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5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52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绝世高手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

    小翠跑上前来,拉住沐筱萝的手,要为她更衣换装。没想到却被林可儿大力的推开了,林可儿冲小翠神秘地眨眨眼睛,努嘴示意她到一间花团锦簇的屋子里去。

    郝晟煜扶着夜胥华,想带他去新房更衣,也被邵兵给拦下了。邵兵朝郝晟煜努努嘴,让他去另一间屋子,他神秘兮兮地对郝晟煜说,那间屋子里面,有郝晟煜今生今世最想要的东西,不去的话,就会追悔莫及。

    见邵兵说得那么玄乎,郝晟煜也来了兴致。他小心翼翼地推开房门,一眼就看见呆呆站在房里的小翠。小翠身后雕花的窗棂上,贴满了大红色的同心喜字。

    房间里的烛台上,燃烧着一对大红色的,手臂般粗细的龙凤蜡烛,一张崭新的红木大床上,铺着簇新的被褥。郝晟煜一眼就认出来,这些东西,是自己亲手挑选的。

    桃红色的床幔上流沐纷垂,同色的红罗帐上绣着喜鹊闹梅的图案,被褥上则是喜庆的鸳鸯戏水刺绣,竟然一样不差,都是那天,邵兵要郝晟煜亲手为师父挑选的新婚用品。

    郝晟煜心里一亮,终于明白了邵兵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了。原来,那天邵兵非要拉着他,一起去采买新婚用品的良苦用心了。

    原来,师兄是让他亲手挑选自己成亲的物品呢!因为怕自己会拘束,所以才托词说是帮师父买的。一种久违了的温情,从郝晟煜那颗逐渐冰冷的心头逐渐涌了上来!

    郝晟煜感觉到了犹如阳光一般,暖融融的温度,照耀在自己和小翠的齐围。那种渐渐生疏了的幸福的感觉,开始慢慢地又回到自己的身上来了。

    小翠眼含热泪,慢慢走过来依偎在郝晟煜的胸前。今生能做他郝晟煜的新娘,是小翠最大的心愿!小翠是不在意这些形式上的东西,不过,当有人精心地,齐细致地为你准备好这所有的一切的时候,那份感动,却仍然能令她热泪盈眶。

    郝晟煜动情地拥小翠入怀,他所能给她的,目前,也就这些了。郝晨煜发誓,总会一天,他要把世界上最好的东西,亲手放进小翠的手心里去。

    沐筱萝在林可儿的陪伴下进入新房梳妆,因为邵兵的安排,是让郝晨煜跟小翠和他们一起成亲,来个双喜临门好事成双,所以,小翠回到她自己的新房里去准备了。

    留在沐筱萝身边的林可儿,不但年龄较小,而且也没有任何的经验,不知道该怎样着手替沐筱萝梳妆打扮。沐筱萝看着林可儿的窘态,心里直想笑。

    沐筱萝坐到梳妆台前,让林可儿去她房间里,把她的首饰盒子拿来。自从坠崖之后,沐筱萝便摘下满头的珠翠,把它们放进这个盒子里去了。

    原本以为,今生今世,再也没有机会,再戴这些奢侈精美的饰品了。想不到今天,它们却派上了大用场。沐筱萝捧着首饰盒,心里百感交集。

    沐筱萝从首饰盒中挑了些色泽鲜亮、精致华丽的首饰,让林可儿给小翠送去。然后自己解开长发,细心地梳妆打扮起来。

    看着镜中映出来的花容月貌,沐筱萝的眉梢眼底,溢满了幸福的光彩。沐筱萝心里明白,无论她以怎样的形象,出现在夜胥华的面前,在他的眼里,她永远都是他,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新娘!

    沐筱萝和夜胥华的爱情,早已经超越了视觉上的审美跟判断,他们之间的爱情,是那种能够同生共死,跨越了时间跟空间的完美结合。他们之间的沟通,用的是心灵而不是眼睛!

    等到沐筱萝终于妆成的时候,夜胥华早等在新房的门口了。这里不是皇宫內苑,也不是大户人家,只能什么都将就着,有那么点象征性的意思就行了。

    反正在大家的眼里心中,这才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真正最美好最隆重的婚礼!

