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4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99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沐筱萝无声地抽泣着,她只是感觉到很难受很难受,只想尽情地、痛痛快快地哭一场。仿佛一个受了许多委屈的孩子,乍然见到亲人一般,她只想在夜胥华的面前尽情的哭个够。那种楚楚动人的、细致的伤感,直把所有人的心,都给揉碎了!

    她突然感觉到,有了夜胥华宽厚温暖的怀抱,自己再也不孤单了,再也不彷徨无助了。那么多的委屈,那么多的哀愁,那么多的日日夜夜的迷茫,都因为眼前的这个男人,变得微不足道起来了。

    夜胥华的似海深情,令沐筱萝那颗逐渐冰冷麻木的心,又重新燃烧了起来。沐筱萝突然觉得,老天爷对她,真是太眷顾了。竟然给了她那么好的一个男人!

    从今往后,这一副坚实的肩膀,将替沐筱萝挡住所有的风风雨雨,扛起沐筱萝所有的希望跟未来!

    一个夜胥华,足以弥补她生命中所遭受的部孤苦跟迷惘!

    夜胥华动情地拥着沐筱萝,眉梢眼底,写满了无穷无尽的爱怜。他胸中激情涌动,心里只有一个愿望:倾尽天下,倾尽热血,倾尽此生,也好保得沐筱萝,今生今世再也不受到任何的伤害了。

    小翠依偎在郝晟煜的胸前,无声地留着泪。她从来也没有想过,这个一向坚强淡定的师父,竟然也会有如此柔软的一面!

    所有人都沉浸在沐筱萝和夜胥华的美好爱情之中,局里局外,竟然都痴了!..

    邵兵回来了。

    虽然他知道,里面一定在上演着一幕精彩之极的大戏,自己现在闯进去,显得是那样的不合时宜。不过这也正是他的精明之处。

    如果非要等到一切都尘埃落定之后,自己才小狐仙的话,就显得太过刻意了。以沐筱萝的聪慧,只怕会一眼就看穿自己的。

    所以有的时候,适当的莽撞,将会给自己带来意想不到的好处。以邵兵多年练就的察言观色、揣度人心的本领,这一招总是很奏效,常常给他带来一向不到的好处。

    邵兵扛着大大小小的猎物,一头就撞了进来。

    所以人都被他的莽撞行为吓了一大跳。深情相拥在一起的两个人急速地分了开来。

    沐筱萝脸颊绯红,眼神温柔如水。想到刚才在徒弟们面前的失态,她竟然有种无地自容的羞涩。而心里,却是满满的甜蜜跟暖融融的感动。

    到底是小翠善解人意,她接过邵兵肩上扛着的所有东西,支使在所有的人进屋忙活起来。把师父跟这位丰神俊朗的风公子,留在了院子里。

    所有人都离开之后,沐筱萝终于从刚才的窘态中缓解过来,慢慢恢复了平日里那副雍容淡幽的常态。

    夜胥华仍然痴迷地看着他,眼里满是悲喜交集的惊喜跟感慨。

    沐筱萝大胆地迎视着夜胥华的眼睛,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无论失忆之前,她跟夜胥华是怎样的一种情况,那都是上辈子的事情了。跟现在的沐筱萝没有任何的关系,她只要把握住现在,好好的为自己活一回。

    夜胥华跟沐筱萝讲了她跳崖的之前的一些事情,以及跳崖的原因。只是刻意飞忽略了有关赫连皓澈的所有情节。

    尽管现在的沐筱萝,犹如小鸟依人般的依偎在他的怀里,夜胥华依然没有把握,一旦沐筱萝恢复了记忆,想起赫连皓澈来之后,会以怎样的态度来对待他?

    凭良心说,夜胥华觉得,自己完比赫连皓澈更有资格去爱沐筱萝。

    因为,赫连皓澈眼睁睁地看着沐筱萝为他跳了崖,虽然也伤心得吐了血,可是在他恢复自由之后,想到的却只是找沐若雪拼命。

    沐筱萝在他的心里,已经死了!他显然也接受了这个事实,甚至都没有去考虑过沐筱萝跳崖之后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他想过要给沐筱萝收尸吗?想过要为沐筱萝殉情吗?

    只有自己,在沐筱萝跳崖之后,万念俱灰,生无可恋。只有自己,在沐筱萝跳崖之后,毅然决然的跟着跳了下去。

    这份生死相依的决心跟勇气,他赫连皓澈能做到吗?

