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3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65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重生七十年代:老公,求嫁!盛华娘娘有毒:王爷,您失宠了天阿降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都市天龙至尊

    但是,夜胥华最终还是忍住了。毕竟,他不是那等鲁莽之辈,凡事喜欢多动脑筋。或许,事情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糟糕,夜胥华相信沐筱萝不是一个随便的人,甚至觉得对她有这样想揣测,都是罪该万死的。

    既然心里存在着疑虑,夜胥华决定单独找机会,问清楚中年男人之后,再做别的打算。省得这样冒冒失失的闯了进去,万一那句话得罪了沐筱萝,那可就大大的不妙了。

    夜胥华一路跟踪来到深谷里,眼看着中年男人走进了森林,他再度旧地重游,忍不住想去小山谷看一眼师父跟师妹绿萝。

    夜胥华悄悄来到小石桥边,隐住身形往里面张望着,一眼就看到师傅跟师妹,正在谷口下棋呢!看他们那个样子,好像在等什么人似的。

    夜胥华心头一热,眼眶里有什么东西迅速充盈上来,胸中涌起了一种酸酸涩涩的感觉,他拼命仰起头来,努力逼下那汹涌弥漫上眼睛里的东西,不让它们流出来。

    见师父和师妹一切安好,夜胥华放心离开小山谷,回到森林里来找中年男人,想不到却差点伤在他的飞刀之下。

    夜胥华勃然大怒,忙乱中好不容易避开飞刀,飞射到男人藏身之处,一把拎起他来,连杀人的心思都有了。

    男人一脸的惊惶看着夜胥华,那张因为惊吓而变形的脸,在夜胥华的眼里,显得是那样的猥琐和讨厌。

    夜胥华一言不发,拎着男人往一处水塘边走去。发现他手里的男人突然剧烈地挣扎起来,仿佛知道面前的这个水塘,是个比阎罗殿还要令人魂飞胆丧的地方似的。

    夜胥华心里冷笑,你知道这个地方,那是再好不过,省得我再动心思来警示你了。

    被夜胥华拎着的男人,就是邵兵。他不知道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人,到底是那里杀出来的神仙。邵兵在心里想过很多种可能,最后把所有的可能都归结到郝晟逸的身上去了。

    他认定只有郝晟逸那个家伙,才有这等惊人的能耐跟本事,网络到这样厉害的角色为他卖命。

    既然确定是郝晟逸,邵兵的心里,反而有些放松了。因为他太明白这个二皇子的居心了,郝晟逸的目标根本不是自己,而是自己身后的太子郝晟煜。他抓住自己,无非是想挟持自己替他卖命,暗中算计太子跟沐筱萝而已。

    邵兵在心里打定主意,无论这个人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自己都必须答应他。先稳住这个人的情绪,免得他一生气就把自己扔进水塘里去了。..

    为今之计,也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先想办法保住小命,然后再想办法脱离魔爪,再然后,才能做其他的打算。而且还不能轻易就答应这个人的要求,必须做足了戏,让此人相信他是真的投诚才行,免得一招不柔就丢了小命。

    这个水塘的厉害,邵兵是知道的。还记得沐筱萝第一次带他进山谷打猎,就把她所知道的凶险一一告诉了邵兵,其中也包括了这个水塘。

    男人把邵兵扔在水塘边的草地上,离水塘就那么丁点的距离,只要他一脚,邵兵就会被踢进水塘里去,成为那些令人毛骨悚然的蚂蝗们的美餐。

    邵兵沉住气,一言不发地看着眼前这个丰神俊逸、神采飞扬的公子爷,凭着邵兵混迹官场多年经验,看人八九不离十的本领,他明白眼前这位器宇轩昂的公子爷,一定是出身豪门,非富即贵的大人物。

    此人一身的浩然正气,往邵兵的面前一站,竟然有种慑人的气势。邵兵心里暗暗称奇,这样的人,当真会被郝晟逸所收买,成为他助纣为虐的爪牙吗?

    来人冷冷地盯着邵兵,那种凛冽的眼神,使得邵兵不敢正视,只跟他对视了一眼,便急忙把眼睛移开了,邵兵只是在心里纳闷,这人的眼神之中,仿佛对他极为憎恨,仿佛有着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邵兵保持着缄默,他知道,越是在关键的时刻,越要沉住气,尤其是在力量悬殊相当大的时候,非得对方先有举动,自己才好见招拆招,见机行事。

    否则的话,胜算就会变得微乎其微,甚至会连一丁点翻身的余地,都给失去了。

    夜胥华冷眼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见他只是默默地看着自己,并没有开口求饶,也不再惊慌失措,心里也有些意外起来。只好先开口问道:“你认识沐筱萝吗?”

