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7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798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

    直到那身体越来越小,最后消失在那一滩黑色的液体之中。

    那一汪杀人于无形的黑色液体,就是装在一个梅花瓣形状的凹槽里面的。两个侍卫的身体消失了之后,又逐渐恢复了平静。

    就跟别的凹槽里面所装的,那些颜色的液体那般的平静,丝毫不见增多或者减少。仿佛刚刚死在里面的两个人,只是大家的幻觉而已,从来就没用发生过什么事情似的。

    夜胥华和沐筱萝,就落在五个花瓣中间的那块小小的圆形空地上。亲眼看着侍卫的身体,在黑色液体里面逐渐融化直到消失,两人的心里,也是惊骇得无以复加。

    要是他们刚才,没有先把这两个侍卫扔进这里,,也没踩着这两人身体,借力飞越这块空地的话,说不定也会掉进这些液体里面去了。

    真要是那样的话,只怕此刻的他们,也早就化为血水了吧?放胥华跟沐筱萝惊魂未定,剧烈的心跳声,连彼此都能够听见。

    稍微平静下来之后,沐筱萝跟夜胥华立即查看起齐围情况来,他们游目四顾,清楚地看出来,这是一个巨大的陷阱,由五个凹槽,组合成一朵巨大的梅花。

    两人目前容身的位置,应该在花蕊的中心。五个凹槽按照金、木、水、火、土的方位排列着。

    刚刚侍卫掉进去的那个凹槽,是黑色的,应该属于水。其他的凹槽里面,分别盛装着白色、绿色、黄色跟红色的液体,显得恐怖异常,诡异极了。

    夜胥华在万毒谷学过毒技,曾经刻苦习练过不少制造毒药跟解毒的本领。只是苦于时日太少,什么都只是学到一点皮毛而已,对那些深层次的、博大精深的毒药原理,他并没有掌握。

    本来,以沐筱萝跟夜胥华的功力,是可以直接闯进大殿里面去的,可是侍卫的惨叫声猝然而起,扰乱了他俩的心神,以至于功亏一篑,半道落了下来。被困在梅花形凹槽的中间了。

    这片场地很空旷,无遮无挡的,齐围连一棵大树都没有,无论沐筱萝想尽什么办法,都找不到借力的地方,最后也只好放弃了。

    那些追击沐筱萝跟夜胥华的侍卫,眼睁睁地看着同伴在那黑色的液体里里,化成了一滩黑色的血水,个个吓得魂飞胆丧,四散逃开了,再也找不到半个人的影子。

    夜胥华蹲下身子,扯下一片衣角来,用剑尖挑着伸进红色的液体里去,突然兹啦一声,一股焦臭的味道扑鼻而来,布片在片刻之间,就化成了灰烬,就连挑着布片的剑尖,也通红了起来。仿佛那里面是熊熊燃烧着的烈焰一般。

    两人衡量了一下,大殿和外面花园跟现在容身之处的距离,发现都差不多,以他们的能力,自然是进退自如,不过若是途中再出现问题的话,那可就凶险得很了,没准就会落入这些五色液体之中,惨烈无比的死去。

    可是老这么僵持着也不是办法。郝晟逸这么处心积虑的对付他们,显然是准备得相当的充分。目的就是要顺利当上大雪国的皇帝。

    那么郝晟煜就首当其冲的,变成了阻拦他的第一个绊脚石。现在人已经落入了他的手里,郝晟煜的生命,随时都有可能丧生在这个丧心病狂的家伙手里。

    时间紧迫,容不得沐筱萝他们再多做考虑了。无论怎样,都必须先找到郝晟煜他们再说。那怕是再大的凶险,说不得也要闯一闯了。

    沐筱萝看向夜胥华,后者以同样坚定的眼神看着她,两人手拉着手,暗中提气,毫无预兆地突然跃起,闪电一般地向正殿飞身而去。

    就在他们俩,刚一跳起的瞬间,凹槽里面那些五色的液体,突然射箭一般的,向着他们泼了过来。就算两人跃得再高,也还是被溅到不少的液体在身上。

    顷刻之间,被溅到液体的衣摆鞋袜上面,就出现了大大小小的孔洞。仿佛被烧红了的烙铁,给烙穿了一样。可奇怪的是,夜胥华跟沐筱萝,并没有感觉到脚上怎样的疼痛,只是有些火辣辣的难受而已,肌肤跟骨头,仿佛都没有受到损伤。

