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9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345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黎明之剑

    剩下的,就只有郝晟逸一人了。郝晟煜很快就明白,自己是被这个二皇弟给算计了。他这是要嫁祸于人,篡夺自己的太子之位啊!

    令郝晟煜寒心的是,郝晟逸居然用兄弟的生命,来作为算计自己的筹码,踏向皇帝宝座的垫脚石!

    难倒在郝晟逸的心里,骨肉亲情就这样的不屑一顾吗?三弟的性命,他竟然可以在不动声色之间就取了去?

    这个郝晟逸,他到底是不是人哪!

    郝晟煜的心,惊骇得无以复加,他难以置信地回头看向郝晟逸,后者却是一副摇摇欲坠,伤心过度几欲晕倒的样子。

    对于郝晟逸的狼子野心,郝晟煜早有察觉,也在暗中留意戒备着,不让他有丝毫的可乘之机。可千算万算,还是中了郝晟逸的道儿,落入他的圈套中去了。

    这一切,自然逃不过沐筱萝的眼睛。她冷眼旁观着这一场兄弟相残的悲剧在眼前上演,心里忍不住感慨万千。

    只是,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发生这样的事情,沐筱萝的心里,到底有些不忍。

    对于那位胡搅蛮缠的郝晟风,沐筱萝尽管很讨厌,可也觉得他罪不至死。大皇子虽然鲁莽了一些,到底心地善良,也算是个好人。

    可是,对于这个郝晟逸,沐筱萝就得刮目相看了。他心机深沉,下手狠辣,连骨肉至亲的兄弟也忍心加害,并且还不动声色地嫁祸给兄长郝晟煜。

    郝晟逸杀人越货的目的,不外乎就是争夺太子之位。只可惜他的司马昭之心,只有沐筱萝一人看穿。这样的人留在世上,将会是一个潜伏着的隐患。

    说不定那一天,这个郝晟逸,他能做出令天地为之色变的事情来,给大雪国、甚至是天下,带来一场浩劫!

    存了这样的心思,沐筱萝开始留心起这个郝晟逸来。突然发觉他很眼熟,自己好像在那里见过他似的。可一时之间,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具体的时间地点。..

    震惊过来,郝晟煜很快看冷静下来。目前形势险峻,容不得他继续为三弟的死去伤心了。他得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拿出对自己最有利的方案来。

    如果自己说出三弟是被人害死的,那最大的嫌疑人就是自己,每个人都亲眼看见,郝晟风死在自己的怀里。而郝晟逸却离他们那样远,要说三弟是被郝晟逸害死的,谁信呢?

    但要装聋作哑,说三弟是自刎而死的,那么,万一郝晟逸再站出来揭穿自己,那自己岂不是就更加的百口莫辩了吗?

    思虑再三,郝晟煜还是觉得,戳穿郝晟逸的阴谋才是当务之急。至于戳穿之后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后果,那就只能看天意了。

    如果连苍天都要亡我郝晟煜及大雪国,让他郝晟逸成功登上大雪国皇帝的宝座,那么,以我郝晟煜区区之力,又能改变什么呢?

    想到这里,郝晟煜终于拿定主意。他放下三弟郝晟风的尸体,小心翼翼地把郝晟风的人头安放到尸体的颈部。然后站起身来,往郝晟逸身边走去。

    他双眼血红,脚步凝重,一步一步的走向郝晟逸,身笼罩着一种令人心颤的杀气跟悲壮。那架势,竟然是要找郝晟逸拼命。

    郝晟逸一眼就看穿了大皇兄的意图,他如今已是胜券在握,那里还需要再做这些无谓之争?转眼之间,郝晟逸看见了映月。

    只见映月紧紧地捂住嘴巴,惊吓得近乎痴傻,她呆呆看着三皇兄的尸体,显然思想已经无法正常运转了。

    现在可以利用的人,除了邵兵,就只有映月了。

    邵兵乃是外人,而且身份低微,只有皇妹映月,她天真烂漫,没有机心,也从不参与朝堂上的皇权之争,这样的人在父皇母后面前说的话,才最有分量跟可信度。

    郝晟逸决定,在映月的身上做做文章。

    他跑到映月身后,让她挡在自己跟太子郝晟煜之间。

    然后蹲下身子来,抱起地上郝晟风的尸体,伤心地放声大哭了起来。郝晟逸边哭边用眼角的余光,监视着郝晟煜跟映月的反应。

    对于郝晟逸的惺惺作态,郝晟煜气得银牙紧咬,他一言不发地跟了过来,从背后一剑刺向郝晟逸。

    那闪在寒光的剑刃,晃得映月的眼睛生疼,使她猛然间清醒了过来。

    突然看见大皇兄刺向二哥郝晟逸的宝剑,映月是又惊又怒,她一下子用身体护住二皇兄,对着郝晟煜大叫了起来:“你杀了三哥还不够吗?你非要把你的亲弟弟杀得一个不剩吗?那好啊,你干脆连我也杀了吧,这样的话,你就可以安心的做你的太子、做你的皇帝了!”