    邵兵充当起司仪来,扯在嗓子开始了婚礼仪式。林可儿一人忙前忙后,一会儿要照顾师父的吉服怕被人踩着,一会儿又要担心小翠的盖头被风给吹下来,走马灯地奔走在两对新人之间,那份辛苦跟操心,比她自己成亲还要累上百倍!

    婚礼完毕,大家终于可以放松地坐下来,大吃一顿了。

    沐筱萝跟小翠出去盖头,一时间转环翠绕,脂粉莹然,两人一般的眉目如画,一般的貌美如花!所不同的,只是两人的神情而已。

    沐筱萝雍容娴幽,气度高华,犹如天上的嫦娥降落人间,自有一种光彩四射、艳冠群芳的风姿。而小翠则是娇羞盈盈,彩衣如花,肌肤胜雪,小鸟依人般的依偎在郝晟煜的怀里,就像一朵清丽的莲花一般,尽情地盛开怒放这一样,也有说不完道不尽的明媚娇柔。

    夜胥华跟郝晟煜两人,那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如今娇妻在怀,红袖添香,生平再无遗憾了!邵兵殷勤劝酒,两人频频举杯,早已经喝得七八分醉了!

    沐筱萝来到小翠身边,端起酒杯来,想陪她喝一杯。小翠泪光莹然,直到现在,她仍然有恍若梦中的感觉。今生今世,能够遇到沐筱萝这样的恩师,能够嫁得郝晟煜那样的如意郎君,她小翠,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何其有幸啊!

    面对师父端起的酒杯,小翠激动地站了起来,对着师父,深深地拜了下去。小翠的这个举动,令所有人都颇为意外,大家停住了喧闹,一齐看着这师徒二人。

    小翠再度跪拜之后,这才在沐筱萝的搀扶之下,站了起来。她终于抬起头来了,满面的泪痕,犹如梨花带雨一般,那种楚楚动人的小儿女情态,直把一旁紧张地注视着她的郝晟煜的心,都给揉碎了。

    含着泪,带着满心的愧疚,小翠说出了埋藏在心底多年的话。原来,小翠并不是孤儿,她有父有母,只是被沐若雪给杀了。

    沐若雪骗她,说杀她父母的人是沐筱萝,为此小翠处心积虑的要害沐筱萝报仇,所有才有风尘陌府上水月阁荷花池中的临时倒戈。

    直到后来,风尘陌收小翠做徒弟之后,认真的给小翠分析过杀她父母到底是谁的问题。风尘陌认为,此事大有蹊跷。

    为了帮助小翠找出杀害父母的真凶来,风尘陌亲自带小翠,去到万川岭之中,找当地的乡亲们调查求证,最后终于弄清楚,残害小翠父母之人,并非沐筱萝而是沐若雪。

    小翠轻轻地啜泣着,继续说下去,风尘陌帮小翠找出真凶之后,却惹恼了沐若雪,她设计引风尘陌进入深谷之中的森林里去,利用那里面防不胜防的自然天险,断送了风尘陌的性命。

    沐筱萝回想起,森林中那具风干的尸体,心下不禁恻然。郝晟煜担心小翠悲戚过度伤了身子,走过来轻轻地拥住她,说大喜的日子,不说这些扫兴的话。

    小翠固执地说:“煜哥哥,你还是让我说完吧!我知道今天是我跟师父大喜的日子,正因为如此,我才要把心里的话说出来。”

    “在我的心里,师父便是我的娘家亲人,自从前一位师父死了之后,我觉得自己又成了孤儿。没想到小翠的命这样好,重新又得到一位师父的厚爱不说,还有了终生的归属!”

    沐筱萝动情地说:“以前的一切,在我的眼里,仿佛已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咱们不去提他了,倒是难为你小小年纪,居然敢再度走进那片追魂夺命的森林,替你前一位师父料理后事。”

    犹豫了一下,沐筱萝接着又说:“我就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你会在我的面前,对你以前的师父讳莫如深呢?”

    小翠哭着说:“是我小心眼,不该那样揣测师父心思的。小翠是担心,一旦师父知道我是风师父的徒弟,而且又跟沐若雪有关系的话,我怕师父会不要我,把我赶走。”

    沐筱萝叹息了一声,无声地替小翠理了理头发。她太明白小翠的心情了,一个尚未成年的小女孩,亲人一个接一个的离她而去,只留下她一人孤零零的留在这个世界上,那种彷徨无助跟凄凉,绝不是一般人所能够体会得到的。

    小翠紧紧地抓住沐筱萝的手,泪水如断了线的珍珠似的,一直流个不停。林可儿伸出小手来,覆盖在师父跟师姐的手上,含着泪说:“师姐,我们以前是孤儿不假,可是现在有了师父,我们就不再是孤儿了,我们有亲人!”

