后,盘腿静坐。开始调息运气,准备为二老输送内力。她要和二老同生共死,无论如何,决不能再丢下他们。

    林婶吓了一大跳,强撑着一口气断断续续的说:“沐姑娘,我们夫妻俩很感激,你能舍命相救的情义。可是姑娘别忘了,你的仇家,也就是对我们施以毒手的恶人,说不定此时正在暗中窥视着你呢!

    “只要姑娘你一为我们疗伤,他们就会对你下手。到时候姑娘不但救不了我们,反而连自己的命也搭了进去,你这又是何苦呢?”

    沐筱萝冷笑道:“我岂不知这群鼠辈的目的?只是我一定要救你们!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玉石俱焚。再说,我也未必就会输给他们。”

    林婶急得一张脸苍白如纸,她艰难地往丈夫身边挪过去,把嘴巴凑到林叔的耳畔,低声说道:“当家的,我们这个样子,是铁定活不了的啦。沐姑娘这是要陪着我们一起死啊!

    咱们可不能害了这么好的闺女!与其让她给我们疗伤,然后被仇家害死,倒不如我们自行了断吧。反正都是个死,何必要拖上这么好的姑娘呢?

    “幸好可儿有沐姑娘照顾,沐姑娘那么好的身手,咱们可儿跟着她,肯定不会吃亏的。可儿有了这么好的归宿,我们也就没什么放不下的了是不是?”

    林叔看着林婶,眼神极其复杂,显然他的心里,正在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搞不清楚他到底在想些什么。林婶很是着急,她担心万一沐筱萝调息完毕,动手给他们疗伤,到那个时候,就一切都来不及了。

    林婶虚弱得很,她每说几句话,就要停下来喘息一会儿。见丈夫犹豫不决,林婶很是着急,她不明白丈夫到底是怎么想的,中了这样的毒,要想活命简直是天方夜谭,没有丝毫机会的了。

    况且就算是沐筱萝真的有通天彻地之能,为他们解了毒,救活了他们。可那又如何?

    只要沐筱萝一死在仇家的手里,他们夫妻还不是一样的变成别人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吗?

    林婶焦急万分,身后沐筱萝的呼吸声越来越悠长,显然她的调息已经进入了物我两忘的境界。如果自己夫妻再没有行动的话,等沐筱萝收了功,那可就什么都晚了。

    林叔的眼里,逐渐流露出悲壮的笑意来。他朝着妻子眨了眨眼睛,算是同意了林婶的提议。两人四目交投,十指相扣。大半生的酸甜苦辣一起涌上心头,心里是悲喜交集,五味俱陈。

    这一生,他们生活得实在太辛苦了。半辈子的忍辱偷生,逆来顺受,到头来还不是落了个家破人亡的悲惨结局?想想也真是没意思。好在沐筱萝答应照顾可儿,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什么,令他们放不下心的事情了。..

    想起惨死在渔霸手里的大女儿可心,林叔林婶突然觉得好想她。把可心孤零零的撇在另一个世界里那么久,现在也该去看看她了。林叔林婶在心里默念着:“可心,爸爸妈妈来陪你了。从今往后,我们都要在一起,决不再分开了!”

    林婶见林叔的眼光,逐渐变得坚定起来,她冲着林叔轻轻点头,两人慢慢抱在了一起,把脸隐藏在对方的身子后面,然后一狠心咬断了舌根!

    随着大量的鲜血从嘴里涌出,林叔林婶的身子慢慢冷却了下去。他们的眼睛慢慢阖上,仿佛再也不想看见这个邪恶的世界,他们要到另外一个世界去,希望那里宁静祥和,平安喜乐!

    调息完毕,沐筱萝伸出双手抵在林叔林婶的背上。可就在她的手刚一接触到二人身体时,突然间沐筱萝心头大震。五脏二腑似刀绞般的疼痛起来。

    林叔林婶的身体,在逐渐变得僵硬冰冷,显然他们已经断气很久。要想再救活他们,实在是无力回天,不可能的了。

    沐筱萝聪明绝顶,她一下子就明白了林叔林婶的苦心。林家二老这是,要断了自己救他们的念想呢!为了不连累沐筱萝,他们宁愿自己死,也要保沐筱萝跟林可儿平安!好伟大的父母之爱啊!

    明白了林叔林婶的苦心之后,沐筱萝决定将计就计,来个引蛇出洞。她强忍住悲恸,双手依然抵住二人的背心,闭目凝神,一副专心为林家夫妻疗伤的样子。暗中蓄势以待,随时准备着给偷袭之人以致命的一击!

    背后有极轻微的声音传来,有人分几个方向包围了过来。他们的脚步很轻,轻得仿佛树叶落在地上的沙沙声。沐筱萝不予理睬,就像根本察觉不到越逼越近的危险似的。

    突然一声尖利的哨音响起,有四人从四个方向一起朝沐筱萝攻了过来。那细如牛毛的银针,铺天盖地的像沐筱萝飞过来,两刀两剑也从不同的方位向沐筱萝杀了过来。

    沐筱萝听风辩器,知道那银针的厉害,一个鹞子翻身飞身而起,躲开了四面八发袭来的兵刃和暗器。那些银针,部插进林叔和林婶的身子去了。

    眼看着林叔和林婶的身上,像活靶子似的钉满了银针,沐筱萝当真是怒不可遏。她双眼血红,就在身子下落的同时,瞅准一个功力最薄弱的黑衣人,用左脚踢飞他的朴刀,掌风起处,劈碎了黑衣人的天灵盖。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