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1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92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万道成神盛华

    郝晟逸跟映月,带着郝晟风的尸体回到鱼尾镇府衙的时候,可把庄扬吓坏了。他仔细询问事情的经过,郝晟逸那里有脸说什么?胡乱编造了一个理由搪塞了过去。

    关于邵兵的失踪,郝晟逸更是头疼,最后干脆说是在遭遇强敌的时候走散了,邵兵为保护皇族出了不少的力,让庄扬善待邵兵的家人。

    郝晟逸这样做,也是经过一番深思熟虑的。邵兵在沐筱萝身边,郝晟逸自然是再也奈何不了他了,而邵兵却掌握了郝晟逸太多的证据,知道郝晟逸太多的秘密。

    既然杀不了邵兵,郝晟逸就只好改灭口为收买了。只求邵兵能够守口如瓶,不给自己添乱就行了。

    庄扬把整个鱼尾镇的棺材都挑选了个遍,挑出一副最好的把郝晟风的尸体连着头颅一起成殓了。择个吉利的日子,亲自带兵护送郝晟风的尸体回皇城。

    郝晟逸变得很沉默,一路上几乎没说过什么话。映月伤心过度,总是昏昏沉沉的,不适合骑马,只好用一顶四人小轿抬了,也是悄没声息的。

    庄扬刚走马上任,就遇到皇子被刺身亡的大事,心情自然是糟糕透了。他怀揣着许多的疑虑,对郝晟逸的话反复思量,发现疑点颇多。

    但是,庄扬尽管疑虑重重,可郝晟逸似乎对皇子遇刺这件事情很敏感,他只要一往深处询问,立时就遭到郝晟逸的呵斥。

    庄扬只好把所有的疑点都小心滴收集起来,心里盘算着,等到了皇都,面见圣上之时再一并呈上。从现在的情势看来,除了郝晟逸,映月是唯一知道事情真相的人了。

    虽然映月目前的状况不容乐观,但只需要回到皇宫延医调理,等映月精神完恢复的那一天,或许真相也就大白了。..

    皇子遇刺而亡,到底不是什么光彩之事,一行人轻装简从,除了郝晟风的灵车,映月的小轿,其他人部骑马,身着便装,只扮成寻常的商贾人家,倒也不至于引人注目,路上少了很多麻烦,很顺利就到了大雪国的皇都之中去了。

    沐筱萝留下邵兵跟郝晟煜,眼看着郝晟逸一行人走了之后,便吩咐林可儿跟小翠,把空着的西厢房打扫出来,安顿了邵兵跟郝晟煜住下。

    邵兵是个善于察言观色的人,平日里无论见了谁,只要他觉得有必要逢迎的,必定会依照对方的心意,把一切都弄得妥妥帖帖的。

    现在沐筱萝救了他,又收留他跟太子郝晟煜留在林家调养,这份恩情对于邵兵跟郝晟煜来说,无异于再生的父母,所以邵兵办起事情来,更是尽心尽力。

    有了沐筱萝这把大伞的庇护,邵兵再也不用担惊受怕的过日子了。他内心对沐筱萝的感激,简直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是诚心诚意的想要为她们尽点绵薄之力。

    郝晟煜内力耗尽,需要假以时日的调理,才能康复过来。沐筱萝亲自为郝晟煜疗伤,输送内力给他固本培元,令他不但原来的功力不受任何的影响,还提升了不少呢!

    小翠自从郝晟煜留下来之后,主动照顾起他来。郝晟煜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小翠也是清丽俊秀,聪慧窈窕。两人走到一起,倒真是天生的一对,令人羡慕呢!有了小翠的悉心照顾,郝晟煜的病,很快就有了起色,恢复得比沐筱萝预期的还要快。

    邵兵并未受伤,身强体壮的,又是贫苦大众出身,农家的活儿,他是样样拿手,样样精通。不几天的功夫,邵兵就把个林家的院子,房屋等修缮一新,该修补的地方修补,该替换的地方替换。

    沐筱萝看着忙碌的邵兵,心里禁不住常常会想,这居家过日子,真的离不开男人。自己虽说武功很好,可是并不擅长其他的事情,连衣食都要小翠替自己操心着。

    林可儿经历巨变之后,人也变得成熟了许多。总是寸步不离小翠左右,见什么学什么,很快就学得像模像样的,沐筱萝是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尽管小翠跟林可儿勤俭,很多事情,她们却还是无能为力。就拿房子漏雨一事来说吧,三个人除了大眼瞪小眼的看着之外,一点办法都没有。邵兵才来了几天,就把这所有的问题,都给部解决了。

    现在,林家的房子,早被邵兵修缮一新,看起来气派多了,也温馨多了。住在里面,感觉到非常的舒服,简直就是享受呢!

