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8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46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沐筱萝知道郝晟逸太多的秘密,只要沐筱萝存在一天,郝晟逸就会睡不安枕、食不知味的。所有,他必须保得沐筱萝平安,以此来增加对付郝晟逸的筹码。

    没想到现在,赫连皓澈居然自己又送上门来了。这对夜倾宴来说,更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他更可以利用沐筱萝,去勒令赫连皓澈退位让贤,把大陵国的宝座,拱手让给自己。

    主意拿定之后,夜倾宴默默地退让到一边,眼睁睁地看着侍卫们,把沐筱萝跟夜胥华抬下去了。

    郝晟逸口中说的密室,是在他杀死郝晟风,逼走郝晟煜,顺利当上太子之后,才秘密建造起来的。选址别出心裁,居然是在太子府正殿后面,荷花池中的那一座大型的假山肚腹之中。

    当初修建这座府邸的时候,郝晟逸一眼就看中了这座假山,甚是喜欢它那凌人的气势。没想到现在还真派上了用场,郝晟逸利用假山肚腹之中空洞很多的特点,派人对它进行了一番秘密的改造。

    于是乎,一个隐蔽性极强的密室就诞生了。更难得的是,密室里面还有极其隐蔽的牢房,被关押在这里的人,如果没用知情人透露的话,就算是你找到了密室,也还是无法找出这间牢房来的。

    其隐秘性跟安性,比之大雪国关押重犯的宗人府来,那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若是有外人想来密室,正殿是必经之地。而正殿门口的梅花毒池,也是一道极好的防御工事,很少有人能够活着离开那里的。

    密室的过道阴暗潮湿,到处是狰狞突兀的大石头。因为牢房处于假山肚腹的最深处,越往里走,光线越暗,虽然点满了蜡烛,不过还是昏暗得很。

    走在里面得非常的小心谨柔才行,若是不柔踩着地上的青苔,没准就会滑倒,要是碰到旁边那些不规则的石头上去的的话,那可不少闹着玩儿的,没准会让人头破血流,一命呜呼。

    那些侍卫们也不说话,拉拉扯扯的把沐筱萝跟夜胥华,弄进了假山之中去了。

    一路曲折来到密室,这里豁然开朗,有自然光线从缝隙间照射进来,使得整个密室空气清新,采光充足。这里好像是郝晟逸处理绝密大事的地方。里面的装饰跟摆设别出心裁,竭尽奢华之能事,富丽堂皇得有如皇宫一般。

    那些抬着沐筱萝跟夜胥华的侍卫们,根本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继续往山洞的更深处走去。终于,他们在一道厚重的石门前停下脚步,掏出钥匙来,打开了牢房的门,一股霉味扑鼻而来,几乎能把人熏晕过去。

    侍卫们也不进石牢,几个人一齐用力,隔着牢门把夜胥华跟沐筱萝扔了进去,一阵稀里哗啦的铁链声响过之后,那些人锁上牢门出去了。只是对守卫在里面的牢卒说了一句:好好看着,要是丢了任何一个人的话,你们的脑袋就要搬家了。

    牢房里面更加的阴暗,沐筱萝跟夜胥华,一时之间无法适应这里的光线。沐筱萝试着活动了一下手足,还好,没有受什么伤。

    虽然郝晟逸点了两人的多处穴道,不过这对沐筱萝来说,根本就算不得什么。她暗中运气,使得经脉逆转,郝晟逸的手指点下来的时候,气血早就到了其他的地方,自然也就封不住沐筱萝的穴道了。

    夜胥华穴道被制住,不能说也不能动。走到这一步,除了听天由命之外,好像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了。他只是痛恨自己,不该中了郝晟逸的激将法,把事情弄到不可收拾的一步。

    冲动是魔鬼!现在的夜胥华,比任何人都了解这句话的分量。一时的意气用事,葬送了自己不说,还连累了沐筱萝。以至于一着错,满盘皆输,把所有翻本的机会,都生生地掐断在自己的手里了。

    沐筱萝凝神静听,感觉到这间宽大的牢房里面,似乎还有其他的人。那些人好像对他们有什么顾忌似的,只是静静地观察着他们,没有任何的举动。

    从呼吸声中,沐筱萝判断出他们是四个人,呼吸声轻重不一,有男有女。只是距离较远,他们又刻意地屏声静气,令沐筱萝一时之间,无法确定他们的身份。

    沐筱萝试着低声叫了一声“小翠”,突然有个黑影站起,往她这边跑来了。人还未到跟前,那细致的抽噎声就到了沐筱萝的耳朵里,来人正是小翠。

    小翠一把抱住沐筱萝,绝望地哭了起来。自从被糊里糊涂地抓来这里之后,她和大伙儿,始终坚定不移地认为,师父会来救他们的。没想到,现在师父也被抓来了,所有的希望,也就跟着破灭了。

    沐筱萝急切地说:“郝晟煜呢?他在那儿?”

