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9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5926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最强无敌熊孩子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师道成圣

    这个女人,实在是漂亮极了,那身材,那容貌,那双勾魂摄魄的大眼睛,以及举手投足间流露出来的风韵,无一不令人销魂蚀骨。如果硬要用一句话来概括她的美貌的话,那就是风情万种、艳绝人寰。就连络缌胡子,这种不近女色的男子见到她,也禁不住看得呆住了。..

    来人正是沐若雪,她出手打伤衙役之后,如无事人一般的腰肢轻摆,弱柳拂风似的走了进来。看到络缌胡子呆呆地望着自己出神,沐若雪美眸流转,语笑嫣然地自我介绍了一番,说自己一行人路过此地,无意间听说了官老爷表兄弟二人之事。

    “听说你们表兄弟二人,一官一商,相互护持提携,在鱼尾庄,也算得上是举足轻重的风云人物了。不曾想,你们这两位平日里呼风唤雨的硬角儿,最近却栽在一个人的手里了,而且还是个女流之辈。”

    “这件事情激起了我们的好奇心,想来拜访大名鼎鼎的两位公子爷。谁知却被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狗奴才给拦住了,小女子一时情急,失手伤了他,还望官爷海涵!”

    沐若雪嘴里娇音软语的说着话,眼光流转,看见那个仍然吐血不止,脸肿的老高的衙役,于是就轻描淡写地一说,随随便便就把这件事情给带了过去。

    络腮胡子毕竟在官场打滚多年,也算是有些见识的人。见到沐若雪这等心狠手辣的阵仗,眉头暗暗皱了起来,心想这个女人,只怕是比沐筱萝那个臭丫头,还要难缠得多呢!

    沐筱萝虽然武功高强,不过她为人正直,做事情讲原则讲道理讲良心,从不肯轻易倚仗武功伤人。就连王大贵的手下,那个向她投掷石灰包的人,沐筱萝也只不过是点了人家的穴道而已。

    那像这个沐若雪,别人仅仅是奉命回绝她的拜访,就能下这么重的手,把人家打得吐血不说,连牙齿也给人家打落了好几颗!可见杀个人在她看来,根本就算不得是什么大事情的。

    沐若雪继续说,她可以帮助络腮胡子等人报仇雪恨,但是有个条件,希望络腮胡子和王大贵兄弟二人能够答应她。络腮胡子心里一激灵,他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个道理,打从沐若雪一进门开始,络腮胡子就有预感:有些事情,将要不受控制的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了。

    络腮胡子接着说:“说真话,尽管我恨极了沐筱萝,就连在梦里,都希望有人能够帮助我除掉她。但是,当这个人,真正活生生的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却没有想象中的那般惊喜。因为,沐若雪这些人,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善类,他们能有那么好的心肠,平白无故的帮助我们吗?”

    果然,沐若雪开出了条件,说可以帮助络腮胡子他们,杀死仇家沐筱萝,替两人出一口郁积在胸中的恶气。但是,从此往后,络腮胡子兄弟俩,就要归附于她沐若雪,跟他们同心同德,并且要鼎力协助沐若雪他们,成就一番大事业。

    “表哥你想啊,他们这一行人,连个安身落脚的地方都没有,有如丧家之犬一般,还不是看中了我们兄弟两的势力与根基,有备而来的。我们若答应了沐若雪的要求,那无异于自投落网,往后就得处处受他们的约束与牵制,别想再过现在无拘无束的安逸日子了。

    王大贵急出了满头大汗,他不满地对络腮胡子说:“表弟,既然你明白和他们结盟的后果不堪设想,那你为什么还要答应她的要求呢?明知道这是个圈套,你还硬拉着表哥我硬往里面钻?这这这,这到底是为什么啊?”说到后来,王大贵是越来越生气,禁不住有些气急败坏起来。

    络腮胡子冷笑了一声,说道:“事到如今,已经由不得你我愿不愿意了。表哥,说句你不爱听的话,我们兄弟两个,在沐若雪他们那些人的眼里,简直连蝼蚁都不如。一旦被他们盯上了,那可就不是你愿不愿意,想不想做那么简单的问题了。”

    “那会是什么样的问题呢?难道说这个女人,她还能要了我们的命吗?”王大贵近乎脑残的问了一句,他的思维已经无法正常运转了,只能眼巴巴地看着络腮胡子,希望表弟能够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来。

    络腮胡子看着他的表哥,眼里是深深的寒意,他咬着牙,一字一顿的对王大贵说:“为什么不能?我们的命在沐若雪的眼里,只怕是连一文钱都不值的。问题是,他们要的,不仅仅是我们的命那么简单,她会让我们生不如死的,活得完没有尊严和自由的!”

