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2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20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万毒谷主伸出手来,想替徒弟解开穴道。突然一个冷冷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喉音娇嫩,却带着彻骨的寒意:“你要干什么?”

    两人本来就处于高度紧张之中,突然声音从背后传来,而且冷得仿佛从地狱冒出来的一般,两人大惊失色,万毒谷主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一步,暗中蓄势待发,静候着沐筱萝的反应。

    络腮胡子跟沐筱萝打过交道,熟悉她的声音。猛然听到沐筱萝在后面说话,吓得头皮发麻,感觉头脑一阵发黑,仿佛头骨裂开了一条缝,身体里的灵魂,就从那条缝隙里逸出去了。

    这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的“灵魂出窍”吧?络腮胡子一阵晕眩,感觉裤裆湿漉漉的,竟然把尿拉在裤子里了。事到如今,他也顾不得羞耻了,保命要紧。

    络腮胡子一下子跪在沐筱萝的面前,拼命地磕头。身抖得有如筛糠一般,他拼命咬紧牙齿,却还是止不住牙齿打架的咯咯声。

    沐筱萝轻蔑地看了络腮胡子一眼,绕过他来到万毒谷主的面前,皱眉道:“这个人做下了太多伤天害理的事情,是该他受到报应的时候了,阁下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的好!”

    万毒谷主一把拉起络腮胡子,生气地说:“看你那个熊样儿,真够丢人的。这不是还有我的吗?”沐筱萝怒极反笑:“听老爷子这话,是铁了心要护住这个丧尽天良的家伙了?他到底害了多少无辜的百姓,做下了多少罪恶滔天的事情,你知道吗?”

    万毒谷主怔住了,他的确不知道络腮胡子干了些什么事情。听绿萝说,这个人找到万毒谷去的时候,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把自己说得可怜极了,好像是受尽欺压和迫害的无辜之辈似的。

    所以万毒谷主才会有,许诺教络腮胡子功夫防身之说。如果真像沐筱萝所说的那样,这个人干尽了伤天害理之事,那自己岂不是也成了是非不分、为虎作伥之人了吗?

    想到这里,谷主拉住络腮胡子的手用上了力道,他沉声喝道:“你到底干过些什么事情,赶快老实告诉我!”络腮胡子哭丧着脸,拼命忍住手腕上传来的剧痛,咬着牙一言不发。

    看这个架势,沐筱萝感觉到这个万毒谷的主人,并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辈,充其量是不个不明真相、被人蒙蔽的糊涂人罢了。沐筱萝心里的气消了很多,她指着钟离重问道:“这个人,跟老爷子又是什么关系呢?”

    “他是老夫的徒弟钟离重,是老夫教徒无方,管教不严,以至于这个畜生,捅下这么大的乱子,还请姑娘见谅。如果有什么用的着老夫的地方,老夫一定万死不辞,只求姑娘放过小徒吧!”

    钟离重见师父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他的徒弟,并把一切责任都往自己的身上揽,根本不提他早已经被追出师门的事情。不禁感动得热泪盈眶,羞愧欲死。

    仔细回想自己这一生,为了追逐名利,确实做下了太多伤天害理的事情。钟离重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更是追悔莫及,想想自己的这双手,沾满了多少无辜之人的鲜血,他真恨不得把双手剁下来献给师父,以此来表明自己痛改前非的决心。

    “是吗?”沐筱萝再度冷笑。看着林叔林婶的遗体,心里的悲痛,又如海浪一般涌了上来。她指着二老对万毒谷主说:“那就请老爷子救活他们两人吧!林叔林婶是地地道道的渔民,老实本分,一辈子忍气吞声的过日子,到头来,却死得这样惨……”她声音哽咽,再也说不想去了。

    林可儿依偎在沐筱萝身旁,见这位老爷爷一味的偏袒这个坏人,想起惨死的父母亲,忍不住哭了起来。她用手指着父母亲的遗体,跌足说:“我的父亲母亲,都是被他们害死的。老爷爷您不惩治这些坏人,怎么反倒帮他们说起话来了呢?你要是救了他的话,那我父母亲不就白死了吗?”