    夜胥华心里盘算着,怎么找个合适的理由,带着沐筱萝离开这里,离开人世,找一个渺无人烟的地方隐居起来,安稳的陪着沐筱萝慢慢变老。

    直到海枯石烂,直到地老天荒!

    自从夜胥华来到这个农家小院之后,沐筱萝的世界彻底的闪亮了起来,天地在她的眼里心中,变得阳光明媚、春暖花开!

    爱情的力量真的太伟大了,它能够给人以如此巨大的改变。沐筱萝不再漠然冷傲,不再孤寂清高。她双颊酡红,眼神温柔如水,脸上始终带着脉脉的娇羞,身笼罩在幸福的光环之中,仿佛一坛开启了的醇香美酒,令每一个靠近她的人,都不由自主的醉了。

    众人看着眼里,禁不住暗暗叹息。这对有情人走到一起太不容易了,大家打从心底里替他们高兴,替他们感动,也开始替他们打算起来。

    这种时候,自然应该是邵兵大显身手了。他挥拳掳袖的对大家说:“风公子跟师傅走到这一步,容易吗?既然连上天都在成他们,刻意安排他们在经历了生生死死的磨难之后,再度的劫后重逢,那我们这些做徒弟的,是否应该为这对有情人做点什么呢?”

    尽管沐筱萝不承认郝晟煜跟邵兵是她的徒弟,一再的向两人强调,自己顶多算他们的挂名师傅而已,是师傅,而不是师父。

    不过在邵兵和郝晟煜两人的心里,沐筱萝就是他们的师父,这是谁也不能改变的事实。他们心里是这么想的,实际上也是这么做的。

    小翠跟郝晟煜,还有林可儿,早就很想为师父做点什么了。因为林可儿跟小翠都有同样的感受。她们很早就发觉,师父的内心好像很苦。

    特别是在郝晟煜他们没来的时候,沐筱萝每天除了传授她们二人的武功之外,总是一个人去到悬崖之下的沙滩上,望着那千峰万仞之间,她坠崖处的那处峭壁默默地出神,常常一站就是整一天。

    两位小姑娘苦于没有什么阅历跟经验,不知道该怎么着手,去为师父做点事情。现在见邵兵提起这个问题来,知道他肯定有好办法。于是大家一齐凑到邵兵的跟前,好奇地询问起他到底有什么好主意。

    邵兵见自己终于有办法,把这些师弟师妹给征服了,心里好不生的意!表面上,他却端起了大师兄的架子,开始启发大家:“记得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叫做“有情人终成眷属!”我们大家来出个主意,要怎么做,才能使得风公子跟师傅这对有情人,成为真正的眷属呢?”

    郝晟煜跟小翠对视了一眼,两人心意相通,不由得红了脸,低下头去。郝晟煜的心里,更多的是不安跟愧疚。而小翠的心里,则像有只小兔子的里面扑腾着似的,突突突地乱跳了起来。

    林可儿到底是个孩子,没大人们那么含蓄,她高兴地叫了出来:“让师父跟风公子成亲,不就成他们终成眷属了吗?”

    邵兵一拍大腿,满意地说:“就是这个话!还是小师妹聪明伶俐,一点就透。不像有些人,揣着明白装糊涂!”

    他这话的矛头直指郝晟煜,后者报以他一个会心的微笑,并未把邵兵的挪揄放在心上。他自从被郝晟逸陷害之后,跟邵兵之间的关系,无形中变得亲密无间了起来。

    郝晟煜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皇家太子,邵兵也不再是那个卑微的县令师爷。现在的他们,身份同等,命运相同。两人如今是患难之交,更有同门师兄弟之谊。

    邵兵发动气大家,来个民总动员,一起为沐筱萝的婚礼做准备。他先给自己和师弟师妹们,做了一些新衣。然后再让小翠想办法,拿到师父跟风公子衣衫的尺寸,为他们两人准备好新婚礼服。

    其实邵兵另外还有安排。他在暗中留了一手,却守口如瓶,表面上只当是没事人一般,心力筹备着沐筱萝的婚礼。

    林可儿跟小翠,负责打扫院子、房屋的所有卫生,然后再根据需要,整理出需要购买的清单来,交给邵兵跟郝晟煜,由他们两人去想办法完成。

    邵兵跟郝晟煜,则想尽办法的,把邵兵早些日子弄回来的,囤积在院子中的那些中药材,部变卖成银子,然后再根据小翠她们提供的单子,酌情增减所需要添置的物件。

    邵兵比较挑剔,买东西总是翻来覆去的筛选个没完,郝晟煜经历大变之后,性情变得随和多了,他耐心而好好奇地看着邵兵办理着所有的事情,心里对他的能力是越来越佩服,渐渐对邵兵产生了依赖。