    这话一出口,把王大贵吓了一大跳。他急忙问道:“真有那么严重吗?我们不要他们帮助就是了,也别去想再报什么仇了。沐筱萝虽然可恨,不过也只是让我们破了点财,受了些教训和丢了点面子,并没有真要我们的命啊!

    这帮人居然比沐筱萝还要可怕,做事狠毒而且狼子野心,只怕是我们永远都无法满足他们的需要呢!若是我们答应了沐若雪的条件,那岂不是才出虎口又入狼窝了吗?”

    络腮胡子点点头,有些无奈地说:“说什么谋求大业,那只是他们自己的破事情,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你我兄弟二人,在这个山高皇帝远的山沟沟里,本来过的,就是土皇帝的日子,那还需要再去折腾那些没影子的事情呢?”

    “如果答应了沐若雪的话,以后我们的日子,就只有仰人鼻息,看人脸色的过下去了。我和你无非是人家的垫脚石、马前卒而已。冲锋陷阵什么的,就是咱们哥俩的事,不过是拿我们充当他们的炮灰罢了!”

    “想明白了这些道理,我也算是看清我们以后的路了:我跟你的脖子上,已经被一根无形的绳子给死死勒住,动弹不得的了。而把这根绳子紧紧攥在手里的,是沐若雪他们一伙!”络腮胡子痛苦不堪地说。

    王大贵一时没转过弯来,他不解地问道:“我就想不明白了,他们为什么会挑中我们两个呢?论武功论心计,我们都不是最好的人选啊?”络腮胡子苦笑了一下,对这个胸无点墨、不学无术而又愚蠢至极的表哥,他是越来越看不顺眼了。

    忍住心中的不痛快,络腮胡子耐心地跟王大贵解释起来:“沐筱萝的武功,你是见识过的吧?那叫一个惊世骇俗!可是沐若雪他们居然口出狂言,说能帮助我们杀了沐筱萝。由此看来,这个沐若雪的武功,竟然比那沐筱萝,还要厉害着呢!”

    “沐若雪出手那样的狠辣,比之沐筱萝,更是厉害上千百倍。单是衙役拦阻,她就能打得人家满地找牙!那还是因为她有求于我们,只不过是做个样子。杀鸡儆猴而已,如果真翻了脸,那忤逆她之人,还能活命吗?”

    “看沐若雪那个架势,就算是我们想不不答应也不行啦!这帮人心狠手辣,比沐筱萝可残忍多了。他们既然找上了我们兄弟俩,那就由不得我们同意还是不同意。若是惹恼了他们,那真当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于是表面上,我假装答应了沐若雪的条件。也妥善的安排好他们的衣食住行,派几个聪明伶俐的丫头小心侍候着。表面上我和他们亲密无间,尽量把自己使表现得大大咧咧,一副胸无城府的样子。”

    “只是在暗中,我严密监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功夫不负苦心人,终于让我给发现了,沐若雪他们,常常神不知鬼不觉的溜出去。你表弟我不会轻功,身上这点三脚猫的把式,哪能盯得住他们?”

    “虽然经常被他们给溜了,有些泄气,不过我始终没有放弃,还是一如既往的监视着他们。渐渐地,我发现了一个惊天的大秘密!”络腮胡子说到这里,停下来端起茶杯喝了口水,润了润喉咙。

    “什么惊天大秘密?”王大贵一下子来了精神,马上凑到络腮胡子跟前,两眼直放着光。络腮胡子轻蔑地看了他一眼,在心里“哼”了一声:瞧你那点出息!不过他脸上不动声色,接着说了下去:“鱼尾庄悬崖下面的那个山谷,想必你是很熟悉的了对吧?”

