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2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87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沐筱萝脑海里浮现出的那些影像,依然还是模糊不清。但是,它们虽然很模糊,却是实实在在的存在于沐筱萝的脑海之中,没有再度的消失。

    就好像是一团千头万绪的乱麻一样,就放在那里,只要你有耐心去理,总会找到头的。沐筱萝欣喜地发现,这些存在于记忆中的乱麻,好像有一些蜘丝马迹可寻,具体是些什么,她却是看不清楚也想不明白。

    邵兵总是想尽千方百计,为这个大家庭带来实惠跟惊喜。自从跟沐筱萝习练武功之后,他领悟了很多的东西,终于明白,命运其实一直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并非由老天控制的。

    就拿现在来说吧,邵兵武功有了很大的长进,他以前基础不错,现在的师傅又是顶尖的高手,常常一句话一个动作,就是旁人穷几年或者十几年之力,才能领悟出来的精华。

    俗话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成功者指路。说的就是这个道理,你要是站在一定的高度去看问题的话,就会少走很多的弯路,少撞很多的南墙。

    沐筱萝知道,以邵兵现在的年龄,很多东西都会受到局限,收效甚微,甚至会事倍功半。于是就挑那些在生活中比较实用的技能教给邵兵。

    比如说箭法,暗器,贴身格斗,野外生存能力等等,都成了沐筱萝重点培训邵兵的主要项目。当然,沐筱萝也试着教邵兵一些做人的道理,和做官必须清廉爱民等等的大道理。

    可是很快,沐筱萝就发觉,邵兵的社会经验,比她的不知道要丰富多少倍。每次只要她一开口,话还没说出来,邵兵就马上接过话头,替她说了。

    邵兵告诉沐筱萝,做官,尤其是做个好官的诀窍,不是严以律己,而是管好下属。这个说法倒挺新鲜。邵兵解释说:任你官清似水,难逃吏滑如油。好官也经不住手下人的折腾,必须得从根本抓起,才不会功亏一篑,在阴沟里翻船。

    无奈之下,沐筱萝只好警告邵兵,如果他敢倚仗自己教他的功夫,干出危害乡邻,为祸天下的话,自己不但会废了他的武功,还会让他得到应有的下场。

    而对于郝晟煜,沐筱萝则省心多了。这小子乃是皇家血脉,自小受的都是正统的教育,再加上很少行走江湖,几乎没沾染上什么不良的风气。

    郝晟煜胸襟宽广,心地善良,对亲情又看得极重,人又好学上进,虽然贵为皇子,却能吃很多的苦,有一股子不认输的韧劲。待人温文有礼、遵守承诺。对小翠更是情深意重、体贴入微。

    沐筱萝是看在眼里,喜在心里。这种品质温厚宽和、重情守信的人,确实是不可多得的帝王人选。如果郝晟煜真的当上皇帝的话,那大雪国的百姓们,可就有好日子过了。

    邵兵跟沐筱萝学习箭法,进步神速,于是就迷上了打猎。自从知道郝晟逸吩咐庄扬厚待他的家人之后,邵兵彻底放下心来,安心的跟着沐筱萝学艺。

    他太明白身无一技之长的悲哀了,本来还以为今生已经盖棺定论,再也不会有重头再来的那一天了。没想到师傅沐筱萝,给了他这个重新活一次的机会。邵兵比任何人都明白,这个机会的来之不易。

    所以,他要好好的把握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每次学习了新的箭法跟本领,邵兵就会跑到深谷中的森林里去,在那片黑糁糁的森林里,尽情试验他新学到的本领。

    那处深谷,当地人都号称它为死亡之谷,根本就没用人敢靠近它,更别说是走进去了。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那里才形成了天然的聚宝盆,什么珍稀的药材跟动植物都有。沐筱萝为了锻炼邵兵的箭法跟野外生存能力,曾经带他来这里打过几次猎。

    自从掌握了深谷的一些规律之后,邵兵就迷上了这个地方。每天除了练功,几乎就会到这里来。而他每次来,也都是收获巨大。

    邵兵乃是穷苦人家的孩子出身,最会养家糊口了。虽然现在的林家院子,里面住的,可谓个个都是人中龙凤,本领都大得惊人,可是要论到居家过日子,谁也不是邵兵的对手。就连沐筱萝,也禁不住对邵兵刮目相看起来。

