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7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97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最强无敌熊孩子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师道成圣

    而那位被他害死的师兄,却宁愿自己去死,也没有做出任何伤害他的事情来!这份情义,他夜胥华,又该用怎样的方式,来报答呢?

    夜胥华悔恨难当,他抱着钟离重的墓碑,失声痛哭起来。谷主爱怜地抚摸着夜胥华的后背,抬头向天喃喃地说:“有些路,一旦踏了上去,就无法回头了。这条路是你师兄自己选的,怨不得别人!”

    仿佛,他是在劝解夜胥华。又或许,是说给钟离重听的吧?希望钟离重的在天之灵,早日得到安息。不过万毒谷主的这番话,更像是安慰他自己!

    万毒谷通往外界的小石桥上,夜胥华和绿萝相对无言。从知道夜胥华要走的那一刻起,绿萝的珠泪,就一直在默默的流着,始终没有停过。

    面对夜胥华的千叮万嘱,绿萝除了点头之外,还是点头。除此之外,她没有再说过一句话。千言万语化为滚滚的泪珠,倾泻得满世界都是。

    夜胥华终于硬着心肠的走了。

    尽管万毒谷留下了他太多的牵挂,太多的依恋和不舍,他还是离开了。

    只是夜胥华的心里,从此之后,就又多了一份责任,多了一个放不下的人。

    系我一生心,负你千行泪!

    大雪国的王子公主们,一路晓行夜宿,带着各自的目的跟想法,和新上任的七品芝麻官庄扬谈古论今,很快就到了鱼尾镇上。

    鱼尾镇府衙中,先前的师爷邵兵,是个见过世面、经历过很多风雨的精明干练之辈。善于见风使舵,察言观色,这几位初出茅庐的小孩子,那里是他邵师爷的对手?

    很快的,邵兵就把三位皇子、跟一位公主,哄得言听计从,团团转了起来。凭着邵兵混迹官场,多年的心得和经验,他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些皇子公主们,并不是真的关心朝政之人。

    他们所在意的,并不是这一次震惊朝野的事件中,死了多少无辜百姓,有多少受伤的百姓需要他们去帮助。

    这一次络腮胡子屠杀老百姓,给朝廷造成怎样不可弥补的损失和影响,他们也并未放在心上。

    皇子公主们心心念念想着的,只是那个传说中的奇女子,到底有多大的本事,和有多么的美丽迷人。

    邵兵只需要投其所好,顺着他们的心思去说,再时不时的插上一两句对朝廷,对皇帝的歌功颂德之语。

    他巧妙地把什么都归功朝廷跟皇帝,说成是皇恩浩荡,感动上天,泽及万民。所以才能使鱼尾镇的万千民众,成功的化险为夷,逃过一场劫难等等。

    这些话听在皇子公主的耳朵里,令他们无比的舒坦和受用。邵兵见自己的马屁奏效,索性舌灿莲花,更是信口开河的满嘴胡诌了起来。

    邵兵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说道:“幸亏我朝皇上英明,得神灵庇佑,所以才派下沐姑娘这等天仙般容貌、菩萨般心肠的妙人儿来,替我主分忧,为朝廷效劳,才这保得我朝万代基业,有如磐石般岿然不动!”

    兄妹四人听得心花怒放,重重赏赐了邵兵。一致认为他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屈居于县令之下,实在太委屈他的才华了。

    邵兵是何等聪明之人?早听出四人的弦外之音,竟然是有提拔自己的意思呢!

    于是更加的曲意逢迎,希望这几位祖宗回去之后,能在皇上面前多为自己美言几句,有了他们的举荐,还愁没有飞黄腾达那一天吗?

    私底下,邵兵也是感慨万千,对自己的行为既不齿又无可奈何。官场黑暗,历来如此。你十年寒窗苦读,换来的,多半是名落深山的凄凉下场。

    即使侥幸高中,有了金榜题名的那一天,也未必就真的能够得偿所愿,一展胸中的才华跟抱负。

    还要经历许多的磨难跟暗箱操作,任何一个闪失,都有可能令你前功尽弃,被打回原形,甚至还有可能落入万劫不复之境。

    有多少的英雄豪杰、文人幽士,甚至是天纵英才,葬送在这种吃人不吐骨头的官场潜规则之中?