    自从郝晟煜留在林家养伤之后,小翠开始显出一些活力来了,不再是那么沉静冷漠、对什么都漠不关心的样子。

    小翠悉心地照顾着郝晟煜,一口一声地叫郝晟煜为“郝公子”,从未称呼过郝晟煜什么皇子太子之类的头衔,这令郝晟煜听起来舒服极了,他明白,小翠看着的,是自己的人品而绝非皇权,心里觉得安慰极了。

    以前,在郝晟煜还是太子的时候,身边是有很多的女子围着他团团乱转。当然,这些女子当中,也有很多的佼佼者。

    郝晟煜注重内在的涵养,他身边的女人,固然有美艳迷人的,风情万种的,精明干练的。可郝晟煜都不喜欢她们。

    在郝晟逸看来,女人的美丽,应该要内外兼修才行。光是徒有美丽的外表,那是花瓶,郝晟煜是不会喜欢那种无脑美人的。

    当然,这些女人中,也不乏知书达理、温婉贤淑之辈。可那个时候郝晟煜眼高于顶,更兼着自己太子爷的身份,总是以为天下的女子接近他,都是有预谋而来。

    她们所图的,不过是他的太子之位,和这个位置所能带给她们的一切。郝晟煜甚至会想,等将来自己做了皇帝,那天下的所有的女人,还不是由得他去挑拣吗?可千万不能自贬身份,随便就被女人俘获了他的真心,

    但是,生活就是那么的戏剧化。这短短几天时间的遭遇,彻底颠覆了郝晟煜二十来年根深蒂固的思想。郝晟逸那一颗小小的石子,让他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下子从高高在上、万人敬仰的皇家太子,沦落为阶下囚。

    如果没有沐筱萝的仗义援手,可能此刻的郝晟煜,早已经被关进宗人府了,他将遭到万人的唾弃,背上残杀亲兄弟这样不堪的罪名,含冤而死。

    郝晟煜终于明白了,富贵,原来是这样不可把握的东西!他可以在眨眼之间,就在你的身上烟消云散,连一点痕迹都不留下。而你,除了眼睁睁看着它消失之外,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正因为如此,小翠的这份情义,才真正令郝晟煜感动至深。患难见真情,小翠不嫌弃自己现在的落魄,使得郝晟煜那颗伤透了心,又感觉到一丝的温暖。