    由于邵兵的勤俭跟善于经营,那些打回来的猎物,他总是进行合理的安排。留下一部分做食物之后,多余的就拿去集市上卖了,换取一些生活用品回来。

    至于那些药材什么的,邵兵因为不是很在行,分不清那种值钱那些不值钱,索性统统把它们归类收拾好,囤积起来,寻思着怎么找个方法,再把它们给变成银子。

    邵兵的勤俭持家跟精打细算,博得了大家一致的认同跟配合,很快就把那个原本清贫的农家小院,变得富,了起来。

    这一天,邵兵又来到那片黑糁糁的森林里打猎了。他像往常一样,先检查了一遍上次安放下的捕兽夹子,把捕住在猎物取下来,然后再寻找合适的地方,重新安放捕兽夹。

    突然,有声音传来,而且是向着他这个方向来的。邵兵一下子紧张起来,虽说他也打过好多次的猎了,不过都是些小猎物,对于那些凶猛的大型野兽,他还从来没有遭遇过。

    手里的弓箭太长显然不适用,长剑又放在家里了。因为每次出来都用不着,邵兵嫌带着它麻烦。剩下的,就只有一些小飞刀和一根哨棒了。

    哨棒的功用,多半是用来吹出声音吓唬野兽跟探路的,用它做防身或者攻击的武器,威力显然就小了很多,倒不如长剑的轻灵快捷和锋利的优势了。

    邵兵听着那个声音在逐渐向他逼近过来,忍不住脊背发凉,身的汗毛随着那声音的越来越近,也慢慢地竖了起来。

    他手里紧紧地扣住一把飞刀,这飞刀身子细长,有点像柳树的叶子,所以沐筱萝又叫它柳眉飞刀。因为飞刀的名字,邵兵还跟师傅沐筱萝闹过别扭呢!

    邵兵觉得,柳眉飞刀太过女性化,不像是大老爷们用的东西。他要求沐筱萝另外教他一种霸道的暗器,比如流星锤什么的。

    这话令沐筱萝很不舒服,她告诉邵兵,自己只是随便教教他们而已,并不是专业的武师,不会那些东西也不想用那些东西。如果邵兵觉得这种柳眉飞刀,有损他男子汉的面子的话,大可不学。她沐筱萝是不会有任何想法的。

    邵兵虽说是沐筱萝的半个徒弟,因为沐筱萝不肯答应郝晟煜跟他拜自己为师。说顺便教教他们可以,真要拜师的话,除了林可儿跟小翠,她是不会再收徒弟的。

    沐筱萝的这一番话,也让邵兵明白了一件事情。以沐筱萝的人品跟能力,能在她手下学一段时间的本领,已经是天大的福分了,那里还敢再奢求什么?当下邵兵陪着笑脸,好说歹说的央求着沐筱萝,才终于学会了柳眉飞刀。

    那声音越来越近,邵兵隐藏好身形,瞅准声音来源的地方,一扬手,三把飞刀分上、中、下三路,发射了出去。

    只听得一声惊呼声传来,却是人的声音。那人好快的身法!邵兵刚刚反应过来,来者是人而非猛兽的时候,就发觉有一只手抓住了他头上的发髻,把他从藏身的地方,给拎了出来。

    来人是夜胥华。他离开万毒谷之后,归心似箭的直向鱼尾庄而来。上次为钟离重办理丧事时,夜胥华已经打听清楚,沐筱萝就住在鱼尾庄一带。

    夜胥华刚来到大路上,迎面就看到郝晟逸跟映月骑马而来。

    他不愿意节外生枝,不想跟这两人照面。映月曾经在夜胥华的家里,住过一段时间,夜胥华对她再了解不过。

    这个小丫头人情味很重,如果她在这里发现自己的话,恐怕会热情的邀请自己去大雪国的皇宫做客,到那个时候,夜胥华再想脱身,就不太容易了。

    夜胥华一心只想找沐筱萝,不愿意再生出什么枝节来。于是闪身躲到一棵大树的后面,打算等两人走远了才出来。

    只见映月双眼红肿,失魂落魄的骑在马背上,对身边的事情漠不关心。夜胥华觉得好生奇怪,这个大雪国的映月公主,平日里快意恩仇,生活得随心所欲的,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呢?..