    想自己当初,也是一腔热血,两袖清风的埋头苦干多年,结果呢?得到的却是身份卑微、地位低下的、连芝麻都算不上的师爷这个职位。

    做了师爷,就意味着一辈子仰人鼻息,过着人在屋檐下什么都得低头的日子,就算是有多大的雄心壮志,那也只好让它烂在肚子里,根本没有它们的用武之地。

    只好任凭那一腔的才华,扭曲变形,蜕变成了现在溜须拍马的本领。这种悲哀,别人又怎么能够理解跟体会?

    现实在邵兵的面前,是一张扭曲变形而且撕裂开来的脸,狰狞可怖到令他不敢去面对。

    多少个不眠的夜晚,邵兵仰望天空,想从那漫天的繁星之中找出答案来。他太迷茫了,空怀一身的本领,却被桎梏于师爷的尴尬处境之中。

    自己是进退两难,进,无路可走,退,走投无路。毕竟他是个男人,需要养家糊口,无法潇洒的率性而为。只能忍辱负重、心不甘情不愿的维持着这种不死不活的生活,苟延残喘下去。

    对于那个新上任的官老爷庄扬,邵兵则不敢掉以轻心。这个人太精明了,稍微一个不留神,就会被他看出蜘丝马迹来,到时候自己不但取不了巧,反而会弄巧成拙,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庄扬一到任上,就埋头到以前的卷宗里去了。他要清查所有的案列,彻底治一治鱼尾镇多年积累起来的不良之风。

    在庄扬面前,邵兵可谓兢兢业业,事无巨细部办得妥妥帖帖的。他知道,如今已是今非昔比,大堂上的这位官老爷,比不得以前的络腮胡子好糊弄。自己只有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小心应对了。

    这个鱼尾镇,面积当真的很大。名为镇,其实比一般的州县还要大得多,分散得比较广,要管理起来也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庄扬见邵兵做事稳妥,便把招呼皇子公主的重任权交付与他,自己专心致志的处理起公务来。

    如此一来,倒遂了太子郝晟煜、二皇子郝晟逸和三皇子郝晟风跟公主映月的心愿。他们早就嫌庄扬太一本正经了,跟他在一起,感觉到有些拘束,放不开。

    这个邵兵可就不同了,他极会揣摩兄妹四人的心思,什么事情都能替他们想得齐齐的,令兄妹几人心情舒畅。而且邵兵又很会说话,常引得兄妹几人开怀大笑,跟邵兵在一起,他们很满意。

    得到庄扬的首肯之后,邵兵就名正言顺的陪着这兄妹几人到处乱逛起来。反正皇子公主有的是银子,邵兵跟着他们,不但白吃白喝,而且油水丰厚,说不定将来还能谋个一官半职,过上一把光宗耀祖、扬眉吐气的隐呢!

    对于李飞口中描述的奇女子沐姑娘,郝晟逸是越来越怀疑起来,那有那么巧,她也姓沐?也是从鱼尾庄后面的万丈绝壁上掉下来的?

    沐先歌逼迫沐筱萝跳崖的时候,郝晟逸已经带着夜倾宴离开了,他是后来听沐若雪说的。

    知道沐筱萝跳崖而死,郝晟逸暗中松了口气。这个女人太厉害了,无论武功心智,几乎都无人能及。

    这样的人才,将来肯定会是大雪国一个强劲的隐患。沐筱萝贵为大陵国的皇后,收买显然的行不通的,那就只能杀了她。

    可是,以郝晟逸的能力,想杀沐筱萝,那简直是一个天大的笑话。还好有沐若雪,这个女人对沐筱萝的仇恨,几乎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

    沐若雪成功的害死了沐筱萝,替郝晟逸除掉一个心头大患。

    郝晟逸救出夜倾宴之后,因为沐若雪豢养的黑衣人曝了光,以至于把沐若雪推入死角,无法给夜倾宴一个合理的解释。

    沐若雪费劲心力,跟郝晟逸拼命救出夜倾宴,得到的不是月溟的感恩戴德跟嘉奖,反而使得夜倾宴疑心大起,连带着对郝晟逸,也冷落了起来。

    郝晟逸常常会想,如果沐若雪早在没动手之前,就知道营救夜倾宴结果会给自己招来猜忌,那她还会去费心冒险的,营救这个狼心狗肺的夜倾宴吗?

