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4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931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虽然不如沐筱萝那般的出神入化,不过比起其他人来,夜胥华还是算得上高手中的高手,也是个顶尖的佼佼者,很少有人是他的对手。

    可是,第一天跟绿萝交手,就被她轻而易举的制服了。绿萝能够一口说出,夜胥华武功的不足之处在那里,致命的弱点在那里。

    无论夜胥华怎样的频繁变幻招式,绿萝始终是简简单单的一伸手,就破解了。那功夫,跟夜胥华的简直就是不可同日而语。

    这个巨大的打击,曾一度令夜胥华灰心颓废,他甚至都不想再练武了。是绿萝耐心的开解他,让他明白这是个提升自己的好机会。

    因为有了绿萝,这个高出自己若干倍的,高手的指点,夜胥华的武功跟内力,在短时间之内,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

    就在两人打得难分难解的时候,突然间看见一位身着长衫,白须飘拂的长者,负手立于一旁,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们的一招一式,时而点头微笑,时而又摇头叹息。

    绿萝赶紧收了手,欣喜地跪地引接,嘴里直叫师父,那股亲热劲儿,令夜胥华想起了依依绕膝的小女儿风连心。

    夜胥华的心里,不禁生出许多的惆怅来,离家这么久了,那一双儿女、还有梅大志,可还好吗?学业有没有荒废?武功是否有了新的进展?自己的突然失踪,他们会不会受到影响?

    还有香夏,每次夜胥华想起她的时候,心里都充满了负疚感。这个女人,自己这一辈子,注定是要辜负她的了。香夏为自己生了一双活波可爱的儿女,夜胥华的心里,真的很感激她。

    其实,夜胥华也曾经想过,要好好的跟香夏过日子,努力忘记那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可是很快,夜胥华就发现自己做不到,他的心,早就给了别人,收不回来了!

    绿萝给师父行过礼,满心欢喜的拉着夜胥华来到师父面前,正想开口介绍,突然谷主开了口:“风少侠,别来无恙啊!”

    夜胥华在这个小山谷里,叨扰了很长的时间,心里早就觉得过意不去了。要不是绿萝执意嬛留,说他体内余毒尚未根除的话,夜胥华早就出山找沐筱萝去了。

    现在这里的主人回来了,怎么着也得对人家,表示一点谢意才是啊!夜胥华正要躬身行礼,突然谷主开口直呼其名,这倒使得夜胥华一时间楞在了那里。..

    他实在想不起来,到底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位仙风道骨的长者。按说,老人这样与众不同,夜胥华不应该会忘记他才是啊!

    谷主看夜胥华一脸的疑惑,显然对自己的这一声招呼,还没有回过身来。老人爽朗地大笑起来,他告诉夜胥华,其实他们早打过交道,已经算得上是旧友重逢了。

    接着,老人谈起夜胥华营救沐筱萝的事情来,那一天,在木月国风尘陌的府上,那个叫做“水月阁”的小阁楼里,下水逃跑的沐筱萝,因为丫鬟小翠的临时倒戈,被守卫发觉了。

    那时候夜胥华就在荷花池的对岸,看到沐筱萝有危险,正想挺身而出的时候,被人从后面按住了肩膀。

    此人告诫夜胥华说:与其出去自投罗网,还不如先不暴露身份,侍机行事的把握大的多。也正是因为有了他的这一句金玉良言,夜胥华才能顺利救出沐筱萝。

    没想到,这个人居然是名满江湖的万毒谷主。夜胥华喜出望外,忙翻身拜倒,感谢谷主的相救之恩。

    谷主含笑扶起夜胥华,说老朋友了还这么客气干什么。他让绿萝准备:“提功炼体药池”,作为故人重逢的厚礼,送给夜胥华。

    夜胥华因为沐若雪善于用毒,伤害过不少的人,害得宸潋公主也差点送了性命,把整个皇宫弄得人仰马翻的。最令他难以忍受的是,宸潋中毒,令沐筱萝伤透了心,哭干了泪。

    因为有了这些不良记忆的先入为主,夜胥华对这个“毒”字特别的敏感。当绿萝想教他学习毒功时,被夜胥华一口回绝了。

    他绝不学那些坑人的东西,尽管自己屡遭其害,夜胥华仍然坚持自己的原则,绝不沾染与毒有关的任何事物。

    还是绿萝有办法,她好说歹说,想尽办法,才让夜胥华接受她和师父的一番盛情,进入药池淬炼。就算自己不去害人,也总得有点防人和自卫的本领吧!