    “这些事情,真的是这个畜生干的吗?”谷主求证似的看向沐筱萝,虽然他明白,这对渔民夫妻的死,肯定跟钟离重、沐若雪等人脱不了关系,不过他还是希望沐筱萝能告诉他,这不是钟离重干的。至少,他希望钟离重不是元凶。

    沐筱萝看看林可儿,她还是个小孩子。林叔林婶死得太惨烈了,她不忍心让林可儿知道详细的真相。沐筱萝寻思着,得想个办法,把林可儿支开才行。

    林可儿的肚子,又响起一阵咕咕声。她有些难为情地捂住肚子,偷眼看了看大家。沐筱萝从怀里掏出些散碎银子,递给林可儿,让她去市集上买点吃的东西回来。

    现在情况已经明朗化了,沐若雪等人已经伏法,钟离重动弹不得,络腮胡子就在这里,王大贵则已经死了,没有人会威胁到林可儿的安。所以,沐筱萝这才放心的,让林可儿离开自己,去市集上买些东西。

    林可儿一走,沐筱萝便解开钟离重的穴道。她要让钟离重自己说,自己到底干了些什么事情。钟离重一旦获得自由,马上翻身跪倒在师父面前。

    钟离重声泪俱下地说:“多谢师父还挂念着徒儿,都是徒儿不好,不该贪慕荣华富贵,以至于受人蒙蔽和利用,做下了很多伤天害理之事,辜负了师父的谆谆教诲。现在回想起来,真是追悔莫及、羞愧欲死呢!

    万毒谷主痛心疾首地点点头:“畜生,畜生!你赶快说吧,离开万毒谷之后,都做了些什么欺师灭祖的事情!”钟离重又磕了个头,正想张口,被沐筱萝冷冷地制止了:“你还是先说说,林婶是怎么死的吧!至于你以前做下的那些光辉历史,我不想听,还是留着单独面对你师傅的时候再说好了。”

    钟离重愣了一下,抬眼看向师父。谷主轻轻颔首,示意他先说眼前之事。于是钟离重把沐若雪如何设计,让黑衣人在森林里故弄玄虚,引诱沐筱萝去蚂蝗池,又是怎样把林婶打成重伤,并给林婶下了剧毒,以此来实施沐若雪的一石二鸟之计。

    林婶所中的,是沐若雪最新研制出来的毒药。药性阴毒霸道。只要有人中了毒,马上就会变成下一个传播源,无论是谁碰到,都会中毒,而且再变成下一个传播体。

    接触的人越多,毒性扩散得越厉害,传染的对象也就会越广。如此一传十、十传百的下去,其传播的趋势和速度,竟然比瘟疫,还要厉害呢!

    此话太过骇人听闻了,除了沐筱萝早已经见识过毒性的厉害之外,其余的人都很震惊。络腮胡子早在看见沐筱萝的时候,就已经被吓破了胆。

    现在更是有如惊弓之鸟,紧紧缩在万毒谷老人的身后,连看都不敢往林家二老的遗体看上一眼,生怕那一眼,就能把他们身上所中的毒,过渡到自己的身上来。

    万毒谷主气得白须飘飞,他举起手来,停留在钟离重的头顶,喝道:“畜生,研制这种伤天害理的毒药,有没有你的份?”

    钟离重连连磕头:“师父英明,研制这种毒药,需要的时间较长,几乎可以说是旷日持久。徒儿被夜倾宴支使,一直在外面奔波效命,替他做别的事情。实在没有时间参与这种“如影随形”剧毒的研制啊!”

    “如影随形”?万毒谷主冷笑一声:不屑一顾地说:“名字起的倒是满生动的,可惜干的,都不是人事儿!”他指着外面那个艳装女人的尸体,问钟离重道:“她就是沐若雪?你说的这些事情,都是这个女人干的吗?”

    钟离重点点头说:“沐若雪跟沐筱萝是姐妹,从小就不睦,沐若雪恨极了这个老是抢她东西的妹妹,一直在处心积虑的对付她报复她。”

    “可是沐筱萝武功深不可测,而且又百毒不侵,沐若雪拿她没办法。就不辞辛劳的研制出“如影随形”之毒,希望这种霸道之极的毒药,能够置沐筱萝于死地。”

    沐筱萝听得一脸的茫然,对于以前的事,她有时候也会想起一些来。可是,她从来没有想起过这个姐姐来,脑海里关于她的印象,一点都没有。

    听钟离重这样一说,沐筱萝的心里,忍不住惴惴不安起来。难道说,我真的做过什么伤害姐姐的事情?才令得她对自己如此的生恶痛绝吗?..