    邵兵点点头,他依然拿不准夜胥华的意思是什么,夜胥华这句话问得太笼统,他无法判断。也就不敢多说什么,只是简单的回答夜胥华的问话之后,静观其变。

    夜胥华见此人如此狡猾,心里的怒气便升腾了起来,他邹着眉头,忍耐地问道:“你也住在那个院子里?你在那里干什么?”

    终于还是问出来了!邵兵心头暗笑,看来此人跟沐筱萝的关系,非同一般哪!

    邵兵目光乱转,本来还想恶作剧地跟夜胥华开个玩笑,来作弄他一下的。但是,当邵兵看到那近在咫尺的水塘时,马上收敛了笑容,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装出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邵兵诚恳地说:“小人是鱼尾镇县令的师爷,名叫邵兵。奉命陪同几位皇子跟公主,到沐姑娘的府上去拜访,结果出了点误会,小人不幸牵连其中,是沐姑娘菩萨心肠,收留了小人,是以暂时会住在那里。”

    他不肯多说一个字,虽然判断出夜胥华跟沐筱萝认识,但也仅此而已,不知道他们有没有过节或者其他的什么,所以,邵兵只能以守为攻,步步为营。生怕一着错,满盘皆输。

    夜胥华松了口气,虽然邵兵惜字如金,但,这已经足够了。

    替邵兵解开穴道,夜胥华禁不住在心里,嘲笑起自己的小心眼来。以沐筱萝的天资跟条件,怎么可能会跟眼前的这个男人,扯上关系呢?心里不禁自责起来,对沐筱萝多了一些歉疚之情。

    邵兵穴道被解开,他活动了一下手足,在心里衡量着此人的能力,如果拿他跟沐筱萝相比,到底那个更厉害,以便自己好看风使舵,有所选择。

    夜胥华那里知道邵兵的这些花花肠子?只是满心高兴的帮着邵兵收拾整理好一切,然后跟着他一起踏上了归程。

    邵兵拿不准沐筱萝看到夜胥华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为了不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他延着脸请求夜胥华,能不能不要跟他一起出现在沐筱萝的面前。

    邵兵的理由很充分也很在理,而且说得可怜巴巴的,令夜胥华不得不动了恻隐之心,答应了他的要求。

    两人商定,由夜胥华先去林家见沐筱萝,邵兵再装着不知情的闯进去,然后再根据情况帮夜胥华说话。

    商议妥当之后,夜胥华先行一步,邵兵故意在后面拖拖拉拉的走着,他可不想因为这个不速之客的介入,给自己带来任何的麻烦。

    夜胥华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推开了沐筱萝居住的院子大门。心在剧烈的狂跳着,想到跳崖之前的绝望跟悲壮,夜胥华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真是苍天有眼,在经历了那么多的生死磨难之后,还能让他在有生之年,再见上沐筱萝一面!

    院门被轻轻地推开,呈现在夜胥华眼前的一切,令他感慨万千,无比的激动!

    沐筱萝依旧是一身月白色的衣裙,头上随便地嬛了个抓髻,用一串珍珠束起来,旁边再用几朵素幽的珠花固定好。除此以外再没有任何的珠翠,任由一头青丝披散在后背上,仿若瀑布一般的倾泻下来,给人一种飘然出尘的感觉。

    听到开门的声音,沐筱萝转过身来,跟夜胥华面对面地相见了!

    风景玥动情地看着沐筱萝,一时间千言万语,不知道该从何说起。要用怎样的方式,才能表达出他此事的心境你?

    那种劫后余生、再度重逢的激动跟狂喜,该怎样去表达呢?夜胥华只是紧紧地盯住沐筱萝,生怕眨一下眼睛,沐筱萝有会消失了似的。

    沐筱萝的脸上,是一种淡然的神情。虽然,这个男人的突然出现,令她的心里掀起了一阵奇怪的悸动,可是,她依然不知道他是谁。

    心里那团乱麻,又在沐筱萝的眼前晃动起来。她仍然无法找出任何的头绪来。沐筱萝静静地看着夜胥华,觉得这个人似曾相识,但又想不起来,到底在那里见过他。

    夜胥华见沐筱萝只是安静地看着自己,仿佛他的个陌生人似的。不由得心里疑虑重生,沐筱萝是个率性而为的人,绝不会故意装作不认识他的,唯一的解释就是:此刻的沐筱萝,是真的不认识他夜胥华了!

