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5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106

人气小说: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抬棺匠仙尊传人在都市大明崇祯第一权臣帝国争霸重生野性时代尘脉

    钟离重回到万毒谷的时日尚浅,每天面对的,除了师父还是师父。偶尔也会见到小师妹绿萝,可她并不与自己亲近,只是礼貌地客套着敷衍过去。

    对于小师妹的冷漠,钟离重也未放在心上。毕竟自己是有瑕疵的人,受到同门的冷落也是活该,钟离重只有努力再努力,力求用行动来改变自己不太光辉的形象。..

    这一天,钟离重来到练功池,想重温一下儿时的旧梦。这里是他从小嬉戏玩耍的地方,是钟离重最怀念的去处,就连漂泊在外的这些日子,入梦最多的,也是这里。

    今天终于被钟离重逮住了机会,绿萝师妹终于离开这里,往湖泊那边去了。钟离重急忙跑了进来,药池给了他太多的欢乐和梦想,他真的很想再来看一眼,那怕是一眼,也足以滋润和慰藉他那颗枯竭已久的心了。

    没想到,却在这里碰到了夜胥华!这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现在钟离重最害怕的,是遇到从前的故人。他想彻底忘记过去,也希望别人能够把自己给彻底忘了。

    就当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钟离重这号人。最好是连他做过的那些错事,也一并的消失了才好!

    可是,天不从人愿,偏偏在这里,他遇到了死对头夜胥华。

    一霎时,钟离重的脑海里,闪过无数个念头。如果自己突然发难,杀了夜胥华灭口,胜算还是挺大的。

    因为钟离重看出来了,夜胥华是刚刚才从“提功炼体药池”里出来的人。这个时候的夜胥华,外表看似强大,其实就像个刚出生的婴儿一般,脆弱无比。

    自己无论是动武还是用毒,他都在劫难逃。面对夜胥华咄咄逼人的目光,钟离重下意识地看着自己的双手,只要它轻轻扬起,眼前的威胁便可在顷刻间化解于无形。

    钟离重甚至连退路都想好了,自己从未涉足药池。这一点,师父和小师妹都是知道的。就算风静的死他们会怀疑到自己头上,毕竟没有确凿的证据,也不好定我钟离重的罪吧!

    再说他夜胥华总归是个外人,师父是不会因为一个外人,把自己的徒弟怎么样的。这一点,钟离重了解的太深刻了。

    他从小在师父身边长大,对师父的心性和护犊之情,钟离重可谓是心知肚明,有很大把握的。只要自己一出手,从此就可过上安生的日子了。

    钟离重紧盯着自己的双手,思想在激烈斗争着。出手,意味着自己重蹈覆辙,在罪恶的深渊里越陷越深。而不出手的话,眼下这一关就过不了。

    夜胥华一定会把他以前的罪孽,部给抖露出来的。到那个时候,就算是师父不杀了自己,这个善良的小师妹,也不会放过自己的。

    退一万步说,就算师父跟师妹都放过他,不要他的命,也不跟他为难,钟离重自己也没脸,再在万毒谷待下去了!

    到底怎么办?杀?还是不杀?钟离重的思想,在激烈的斗争着,额头上的汗水,顺在脸颊淌了下来。杀了眼前的这个人,自己从此万劫不复。不杀的话,恐怕很快,死的就是自己了。

    钟离重的心里,反反复复纠结着两个问题,无法取舍。一时间,自己所做过的事情,杀过的那些人,竟然像走马灯似的,在钟离重面前呈现了出来。

    那如山的尸体、流淌成河的鲜血。谷乘风父子的追杀,宸潋中毒之后的惨状,还有小皇国里那些被他和沐若雪抓来,受尽酷刑之后被挖出心脏来炼药的人们。

    狰狞的面孔,一张张的在钟离重面前无限放大,直到把他折磨得几乎灵魂出窍,才隐没了去。可紧接着,钟离重的面前,又出现了如山的白骨,纠缠在连天的衰草之中。

    是那些被钟离重杀害的,老百姓们的骸骨。杀他们的原因,仅仅是因为他们同意回大陵国去生活,玥倾宴就下令自己把他们部杀死了。

    这件事情,一直是钟离重心中的巨创,他恨极了自己,为什么要像行尸走肉一,听命于夜倾宴呢?如果当初自己反抗,大不了离开这个毫无人性的野心家,其下场,也不过就是今天这个样子。