    “师父,我在这里呢,我没事!”是郝晟煜的声音,听出是师父之后,他和邵兵跟林可儿也围了上来,大家抱住被裹得密不透风的师父跟风师叔,低声哭了起来。

    见郝晟煜没事,沐筱萝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她告诉大家,现在不是哭的时候,得赶紧想办法离开这里才行,因为郝晟逸很可能会杀人灭口。

    以前郝晟逸不为难他们四个人,可能是因为忙着准备对付沐筱萝跟夜胥华的缘故,又或许是对沐筱萝有所顾忌,不敢贸然拿这四人怎么样。

    但现在情况不同了,郝晟逸已经把他们给一网打尽,再也没有什么好让他担忧和忌惮的事情了。

    沐筱萝告诉大家,大陵国的皇帝赫连皓澈,已经来到了大雪国,眼前郝晟逸可能会忙一阵子,他们要趁这个机会尽快逃走,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林可儿快人快语,告诉了沐筱萝,她们被抓来这里之后的情景。那天在客栈,因为旅途劳顿,大家吃过饭之后,早早就歇下了。谁知道一觉醒来,却到了这里。

    奇怪的是,自从他们被关进来之后,从没有人来过这里,甚至连一碗饭、一口水也没人送来过,直到现在,师父和风师叔就出现了。

    沐筱萝明白,他们这些人对于郝晟逸来说,已经没有任何的留用价值了。郝晟逸才不会费心的再为他们做什么呢。将死之人,吃什么都是浪费。郝晟逸会直接杀了他们,只有这样,才能永绝后患。

    邵兵仔细的研究着困住沐筱萝和夜胥华的那张大网,可就是找不出半点头绪来。沐筱萝把匕首给了他,让他试着把网割开一道口子来。

    奇怪的是,无论邵兵怎样用力,那大网依然完好无缺,锋利的剑刃在它的面前显得毫无用处。

    难怪郝晟逸会这么大意,居然把他们部关押在一起?原来他知道,沐筱萝一旦进了这张大网,就算是有天大的能耐,也发挥不出来了。

    大家泄了气,林可儿甚至低声地哭了起来。郝晟煜把小翠拥进怀里,心里一片恻然。邵兵依然在仔细地查看着那张网。夜胥华穴道被点,说不出话来,除了自责之外,也是一筹莫展了。

    所有人的穴道都被封住,连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除了困在网中的两人,其他四人体内余毒未清,头脑昏昏沉沉的,连正常的行动都显得吃力,要想逃出这天罗地网、人间炼狱,简直就是异想天开了。

    看着大家绝望是神情,沐筱萝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虽然她心里明白,他们并非山穷水尽,还是有一线生机的。

    因为,自己的内力和武功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只要出了这张该死的网,她完有能力和郝晟逸放手一搏,说不定峰回路转,还能带大家脱离险境呢!

    所有的问题,都归结到这张奇怪的大网上来了。沐筱萝和邵兵小声交谈着,一起研究起这张网子的玄机来。

    时间,就这样慢慢地从他们身边溜走,很快就到黄昏时分了。二个人从昨天用了晚膳之后,直到现在水米未曾沾牙,早就饿得头昏眼花了。..

    虽然沐筱萝跟风静的内力,较之其余四人要深厚得多,可是他们在经历了一场凶险的打斗之后,内力消耗得也很厉害。得不到适当的体能补充,也是疲惫不堪,精力大不如前。

    那张该死的网,依然没有任何的破绽。

    牢门被悄无声息的打开,一个人影闪了进来,竟然是夜倾宴!

    郝晟逸在皇宫里陪赫连皓澈饮宴,担心夜倾宴会背着他营救沐筱萝,就派一个颇有姿色的歌姬来侍候夜倾宴。这名歌姬不但美丽动人,而且很有心计,深得郝晟逸的赏识。名为陪伴,实际上却是要她监视夜倾宴的行动。

    夜倾宴料理了那名歌姬之后,想法来到这里,用毒熏死所有碍眼的守卫,进入密室后面的牢房中,他要解救沐筱萝。

    除了夜胥华跟沐筱萝两人,其余的人都不认识夜倾宴。突然见他出现在牢房里,以为是师父的朋友来救他们了。

    邵兵马上跑到牢房门前去放哨,郝晟煜、小翠跟林可儿三人,则侍立在一边,以便随时帮忙做点什么。

    夜倾宴从怀里拿出一副手套来,戴在双手之上。那是一双用天山冰蚕吐的丝,再加以金丝银线织就的奇异手套,戴在手上之后闪闪发光,有一层绿莹莹的、仿佛萤火虫般的光芒在闪动着。