    两人这才反应过来,不管郝晟逸的五色液体何等的霸道,它总归是毒药。而沐筱萝跟夜胥华,却都是百毒不侵之身,只要是毒药,就奈何不了他们。

    发现了这个振奋人心的情况之后,两人精神大振,对郝晟逸的忌惮,也没那么严重了。正殿大门紧闭,两人飞身来到近前,同时伸出手掌,击在大门上,破门而入,直接就来到大厅里了。

    大厅宽敞明亮,四齐同样的空旷无物,除了一张巨大的地毯之外,连一张椅皓澈没有,一直延伸到郝晟逸端坐的地方,才有案桌和茶几椅子凳子这些摆设。

    郝晟逸端坐在一张巨大的书案之后,神色阴暗,眼神狠辣,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在他的旁边,赫然坐着一个人,用复杂之极的眼神紧盯着沐筱萝。

    这个人,居然是夜倾宴!

    沐筱萝一见到夜倾宴,心里立刻产生出强烈的憎恨跟厌恶之情来。失忆之后,她很多事情都想不起来了,只是有些面孔留给她的印象,太过深刻了,有些感觉,也总是会莫名其妙的跳出来。

    夜倾宴紧紧地盯着沐筱萝,他的眼中,根本就看不到郝晟逸跟夜胥华两个人似的。他站了起来,从书案的后面走了出来,眼看着就要走到铺在大厅里的那块巨大的地毯上面去了。

    郝晟逸大急,连连咳嗽了几声,夜倾宴在才如梦初醒,楞了一下之后,又回到书案后面坐好。

    夜倾宴这个举动,立即就被沐筱萝跟夜胥华看出了端倪,明白那地毯下面,一定藏着什么猫腻。两个人对看了一眼,微微颔首而笑。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对彼此的心意都心知肚明。

    郝晟逸阴测测地开了口:“哎呀,我说沐姑娘呀,你可真是个百变美人哪!一会儿是大陵国的皇后,一会儿是行侠仗义的江湖女杰,现在摇身一变,又成了风侯爷的新婚夫人了!你实在是太让人刮目相看、大跌眼镜了!”

    对于郝晟逸的阴鸷,沐筱萝早就领教过了,他连自己的同胞亲兄弟都能够残害,对自己说几句莫名其妙的刻薄话,那又算得了什么?

    可是这话听在夜倾宴跟夜胥华的耳朵里,却犹如平地惊雷,几乎把他们给镇住了。夜倾宴为了沐筱萝,好几次连性命都差点搭了进去。

    可换来的,除了沐筱萝的冷漠之外,就是误解。总之,夜倾宴那一片天地可表的痴心,在沐筱萝的面前,从来都是不屑一顾,不值一提的。

    夜胥华跟沐筱萝劫后重逢,顺利结为连理之后,心里最担心的,就是怕有人会跟沐筱萝提及以前的事情。万一沐筱萝要是想起以前的人和事来,那他夜胥华,岂不成乘人之危的小人了吗?

    沐筱萝一定会怨恨夜胥华,利用她的失忆来欺骗她的感情,以至于走到今天这一步无法回头的境地。夜胥华甚至不敢想象,沐筱萝会怎样对待他!

    正是这个原因,夜胥华这才挖空心思的,想要早日逃离这些上辈子的是是非非。这也正是夜胥华心心念念要带着沐筱萝,避世隐居的最大原因。

    眼看着夜倾宴那张因震惊痛苦而扭曲得变形的脸,夜胥华仿佛感到有一种危机,在向自己紧逼过来。容不得沐筱萝多想,他突然一拉沐筱萝,就往夜倾宴跟郝晟逸扑了过去。

    就在夜胥华拉着沐筱萝弹跳而起的瞬间,郝晟逸那一直覆盖是椅子扶手上面的右手,掀动了座椅上的机关,突然间一张大网出现在整个大厅的顶端,铺天盖地般地罩了下来,把沐筱萝跟夜胥华,紧紧地裹在里面去了。

    从进入大厅那一刻起,沐筱萝就知道这里肯定藏有玄机。只是他们两个人,都用错了心思,以为古怪出在地毯下面,所以只留心地毯,尽量不踩踏它。以为跃起来,就可以避开危险了。

    没想到这一次的危险,却是从天而降的。沐筱萝眼见着一张无边无际的大网向她和夜胥华罩来,情急中就地一个翻滚,拔出随身的匕首来。

    而就在此时,那张网也落了下来,把沐筱萝跟夜胥华两人,像包粽子似的,给裹了个结结实实,再也动弹不得分毫了。..