    林可儿此话一出,另外的三双手也一起覆盖了上来,大家异口同声地说:“我们是亲人,是一家人,从今往后,我们再不会独单了!”

    夜胥华举起酒杯,团团地敬了大家一杯,他说:“既然是一家人,客气的话说出来,倒显得生分了。千言万语一句话,我们能走到一起,能有今天的相聚,在一个缘字。以后大家无论是分开还是相聚,都请记住,我们的心,永远都是连在一起的。因为,我们是一家人!”

    大家一同举杯畅饮,人生难得几回醉?今生今世,醉他一次又何妨?

    婚礼过后,邵兵跟郝晟煜、小翠、林可儿几人依然勤奋地每天练习武功。沐筱萝跟夜胥华,却开始合计起来,这以后的路该怎么走,已经成了摆在眼前的第一件大事情。

    两人最后商定,林可儿的父母,对沐筱萝恩重如山,而且林婶又是临终托孤,把林可儿交到沐筱萝手里的。这林可儿,他们夫妻要带在身边。

    至于邵兵,他是有家室的人,而且还是本地县衙的师爷,职位虽然不高,到底也能养家糊口,而且邵兵为人又那么的精明能干,就把他留在本地吧。

    剩下的,只有郝晟煜夫妇二人了。这郝晟煜确实是个当皇帝的好料子,这样的人才,别说跟他们有着如此深厚的渊源了,就算是素味平生之人,以沐筱萝夫妻嫉恶如仇的性格,也会除掉郝晟逸,辅佐郝晟煜登基的。

    这一天,沐筱萝召集大家,在院子里坐了下来,郑重其事地说:“我们相聚也有些日子了,说实话,我很珍惜这样的日子。可是,天下无不散的宴席,你们也都是有抱负有雄心之人,不能埋没在这个小院子里。”

    众人刚要说话,被沐筱萝制止了,她必须快刀斩乱麻,尽快把事情说清楚讲明白,免得耽误郝晟煜回宫的时间。

    林可儿一听说沐筱萝要走,早急得什么似的,泪水流了满脸。见沐筱萝不让说话,只好磨磨蹭蹭地来到沐筱萝身边,紧紧地依偎在沐筱萝的身上,生怕一不小心,沐筱萝就会飞了似的。那份眷恋之情,令人好生感动!

    沐筱萝接着说:“林可儿是林叔林婶,在临死前托付给我的,她毫无疑问要跟我们一起走。邵兵是县衙里的人,听说现任知县庄扬对你的家人很是照顾,你是有家有口之人,还是回到县衙当差去吧。”

    “至于郝晟煜夫妇,你们回到皇都去,向大雪国的君臣百姓们揭穿郝晟逸的阴谋,澄清郝晟风被杀的真相,为自己讨回清白和公道。我和风郎,会协助你们的。”

    这样的安排,每个人都顾虑得很齐到,几乎没有人再有什么异议。见大家没有意见,沐筱萝跟夜胥华,再仔细的计划下一步的计划。

    突然邵兵站了起来,他走到沐筱萝面前,跪了下去,恳切地说:“沐师傅,无论你是否把我跟郝师弟当成徒弟,在我们的心里,您都是我们的师父。”

    “我知道师父您是大忙人,跟风公子又是新婚燕尔的,不好意思再耽误你们的宝贵时间了。我只是有个请求,希望师父能在临走之前,答应正式收我们两人做徒弟!”

    邵兵说完话,又连连磕头,那份情真意切的拜师的诚心,令沐筱萝不忍心拒绝。

    郝晟煜来到邵兵的身边,也跟着一起跪了下去,俩人苦苦哀求沐筱萝,正式收他们做徒弟。

    于是重新排了香案,行过拜师之礼,给夜胥华也磕了头,认做风师叔,免得以后一个叫师傅一个叫公子的,听起来很是别扭和尴尬。..

    行过拜师之礼,邵兵和郝晟煜,跟小翠和林可儿重新又见过礼,成了同门师兄妹了。

    接下来,就只剩下陪同郝晟煜回皇都这一件事情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