    大家紧张地看着夜倾宴,知道成败在他一人的身上,谁也不敢弄出一点声响,怕分了他的心。

    夜倾宴戴好手套之后,手掌一翻,掌心中多了一个翠绿色的小玉瓶,竟然是用上好的老坑翡翠雕琢而成的。

    玉的成色固然极好,更难得的是,居然能够通过细小的瓶口把中间镂空,却还能保持瓶身的完好,当真是难得之极。

    光是从这个瓶子上,就可以想象得到夜倾宴生活的奢靡。要知道,玉是易碎之物,这个玉瓶的价值,不单单是材质上的珍贵,更难得的,还是那巧夺天工的手艺。

    如此稀罕之物,夜倾宴却拿来装药,当真是暴殄天物,实在太可惜了。

    夜倾宴打开瓶盖,一股茉莉花的清香扑鼻而来,令人闻之心醉,五脏二腑说不出的舒坦。

    夜倾宴从邵兵的手里,拿过那一束较粗的网线来,把瓶口凑了上去。

    说也奇怪,那一束网线在瓶中香气的缭绕之下,居然慢慢地滑动了起来,那些绞扭在一起的死结逐渐松动,最后慢慢地脱落开来,形成一个越来越大的空洞。

    沐筱萝大喜,正要从空洞里面钻出来,突然看见夜倾宴脸上那莫测高深的表情,仿佛自己从张网里以出去,马上又会钻进他另一张无形的网中似的。

    于是不动声色,装出像夜胥华一样的动弹不得的样子来,静观夜倾宴的动静。沐筱萝明白,高手过招,最难得的是知己知彼,如果能够让对方少了解自己一点,那胜算就会大一些。

    她不能让夜倾宴知道自己没有中毒,她不相信夜倾宴会有那么好的心肠,是真心的来搭救他们的。

    夜倾宴跟沐若雪和钟离重相处多年,对用毒的技巧,掌握的很到位。再加上他聪明绝顶,失去这两人之后,更是感觉到力不从心,所以专心致志地研究起毒药来。

    夜倾宴知道,自己兵微将寡,地处偏僻,虽然祖上遗留下大量的金银珠宝,但那些毕竟是死宝,盛世享乐自然少不得它们。乱世开拓疆土、平定天下却是用处不大。上不得战场,也派不上什么大的用场。

    所有,夜倾宴另辟蹊径,开始悉心地研究起毒药来了。希望用毒药上的强项,来弥补其他方面的欠缺,然后再逐鹿中原,与天下豪杰一较高下,夺取大好的锦绣河山。

    夜倾宴悟性极高,又有一股惊人的韧劲,不到几个月的时间,居然给他研制发明出具有强大杀伤力的武器来。梅花毒池、冰蚕毒网这些重量级的武器,就是他辉煌的成果之一。

    为了再度笼络郝晟逸为自己所用,夜倾宴忍痛把这两样东西送给了郝晟逸,以此来换取他的千军万马,粮草兵器。

    郝晟逸虽然坐上太子之位,却总是感觉到岌岌可危,心里没有一天的踏实。他明白大雪国朝中的那些文武大臣们,个个精得像鬼似的,不过是见风使舵,那里会真心的帮着自己?

    所有,郝晟逸必须要有一些足以镇住他们的东西。于是开始培养死士,暗中修建工事,招兵买马,控制朝政。尽管表面上,他已经是大雪国的太子,当皇帝是迟早之事。

    可郝晟逸心里明白,他这个太子是怎么来的。只要郝晟煜跟沐筱萝一天不死,他就别想高枕无忧。一旦东窗事发,别说太子之位不保,就连这条小命,也将不再是他的。弄不好还会有身败名裂,受人唾骂,遗臭万年的危险。

    正因为这些原因,郝晟逸跟夜倾宴,才会一拍即合,狼狈为奸的勾结在一起。

    夜倾宴打开冰蚕毒网,解了沐筱萝的穴道,协助她从网子里钻了出来。

    沐筱萝一出冰蚕网,突然出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点了夜倾宴的穴道。

    这一招太出人意料了,所有人都大吃了一惊,不知道沐筱萝为何恩将仇报,居然重演起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来。

    夜倾宴猝不及防,大惊之下本能地出手防御,可他那里是沐筱萝的对手?再加上沐筱萝又是突然发难,势在必得。算准了夜倾宴的所有反应,出手快如闪电,那里还有夜倾宴反抗的余地?

    情势急转直下,夜倾宴眨眼之间,就从救世主直接沦为阶下囚,他眨动着眼睛,一脸惊骇的看着沐筱萝,难以置信地问道:“原来你没有中毒,穴道也没有受制?你是装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