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8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238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最强无敌熊孩子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师道成圣

    听说沐若雪被夜倾宴抓回去之后,受尽了非人的虐待跟折磨,简直到了惨不忍睹的程度。

    钟离重被郝晟逸救出之后,已经是心灰意冷,不愿意再替人卖命了。为了报答郝晟逸的救命之恩,他替郝晟逸做了几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情之后,悄然隐去了。

    夜倾宴失去了沐若雪跟钟离重这两个左膀右臂之后,元气大伤,一时之间难有什么作为。郝晟逸借机告辞,回到他的大雪国去了。

    郝晟逸回到大雪国之后,也没有闲着,他暗中张罗策划着,夺取太子之位的计划,但是表面上,郝晟逸对他的父皇跟兄弟们,更加的亲近友爱起来,以此来麻痹大家的警觉性。

    就连这一次,兄弟三人一起同来鱼尾镇,也是郝晟逸撺掇的结果。他真正的目的,却是想借这个机会,除去太子郝晟煜,趁机拉拢三皇弟郝晟风和皇妹映月。

    郝晟逸此行的另一个目的,那就是搜罗人才。他很想见识一下,那个传说中的奇女子,是不是真有什么通天的大本领。

    如果传言非虚,那个沐姑娘真的很有能耐很了不起的话,郝晟逸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一并将她收买到门下,为自己所用。

    邵兵见二皇子对沐筱萝似乎很感兴趣,其他的两位皇子跟公主,对鱼尾镇的吃吃喝喝也有些厌倦了,一致要求邵兵,带他们去拜访那个传说中的奇女子。

    当邵兵带着郝晟逸一行人,来到林家院子外面的时候,沐筱萝正在院子里教林可儿跟小翠练武。

    林可儿聪明伶俐,领悟能力相当好。她认真地练习着沐姐姐教的一招一式,再苦再累也咬牙坚持着。、

    家庭巨变,父母的惨死,以及姐姐林可心的早夭,无不说明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如果你没有一身过硬的好功夫,那么,就别想在自己世界上讨什么公理。..

    每个人都没有任意要你的命,不管你是否得罪过他们。只要比你強,就可以对你为所欲为。

    这是林可儿的道理。父母死了之后,林可儿心性大变。她的很多观念跟想法,扭曲得令沐筱萝感到害怕。

    沐筱萝不知道该怎样去解开林可儿的心结,她只能寄希望于时间。希望林可儿能够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淡忘那些刻骨铭心的伤痛。

    小翠则很安静,她总是默默地关心着林可儿跟沐筱萝。为她们洗衣烧饭,端茶倒水。仿佛自己是她们的丫鬟,这些事情天经地义就应该她来做似的。

    沐筱萝很是心痛小翠的沉默,她试着询问小翠,自己离开之后她的日子是怎么过的。可是,小翠却只告诉沐筱萝,风尘陌是她的师父。对于其他的问题,小翠却总是呆呆的一言不发。

    万毒谷主给小翠疗伤的时候,曾经告诫过沐筱萝,不能刺激小翠,不要勉强她任何的事情。包括谈话和行为,都要特别的注意。

    林可儿在站马步,这是练武的基本功。根基打得有多好,直接影响到以后的成就有多大。

    小翠是有武功底子的人,沐筱萝开始教她调息的方法和一些招式。以沐筱萝现在的功力,能在她手上学个一年半载的时间,其能耐已经相当于江湖上一般二三流的角色了。

    沐筱萝跟林可儿讲解了一些关于扎马步的注意事项之后,就把注意力放在小翠身上,耐心地跟她示楚着使剑的一些手法跟诀窍。

    她的声音柔美动人,把院门外面的几个人,都给吸引住了。邵兵是见过沐筱萝的,他在意的,是沐筱萝讲的那些话。

    郝晟煜跟郝晟风,却是实实在在的被沐筱萝的声音所潋醉了。他们从来没有听到过那么娇嫩软糯的语音,珠落玉盘般的清脆悦耳,听起来心旷神怡,舒服极了。

    郝晟逸跟映月公主,却是另外的一种表情,两人惊讶地张大了嘴巴,不可置信地看着对方。院子里面讲话的这个人,他们是认识的!

    郝晟逸心头狂跳起来,他已经确定,里面的这个人,就是沐筱萝!