    “就算是她们姐妹之间,有什么解不开的仇恨,那也不该罔顾无辜,拿这对夫妻做她的杀人工具吧?”万毒谷主对于沐若雪的狠辣很少不齿,如果不是沐筱萝已经杀死了她,说不定自己会亲自站出来替天行道,清理这个害群之马的。

    突然,谷主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脸上的神色变得可怕之极。他一把提起钟离重来,气急败坏地问道:“沐若雪用毒的本领,是你传授她的吧?”钟离重哭丧着脸,抵赖起来:“师父明鉴,那沐若雪所研制的毒药,高出徒儿太多。怎么会是徒儿教她的呢?”

    万毒谷主气得脸都变了形,他再度举起手来,停在离钟离重的天灵盖不到一尺的地方,冷哼了一声:“沐若雪现在用毒的功夫,是远远超过了你。不过她使毒和制度的手法,却是源于咱们万毒门,不是你这个畜生教给她的,难道还是我老头子亲自教的吗?”

    钟离重见抵赖不过,只好原原本本地,把自己被逐出师门之后,一心想寻找一棵显赫的大树投靠,好谋求荣华富贵。不幸被沐若雪所利用,以至于上了她的贼船,和她有了不正当的关系,教她用毒等等事情,部说了出来。

    沐筱萝想不到自己的姐姐,会是那么的不堪和无耻,为了达到目的,连自己的身体,也可以当成诱饵,去勾引那些对她有用的男人!

    沐筱萝只觉得脸上,热辣辣的烫得难受,起先还为无意之中杀了亲姐姐而自责的心,此时反倒觉得轻松了许多。这样道德败坏、寡廉鲜耻的女子,竟然是自己的同胞姐姐!

    沐筱萝不禁羞愧难当,心里暗暗庆幸沐若雪死了,否则的话,天知道她还会干出什么令家门蒙羞、令父母乃至祖宗,都抬不起头来的事情来呢!

    思来想去,沐筱萝逐渐有些心灰意冷起来。对这个钟离重也产生了一丝怜悯之情。她觉得,钟离重之所以一错再错,走到今天这一步,姐姐沐若雪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她叹了口气,轻轻按下老人悬在钟离重头顶的那只手掌。对万毒谷主说:“这都是我姐姐造下的孽,钟离重充其量是个帮凶罢了。既然他已经有了悔改之意,您老还是带他走吧!以前的所有恩怨,就此一笔购销!”

    转身对着络腮胡子,沐筱萝的脸上,又笼罩上一层寒霜:“这个人杀了无数的老百姓,是决计留不得的了,请老爷子把他留给我吧!”

    络腮胡子吓得魂飞魄散,他拼命抱着万毒谷主的腿,左右扇起自己的耳光来,涕泪横流的说他已经后悔了,希望谷主和沐姑娘,能够给他一个悔过自新的机会,他一定会戴罪立功,尽力弥补自己所犯下的过错的。

    此话说得情真意切,万毒谷主不禁有点动容,他对沐筱萝说:“沐姑娘,俗话说有过而改善莫大焉。你既然宽宏大量赦免了小徒,此人已经知错,为什么不一并放了他呢?”

    就在此时,林可儿买了很多吃的东西,风风火火地跑进门来。沐筱萝把食物分给大家,连钟离重和络腮胡子也给了一份。林可儿不高兴了,嘟在嘴巴站在一边,赌气不吃东西。

    沐筱萝对这个林可儿,那可是相当的了解。知道以林可儿的个性,肯定早在市集上或者是路上就吃过了,当下也不理她,给小翠和她留下一份之后,自己也吃了起来。

    谷主这才想起,还有个中了毒的姑娘昏迷不醒呢。他走到小翠床前,见她中的是夺人心智的迷药。这种药只要连续服用上一段时间,就会渐渐迷失自己,最后变成一具行尸走肉,成为别人手里的杀人工具。

    好在小翠中毒的时日尚浅,只要停止用药,施以针灸放出体内的毒素,再用些缓解的药物来调养,慢慢就会好起来的。谷主随身带有银针,他命林可儿点来蜡烛,把银针在蜡烛上拷得通红,冷却后就为小翠针灸起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