    她到底遭遇了什么样的事情,以至于连自己都不认识了?夜胥华忍不住心头大痛,对沐筱萝的怜惜之情,又加深了许多。

    想着自己跳崖以后的遭遇,是那样的惊险跟恐怖。风景玥惊魂未定地回味着当时的情景,仍然感觉到头皮发麻。

    如果不是自己福泽深厚,误打误撞的跑到万毒谷去,又侥幸被绿萝救下的话。那现在的自己,只怕早就变成一堆白骨了。

    夜胥华仔细端详着沐筱萝的脸,那是一张洗尽铅华,素面朝天的脸,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显得是那样的冰清玉洁,超凡脱俗!

    美到极致是自然!这句话用在沐筱萝的身上,再贴切不过了。

    夜胥华想起了以前,沐筱萝贵为皇后,身处皇宫的时候,可谓是个名副其实的百变美人。她时而浓妆艳抹,时而淡施脂粉,可无论她怎样的装扮,都是那样的美若天人,当真是个浓妆艳抹总相宜的人间尤物!

    而现在的沐筱萝,是夜胥华从来没见过的一种极其素幽的美!她仿佛一个村姑似的,亭亭玉立在夜胥华的面前,清新自然,美得却是那样的令人震撼!

    沐筱萝见夜胥华只是出神地看着自己,禁不住有些不自在起来。虽然这个人给她以亲人般的感觉,不过他这样大胆的直视着自己,到底还是显得有些失礼了。

    沐筱萝轻咳一声,开口问道:“请问公子,可是有什么事情吗?”

    夜胥华那颗汹涌澎湃的心,随着沐筱萝这一声“公子”,逐渐凉了下来,这才发觉,如此这般的盯着一个人看,的确的太过失态了。

    轻咳了一声,夜胥华苦涩地自我介绍道:“我叫夜胥华,还记得吗?我们很早就认识了,一起经历过很多的生生死死、酸甜苦辣,一起承受着天地间最大的灾难跟无奈还有责任!”

    “你还记得,是怎么跳崖的吗?我是在你跳崖之后,跟着跳下来寻找你的。当时我以为,从那么高的悬崖上跳下来,我们都将必死无疑!”

    沐筱萝明显的颤抖了一下,她惊呼出声:“明知道会死,你居然还要还跳下来,到底是为什么啊?”潜意识里,沐筱萝感觉到有一个声音在大声告诉她:这个男人之所以会舍命跳崖,完是因为她先跳下来的原因。

    夜胥华苦笑了一下:“既然你已经跳了崖,我还留在上面干什么?无论生与死,我都不能让你一个人孤零零的去面对。”

    “再说了,我怎么能够忍心看着你抛尸荒野呢?所以就跟着跳下来了。当是,我是这样想的,如果我能够侥幸不死的话,必定寻找到你的尸骨,找一处山清水秀的好地方,把你安葬了,然后在你的墓旁搭一间小茅屋,终生为你守灵。”

    “要是我也死了的话,那我的灵魂就会永远的保护着你,再也不让你受到任何的伤害了。”

    “幸运的是,我们居然都没有死!想不到老天爷他真的开眼了,居然保佑我们俩人,一个都没死!嬛儿,我不知道该用怎样的方式,来表达我现在的心情!”

    “我只是在想,从今往后,我夜胥华再也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到你。我要你平安喜乐的过完下半辈子!”

    不知什么时候起,林可儿、小翠跟郝晟煜来到他们的身后,夜胥华这一番感人肺腑的话,被他们听到了。

    林可儿年纪尚小,对人间情爱不甚明白,见夜胥华说得那么动情,只是觉得鼻子酸酸的,心里好生难受。

    小翠跟郝晟煜正在热恋之中,夜胥华那一番感人肺腑的话,令他们感动得无以复加。两人十指相扣,四目交投,心里想的,却是同一句话: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

    沐筱萝的热泪,早已经弥漫上了她那双妩媚无双的翦水秋瞳,长长而又微卷的睫毛承受不住泪水的重量,慢慢地垂了下来,两滴清澈的泪水,就这样顺着那张完美无暇吹弹可破的脸颊流了下来,仿佛两颗晶莹的珍珠,滚落在夜胥华紧紧握住沐筱萝的双手之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