    映月越说越气,她拾起地上的宝剑,发疯一般的攻向郝晟煜,竟然是招招夺命,一派拼命的架势。

    郝晟煜吓了一大跳,他生气地对映月喝到:“喂,你这个该死的丫头想干什么?我可是你的大皇兄,我是大皇兄啊!”

    映月手上的攻势丝毫未减,伤心地哭喊着:“杀的就是你,就是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你杀了三皇兄,现在竟然还要杀二皇兄,你怎么不连我也一起杀了啊?我要杀了你,替三皇兄报仇!”

    郝晟逸看着这一切,眼里露出满意的神色。他要的,就是这个结果。

    面对映月拼命般的攻势,郝晟煜是左支右绌,险象环生。他害怕伤了映月,处处避让,但那映月因为伤心过度,竟然已经失去了理智,丝毫也不领郝晟煜的情,只是一味的强攻。

    郝晟煜看着映月的样子,想着兄妹四人,如今已经死了一个,剩下的又要互相残杀,心里的苦楚难以言喻,突然间喉头一甜,张嘴吐出一大口鲜血来。

    郝晟逸看到大皇兄伤心吐血,喜出望外。他又从地上捡起一颗石子来,在手心里玩弄着,准备伺机再给郝晟煜以致命的一击,让他死在皇妹映月的手里。

    这样一来,自己就可以兵不刃血的当上太子了。大雪国的江山,看谁还敢跟他郝晟逸争呢?

    邵兵早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他也算是个有良知的人,见郝晟逸如此歹毒,心里不禁对蒙冤又遭到攻击的大皇子,多了几分同情之心,担忧起大皇子的安危来。

    林可儿跟小翠两人,突然见到郝晟风人头落地,禁不住吓得失声惊呼了起来。

    以她们的功力,自然看不出郝晟逸的阴谋来。都以为是郝晟煜杀了郝晟风的,见映月要杀他,也就无动于衷的观看起来。

    邵兵悄悄来到沐筱萝身边,轻声说道:“沐姑娘,你快出手制止他们兄妹吧!这样的悲剧,能遏制一出是一出啊!”

    沐筱萝冲邵兵摆摆手,用眼神示意他看郝晟逸。映月的剑招虽然狠辣,可那终归是明抢,一时半会儿还不至于要了郝晟煜的命。

    可是郝晟逸手中的那颗小石子,才真真正正是送郝晟煜上黄泉路的杀手锏呢!

    终于,郝晟煜在映月凌厉的攻势之下,渐渐显出败象来了。他依然小心地避让着映月的一招一式,间或出手点向映月的穴道。采取只守不攻的打法。

    正因为这样,映月才可以毫无顾忌地一味强攻。时间一长,郝晟煜禁不住心头烦乱起来,这一心浮气躁,更是惊险百出,好几次都差点被映月的宝剑刺中。

    身上的衣服,早已经被刺得千疮百孔,亮黄色的布片,有如金色的蝴蝶似的,随着映月凌厉的剑风翩翩起舞。

    郝晟煜大口大口地吐着鲜血,照这个架势看来,他就算不被映月的宝剑刺死,早晚也会累死的。

    沐筱萝神贯注地看着郝晟逸,她知道,如果这位大雪国的太子有什么凶险的话,那凶险一点是来自郝晟逸的那颗小石子,而绝非是映月的宝剑。

    郝晟逸在悄悄的变换着方位跟角度,他终于忍耐不住,要出手了。

    沐筱萝的手心里,在扣住了几粒花生米。这在早上小翠弄早餐的时候,她特意捡出来,准备教小翠暗器手法的,没想到现在,居然派上了大用场。

    郝晟逸一边寻找最佳下手的机会,一边留心地观察着邵兵跟沐筱萝两人。

    在郝晟逸的眼里,林可儿跟小翠不足为患,就是那个邵兵,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若是论起武功来,邵兵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但是,他知道的实在太多了,又是官场中的人,大家在一个朝廷里面共事,总会有山不转水转,碰面的一天。