    这一天,也不知邵兵是出于什么原因,非要郝晟煜亲自挑选一套新房中,所有的物品。包括新郎新娘礼服的颜色和款式,床上被褥的材料质地跟花色,以及喜烛喜字等等。

    郝晟煜拗不过邵兵,只好按照他的要求,耐心细致地把事情部办好。邵兵这才满意地露出笑容来,两人带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兴冲冲地往回赶。

    回到栖身的农家小院,邵兵总是有忙不完的事情。小翠跟林可儿也是忙进忙出的,连句话都没时间好好说。师父跟风公子,又是很早就出门,很晚才归家,两人并肩携手,同看潮起潮落,一起迎来朝霞送走晚霞。

    所有的人都在忙碌着,只有郝晟煜显得是那么的多余,因为从小十指不沾阳春水,他什么都不懂,就算是想尽一份绵薄之力,却总是好心办坏事,不是弄错了这样,便是弄坏了那样。什么事情都做不好,什么事情都插不上手。

    郝晟煜突然觉得自己好无能好多余。他来到悬崖之下的海滩边,找一块巨大的礁石坐了下来,心情沉重地陷入了沉思之中。

    自从邵兵提出给师父和风公子办理婚事之后,那句有情人终成眷属的话,却触动了郝晟煜心底那跟隐藏得极深的神经。

    他和小翠,何尝不是有情人呢?可是他们的前途在那里,希望在那里?目前暂且栖身的林家小院,又能住多长的时间?

    往后自己和小翠的路又该怎样走下去呢?难道说,让小翠跟自己浪迹天涯,背着杀害弟弟的罪名,被世人所唾弃吗?

    这几天跟着邵兵上街,亲眼见识了邵兵为人处世的本领,的确是比自己强多了。郝晟煜这才意识到,原来自己的生存能力,竟然还不如一个农家的小孩子。小翠跟着自己这样一个毫无用处的人,她真的会幸福吗?

    虽然小翠明确表示过,她不在乎郝晟煜的一切。无论郝晟煜是太子还是逃犯,在小翠的眼里,他都是她的郝郎,没有什么区别。

    可郝晟煜是个男人,不能给心爱的人一份安定富足的生活,那就是自己的失职。郝晟煜苦闷极了,不知道以后的路,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去走。

    邵兵带着小翠跟林可儿,马不停蹄地忙碌了好一阵子。经过一段时间的精心准备之后,终于迎来了这一天,他们早已选定好的黄道吉日。

    一大早,邵兵就把郝晟煜安排在师父跟风公子身边,他暗中交代郝晟煜,一定要想尽办法,按时带两人回来举行婚礼。

    沐筱萝一行人前脚刚出门,邵兵他们马上就张罗了起来,张灯结彩,红烛高烧,邵兵衣袖一嬛,自告奋勇地充当起厨师来,开始生火做起了饭菜。山珍海味应有尽有,简直是丰盛极了。

    郝晟煜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便磨着师傅跟风公子往回走。而那个时候,夜胥华刚在海里刺了两条鲜鱼,沐筱萝也拾来了柴禾,正准备生火烤鱼呢。

    可是,郝晟煜突然要他们放下所有的东西,回到大家临时栖身的农家小院去。沐筱萝跟夜胥华见郝晟煜突然死活闹着要回去,感觉很是无法理解他这奇怪之极的举动。

    郝晟煜则不管这些,如果错过了良辰吉日的话,再举行婚礼那可就不吉利了。他软磨硬泡,一定要师傅跟风公子两人,即刻就往回走。

    沐筱萝跟夜胥华本来也没多大的事情,见郝晟煜如此坚持要他们回去,虽然觉得很奇怪,不过还是答应了他的要求,三个人一起回到小院中来了。

    郝晟煜刻意走在后面。沐筱萝跟一推开院门,就被里面的惊险惊呆了:只见到处挂满了大红的灯笼,红烛燃烧得像天边的彩霞一样绚丽,院子里,大树上,屋檐下,到处张灯结彩,大红的喜字贴满了每一个角落。

    沐筱萝和夜胥华毫无准备,两人面面相觑,并肩而立,看着徒弟们精心给他俩筹备的盛大婚礼,满心满眼装着的,都是感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