    郝晟逸放声大笑起来,他得意地走到沐筱萝跟夜胥华的身前,用脚尖踢了踢夜胥华的身子,不无嘲讽地说道:“到底是关心则乱啊!风侯爷,感谢你的自投罗网,替我提前结束了这场游戏,否则的话,谁知道还会发生什么样的意外,使事情再出现其他的转机呢!”

    夜胥华后悔莫及,大敌当前,最忌讳的就是心浮气躁,都怪自己私心太重,害怕郝晟逸的那些言语,引起沐筱萝的怀疑。所以才想速战速决,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以至于落入了郝晟逸的圈套,害得沐筱萝也跟着自己落了网。

    夜倾宴急急地赶了过来,生怕郝晟逸会对沐筱萝做出什么不利的举动,伤害到他心目中的女神。而且,夜倾宴还有很多的话,想当着夜胥华的面问个清楚。就这样憋在心里,他会憋死的。

    他一定要弄清楚,沐筱萝是不是心甘情愿的嫁给夜胥华。如果让他知道,夜胥华使用了什么不光彩的手段,来逼迫沐筱萝就楚的话,他会毫不犹豫地杀了夜胥华的。

    见到夜倾宴那急切的样子,郝晟逸心里有了主意:既然这个女人,在夜倾宴心里的位置有那么重要,那么,以后对付这个夜倾宴,课就容易多了。郝晟逸完可以拿沐筱萝来挟持夜倾宴,达到他的一些目的!

    郝晟逸闪身拦住夜倾宴,不让他见到沐筱萝的窘态。担心夜倾宴一个不忍心失去理智,非要拼死营救沐筱萝的话,那麻烦可就大了去了。郝晟逸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就在这个紧急关头,突然大厅的门,被人打开了。一个头领模样的人,急急忙忙地跑进来禀报,说大陵国的皇帝来到大雪国造访,现在已经快进皇都的城门了,皇上要郝晟逸,以大雪国太子的身份,火速更衣出迎大陵国皇帝赫连皓澈。

    郝晟逸差点气炸了肺。这个王八蛋赫连皓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赶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他来了。自己现在身为大雪国的太子,理所当然要去迎接他。而且还应该借机和大陵国建立起深厚的友谊来,为自己奠定坚实的国际基础,然后才能顺利登上皇帝的宝座。

    看着自己的脚下,那困在网中挣扎不休的沐筱萝,郝晟逸更是觉得奇货可居,无论是对于赫连皓澈还是夜倾宴,这个沐筱萝都太重要了,郝晟逸甚至感觉到,这个沐筱萝,她简直就是自己手中的一把魔剑,无所不能。

    郝晟逸吩咐手下把两人送到地下的密室里去,和昨晚抓来的那几个人关押在一起,没有他郝晟逸的命令,谁也不准靠近那里,否则的话,格杀勿论!

    郝晟逸的这番话,明显是说给夜倾宴听的。自从当上太子之后,郝晟逸对这个逐渐落魄的夜倾宴,变得越来越不尊重了。

    夜倾宴心知肚明,自从钟离重被人救走,沐若雪又神秘地逃出他的小皇国之后,自己的实力,就被削弱了许多,大大的打了折扣。

    夜倾宴有时候甚至会想,如果当初自己不那么急躁,对沐若雪跟钟里重继续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话,或许这两个人,就不会那么快的离开他,使他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

    夜倾宴很后悔,他常常责怪自己沉不住气,以至于被推到如此被动的局面中去。为什么不等到沐若雪跟钟离重,帮助自己夺取到大陵国的江山社稷之后,再动手去处置他们呢?

    只有坐上皇帝的宝座,才能尽情的大肆庆功,大杀功臣。因为那时候再也用不到他们了,可以刀剑入库马放南山。对于那些以前隐忍之人,想让他们怎么死,那还不是一句话吗?

    都怪自己心浮气躁,以至于酿成了今天这样的后果。夜倾宴终于知道了虎落平阳的滋味。现在,就连郝晟逸这样的二流货色,也敢给自己脸色看了。

    郝晟逸眼里带着明显的警示,对夜倾宴说了那句:“格杀勿论!”的狠话之后,这才退进内堂梳洗更衣,把自己收拾得精神抖擞的,出城迎接赫连皓澈去了。

    那位传话的首领,立即叫进人来,七手八脚地把夜胥华跟沐筱萝,抬往密室中的牢房去。

    夜倾宴没有任何的动静,他不是个莽撞的人,知道此时最需要的,是冷静。

    夜倾宴打定了主意,他一定要救出沐筱萝,一来圆自己的相思之梦,二来可以利用沐筱萝,来胁迫郝晟逸为自己所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