    留着他,终归是个祸患。郝晟逸心里盘算着,等除去太子郝晟煜之后,第二个要死的人,就是邵兵了。

    至于林可儿跟小翠,有沐筱萝罩着,郝晟逸明白,自己是万万动不得她们的。好在沐筱萝与世无争,对自己也没有什么威胁,可以不用去理会她们三个。

    至于映月,在郝晟逸的眼里,她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最好糊弄不过。只要你动点心思做足了戏,她会拼了命的,往你希望的那个方向去发展。

    如此逐一排查下来,郝晟逸最忌惮的,还是沐筱萝。他一直用眼角的余光监视着沐筱萝的一举一动,却看不出沐筱萝丝毫的异样来。

    她总是一副置之事外的漠然神态,似乎对这几兄弟之间的残忍阋墙,并不感什么兴趣。甚至连看,得懒得正眼去看上一眼。

    沐筱萝的这个举动,令郝晟逸大为安心。也是,凭沐筱萝是身份,她怎么会在意别的国家谁当太子之事呢?

    即使她现在失忆了,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人,那里来的。可那又如何?凭着她沐筱萝的通天彻地之能,谁又能奈何得了她?

    弄清楚了目前的状况,郝晟逸颇为满意。只要沐筱萝不横加干涉多管闲事,他唯一的麻烦,就只剩下邵兵了。

    曾经显赫一时的太子郝晟煜,眼看着就不中用了,他已经尽在郝晟逸的掌控之中了,不足为惧。映月是万万杀不得的,郝晟逸还指望着她,在大雪国的皇帝皇后、也就是自己的父母亲面前,说出一切的“真相”,来堵住天下人的悠悠之口。

    眼看着郝晟煜越来越不成了,但还在作困兽之斗,依然在顽抗着,不肯束手待毙。

    郝晟逸渐渐焦躁起来,他太明白夜长梦多这个道理了,只要太子一分钟不死,都有可能起死回生。自己的计划,不但得不到圆满的成功,说不定还会功亏一篑,满盘皆输呢!

    紧握在手心里的小石子,被郝晟逸揉搓得都有些发热起来,既然沐筱萝并不在意自己的所作所为,那么,他还有什么好顾忌的呢?

    就在郝晟逸拿定主意,准备出手的时候,映月和郝晟煜的战斗,也快接近尾声了。

    郝晟煜步法散乱,身的衣衫被映月的利剑割成了碎片,举手投足间随风飞舞,显得狼狈不堪。他显然已经临近崩溃的边缘,随时都有可能死在映月的剑下。

    映月的情况,比之郝晟煜也好不到那里去。她披头散发,一脸的悲愤,双眼布满了血丝,只是一味狠命的攻击,然不顾自身的安危。

    就在映月一招刺向郝晟煜咽喉时,郝晟逸手中的小石子,向着映月的右肩飞了出去。他要助映月一臂之力,借她的手,杀了郝晟煜。

    沐筱萝一直把郝晟逸锁定在自己眼角的余光之中,就在郝晟逸的小石子出手的那一瞬间,沐筱萝手中的花生米,也跟着出了手。

    花生米后发而先至,打飞了郝晟逸击向映月肩膀的石子,使得郝晟煜躲过了致命的一击。、

    这一下变起突然,郝晟逸大惊失色。最令他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这个沐筱萝,居然插手了他们兄弟之间的闲事。

    郝晟逸明白自己跟沐筱萝之间实力的差距,他是绝不会做那种以卵击石的蠢事的。当下微微一笑,不再有任何的举动,继续静观两人的殊死搏斗。

    事情急转而下,对郝晟逸是相当的不利。沐筱萝既然插手,不让自己伤害郝晟煜。那么,自己的计划,就难以再实施下去了。唯一的办法就是停手,再另作他图。

    好在沐筱萝生性淡泊,应该不会一直牵涉进这些事情里面。只要离开林家院子,离开鱼尾庄,局势还不是依然掌控在他郝晟逸的手中吗?

    到那个时候,再神不知鬼不觉的杀掉这两个人,就容易得多了。反正郝晟逸已经做足了前戏,以后该怎样接下去表演,只有看形势再说了。

    打定主意,郝晟逸竟然对着沐筱萝行了个礼,恭敬地道:“沐姑娘,在下兄妹几人有些误会,以至于闹出这等兄弟兄妹之间,互相残杀的事情来,让沐姑娘您见笑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