    其实,夜胥华之所以答应绿萝去药池练功,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沐筱萝喝过蛇血之后,不但内力大增,打通了任督二脉,还变得百毒不侵起来。

    任凭多厉害的毒药,只要到了沐筱萝的面前,一样的变得毫无用处起来,一点威力都发挥不了。

    或许沐筱萝并不知道,夜胥华是多么的羡慕她那身本领啊!夜胥华常常会想,什么时候,自己能再碰上一条剧毒的蟒蛇就好了,他一定喝干它的血,好变得跟沐筱萝一样强大起来。

    果真能够这样的话,夜胥华和沐筱萝之间的距离,岂不是又拉近了一些吗?

    制造这种“提功炼体药池”非常的麻烦,需要用大量珍贵稀有的药材,再配以十种剧毒无比的鲜活动物。其中包括毒蛇、蝎子、蜈蚣、蟾蜍、红背蜘蛛、小蜜蜂、金色粉蝶、金色毒剑蛙,蚂蝗和吸血蝙蝠等。

    要得到这些剧毒的动物很不容易,因为它们生活在不同的地方,你得在短时间内把它们部收集齐,否则的话,这些动物大多性情刚烈,而且具有很强的灵性。

    一旦失去自由,它们便会不吃不喝,消极抵抗起来,直到死亡。当真具有“不自由,毋宁死”的气节呢!

    把上述的东西准备齐之后,就只差一种植物的毒素了。这种毒素叫做“相思子毒素”,是从一种名叫红豆,或者相思豆的果实里面提炼出来的。

    一到秋天,相思树上就结满了名叫相思子的果实。古人以红豆代表相思,说什么此物心中有心,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支春。红豆所代表的,是纯洁无暇的爱情。因为,“此物最相思”!

    殊不知红豆乃剧毒之物,它里面含的毒素超级可怕,不仅毒性猛烈,中毒的人会身、包括内脏,都会溃烂而死。比起闪电间就能结束痛苦的鹤顶红来,红豆的毒更加令人惧怕,它能让人死得惨烈无比。

    在万毒谷背后的小山坡上,也种了一片红豆树,常年四季开满了鲜花,结果的却很少。只有那些花型硕大完美的,才能结出果子来。那是人工精心培育出来的结果,为的是供那些金色的蝴蝶采食。

    一般的红豆树,都在四月至五月之间开花,到九至十月,扁平的荚果才能成熟。豆荚内含有一至两颗鲜红光亮、艳丽动人的种子,它就是“相思豆”中的相思子,比较罕见。

    红豆树的开花和结果时间没有一定的规律,它受土壤和气温的影响。有的树要几十年才开花一次,而且开花之后还不一定结果,是以珍贵无比。

    绿萝终于说动了夜胥华,同意去她的药池淬炼。

    她非常的高兴,马上着手准备起来,不辞辛劳的忙活了十几个夜晚,终于把所有的药材,毒物和相思子毒素,部收集齐,配制成了威力无比的药池。

    夜胥华依照绿萝的嘱咐,除尽身上的衣衫,赤身露体的盘腿静坐于热气腾腾的药汤之中,屏息静气开始按照口诀修炼起来。

    药性随着蒸腾的热气,被夜胥华慢慢吸收进身体里去,而体内的那些垃圾和杂质,则顺着毛孔排除到体外。

    练功之时,是绝对不能穿衣物的,哪怕是一块肚兜也不行,那会阻碍毛孔输出体内的废物,一旦体内产生的废物不能及时排除体外,就会使得吸收的药液不均衡,从而导致气血混乱,血脉逆流,五脏二腑爆裂而死,端的是凶险无比。

    这可辛苦了绿萝姑娘,她既要严密关注夜胥华的修炼进度,又要避嫌。夜胥华现在的样子,总是让绿萝很尴尬,使得她经常进退两难,轻不得重也不得。

    可是,夜胥华练功的进度,绿萝又不能掉以轻心,以至于常常会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绿萝只盼着夜胥华,能够早日修炼成功,她也好了却一桩心愿。