    日子就这样云淡风轻的过去。沐筱萝仍然每天督促林可儿跟小翠练武,邵兵看着眼热,请求沐筱萝,也让他也跟着小翠和林可儿,学点防身的本事。

    沐筱萝本就豁达,对门第之见看得极淡。邵兵又是她出手救下的,教邵兵一点武功也不为过。于是点头同意劜邵兵的要求,让他跟着小翠一起练习起来。

    郝晟煜看他们练得热闹,自己也想加入进来一起学习。他虽然惨遭变故,受到严重的打击,不过到底是年轻人,凡事容易往好的方面去想。

    有了小翠给予的、心灵上的慰藉之后,郝晟煜心中的伤口,愈合起来也就快了很多。他是个心胸宽广的年轻人,凡是看得开,想得开。

    除了伤心三弟之死,二弟的狠毒之外,对于自己蒙冤一事,郝晟煜倒也没有怎样的伤心绝望,天都塌下来的样子。

    郝晟煜最爱说一句口头禅,就是:除死无大事!在郝晟逸看来,人只要活着,就一切皆有可能,没必要做出一副世界末日来临的样子。

    郝晟煜能有这样的心胸,倒令沐筱萝对他另眼相看起来。其实,这三兄弟刚来的时候,个个盛气凌人,沐筱萝对他们都没什么好感。

    后来发生了一连串的事情,特别是郝晟逸借刀杀人之后,又怂恿映月跟郝晟煜拼命。可是,在那种生命攸关的深刻,郝晟煜的人格魅力却充分的显示出来了。

    他宁愿自己涉险,也绝不伤害映月。就算是映月把他的衣服刺得千疮百孔,身布片飞舞,郝晟煜也是只守不攻,于险象环生之中一直苦苦的支撑着,就是不肯动手伤害映月一丝一毫。

    郝晟煜对亲情的眷顾,令沐筱萝也为之动容起来,所以,当那个浪子野心的郝晟逸要带走他的时候,沐筱萝不惜强出头,救下了他的性命。

    也正是因为重情的这个原因,郝晟煜才打动了小翠的芳心,使得这个经历坎坷的女孩子,对他另眼相看、悉心照顾起来。

    小翠自幼跟着沐若雪长大,从来没有体验过亲情的滋味。郝晟煜对妹妹的那份溺爱,宁愿自己受伤死在映月的剑下,也绝不肯做出任何过激的举动来,迫使映月停手。

    大概是因为才死了一位弟弟的缘故吧,郝晟煜对映月的胡闹跟纵容,简直到了令人费解的地步。他完可以先制服映月,然后再跟她解释清楚一切的。

    可是郝晟煜没有这样做,任凭映月怎样的对他乱砍乱刺,郝晟煜除了手忙脚乱的避让之外,根本就没想过要主动让映月停下来。也不知他是头脑不清还是心灰意冷听天由命。

    沐筱萝看到小翠跟郝晟煜的交往日趋亲近,心里也很是安慰。郝晟煜的人品,她已经证实过了,是可靠的。小翠能有这样的归宿,沐筱萝也就安心了。

    郝晟煜想跟大家一起习武的要求,沐筱萝众人是一口答应。这几人当中,郝晟煜的武功弟子,是最好的一个。

    有了郝晟煜的介入,沐筱萝反倒轻松起来了。她常常指点个郝晟煜之后,再让他去教小翠他们。大家也不来俗的那一套,什么师兄师妹亲热肉麻的叫着。都是叫名字,时间一长,邵兵也习惯了,也跟着大家,直呼起了郝晟煜的名字。

    这几日当中,数邵兵的江湖阅历最丰富了。沐筱萝自从坠崖之后,就失去了记忆,脑海里近乎一片空白。林可儿子幼生长在这里,从没见过什么世面,就更说不上什么阅历了。

    小翠虽然说从小被沐若雪所收留,不过沐若雪只是把她当宠物似的的养着,也没带她去什么地方开眼过。长大一些之后,被沐若雪送去秦楼楚馆媚沁阁做丫头,虽然也算得上有些阅历,可那有怎么开的了口跟别人讲述?

    知道后来,师父风尘陌收她做徒弟之后,小翠才终于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可恨沐若雪设计还死师父,还把小翠抓来关进密室用毒药喂养,打算把她培养成死士。小翠的心里,是彻骨的冷和刻骨的恨。

    这些,她也一样的说不出口来。有时候,小翠也很想告诉大家,他有个很疼她的师父,他拿自己当亲妹妹一样的疼着宠着纵容着,就像郝晟煜对他的妹妹映月那样的呵护着,没想到,他却死得那样惨!

    沐筱萝把小翠从王大贵的密室救出,也是小翠福泽绵长,又得到万毒谷主为她医治,终于慢慢地恢复了过来。

    小翠的病好了些之后,曾偷偷背在沐筱萝,跑到深谷中的森林里,把师父风尘陌的石首弄下来安埋了。她替师父立了块木牌,上面刻了师父的名字。只要一有空,小翠就会去到师父的坟前,为他烧点纸钱,给他说说自己的喜怒哀乐。

    每当沐筱萝问起风尘陌的时候,小翠总是变得神色奇怪起来,以至于沐筱萝不忍继续询问,事情常常就这样不了了之的过去。

    小翠并不是有意要瞒沐筱萝什么,在小翠的心目中,两位师傅对她,都是恩重如山,她自己对这两位师傅,那也是一视同仁,不分厚薄的。

    她只是害怕回忆起师父惨死的样子,师父的那个惨状,小翠只要一想起来,脑袋就不受控制的变得疯狂起来。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子,突然间经历了这么大的巨变,也真是难为她了。

    邵兵是个口齿伶俐的人,他嘴里说出的故事,总是那样的精彩百出、引人入胜。同时还可以增长很多的见识。林家的院子,不时会飘出一阵欢笑之声来,不再是以前那般的沉闷了。

    郝晟煜也给大家讲一些皇宫内苑的生活跟礼仪,直把个邵兵、小翠跟林可儿他们几个,听得目瞪口呆、无限向往起来。

    自从邵兵跟郝晟煜来了之后,林家的院子里,才算是真正有了人气。

    不再像以前一样的每天笼罩在杀伐之中,光是仇恨,就能够把人给淹没了。

    对于郝晟煜口里讲的皇室中的生活,沐筱萝越听越觉得那就是自己的生活。

    筱萝心里不禁起了阵阵涟漪,难道说自己在坠崖之前,会是生活在大陵皇宫里面的人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