    “那是你老哥我的地盘,能不熟悉吗?那里的每一寸土地,我就算是闭着眼睛,也能画出它们的样子来。可是,那里又能出什么问题呢?”王大贵先是得意洋洋的炫耀了一番,接着想起表弟刚才说的什么惊天大秘密来,这才言归正传,心里暗暗思忖着:不会是跟那个山谷有关系吧?

    看王大贵的神情,络腮胡子就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当下也不去理会他,接着说:“不是那里。是那个山谷再往里面去的深谷里面,有一大片黑糁糁的大森林的那处深谷。”

    王大贵吓了一跳,他不可置信地看着络腮胡子问道:“你不会是想去那里吧?告诉你,那里可是个不干净的地方,有很多鬼魂在里面作祟,只要是走进去的人,没有一个能活着出来的。我劝你还是别打那个鬼地方的主意吧,免得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络腮胡子看了王大贵一眼,继续说了下去:“山谷里面的那处深谷,是一个天然的杀人场所!只要是去到那里的人,很少有活着出来的。但并不是像你所说的,那里面有鬼神在作祟,而是有人利用了里面的一些特殊的东西,来达到他们借刀杀人的目的!”

    见表哥睁大眼看着自己。一副无法相信的表情,络腮胡子也不去理会他,接着说:“我也是几次都差点被吓破了胆,但还是咬牙忍住了,继续提前隐藏在森林里面,窥视着沐若雪他们的一举一动。”

    “我发现,沐若雪他们,从来不在黄昏和早晨去那片深谷,更不会轻易走进那片神秘莫测的森林里去。他们总是在阳光灿烂的时候,才会去到那里,做一些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

    王大贵越听越来了兴致,他紧追着问:“什么毛骨悚然的事情?”“他们在那里杀了很多人,包括现在囚禁在你府上的小翠,也是从那里抓来的。据说小翠的师傅死在那片森林里了,也不知是小翠自己探听到消息,还是沐若雪他们故意让小翠知道的。总之小翠一到那里,就被沐若雪等人给抓住了。”

    “时间一长,我也摸索出那里的一些规律来,能够在里面自由的出入了。有一天,我发现沐若雪身边,那个穿青色长衫,魁梧帅气的男子,趁着沐若雪不在的时候,又往深谷方向去了。”

    王大贵听得入了迷,他屏住呼吸,紧张得连大气也不敢出,只是紧盯着他的表弟,生怕听漏了一个字。络腮胡子好像也有些紧张起来,声音微微有些颤抖:“我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知道有很多通往深谷的捷径,提前来到森林里,隐藏好身形等他。”

    “果然不一会儿,那个男人就到了。奇怪的是,他径直往里面走,好像是有人在前面等在他似的。我悄悄地跟在后面尾随着。男人越走越慢,有些犹豫不决的样子,最后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终于快步穿过森林,直向一处万丈悬崖之下走去了……”

    话说络腮胡子跟王大贵在密室里谈论跟踪青衣男子之事,他眼见着那青衣男子,径直走到一处万丈悬崖峭壁之下去了。

    沐筱萝躲在屋梁上,听那络腮胡子说得惊心动魄的,禁不住也跟着紧张起来。她也很想知道,那峭壁,到底隐藏着什么玄机!

    突然一片火光从花厅冲了出来,王府其他地方的下人们,手里拿着灭火的东西,一路叫嚷着,惊慌失措的往花厅跑去。而花厅里的那些人,则拼命的往外跑。尖叫声吵闹声响成一片,惊动了密室中的三人。

    王大贵闻得花厅走了水,懊恼地一拍大腿,就要往外跑。被络腮胡子一把抓住:“表哥,你去那儿?”王大贵手指花厅,急得跌足到:“没见花厅失火了吗?我得去救火啊!”

    “花厅已经有那么多的人在那里了,救火不差你一人。囚禁小翠的密室离花厅很近,你还是先把她转移了吧。否则的话,烧了点房子事小,烧死了小翠,沐若雪是不会轻饶了你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