    夜胥华这一入药池淬炼,多则半个月,少则一星期,就可望大工告成了。绿萝精心照顾着夜胥华的饮食起居,随时纠正他在修炼中的一些方法和思路。

    总算是功夫不负苦心人,夜胥华进步神速,到第八天早上,夜胥华开始对药池里的热汤,没有明显的感觉了。

    就算是仍旧置身于“提功炼体药池”里面,夜胥华还是敏感的察觉到,他已经不再有那种,火辣辣的、蚯蚓般身游走的感觉了。

    而且,夜胥华也不再觉得闷热难当,以前那种仿佛体内有什么东西,在急剧的往外涌出的感觉,现在居然找不到了。他只觉得自己的身子,好像变成了铜墙铁壁一般,变得坚不可摧起来!

    绿萝一直在背后关注着夜胥华,从夜胥华进入药池的那一刻起,绿萝的心就提了起来,生怕自己的一个疏忽,断送了夜胥华的性命。

    要知道,那药池其毒无比,进入里面的人,等于一只脚踏进了鬼门关。必须小心翼翼的运用内力,引导体外毒汤里的药性进入身体。

    同时用意念驱逐体内产生的垃圾跟废物,把它们快速逼出体外。任何一个步骤,都不能出现丝毫的差错,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自从进了药池,夜胥华的齐身,始终笼罩在蒸腾的热气之中。脸上大汗淋漓,像滚豆子似的一直流个不停,头顶上氤氲的白雾,络绎不绝地往外冒出,仿佛云蒸霞蔚一般。

    绿萝紧盯着夜胥华头上的白雾,细心观察着夜胥华每一个细微的变化。直到看见那白雾逐渐稀薄起来,最后淡得犹若一缕轻烟,若有若无的漂浮在夜胥华的头顶之上。

    绿萝大喜,夜胥华终于成功了!自己这月余的辛苦,总算没有白费!一种强烈的成就感油然而生,绿萝突然间觉得自己好伟大,竟然由她的这双小手,造就了一个百毒不侵、钢铁一般的男人。

    一种想哭的冲动袭上心头,绿萝觉得鼻子酸酸的,看着夜胥华头上越来越淡的白雾,她的心情,也激动到了极点。

    绿萝静静地等待着,直到夜胥华的头上,连一丝白雾的痕迹也找不到了的时候,才把架子上的衣衫扔给他,自己转身跑出去了。

    此时的风景玥,内力至少增强了两倍,五脏二腑的抵抗力也大大增强,随便点的刀枪,刺不进他的身体,平时能震碎他五脏二腑的内力,此刻也奈何不了他了。

    夜胥华终于从药池里出来了,他觉到体内真气充盈,四肢百骸无比的舒坦,仿佛整个人都在闪闪发光似的。

    来到院子里,清新的空气迎面仆来,带着淡淡的花香,夜胥华仰头向天,闭着眼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第一次感觉到,活着,原来是这么美好的一件事情!

    就在夜胥华贪婪地享受着生命、自我感觉非常良好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向着这边走过来,进入了夜胥华的视线之中。

    这个人,夜胥华太熟悉了,就算是把他挫骨扬灰,夜胥华还是能认出他来。

    来人是钟离重。自从师父带他回万毒谷来,给他洗去了满身满心的重负之后,钟离重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从此淡泊名利,一心一意的练武和专研解毒之道。

    那种吃苦耐劳、孜孜以求的精神,令师父感到万分的欣慰。钟离重根基本来就好,这十来年在外面,过的都是东飘西荡,无根浮萍般的生活,早就厌倦了居无定所的日子。

    这次能够重回万毒谷,钟离重终于想明白了一件事情,富贵不过昙花一现,是最留不住的东西。自己穷十年之力,苦苦追求到的,却是身败名裂、罪恶滔天的下场,真是个绝妙的讽刺啊!

    现在的钟离重,是真的洗心革面了,他决定用行动来证明,自己与过去彻底决裂的恒心。努力研制解药,去破解沐若雪留在夜倾宴手里的毒药,以求减轻自己的罪孽和内疚,尽量去弥补自己以前所犯下的过失。

    万毒谷主冷眼看着钟离重的变化,对重新做人的徒弟欣喜不已。他暗中庆幸自己决断英明,给门庭凋落的万毒门,又捡回了一个徒弟!

    培养一个弟子,从物色到考证,再到手把手的教会功夫和做人,师父辛苦的程度,比之父母生养孩子更甚,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