    夜倾宴生来多疑,早就怀疑沐若雪和钟离重对自己有异心。他绝不相信,以两人那般的身手和本领,会心甘情愿的受自己驱使,为自己舍命效劳!

    他们一定有备而来的,投靠自己对于他们来说,肯定是一种策略,想借助自己的能力,来达到他们的某种目的。

    所以,夜倾宴想尽种种办法,去考验和求证,沐若雪和钟里重对于他的忠心。但最终也没抓到什么把柄。

    悲哀的是,沐若雪居然也有百密一疏的时候,竟然在营救夜倾宴的时候,动用了自己的绝密武器——黑衣杀手。

    这样一来,沐若雪的狼子野心,就昭然若揭了。面对夜倾宴的追问,沐若雪无法抵赖。铁证如山,她已经是百口莫辩了。

    夜倾宴震怒至极,下令把沐若雪关进了大牢之中,对她施加酷刑,逼问黑衣杀手的来历及用途。

    可怜沐若雪,从来只有她害人的份,对别人,那叫一个心狠手辣!曾几何时,风水轮流转,换成她来尝试这种痛入骨髓、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了!

    沐若雪受刑不过,供出了钟里重是同谋,并且把一切罪名都推到钟里重的身上,说他只从投靠夜倾宴以来,一直是什么隐隐然,不得志。所以心怀怨恨,私蓄死士,以求他图。

    夜倾宴对沐若雪的话,半信半疑,他把钟里重抓来,让他跟沐若雪对质。可那钟离重却一言不发,一副看穿生死、伤透了心的样子。

    对于钟离重的反应,夜倾宴也觉得有些迷惘起来,他搞不清楚,这钟离重是被沐若雪伤了心呢,还是被他夜倾宴伤透了心。

    面对钟离重的沉默,夜倾宴更是火冒三丈。他把夜倾宴打进死牢,让手下人想方设法狠狠的折磨他。

    沐若雪和钟离重暗通款曲之事,夜倾宴是知道的。当初装聋作哑,为的是这两人对他来说,还有用处。

    现在闹出黑衣杀手的事件来,夜倾宴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这两个人,都不能为他所用了。就算夜倾宴再不愿意再舍不得,事实就摆在面前:他们的心,已经不在自己这里了。

    况且钟离重自从杀了上万名老百姓之后,对自己好像有了很深的成见,交给他的任务,也老是找各种借口拖延着,幷不怎样的上心去办理了。

    既然钟离重没什么用处,夜倾宴也就起了杀心,于公于私,他都决计留不得钟离重,这个人了。

    钟离重跟夜倾宴的妃子沐若雪,暗中一直有肉体上的关系,让夜倾宴戴了多年的绿帽子!..

    夜倾宴对钟离重,早就恨之入骨了。若不是大局未定,正当用人之际,夜倾宴早就容不得他了。

    如今这个人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死是必然的。但是,夜倾宴怎能轻易就肯处死钟离重呢?必得让他受尽苦楚,生不如死才行。

    对于沐若雪,夜倾宴却没想让她死。这个女人太可恶了,背叛自己不说,还给自己戴绿帽子。他要留着沐若雪,想尽世间最恶毒的方法,去折磨她。

    而且,沐若雪那张长得酷似沐筱萝的脸,也令夜倾宴下不了杀她的决心。夜倾宴要留着沐若雪那张脸和的命,供自己去欣赏、去泄愤、去羞辱和折磨。

    夜倾宴对沐若雪和钟离重的恩将仇报,却令一个人寒了心,他再也看不过去了,决定暗中出手,管上一管这一档子闲事。这个人,就是郝晟逸。

    郝晟逸太了解沐若雪的能耐了,这样的人才,如果任由她死在夜倾宴的大牢里,那就太可惜了。

    而钟离重宁死不屈的骨气,又赢得了郝晟逸尊重跟敬佩。郝晟逸暗中揣度,既然这个钟离重,跟沐若雪齐名,说明他也是个极厉害的角色。

    这样的人才,如果能够将他收罗在自己门下,对自己而言,那可是如虎添翼的大好事。对将来谋求的大业,说不定能起到关键性的作用呢!

    郝晟逸费尽心机,不惜殚精竭虑的策划出一套营救沐若雪跟钟离重的方案来。只可惜在实施的时候,出了点小差错,以至于功亏一篑,只救出钟离重来,沐若雪又重新落入了夜倾宴的手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