    再看看跟在她身后的郝晟逸,也是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夜胥华暗暗觉得奇怪,他知道,这里是大雪国的边境,凭着映月跟郝晟逸那样的好身手,别说在自己的国土上,就算是到了别的任何地方,也很少有人奈何得了他们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紧跟在郝晟逸的身后的,还有一匹马。那马背上并没有人骑在上面,而是驮着一种奇怪的东西。夜胥华凝目细看,禁不住吓了一大跳。只见马背上驮着的,赫然是一具尸体,一具无头的男尸!

    夜胥华的心,一下子就狂跳了起来。直觉告诉他,这事一定跟沐筱萝有关系。在鱼尾庄,除了沐筱萝,谁还会有这么好的身手,令映月跟郝晟逸都铩羽而归,而且还带回了一具尸体?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夜胥华再度仔细打量着那具尸体,发现他的穿着打扮,很郝晟逸的如出一辙,除了衣裳的颜色不同之外,衣料的质地跟款式甚至还有花纹,都是大同小异,没多大的分别。

    难倒说,这具尸体,是郝晟逸的哥哥或者弟弟吗?

    当初郝晟逸三兄弟进大陵国上贡,夜胥华是见过他们的。那个时候,身在异国他邦的他们,尚且是那么的张扬,穿的就是平时的着装。现在是大雪国的领土,就更是没必要再乔装改扮了。

    大皇子郝晟煜贵为太子,衣服的颜色固定只能是黄色的。这是皇帝跟太子,才能享受的特权,旁人是没用资格穿黄色服装的。这具尸体身上的衣服并非黄色,说明他并不是太子,那就只剩下一个答案:他是三皇子郝晟风。

    难道说,沐筱萝竟然杀了大雪国的三皇子郝晟风?

    思虑及此,夜胥华禁不住冷汗就涔涔而下,若果真是这样的话,沐筱萝闯的祸,可也就太大了呀!此事非同小可,他一定要先弄清楚真相再说。

    夜胥华明白,沐筱萝向来不喜生事,如果当真是她杀了郝晟风,那也一定有她的理由,若不是到了忍无可忍的极限,沐筱萝是不会做出这等极端的事情来的。

    眼看着郝晟逸兄妹二人走远,夜胥华决定先跟踪这两个人,彻底搞清楚事情的真相,然后才好根据情况做出相应的打算来。

    可令夜胥华抓狂的是,映月痴痴傻傻的,不吃不喝不言不语,根本就指望不上从她那里知道些什么。郝晟逸情绪极坏,动不动就发火,也是什么都不肯多说。

    没奈何,夜胥华只有一路跟随他们到了大雪国的皇宫,这才知道,原来是太子郝晟煜为了稳固他现有的地位,残忍杀害了自己的三皇弟郝晟风。

    夜胥华虽然觉得此事大有蹊跷,不过既然跟沐筱萝没有关心,他也就放心了。当下不再管大雪国宫内的这档子闲事,返程回来找沐筱萝。

    很快的,夜胥华就找到沐筱萝栖身的林家小院里来了。

    当夜胥华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走近院子的时候,院门忽然打开,一个其貌不扬的中年男子从里面走出来,手里牵着一匹马,马背上驮着很多的猎物,往集市上去了。

    夜胥华纳闷极了,难道说,沐筱萝变成猎户了,那些猎物,是别人从她手上买去的吗?

    尽管夜胥华知道,那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不过,他就是不愿意相信,这个男人,是从院子里面走出来的。

    夜胥华的心,一下子沉重了起来。他默默地尾随在中年男子的后面,跟着他来到集市上,眼巴巴地看着他把东西变卖成银子,再一路尾随着回到小院门口。

    夜胥华是多么地希望,是自己找错了路,这里根本就不是沐筱萝居住的地方。可是,当他看见中年男子推开院门的时候,迎出来一位小姑娘,大概十一、二岁的样子。

    只见小姑娘接过中年男子手中的缰绳,对他说了声:“回来了?师傅在里面呢!”

    中年男子答应着走了进去。夜胥华把脖子伸得老长,想看看里面到底有没有沐筱萝的影子。

    突然,一个月白色的身影,映入了夜胥华的眼帘,那身影袅袅婷婷地走到中年男人面前,在跟他说着什么。那个身影,不是沐筱萝,又是谁?

    夜胥华差点疯狂,恨不得一脚踢开院门,把中年男人抓出来,先打个半死,再逼问他跟沐筱萝到底是什么关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