    可是很多事情,一旦做下了,就再也没有回头的余地了。钟离重曾偷偷回去看过那些堆积如山的尸体,他看见的,只剩下一堆白骨了。其间长满了荒草,纠结得钟离重的心里发慌。

    仿佛那每一根的白骨,都睁大了眼睛瞪着他,顷刻间就会化成厉鬼扑上来,要了他的命似的。

    钟离重失魂落魄,成天围着那堆巨大的白骨转悠,他想埋了这堆白骨,使那些枉死的冤魂早日入土为安。可惜这项工程太过庞大,以他钟离重一人之力,不知道要做到何年何月才能完成?

    而谷乘风父子,还在苦苦的追查着自己的下落。一旦自己动手埋人,无异于授人以柄,告诉了对方,这些人是自己杀的吗?那样的话,不但大陵国的所有人饶不了他,就连夜倾宴,也会要了钟离重的命。

    就在钟离重万分纠结的时候,大陵国的皇帝肖皓澈,派人来掩埋这些尸骨了,钟离重总算是松了口气,默默地隐去了。

    钟离重思绪起伏,几乎把平生的所作所为,部过滤了一遍,他痛苦地发现,自己这一生,简直就没做过什么好事。干下的,是伤天害理、人神共愤的坏事情。

    这样的人,还配活在世上吗?只怕是就算死了,到阴间,也要被下到十八层地狱的吧?

    终于,钟离重叹了一口气,收起了双掌。心里已经有了决断,自己这一生作恶多端,早就万死不足以赎罪的了。打打杀杀了小半辈子,钟离重已经很累了。

    就算是为师父和自己积点阴德,别再给这双手,又染上新的鲜血吧!也不能再打师父的脸,让他老人家再为自己蒙羞了。

    主意拿定,钟离重释然一笑,看着夜胥华说:“风少侠,咱们应该有多年未见了吧?怎么,老朋友见面,不把酒言欢,却这样大眼瞪小眼的对持着,你累不累?|”

    夜胥华在和钟离重对持的时候,看着对方的眼中,杀气越来越浓。夜胥华知道,钟离重这是要杀人灭口了。他一定是害怕自己,抖露出他以前的罪行来。

    以万毒谷主的正直和嫉恶如仇的个性,一旦知道了钟离重犯下的滔天罪行,是决计饶不了他的。那么钟离重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杀了自己。

    夜胥华也不是贪生怕死之辈,别说现在功力大增,就算是以前力量悬殊很大的时候,夜胥华也从来没有在钟离重面前退缩过。

    大丈夫,遇强敌必亮剑,虽死犹荣。

    可是现在,钟离重竟然对自己笑脸相迎起来,夜胥华反而有些不习惯了,搞不清钟离重这到底唱的是那一出。

    绿萝去到湖边,钓来了一条尺多长的鲤鱼,亲手为风静月炖好了鱼汤,端来药池外面,院子里的石桌上,久候不见夜胥华出来,她有些奇怪,推门进来想看个究竟。

    谁知这一推门,就看见了两个人僵持的局面。

    绿萝一下子冲到风景玥的面前,用身子牢牢护住夜胥华,紧张地对师兄大吼大叫起来:“你想干什么?

    告诉你,如果你敢对他做出什么坏事的话,我是不会放过你的!绝对不会!”

    夜胥华和钟离重同时吓了一跳,绿萝向来温婉沈静,很少有失态的时候,现在突然这么激动起来,令夜胥华很是费解。搞不懂这个小丫头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烈的反应。

    只有钟离重心里明白,以夜胥华现在的状况,自己只要动手,他是绝无生还的可的。师妹这是紧张夜胥华的安危呢!

    为了一个外人,居然不顾同门之谊,和自己的师兄翻了脸!钟离重的心里,涩涩的好不是滋味。有嫉妒,有失落,更多的,则是心灰意冷。

    钟离重总算看清了,自己在别人心里的分量。照这个情形看来,就算是自己真的死了,恐怕这个小师妹,也不会流一滴眼泪的吧?

    就不知道师父他老人家,会是怎样的反应了。

    万毒谷主这几天一直忙着照顾钟离重,把夜胥华给凉在了一边。他觉得心里有些愧疚,好在钟离重是个省心的孩子,经过反复的观察,他终于相信了钟离重悔过自新的决心。

    谷主的心里,感到前所未有的安慰。放下钟离重这边,是应该去看望一下夜胥华的时候了。虽然说绿萝是个稳妥的孩子,不过自己终究是这里的主人,长时间的避而不见,也不是待客应有的礼数啊!