    那一次营救夜倾宴,沐若雪把自己化妆成宫女,把郝晟逸化妆成太监混进皇宫里去,成功的潜伏在肖皓澈和沐筱萝的身边,终于找到适当的机会,救出了夜倾宴。

    在逃跑的过程中,沐若雪和郝晟逸因为动用了内力,以至于露出本来面目,被沐筱萝认出了他们。

    虽然沐若雪逼沐筱萝跳崖的时候,郝晟逸早已经离开那个地方了,应该说,沐筱萝的死,郝晟逸是可以不负责任的。

    不过他真的就没有责任了吗?如果没用他的参与,夜倾宴就不会那么容易被救走,难说事情就会发生其他的转机,沐筱萝不但不会跳崖而死,还会连沐若雪也抓住了也说不定呢!

    总之说来说去,郝晟逸还是脱不了帮凶的嫌疑。而且,他有很多事情是见不得光的,生怕沐筱萝会当着别人的面给抖露出来。

    特别是身为大雪国太子的郝晟煜,随着年龄的渐长,他也好像有了心事,变得深沉起来了。这令郝晟逸的心里,更加的惴惴不安起来。

    郝晟逸感到有一种紧迫感,紧紧的抓住了他,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简直令他寝食难安,睡不安枕食不知味起来。

    映月却没有郝晟逸那么多的花花肠子,她也听出是沐筱萝的声音来了,高兴得一把就推开了院门。沐筱萝和他们几个,就在这种毫无预兆的情况之下,见面了。

    郝晟逸猝不及防,大吃了一惊。事到如今,再避开反而更加引人注目,他只有硬着头皮,随着众人的脚步走进院子来。

    映月高兴地跑上前去,拉着沐筱萝的手,叽叽呱呱就说了一大堆的话。无非是她怎么从风静月府上回到大雪国,怎么听说鱼尾镇出了个天仙般美丽的姑娘,专爱打抱不平除暴安良,怎么惩治地皮恶霸,怎么为老百姓带来福音等等。

    沐筱萝看着映月,眼里是明显的迟疑跟陌生。她轻轻把手从映月手中抽出来,对着她礼貌地笑笑。然后转过脸,目光在众人脸上扫了一遍。

    郝晟逸心都快要跳出来了,紧张得额头冒汗。可是,沐筱萝眼光掠过他的时候,并没有什么方反应。好像并不认识他似的,只是一视同仁的对他点点头,又转向别人去了。

    当看到邵兵时,沐筱萝露出笑容,开口问道:“邵师爷,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几位应该是朝廷派来鱼尾镇的大人吧?”

    邵兵赶忙陪着笑脸,给沐筱萝一一引见了兄妹四人。郝晟逸暗暗观察沐筱萝,见她对大雪国,对自己的名字和映月,都没有任何的反应。

    郝晟逸暗暗纳闷,难倒说,这个沐筱萝从悬崖上跳下来之后,就把以前的事情给忘了?

    突然一个念头,如电光火石一般的出现在郝晟逸脑海中,失忆?难倒说,沐筱萝掉下来之后摔坏了脑子,把以前所有的事情都给忘记了?

    郝晟煜跟郝晟风,随着邵兵的介绍,对沐筱萝露出友好的笑容来。他们说了这一趟的来意,对沐筱萝除暴安良的义举赞赏不已。

    沐筱萝脸上带着礼貌性的笑容,听兄弟两说了一番来意之后,这才淡淡地开了口。她说:多谢太子和三皇子的夸奖,小女子不敢居功。只是想奉劝几位一句,既然身为太子皇子,就应该以苍生黎民为重。

    那些个贪官污吏、土豪劣绅,是需要朝廷拿出有用的方法,来制裁跟杜绝的。光靠我们杀几个人,天下的坏人那么多,能杀得尽吗?

    况且我们只能治标不能治本,看见的,我们出手惩治,看不见的,不也是同样的逍遥法外,鱼肉乡里吗?老百姓的日子,还不是一样的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这番话说得大义凛然,众人心里折服,除了点头,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话说了。

    倒是邵兵站出来打圆场,说既然皇子公主盛情来访,何不就请沐姑娘给个面子,移步到里此地不远的杏花村酒楼,和大家欢聚宴饮一场呢?

    林可儿和小翠早收了功,站在不远处,冷眼打量着这几位不速之客,脸上的神情,是一片漠然。

    沐筱萝看了两位徒弟一眼,淡淡地说:“各位盛情,小女子心领了。只是杂务繁忙,没有时间耽搁。还是请各位皇子公主自便吧,小女子就不叨扰了!”

    说着亲自打开院门,一副送客的架势。

    郝晟逸跟映月,对沐筱萝比较了解,她的这个举动在兄妹二人看来,也属正常之举。倒是郝晟煜跟郝晟风,自幼生长在深宫内院,过的是一呼百应,万人景仰的日子,向来颐指气使惯了,那里受得了这个野女子的轻慢?