    令谷主意外的是,刚一来到药池外面的院子里,他就听见了绿萝那气急败坏的喊声,仿佛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似的。

    他并不知道夜胥华已经功德圆满,出了药池了。还以为钟离重旧病复发,又想伤害泡在药池离的夜胥华呢!谷主心里一急,脚下也就加快了步子。

    展现在他面前的,却是这样一幅出人意料的画面。钟离重和夜胥华,面对面地僵持着,绿萝夹在他们中间,一幅紧张得要死的样子。

    谷主忍不住暗笑摇头:真是女大不中留啊!曾几何时,连绿萝这个小丫头也长大了。看来自己,是真的老了!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令这个慈祥的长者,再也笑不出来了。

    夜胥华历数了钟离重犯下的所有罪行,当真是天地难容、罄竹难书。绿萝吓得瑟瑟发抖,她躲到师父的身后,害怕得紧紧抓住师父的腰带,脸上花容失色。

    万毒谷主,这个饱经风霜的老人,仿佛眨眼之间,就苍老了几十岁,一下子显出龙钟的老态来了。

    他艰难地踱到外面的石桌上,那里有一晚冷却了的鱼汤。老人心里明白,那是绿萝为夜胥华炖的。

    看来这两个徒弟,一个都靠不住,不是欺师灭祖,就是心系外人,没有一个把他这老头子放在心里的!

    突然间,这个叱咤风云、纵横江湖的一代宗师,仰头大笑了起来,笑得那样的清凉、那样的碎心和绝望……

    夜胥华、钟离重和绿萝,被老人脸上惨然的神情吓坏了。大家屏息静气,连大气也不敢出。见老人失魂落魄地走到院子里,也紧紧地跟来了。

    就在老人目光看向石桌上那碗鱼汤的时候,绿萝的心,记不住颤抖了一下。她知道,自己伤了师父的心。

    当时看见夜胥华圆满成功,满心欢喜的绿萝一时兴起,亲自跑去湖边钓来鲜鱼,为夜胥华炖了鱼汤调养身子。她知道师父乃是豁达之人,不会在意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的。

    可事情偏偏就是这样巧,在师父得知了师兄所犯下的罪行,大受打击的时候,偏偏这碗鱼汤出现在他的面前,这不是令师父寒心吗?

    钟离重在老人的笑声中,跪了下来,膝行到师父的面前,含泪握住老人的双手,把它们放在自己的脸上,轻轻地摩挲着,仿佛一个孝顺的儿子,在父亲身边撒娇似的。

    老人身子一抖,脑海里满是钟离重小时候,绕膝承欢的场面。两行老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教不严,师之惰。钟离重走上这条不归路,他这个做师父的,实在是难辞其咎啊!

    钟离重替师父重新结好腰带,整理好老人衣服上的皱褶,他做得很细致,就连老人鞋面上的灰尘,也细心地一一擦拭干净。

    那一份拳拳的赤子心之心,连夜胥华也不禁为之动容。

    做好这一切工作之后,钟离重抬起头来,对着绿萝和夜胥华平静地一笑,然后把目光投注到师父身上,无限深情地凝视着师父他老人家的脸。

    钟离重艰难地开口说道:“师父,您从小把徒儿带在身边,辛辛苦苦的抚养长大。您吃过多少苦,受过多少累,徒儿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您的养育之恩和谆谆教诲,徒儿一直铭记于心,从不敢忘记。都怪徒儿不好,利欲熏心,做下了令您老人家蒙羞、无法给天下人交代的事情来。”

    “为了我这个不肖的徒弟,师父您是伤透了心!徒儿不忍心再让师父您为难,这就以死谢罪!希望师父您多多保重,不要以徒儿为念。徒儿在九泉之下,也会保佑……”

    钟离重的话还没说完,谷主突然跳了起来,闪电般伸出手来,捏住钟离重的嘴巴。可是已经晚了,钟离重的口鼻之中,甚至连耳朵里,都有鲜血溢出,就算是神仙,也救不了他了!

    万毒谷主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前发黑,身子摇晃了一下,竟然晕了过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