    郝晟煜到底是太子,自重身份不便说什么。那郝晟风可就不同了,只见他沉下脸来,冷哼了一声:“如此说来,沐姑娘是不给小王兄弟这个面子了?”

    沐筱萝一看郝晟风那盛气凌人的架势,心里就不舒服,她瞟了郝晟风一眼,不动声色地说了句:“几位请慢走!”那架势,明显是在下逐客令了。

    郝晟风气得俊脸通红,刷的一声抽出宝剑来,直指沐筱萝喝道:“那如果小王硬要沐姑娘去呢?”

    郝晟逸和邵兵大吃一惊,他们太了解沐筱萝的性格跟本领了,这个三皇子,岂不是自寻死路吗?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沐筱萝一抬手,伸出两根指头夹住郝晟风的剑尖,也不见她如何用力,只听“蹦”的一声脆响,郝晟风手上的长剑,就只剩下半截在手里,另外那半截断剑,在沐筱萝的两指间稳稳地躺着呢!

    沐筱萝手指间玩弄着那半截断剑,看着郝晟风,眼里流露出警告之色。

    郝晟风嚣张的气焰,被沐筱萝凌厉的眼风一逼,顿时收敛了不少。他情不自禁地后退了一步,似乎一下子矮了许多。

    沐筱萝很快恢复了常态,淡淡地说了句:“请阁下自重!”

    她不再称呼郝晟风为皇子了,在沐筱萝的眼里,王权富贵不过是那虚无缥缈的一抹浮云而已。这个皇子对于她来说,什么都不是。

    说完这句话之后,沐筱萝转过身去,懒得再看郝晟风一眼。

    郝晟风几时受过这等的轻慢?他只感觉到脸上热辣辣的,身的血液都往头上涌来。

    突然,郝晟风一咬牙,将手中的半截断剑,拼尽身之力朝着沐筱萝的后背,狠命地掷去。

    剑风凌厉,直向沐筱萝后背袭来。郝晟风虽然算不得什么高手,可是只幼得名师指点,有正是长成出力的时候,这狠命的一击,力道也大得很。一般的人,只怕就要惨死在他的剑下了。

    沐筱萝怒斥一声:“找死!”闪身击落那半截带柄的断剑,一扬手,自己手中那锋利无比的半截断剑,直向郝晟风飞了过去。

    断剑夹带着强劲的罡风,带起一道百炼,击碎郝晟风头顶上,束发金冠中间那颗鸽卵大的明珠,穿过发髻,带着郝晟风飞了出去。

    众人惊呼起来,想要抢救时也来不及了,那半截断剑带着郝晟风,闪电般钉在了院子中间的大树上去了。郝晟风双脚离地,被高高地挂在树上,吓得魂飞魄散,双脚乱蹬乱踢起来。

    郝晟风以为,那半截断剑一定穿透了自己的脑袋,要了他的命!他紧紧闭着眼睛,面无人色,以为自己这一回,是决计活不了啦。

    可是,惊惶过后的郝晟风,并没有感觉到那种要命般的疼痛,除了头皮被扯得生疼之外,其他的倒没什么感觉。

    郝晟风惊魂未定,睁开眼睛一看,除了众人张得大大的眼睛跟合不拢来的嘴,还有的,就是沐筱萝那冰冷的背影。

    原来他没死!郝晟风只是被半截利剑牢牢地钉在大树上,剑尖穿透他的发髻,把他挂在大树上了。那个样子,简直滑稽得要死!映月公主使劲握住嘴巴,才没让自己笑出声音来。

    这一来,问题可就大了去了。

    郝晟逸是出惯门的,经历的打击跟挫折多了,人也就变得明白起来。知道天下并非只有大雪国一个国家,自己虽贵为大雪国的皇子,可是在别国人士的眼里,依然是个凡夫俗子而已,根本没有资格享受任何的特权的。

    可太子郝晟煜就不同了,因为身份的原因,他很少离开大雪国,就算是偶尔出去,那也必定是前呼后拥,绝不会受到半点委屈,以致养成了他坐井观天的习惯。那里见过今天这等阵仗?受过今天这等羞辱?

    郝晟煜怒不可遏,他解下腰间的玉玦,交到邵兵的手里,让他款马加鞭赶回鱼尾镇府衙,命县令庄扬火速调兵前来围住鱼尾庄。他不仅要毁灭林家,连鱼尾庄也要一举荡平。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